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比烈焰炙热

你比烈焰炙热在线阅读

你比烈焰炙热

兰琰琰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32.85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05-08 14:35

本书又名《穿行世界的光》【傲娇毒舌消防队长VS娇俏坚强支教老师】他是荣立功勋的烈火英雄她是为爱远赴山区的教育者,也是他爱而不得的旧情人一场蓄意谋划,两人久别重逢谁说分手后一定要男挽女?且看貌美女老师漫漫追夫路*洛北甯:“此生为国,此心为你。”他像燎原的星芒,永远炙热明亮她以教育者做星光的瞭望者、守护者*不是所有的分手都是不爱因为他的身份,她原谅了所有不公“希望能把我们的故事说给后来者听。”*关于过去,伤痛可以被抚平关于未来,爱意一直在心里【前任、双向奔赴、家国情怀、山区守护、救赎】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突遇雪灾

  程愿重逢洛北甯的那天,是平凡而又毫无预兆的一天,没有她想象中的生硬和刻意,也没有任何惊喜或者悲恸,只有仓促与意外。

  十二月一号,位于祖国西北端的G省青云镇已经大雪纷飞,距离青云镇40公里远的北山园子乡小学更是风雪弥漫。

  到了傍晚,天地苍茫,被高山戈壁环绕的园子小学笼罩在一片白雪和雾气之中。

  这几年,前来支教的老师一批又一批,教育资助也有,学校也已翻新过了,重新砌了水泥加固了学校教学楼的外墙,但是仍然抵不住寒冬的冷气和不断降下的大雪。

  对于西北贫困地方的学生,最难熬的就是冬天。

  对于从全国各地过来支教的老师来说,最难熬的也是冬天,尤其是南方出身的年轻女老师们。

  这一晚,程愿和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俞洁一起值班,两个人坐在简陋的办公室里,看着漏风的木窗外如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落下,地面的积雪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堆积起来。

  “来到这北方,这北山,我才真正意识到谢道韫所说的未若柳絮因风起是何种境地了。”俞洁是个很讲究很诗意的南方女孩,温温婉婉,她裹紧了身上的粉色羽绒服,不停地用盛满热水的不锈钢水杯暖手。

  程愿一直不理解娇弱如俞洁,为什么要来这么偏远穷苦的地方支教,好工作城里多的是。

  “所以你喜欢这种生活吗?”程愿轻轻一笑,看着窗外黑色夜幕里飘下的大雪,“别样的景致。”

  “是啊,我生于南方,长于南方,学于南方,我更想见识下北国风光。”俞洁娇俏一笑,面容甜甜的,“阿愿姐姐在乌水镇长大,乌水镇是世界有名的江南水乡古镇,姐姐的生活不是更应该与这里天壤之别吗?”

  更何况,程愿还是拄着拐杖前来支教的。

  这一批接力而来的支教老师,分配到园子小学的一共有8个,其中7人是一起入校的,唯独程愿在出发前夕摔断了左腿,在南方休养了一个月才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来报道。

  俞洁还记得半个月前初见程愿的场景,彼时北方已经很冷了,程愿穿着单薄的黑色呢大衣,拄着一根黑色光溜的拐杖,站在由几块白色石板搭建而成的园子小学校门口,眼里没有对陌生环境的好奇和打量,反而出奇的淡定。

  她就那么看着学校上方的仓灰色天空,寒凉的晚风吹起她随意扎在脑后的头发。

  她的头发乌黑浓密,睫毛也乌黑浓密,皮肤瓷白,眼若琉璃,下巴尖尖,模样不惊艳,却像山涧不做声的溪水,让人印象深刻。

  程愿骨架很窄,十分清瘦,所以长相上格外年轻,如若不是她介绍自己已经27岁了,俞洁还以为她也刚刚大学毕业。

  “你不冷吗?”

  程愿依旧穿着黑色的大衣,没有戴围巾,露出白皙颀长的脖子,看起来愈发单薄清瘦。

  “中午出门的时候是有太阳的。”程愿低头备案下周的课程,拿着笔的手指在寒冷的空气里冻得发红。

  俞洁哈出一口气,祈祷雪不要下太久,“虽然雪景很美,但是中庸里说了,过犹不及,那些孩子缺乏过冬衣物,上学也困难,所以希望这场雪赶紧停下来吧。”

  夜幕里,寒雪依旧纷纷落下,白色雾气笼罩住整个青云镇,远处的群山也蒙上一层白衣。

  天寒地冻,但园子小学的教室里都透出昏黄的灯光,教育资源匮乏的偏远山区的孩子求学不易,不放过任何一个吸取知识的机会,一个个安静而乖巧地做着老师布置下来的作业。

  晚上七点五十分,俞洁去每个教室查看了一遍,回来和程愿说孩子们很乖,作业大多都完成了。

  八点整,程愿合起教案书,拿过拐杖站起身来,准备去打铃下晚自习。

  办公室的水泥地面忽然晃动了一下。

  程愿单脚一下没站稳,身子撞在了桌子上。

  G省有地震吗?

  没等反应过来,远处传来一道闷响,在这黑漆漆的雪夜里格外渗人。

  “不好,好像……好像是山里有声音!”俞洁快步冲到窗边,打开木窗,一股寒风夹着雪花扑面而来。

  深山处炸开闷雷声。

  俞洁看到不远处的山顶飞快冲下来一团团的雪球,白色的雪雾像烟雾弹似的从山顶一路往下蔓延,一层覆盖一层,闷响更是一声接着一声。

  “这是,这是泥石流?”常年生活在南方的俞洁哪里见过这阵仗,小脸都吓白了。

  脚下的地面晃动得越来越厉害。

  程愿腰抵桌面,一手牢牢抓紧拐杖,在看到窗外的情况后,脸色也变了,“这不是泥石流,好像是雪崩了。”

  “什,什么……”

  “快让孩子们撤退!”

  程愿稳住心神,当机立断,打响铃声,然后一瘸一拐冲出办公室。

  外头的风雪大盛,寒风刮得更冷冽了,一下从程愿的脖子里灌进去,冻得她打了个寒战。

  学生从教室里冲出来。

  雪崩声如闷雷,一阵缠着一阵,在这群山里响起了回音,轰隆隆作响,地面晃动得厉害,大家已经意识到这是地质灾害了。

  程愿和俞洁让孩子们赶紧撤离学校。

  园子小学地处偏僻,位于北山南麓,四面荒山环绕,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通往乡里。

  “快,快,快往外跑!”

  曾经做过记者报道过雪崩事件的程愿深知这种地质灾害的可怕,她看远处雪球滚落的速度、声响以及雪雾的弥漫,担心波及园子乡。

  刹那间,学生们沸腾起来,背着书包大声叫嚷,也顾不得刺骨的寒风,一股脑儿往校门的方向逃窜而去。

  “不要摔倒,注意安全,注意安全!”俞洁去每个教室门口都扯着嗓子喊一遍,好在园子小学学生不多,六个年级总共八个班,一百多个人。

  程愿拄着拐杖站在操场上疏散引导孩子们,操场上只有一盏低矮的路灯,在风雪里微微晃动,仿佛随时都要支撑不住倒下来,勉强照出昏黄的光亮。

  忽然一阵强劲的暴风雪从四面八方袭来,教室和办公室的灯光陆陆续续灭了。

  操场上的路灯“吱呀”一声迎着风雪倒下,年久的黄色灯泡砸在地上,破裂成渣。

  整个园子小学陷入了一片黑暗中,只有孩子们惊慌失措的喊叫声和刺骨生疼的寒风,以及越来越逼近的雪崩声。

  “阿愿姐姐,你还好吗?”

  俞洁喘着粗气抓住程愿的胳膊,扶着她匆忙跑了几步,忽听学校外面传来一阵叫嚷声,是赶来的学生家长们以及学校的几个男老师。

  大家都知道北山雪崩了,且雪线方向正是处于南麓的园子小学。

  “太好了,阿愿姐姐,大家都来了!”

  俞洁和程愿心里都松了一口气,就在她们也走出校门的瞬间,忽然一道小小瘦瘦的黑影反方向从校门口冲进来。

  他跑得太急,又黑灯瞎火的,一下子撞到了程愿,程愿手里的拐杖掉落在地。

  “哎,同学,你去干什么?”

  来不及关心自己的拐杖,程愿反手就抓住对方的胳膊。

  “我的笔记本,落在了教室里!”稚嫩清朗的男孩声线,火急火燎,大力甩开了程愿的手,“那是我爸爸从城里给我买来读书用的!”

  轰隆隆的闷响响彻耳际,暗黑的天边因为雪崩的缘故,泛起一阵白茫茫的暗光。

  风雪越来越大,迷了程愿和俞洁的眼睛。

  “你不能去,危险!”俞洁焦急大喊,“你是哪个班的学生,快回来,太危险了,雪崩马上就会席卷而来!”

  “是孔宴清,我们班六年级的孩子。”程愿已经认出来这个学生。

  尽管她才来半个多月,但是她对这个叫孔宴清的男孩印象深刻,一来是因为他的名字,宴清宴清,出自海晏河清,意为天下太平的意思,是他父亲取的。他父亲是南方城里人,因为他母亲才留在园子乡。因为孔父的原因,孔宴清和园子乡土生土长的其他小孩子不同,他长相清秀,且说话清朗,没有园子乡的乡音,所以孔宴清和其他孩子很好辨认。

  “俞老师,你先走,我回去把孔宴清带出来!”

  “危险,阿愿姐姐你腿脚不方便,还是我去吧……”

  “不,他是我的学生,我去,你先走吧。”

  风雪越来越大,两个人说话都开始费力。

  程愿回头寻着孔宴清的方向去了,一瘸一拐地小跑着。

  校门外有人呼喊着:“程老师!俞老师!”

  俞洁回头看着程愿在大风大雪里踉跄不稳的单薄背影,一咬牙,一跺脚,往外跑去,一边跑一边向前来接应的男老师大声求助:“张老师,周老师,六年级的孔宴清同学返回去拿笔记本了,太危险了,阿愿姐姐跟着去了,阿愿姐姐腿还没好……”

  俞洁喘着粗气颤颤抖抖的声音随着寒风飘散在风里,在程愿耳边一点点消散,最后她什么都听不到了,耳朵被逐渐逼近的雪崩声震得发疼。

  明明天气寒冷得像要把人冻成冰棍,程愿裸露在空气里的脖子和双手早已冻得发红生疼,但是她身上却急得发烫,一股股的热气从身躯最底下往外冒。

  “孔宴清——孔宴清——”

  她在操场上一边跑一边喊。

  “快出来,孔宴清,赶快出来!”

  她扯着嗓子大喊,大风夹杂着大雪席卷而来,单薄瘦小的她支撑不住寒雪攻击,把整个背部蜷缩起来。

  风雪,暗夜,以及随时席卷而来的雪崩。

  所有的一切都似乎是个定时炸弹。

  她开始害怕,同时脑子里有刹那间的空白,她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从明艳暖和的江南之地来到这个西北边远之地?

  好在孔宴清的速度很快,没让程愿陷入自我怀疑,他像一只矫健灵活的猴子,怀里揣着一个白色绣花封皮的笔记本,飞快从教室里冲出来。

  “老师!老师!我拿到了!”

  他快速冲向程愿。

  程愿顿时清醒过来,朝他伸出胳膊,一下拉住了他的手掌。

  就在两人转身往外跑的时候,无数的白光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风雪突然变成了可怕的怪物,张牙舞爪冲向整个四四方方的园子小学——

  雪花四溅,轰隆作响。

  像是有一朵白色的蘑菇云在园子小学正中央爆炸了。

  雪花和雾气覆盖了整个学校。

  所有的人在那一刻有短暂的失聪。

  天地间忽然陷入了一片死寂、黑暗和寒冷之中。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都市生活小说

你比烈焰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