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境行者在线阅读

灵境行者

暂无评分/0人评过

科幻 / 进化变异

46.21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亘古通今,传闻世有灵境。关于灵境的说法,历朝历代的名人雅士众说纷纭,诗中记载:“自齐至唐,兹山濅荒,灵境寂寥,罕有人游。”“灵境不可状,鬼工谅难求。”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宅菜.
    粉丝等级:
  • 粉丝第2名:山河墨韵.
    粉丝等级:
  • 粉丝第3名:高山羊子.
    粉丝等级: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进化变异小说推荐

其实我还没有死在线阅读
在任务中死亡的少年,因为环的力量在自己的葬礼上醒来,意外发现自己的死不是偶然! 昔日的下属,高高在上的领导,神秘的高跟鞋,终究是谁在布局? 猫鼠游戏位置互换,假死后的少年以天才异能觉醒者的身份回归,展开调查......
五谷大叔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重生老虎,从今天开始做图腾在线阅读
顺天意重生到原始世界,成为了一只未知血统的老虎。 这里有古老的部落,有五米长的花豹,百米高的棕熊。 更有记载于山海经上的各种异兽,祂们成为了部落图腾,与古老的部落共存,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存在。 既如此,那便从今天开始做图腾!
十方海豚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从白鲤开始在线阅读
重生为鱼,恰逢此世灵气复苏,从清华湖中的一条白鲤开始。
泡椒炖咸鱼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豹豹我呀?大概是废了在线阅读
俺只是一只躺尸混吃等死的小雪豹而已。 为什么会碰上了野化计划? 这谁能忍的?俺只是想混吃混喝而已。 你们怎么可以让俺自食其力? 不要说俺废了,俺压根就没有起来过啊。 另外这个世界是不是有些问题?为什么会有吸血鬼,狼人以及眼眶流血的小姐姐? 这不是俺想要的世界啊,俺只是雪豹而已。 你们不要过来啊!
天黑别走路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我在末世修堡垒在线阅读
穿越末世。 边天磊发现自己的工作就是抡起大锤,修堡垒!
郑郎才尽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末世:我的影子能衍化万界在线阅读
当人类文明消弭,万载时光归于一瞬; 当宇宙秩序陷落,三千世界不过顽愚。 一个人类少年,从地底废土世界破壳,浴血挣扎而出,无敌于天下。 蓦然回首,这诸天万界,已经匍匐在他的阴影之下。 在一处宇宙壁障前。 万慎朝着自己的雾影灵,不禁问道: 难道我们的时空,真的只是一个被饲养的宇宙吗?
恐龙撞灰机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狂蟒之灾在线阅读
传奇武者重生成蛇,抱怨仇,蜕变成龙,君临宇宙!  ————————  新书期间极其需要收藏、推荐、点击,诸位可以看看合不合口味,下面车位就有链接。
霸恶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我活了十万年,带来神话复苏在线阅读
公元8021年,人类科技文明璀璨,蓝星某黑科技公司制造出人类历史上第一艘近光速恒星际飞船,并将其秘密发射进入星空,根据相对论,这艘飞船将在宇宙中以另一条时间线航行,进行一场浪漫的时间之旅…… 无数岁月后,这艘飞船回归太阳系,存在于一少年脑海中…… 啊,精彩的时代!神话与科技碰撞,武者和法师共舞,异者同新人类争锋……
子一洲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全球神祇:我的怪谈小镇在线阅读
龙河穿越到一个人人都可以开启自我源海,觉醒一个小世界,成为界主继而成神的地球。 一个变异成小镇模样的世界,在龙河的悉心经营下成为令诸多位面恐怖的存在。 镇外麦田当中的疯狂稻草人,小镇上空飘荡的告死乌鸦,无尽神秘的俱乐部,还有凶气满天的屠宰场。 欢迎来到怪谈小镇。 ———————————————— —— 以下为怪谈小镇镇民守则: 一、怪谈小镇由镇长领导,每位镇民应无条件遵循镇长的命令。 二、怪谈小镇严禁相互厮杀,一经发现交由委员会严肃处理。 三、严禁破坏小镇设施,后果自负。 四、镇民应当自觉维护怪谈小镇,每个人应当承担小镇镇民应有的责任。 … … 十二、当镇长命令与上述守则冲突时一切以镇长命令为主。
拇指人偶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当前位置: 科幻 进化变异 灵境行者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礼物

  松海市。

  早上七点半,昏暗的房间里,松软的大床上,张元清陡然惊醒,捂着头,弓身如虾。

  头痛的像是要裂开,脑袋里如同嵌了钢针,疼的头皮都在抽搐,以至于产生了幻听、幻觉,脑海里闪过纷乱的画面,耳边尽是嘈杂的、没有意义的噪音。

  张元清知道旧疾复发了。

  颤巍巍的从床上爬起来,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哆哆嗦嗦的摸到药瓶,迫不及待的拧开,倒了五六颗蓝色小药丸,囫囵吞下。

  然后,他把自己摔回床上,大口喘息,忍耐剧痛。

  十几秒后,撕裂灵魂的头痛减弱,继而平复。

  “呼......”张元清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满头冷汗。

  他读高中时得了一场怪病,症状是大脑不受控制的回忆起过往的所有记忆,包括被遗忘的垃圾信息;不受控制的采集外界信息,进行分析;大脑对身体的掌控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幸运的是,这种状态无法持续太久,就会因为身体不堪重负而中断。

  正是因为这种能力,他玩儿似的考上松海大学——全国排名前列的名牌学府。

  张元清把这种状态称为大脑过载,他认为自己可能要进化成超人了,但因为身体无法支撑这种进化,才频频中断。

  当他把这个猜测告诉医生时,医生表示听不懂,但大受震撼,并建议他去楼下的精神科看看。

  总之医院也查不出病因,后来,老妈从国外给他带回来了特效药,病情这才得到控制,只要定期吃药,就不会发作。

  “一准是昨晚没休息好,太累了,都怪江玉饵,大半夜的非要来我房间打游戏......”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内心却悄然沉重,因为张元清知道,药效的作用开始减弱,自己的病症越来越严重了。

  “以后要加大药量了.......”张元清穿上棉拖鞋,来到窗边,‘刷’的拉开帘子。

  阳光争先恐后的涌进来,把房间填满。

  松海市的四月,春光明媚,迎面而来的晨风清凉舒适。

  “咚咚!”

  这时,敲门声传来,外婆在门外喊道:

  “元子,起床了。”

  “不起!”张元清冷酷无情的拒绝,他想睡回笼觉。

  春光明媚,又是周末,不睡懒觉岂不是浪费人生?

  “给你三分钟,不起床我就泼醒你。”

  外婆更加冷酷无情。

  “知道了知道了.....”张元清立刻服软。

  他知道脾气暴躁的外婆真能干出这事儿。

  在张元清还读小学时,父亲就因车祸去世了,性格刚强的母亲没有再婚,把儿子带回松海定居,丢给了外公外婆照顾。

  自己则一头扎进事业里,成为亲戚们交口称赞的女强人。

  后来母亲自己也买了房,但张元清不喜欢那个空荡荡的大平层,依旧和外公外婆一起住。

  反正老妈每天早出晚归,隔三差五的出差,一心扑在事业上,周末就算不加班,到了饭点也是点外卖。

  对他这个儿子说得最多的,就是“钱够不够用,不够要跟妈妈说”,一个能在经济上无限满足你的女强人母亲,听起来很不错。

  但张元清总是笑眯眯的对母亲说:外婆和舅妈给的零花钱够用。

  嗯,还有小姨。

  昨晚非要来他房间打游戏的女人就是他小姨。

  张元清打了个哈欠,拧开卧室的门把手,来到客厅。

  外婆家里的这套房子,算上公摊面积有一百五十平米,当年卖老房子购置这套新房时,张元清记得每平米四万多。

  六七年过去,现在这片小区的房价涨到一平米11万,翻了近两倍。

  也幸亏外公当年有先见之明,换成之前的老房子,张元清就只能睡客厅了,毕竟现在长大了,不能再跟小姨睡了。

  客厅边的长条餐桌上,害他头疼的罪魁祸首‘咕咕咕’的喝着粥,粉色的拖鞋在桌底翘啊翘。

  她五官精致漂亮,圆润的鹅蛋脸看起来颇为甜美,右眼角有一颗泪痣。

  刚起床的缘故,蓬松凌乱的大波浪披散着,让她多了几分慵懒妩媚。

  小姨叫江玉饵,比他大四岁。

  看到张元清出来,小姨舔了一口嘴边的粥,惊讶道:

  “呦,起这么早,这不像你的风格。”

  “你妈干的好事。”

  “你怎么骂人呢。”

  “我只是实话实说。”

  张元清审视着小姨如花似玉的漂亮脸蛋,精神抖擞,明媚动人。

  都说黑夜不会亏待熬夜的人,它会赐你黑眼圈,但这个定律在眼前的女人身上似乎不管用。

  厨房里的外婆听到动静,探出头看了看,片刻后,端着一碗粥出来。

  外婆乌发中夹杂银丝,眼神很锐利,一看就是那种脾气不好的老太太。

  虽然松弛的皮肤和浅浅的皱纹夺走了她的风华,但依稀能看出年轻时拥有不错的颜值。

  张元清接过外婆递来的粥,咕噜噜灌了一口,说:

  “外公呢?”

  “出去遛弯了。”外婆说。

  外公是退休老刑警,即使年纪大了,生活依然很规律,每晚十点必睡,早上六点就醒。

  漂亮小姨喝着粥,笑嘻嘻道:

  “吃完早饭,姨带你去逛商场买衣服。”

  你有这么好心?张元清正要答应,身边的外婆充满杀气的横他一眼:

  “你敢去就打断狗腿。”

  “妈你怎么这样。”小姨一脸婊气的说:“我只是想给元子买几件春季装,您就不乐意了?外甥虽然有个外字,但也是亲的呀~”

  外婆一力破万法,“你也想被打断狗腿?”

  小姨撇撇嘴,低头喝粥。

  张元清一听母女俩的博弈,就知道外婆一准儿是又给小姨安排相亲了,古灵精怪的小姨则想拉他去搅浑水。

  以往都是这么干的,带着外甥去相亲,坐几分钟,社交牛逼症的外甥就会把相亲对象搞定,两个男人相谈甚欢,从民生大计聊到世界格局,全程没她什么事。

  她只要喝着饮料玩手机就行了,相亲对象还会觉得自己在美人面前展现出了足够的社会阅历和见识,从而感到高兴,自我感觉良好。

  江玉饵从小就精致可爱,是街坊邻居们夸赞的对象,颜值高,甜美乖巧,很讨长辈喜欢。

  这么漂亮的闺女,外婆当然要严防死守,读初中时就耳提面命不准早恋,不准和男同学出去玩。

  小女儿果然没让她失望,直到大学毕业也没交过男朋友,可进了社会,尤其是年初过了25岁生日后,外婆就有些坐不住了。

  心说我只是不让你早恋,没让你当剩女啊,女人能有几年青春?

  于是召集老姐妹们,五湖四海的搜罗青年才俊的资料,为女儿张罗着相亲。

  “外婆啊,她这摆明了还不想谈对象,强扭的瓜不甜。”张元清一边啃包子,一边毛遂自荐道:

  “您要不替我张罗一下相亲?我这颗瓜可甜了。”

  外婆怒道:“你还小,急什么。大学里都是女同学,自己不会找?再捣乱小心我揍你。”

  外婆是南方女人,但脾气半点都不温婉,特别火爆。

  就算是张元清那个事业女强人的母亲,也不敢顶撞外婆。

  我长大了好吧,都做了好几年的手艺人了.......张元清心里嘀咕。

  吃完早饭,小姨在外婆强势要求下,回房间换衣服化妆,外出相亲。

  小姨化了淡淡的妆,这让她看起来愈发的明艳动人。

  蓬松的圆领针织衫搭配一件长款外套,浅色窄口牛仔裤包裹两条大长腿,匀称圆润。窄口裤脚收在黑色马丁靴里。

  森系简约风格的打扮,不妖艳不浮华,又特别精致。

  小姨朝他抛了一个“你懂的”小眼神,拎着包包,扭着小腰出门:

  “妈,我出去相亲啦。”

  张元清回到房间,不疾不徐的换上黑色T恤、冲锋衣,穿上跑鞋。

  隔了几分钟,拉开卧室的门。

  外婆在客厅里打扫卫生,见他出来,停下手头的工作,默默看着他。

  张元清学着小姨的语气:

  “妈,我也出去相亲啦。”

  “滚回来。”外婆扬起扫帚,威胁道:“敢迈出这个门,狗腿打断。”

  “好的!”张元清从善如流的返回卧室。

  坐在书桌边,他捧着手机给小姨发了条信息: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说人话!”

  小姨应该在开车,回复的内容言简意赅。

  “我被外婆拦在家里了,你还是自己去相亲吧。”

  小姨发来一条语音。

  张元清点开,扬声器里响起江玉饵气呼呼的声音:

  “要你何用!!”

  小姨撤回了一条语音,接着发来另一条,这次换了副语气,娇滴滴的撒娇卖萌:

  “好外甥,快来嘛,小姨最疼你了,Mua~”

  呵,女人!

  撒个娇卖个萌就想让我触外婆的逆鳞?至少也得发个红包啊。

  这时,略显刺耳的铃声传来,张元清来到客厅,在外婆的注视下,按下楼宇对讲的通话按钮,道:

  “哪位!”

  “快递。”

  扬声器里传来声音。

  张元清按下开门键,隔了两三分钟,穿着制服的快递小哥乘电梯上楼,怀里抱着一个包裹:

  “是张元清吗。”

  “是我。”

  我没有网购啊......他一脸困惑的签收,看了一眼包裹信息,包裹没写寄件人,但地址是隔壁江南省杭城。

  他返回房间,从书桌抽屉里找出裁纸刀,打开包裹。

  里面是防摔气垫包裹着一张黑色的卡片,一封黄皮信件。

  张元清拿起身份证大小的黑色卡片,材质似乎是金属,但触手极为温润,卡片做的非常精美,边缘是浅浅的银色云纹,中央一轮黑色圆月。

  黑色圆月印的很精致,表面不规则的斑块清晰可见。

  什么东西?怀着疑惑的心情,他拆开了信封,展开了信件。

  “元子,我得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东西,曾以为它能改变我的人生,可我能力有限,无法驾驭它。我觉得,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不成问题。

  “兄弟一场,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雷一兵!”

  .......

  ps:18岁新人作者,求支持,谢谢!!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