昆仑一黍
昆仑一黍
无色定 著
连载 · 121.66万字
月票
252
粉丝数
3.14
仙侠 幻想修仙 法师
粒粟藏昆仑,黍珠悬昊苍。梦境遇仙姝,绀发凝玄光。真气沃灵根,百骸生异芳。存神入九宫,妙法满琳琅。俯仰观万象,落笔绘龙章。昆仑五国纷纷扰扰,一人一仙结伴同行。
目录
第299章 玉府掩门扉 · 4小时前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章 城北有精怪

  “你听说了吗?城北戴家那位少爷最近发了疯病,搞得家宅不宁!”

  “当然知道,我有一位外甥是打更的,半夜经过城北,看见戴家少爷爬上屋顶又叫又闹。”

  “莫不是撞邪了?这年头可不太平啊。”

  “那也是他戴家活该遭报应!那位戴老爷收租放贷搞得不亦乐乎,戴家少爷更是出了名的浮浪,大白天在街上调戏良家妇女,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

  “戴家那么有钱,难道就没请郎中来看看?”

  “早就请了,可是不管用啊!这两天戴老爷派家丁到各处神祠祭所,将那些庙守巫祝请来,香火钱掏得那叫一个勤快。”

  “呸!儿子出事了才肯大方,平日里吝啬得要死,连泥瓦匠的工钱都克扣!”

  “那些庙祝也没多大本事,上回我就见到一位,在城郊作法驱邪,结果被一旁飞来的石头砸破脑袋。”

  “还有这事?说来听听……”

  时至午后,阳光酷烈,暑气蒸腾。成阳县的茶馆里,聚满了消暑休憩的人群,老少爷们七嘴八舌,天南海北无所不侃,远至北方玄冥国迁都,近到哪家俏丽寡妇换了簪子,好像就没有他们不知道的。

  此时就见一位身高臂长、背负竹箧的年轻人,来到茶馆边上询问道:“冒昧请教,城北戴家怎么走?”

  “戴家?”有好事之徒见年轻人一身广袖青衫,腰束黑绦,垂下一条白绶,上面写满了朱红符篆。这模样打扮,一看就便知道是通晓术法的修道之人。

  “这位小哥,你是要去戴家作法驱邪吗?”

  年轻人回答说:“是不是真有邪祟,还要查验后才知晓。”

  “沿着大街直走,看见三棵柳树的路口左拐,往里便是戴家大院。”茶馆老板出来说道。

  “多谢。”年轻人拱手抱拳,随即转身离去。

  “没想到也有符吏来到成阳县。”有茶客说道。

  “符吏?那是啥?”

  “你们不懂,我当年也在军中混过几天日子,见识过这些人,腰上挂的朱文白绶就是标识。他们可不是乡下野庙里的庙守巫祝,而是朝廷设立馆廨,专门培养的修士。”

  “我好像听说过,最大的馆廨叫什么……崇玄馆?就在东胜都边上。”

  “前些年五国大战打得火热,传说就有崇玄馆高人作法,引来洪水把有熊国的大军冲垮。”

  “后来呢?”旁人好奇追问。

  “后来?没后来啦!大家都打不动了,就在首阳山弭兵定约了呗。”

  ……

  临街的茶馆暑热难耐,巷弄中的深宅大院却是阴凉宜人。老树枝丫从墙头冒出,可见这座宅院传世已久,也不知换了多少主人。

  敲响大门,内中看门人冒头出来,看见一名青衫广袖的年轻人,出示一面令牌,递来书信同时说道:

  “在下怀英馆符吏赵黍,日前得知成阳戴家有妖异之事,奉命前来搜检不祥。”

  看门人赶紧说:“请稍待片刻,我去通报老爷。”

  赵黍在院门外袖手而立,徐徐吐纳调息,可很快便皱起眉头,自言自语:“一股子腥臭味,想来应该是六畜作怪,不是什么厉害东西。”

  没过多久,院门再度打开,这回是一名白白胖胖的老人出面相迎,上来便是深深揖拜,略显激动地说道:“拜见上使!老夫戴庸,没想到怀英馆真的派人前来了!”

  “上使不敢当,在下不过一介符吏。”赵黍回礼道。

  戴老爷问道:“前些年老夫曾在怀英馆见过张首座,不知他老人家可好?”

  “首座身体康健,只是另有要事,无暇抽身,于是派我前来。”赵黍直言:“听说令郎染疾,药石难解,不知具体状况如何?”

  戴老爷连连叹气,将赵黍迎入宅院:“不瞒赵生,犬子近来半月狂躁不定、语无伦次,并且屡次伤人。老夫只得他将锁在屋中,每日送去吃食茶水。”

  来到戴家后院,此地还有另外两人,戴老爷介绍起来:“这两位分别是城南将军庙的王庙守,以及历山岩泉洞的朱先生,都是成阳左近的有术之士。”

  王庙守身穿粗布短褐,外貌模样看上去与乡下老农无异。朱先生则是麻衣披发、身背木剑,俨然一副化外高人的派头。

  “怀英馆符吏,赵黍。”

  自报身份后,王庙守连连拱手示好。而那位朱先生只是瞥了赵黍一眼,然后就昂着头用鼻孔看人,一句话都不说。

  赵黍也不在意,望向旁边散发着丝丝臭气的厢房:“这便是令郎居所?”

  “是的。”戴老爷表情凝重,挥手让家中健仆打开上锁房门。

  旋即一股难闻腥臭涌出,冲鼻熏眼,那些健仆纷纷逃避。就连戴老爷也紧捂口鼻,闷声说道:“犬子就在内中。”

  赵黍三人望向屋内,就见一位瘦弱男子,衣衫褴褛、头发散乱,满身黄浊秽物,双脚被锁上铁链,此刻面向墙壁,蜷缩昏睡,附近都是打翻在地的饭食。

  “令郎近日可曾进食?”赵黍问道。

  “有,送进去的肉都吃光了,米饭炊饼却有剩余。”戴老爷双眼被腥臭熏得摇摇欲坠,赶紧说:“这里就交给三位高人了,只要能治好犬子,银饼百两立刻奉上。老夫、老夫暂且回避!”

  戴家人跑个精光,后院就剩下三位术士。赵黍趁机观察另外两人——王庙守神色不改,手上提着一根枣木棍,两脚扎根不动,一看就是有武艺在身;朱先生则掩盖不住脸上的嫌弃之色,却又不好就此离开,拂袖后退两步,没有出手的意思。

  赵黍不多废话,将背上竹箧放下,动作飞快地取出香炉,朝里面扔了一块香料,同时默诵灵咒,随指尖虚点,炉中赫然火起。

  炉烟香气冉冉升腾,很快弥荡赵黍周身,他抿唇发啸,烟气如受号令,盘旋延展。

  转眼间,戴家后院一片烟雾迷蒙,好似起了大火。但这烟气没有飘到外面,只是罩住后院,辟秽去臭。

  一般而言,行持术法之辈最忌污秽。不论是吐纳炼气还是精思存想,都偏好于洁净之所。要是术法粗陋浅薄,也会被各种秽物所破。

  不过凡事都有应对之策,眼下便以焚香最为便捷妥当。

  “古藤根、青木香,还有玄参。”朱先生轻嗅两下,立刻做出判断:“是仙翁木实香?”

  赵黍点点头:“朱先生见识不凡。”

  此人能够一语道破赵黍所用香料,可见他不光知晓合香之法,吐纳炼气一途上也有不俗根基,否则练不出这样敏锐的嗅觉。谁料朱先生仍旧不改傲然,连半点好脸色都不给。

  “这种香料,将军庙可用不起。”王庙守憨厚发笑。

  赵黍正要说什么,那位朱先生抢白道:“无非是攀附权贵所得,木实浣洗、曝晒晾干、合捣成香,难道都是他亲自做的不成?”

  “这……”王庙守不善言辞,只得朝赵黍投来一个尴尬笑容。

  “不如先治好戴家少爷,有什么闲话稍后再说。”赵黍俯身从竹箧中取出一根竹竿笔,那位朱先生又发话了:

  “哼!采气取煞的青玄笔,好大的排场!”

  赵黍已经快习惯此人的阴阳怪气了,他先是用青玄笔在眉眼间轻轻一扫,视野中顿时呈现种种光色。

  周围烟气依旧淡白如常,而王庙守身上则有一股近于刀兵杀伐的赤气,暗藏凶狠,与老农外貌截然不同。至于那位朱先生,则是被一层青光护持,法度严谨,一看就是有正宗炼气法诀的修士。

  “望气术?”朱先生显然察觉到赵黍的目光不同寻常。

  “差不多。”赵黍微微一笑,转而望向厢房之中。

  就见那位昏睡不醒的戴家少爷身上,有一股欲凝未凝的阴邪之气。在赵黍眼中,气机构成狼犬之形,依附戴家少爷身中。

  “是精怪附体。”赵黍做出判断:“但不是什么大妖巨祟,是野狗豺狼之属。”

  “这也要看半天么?”朱先生冷笑道:“从戴家上下转述,瞎子都能猜到是狼犬精怪附体。”

  王庙守赶紧打圆场:“这个……瞎子跟能不能猜到,好像没多大关系。”

  “啧。”朱先生完全不掩饰自己的态度,直接拔出背上木剑:“搞半天,不是村庙农汉,就是馆廨庸人,真真浪费光阴!让开,且看我手中斩邪三尺锋!”

  赵黍让开位置,就见这位朱先生一跺脚,剑指一抹,仅凭肉眼也能看见青光流布木剑之上。

  这在寻常人看来不得了,可是在赵黍眼中也就寻常,无非是布气于剑、加持锋芒的术法。经过布气的木剑,锋锐不亚于精钢兵刃,对付精怪妖邪更有显著效果。要是朱先生连这点本领都没有,就别来大户人家驱邪除妖了。

  布气已毕,朱先生低喝一声,率先冲入屋中,木剑朝着戴家少爷拍下。

  这位朱先生看似傲慢,但下手也知晓轻重,只用剑身拍击,试图以此祛除精怪。

  孰料木剑尚未落下,一只瘦弱苍白的手精准拿住朱先生脉门。低头一看,那戴家少爷不似初醒,竟然一脸计策得逞的狡猾,两颗眸子泛着幽绿光泽。

  唰!

  裂帛之声传出,随即一串啪啪闷响,朱先生倒飞出屋,仗着久习吐纳、轻健有力的体魄,没有摔个狗啃泥,一翻身便重新站起,胸腹处衣袍有几道撕裂划痕,还带着丝丝血迹。

  众人抬眼,那戴家少爷佝偻着背缓缓站起,龇牙咧嘴、面露凶狠,唾液从嘴角流下,除了外貌还保留着人样,气质举止已然非人。

  “看来它还有几分灵智。”

  赵黍瞧了朱先生一眼,随即默诵灵咒,不用纸墨,握笔空书,牵动周遭烟气,缓缓勾勒出一道符篆。

  已经被精怪附体、侵占神智的戴家少爷,此刻狂躁更甚,他猛然向外一扑,双手刚刚伸出房门,脚下铁链立刻绷紧,整个人跌倒在地。

  “幸好、幸好。”王庙守攥着枣木棍,紧张地憨笑道:“哪怕是精怪附体,肉体还只是年轻人。也没听说戴家少爷习练武艺,这下不用怕了。”

  “未必。”朱先生话声刚落,就听得房中铁链崩断的声响,戴家少爷怪叫着冲出厢房。

  王庙守嘴上说着怕,可动作却欺不得人,枣木棍一抬一戳,迅猛如电,直接点中戴家少爷肩膀,让他吃痛跌倒。

  朱先生则抢先一步,木剑直指戴家少爷,凛凛青光离着他咽喉寸许之外停下。

  “妖孽,还不速速退去?!”

  运起丹田真气的喝声,在后院中如同一道炸雷,常人都要觉得双耳紧迫,妖祟精怪听了,更是如受火焚。

  然而戴家少爷只是翻滚嘶吼,精怪仍旧死缠不退。这便引得王庙守与朱先生两人,一齐望向赵黍。

  “好了么?”

  赵黍书符已成,云淡风轻地朝两人问道。

  “有什么招就赶紧用!”朱先生气不打一处来。

  赵黍从容信手,随笔锋遥指,烟气虚结而成的符篆,文势蟠曲斑驳,好似一头下山猛虎,朝着戴家少爷印去。

  符篆一落,宛如烈焰焚枯枝,依附戴家少爷之身的精怪发出常人听不见的哀鸣声,阴邪之气迅速被扫荡摧灭。戴家少爷的身体一阵剧烈颤抖,最终脱力般瘫倒在地,昏沉睡去。

  朱先生与王庙守见状,显然都松了一口气。赵黍盯着戴家少爷打量一番,确认阴邪之气不存,那狼犬精怪被直接消灭,心下暗暗得意。

  “两位怎么看?”赵黍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道。

  王庙守俯身检查戴家少爷,又是翻眼皮、又是掰口齿,跟乡下老农给牲畜看病似的,连连称赞道:“确实治好了。真不愧是朝廷的馆廨生,我、我等自愧不如。”

  “什么‘我等’?只有你!”朱先生归剑入鞘,一如往常傲岸不羁,好像赵黍跟王庙守只是给他打下手。

  “朱先生,我去请戴老爷过来,让他叫人给你补一下衣服。”赵黍指着对方衣袍裂痕:“这样可不太雅观。”

  朱先生眼角跳动,愤然拂袖:“不必!”

  眼看对方要走,赵黍又说:“对了,两位襄助甚多,戴老爷的赏格要怎样分?”

  “山野之人,餐霞饮风。这等俗世黄白之物,留给你慢慢享用便是!”朱先生昂首阔步,结果一脚踢在梯沿,身形趔趄,险些摔倒。

无色定·作家说

第1章 城北有精怪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