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上官婉儿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的猫竟然是上官婉儿在线阅读

我的猫竟然是上官婉儿

历史 / 两晋隋唐

12.89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03-20 23:53

书籍摘要: 李正来到大唐,这一年高宗还没死,武则天还没称帝,乱局尚未来临。这一年李正进入弘文馆,成了皇家学院的学生。每天傍晚,都有一只白色小猫闯进他的独院,吃他的,玩他的,睡他的。直到某天,李正心血来潮,“给我变!”小猫口吐人言,双爪忽脸,“给我死!”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小魔鱼233.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2名:言尘w.
    书友等级: 见习
  • 书友第3名:书友20180421010955866.
    书友等级: 见习

书友还看过

两晋隋唐小说推荐

初唐之这个开局很悲催在线阅读
王林来到了盛世大唐贞观年间。 别人穿越而来都是这样那样的,而他来到这个大唐确实很悲催的。 他是李世民的妹夫,可大唐的女人是那么好娶的吗? 他努力的想让自己变成一个混吃等死的百姓,奈何…… 王林仰天大叫:老天,你这是要玩死我吗?
兮疯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梦回大唐636在线阅读
盛世大唐,千年梦回,威仪四海,八方来贺。北击突厥,东征高丽,西扼吐蕃,南服百越。丝路畅达,经贸繁盛,九州升平,万邦来朝。 中国历史上最繁荣富强的时代,千年以来,最让无数华夏儿女魂牵梦萦的时代,古长安城的西北乾位,一个叫做董城的村庄里,一个家徒四壁的农户家里,一位十六岁破衣褴褛的少年……
乾陵狂少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一品在线阅读
各位亲,狼崽新书《隋末之大夏龙雀》已经上传,还请各位亲多多收藏,多多支持!狼崽感激不尽!链接: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4238101
堕落的狼崽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绣衣使在线阅读
绣衣使源于汉朝,专司代天巡狩、查办不法、震慑百官、讨奸治狱之事,后随汉朝消亡没落。 待至唐武德年间,秦王府危在旦夕,五望七姓把持官场,突厥颉利虎视眈眈,大唐江山内忧外患。 李世民为夺嫡继位,巩固皇权,重新密组绣衣司,任近侍“逖听”为绣衣司主事。 自此,沉睡数百年的凶兽重新苏醒。
菠萝蜜包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不良人之我是天杀星在线阅读
宁教万人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人。放眼恒古至今天,何处枭雄不杀人!  穿越至唐朝会昌年间,拜师天猷真人,后又被冰封至五代十国。  面对野心勃勃的通文馆和玄冥教,他又如何与他们相斗?  在这乱世之中,他又如何面对自己?
gs少年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初唐小国公在线阅读
贞观三年,大唐君臣正在铸就盛世大唐而努力,王宁穿越而来成为一个庄户的儿子,初衷只是为了让生活过的好一点,多年后回首,自己已是大唐国公!
撞脸山鬼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贞观医仙在线阅读
贞观初年,军医李轩穿越而来,治好了千古一后的气疾,留下了本该630年病死的杜如晦,历史在这里被一个赤脚大夫硬生生的拉进了另一个方向。 李承乾:“父皇,李轩医术高超,为何还不让他入太医署?” 长孙无忌:“陛下,李轩有治国安邦之能,还请下旨让他入朝为官” 李靖:“陛下,李轩有治军之才,还请下旨,让他入军为将” 李世民:“哎,他不同意啊!” 千古一后:“陛下,臣妾欲收李轩为义子,我们必须牢牢的将他绑在大唐的战车上!” 李轩:“陛下,这个贞观,我帮你治一治?”
炭火烤的五花肉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穿越隋朝当皇帝在线阅读
主角穿越隋朝成为杨坚的大儿子看他如何逆转乾坤{还有个不靠谱的沙雕系统}
墨染飞烟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盛唐颂在线阅读
贞观元年 一少年横空出世! 战事中 杀突厥,灭吐蕃! 朝堂中 诛贪官,斩奸佞! 对外 他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对内 他是大唐的守护神!
彦渊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当前位置: 历史 两晋隋唐 我的猫竟然是上官婉儿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上官婉儿

  “东突厥又背叛我大唐了,诸位,我等科举策论,该不会就是以此为题吧?”

  弘文馆内,学生们争相议论着。

  就在一月前,单于都护府的阿史那骨咄禄杀了守卫集结十七名突厥人,一路北上鼓动了六七百突厥人,遂攻打黑沙城倨于总材山。

  此事已在长安传的沸沸扬扬,不少人都觉得突厥人还是杀少了,屡屡叛变,死性不改。

  这也让身在长安定居的异族人惶惶不可终日。

  大唐为了凸显大国风范,在对待外国人方面,也是颇为大度。

  比如外国人来唐,可以经商,可以科举,可以娶妻,可以出家……

  但本国人却只有士农才可科举,且无故不得出国。

  玄奘法师当年去天竺便是偷渡离境。

  这般超国民待遇,也让本国人对外国人心生不满。

  只是平日里大家都不会表现出来。

  如今,借着突厥再次叛唐的机会,长安城里也是掀起了一股排外的风波。

  不少伤人事件也是频频发生。

  不过这一切都与弘文馆无关,科举将近,异族复叛,对读书人来说,这就是试卷上的考题。

  如何作答才是他们最为关心的事!

  “不好说,但以礼部以往的出题方向,以此为题确有可能!”

  “那我等又该如何破题呢?”

  “呃……”

  众人有些犯难。

  策论文章若想得高分,辞藻华丽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破题之句是否精妙。

  就比如突厥叛唐一事,若是仅从如何讨伐突厥,洋洋洒洒写出一篇辞藻华丽之文章,那便只能算是合格之作。

  可如果能够分析出突厥叛唐的原因,又或者给出彻底解决突厥之乱的方法,那自然能够成为佳作,获得考官青睐。

  然,真要这般简单,朝堂上的文武大臣们,又岂会解决不掉?

  “咦,快看,是上官先生他们来了。”

  弘文馆外,一众身穿青色长衫的先生走来,为首的却是一位女子,美艳的妆容下,精致的面容让在场的学生们都纷纷侧目。

  上官婉儿,弘文馆先生,皇后钦点的先生。

  其才学自是不必说,但她能站在所有先生的前列,却是因为她的身份。

  皇后近臣这四个字,分量可不是一般的重。

  “先生好!”

  众学生纷纷叉手行礼。

  “你们在讨论何事?”刘敬轩问。

  其中一位名叫段怀本的学生道,“刘先生,我等在讨论突厥叛唐一事,科举将近,大家都认为此事极有可能成为策论考点。”

  刘敬轩颔首,“既然如此,你等可有讨论出破题之法?”

  众人摇头,皆是无言。

  “不知刘先生可否帮我等解惑?”

  刘敬轩笑道,“我可没这么大的本事,突厥之患困扰大唐已久,若是我能有破题之法,又岂会在弘文馆当个教书先生,我看啊,还是让上官先生来吧,她可是皇后身边的红人,想必定有高见。”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酸呢……

  众人心里嘀咕着,倒是没有明说。

  上官婉儿凤眼微瞥,朱唇轻启,“弘文馆乃天子学堂,身为先生,当引以为傲,刘先生如此妄自菲薄,是轻贱自己,还是轻贱皇室?”

  唰~~

  刘敬轩闻言,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无比苍白。

  这个帽子要是被扣实了,他这颗脑袋都未必能保得住。

  “某,某并非此意!”刘敬轩喝道。

  上官婉儿眉眼微抬,“不是最好,刘先生切记,凡事要三思而后行,若因些许歪念就触怒他人,小心惹火上身!”

  刘敬轩赶忙叉手行礼,“上官先生教训的是。”

  论年纪,刘敬轩足足大了上官婉儿一轮,可论手段,刘敬轩却显得格外稚嫩。

  教训完刘敬轩,上官婉儿目光瞥向众学生。

  大概是因为她刚才的一番举动,不少学生都不敢再直视她的眼神。

  这是个美丽却又可怕的女人!

  嗯?

  上官婉儿的目光扫视一番后,突然在一个人的身上停留了一会。

  此人正在提笔练字,似乎对外界的一切都毫不在意。

  裴庆远注意到这一幕后,立刻用手肘戳了戳李正,努嘴示意。

  李正一脸疑惑,顺着裴庆远示意的方向抬头看去,正巧与上官婉儿对视,几乎是一瞬之间,上官婉儿便收回了目光,顺便带走了些许惊慌。

  “?”李正有些奇怪。

  刚才是错觉吗?

  怎么感觉她有点害羞?

  不可能,这个女人会知道什么是害羞?

  李正虽然跟上官婉儿不是很熟,但作为她的学生,对她的性格却是多少有些了解。

  高傲、清冷,还有那么一点学来的不怒自威。

  害羞这个属性,完全不应该出现在她身上。

  “尔等求那破题之法,无非是想求速成手段,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突厥叛唐并非第一次了,那么为何突厥会反复无常,叛而降,降而复叛呢?”

  “说到底,无非就是人心之论,突厥反复,便是人心不定,大唐还没有一个政策能安抚残余突厥之人心。”

  “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曰:修身也,尊贤也,亲亲也,敬大臣也,体群臣也,子庶民也,来百工也,怀诸侯也,柔远人也。”

  “治强大之异族,以杀止杀,治残余之异族,以怀柔蚕食,用时间与文化,来化解族群之仇恨、之隔阂,方能真正‘亡其族、灭其种’,从根本上让异族归附于大唐。”

  众人闻言,恍然大悟。

  是啊,几月前突厥降将被杀,没多久,突厥就又叛变了。

  换做他们是突厥人,叛是死,降也是死,那何不搏他一搏。

  说到底,无论大唐怎么开放,突厥始终都是异族,倘若对他们灌输大唐文化,让他们彻底成为大唐人,那他们还会再干那叛逆之事吗?

  一时间,弘文馆的学生们开启了头脑风暴。

  有人受到启发,从民风出发,准备写一篇大唐百姓与异族和谐相处之文章。

  也有人从身份认同出发,以淡化族群,强化国家概念着手。

  上官婉儿这一席话,瞬间打开了所有学生的思路。

  “多谢上官先生赐教!”段怀本叉手行礼。

  其他学生也纷纷效仿。

  他们都是由衷的佩服。

  上官婉儿不过才十八岁,比不少学生的年纪都要小,但无论是学识还是见识,都要超出众人不少。

  “上官先生之才学与见解,某佩服!”站在上官婉儿身后的一位先生感叹不已。

  “是啊,上官先生难怪能得到皇后娘娘的赏识,我等不及也!”

  “如此施策,的确比出兵征伐更为合适,上官先生高见啊!”

  面对众人赞许,上官婉儿淡淡道,“此策,并非出自我口,我不过是转述而已。”

  不是她!

  莫非……是那位!?

  众人心中都浮现出了四个字。

  皇后娘娘!

  如此,便不奇怪了。

  当年那位上表建言十二事,可是彻底改变了大唐基本国策,让屡屡对外征战的大唐得到了及时的休整,国力也在那时提升了不少。

  等等,如果这些话都是出自皇后娘娘之口,那科举策论岂非……

  众学生狂喜!

  上官先生这题透的妙啊!

  果然是朝中有人好办事!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