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吾悦亭之战

  新余看到信后,手拿辉月剑,准备前往。

  陈林道:“小心有诈!”

  “不要唯唯诺诺,西儿的性命要紧啊。”新余着急道。

  看着新余反应如此激烈,救人心切。陈林一把拉住他,突然感到好像有一股气流,想要挣脱他手的束缚。这…这是…

  “不可,真气逆流而上,你怎么回事?”

  新余吭吭咔咔的,感觉有气喘不上来,像一大块石头压着胸口一样。“快,快给我药,我的包袱里有药。”

  陈林冲进房间拿出解药,新余服下之后。过了一阵子,脸上的红晕逐渐展开,深呼一口气,才缓了过来。

  “就你这身体怎么敢的啊,去给人家送死吧。到时候药没拿到,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为了我儿,我愿意为此付出生命。”

  “好了,好了,别在这儿女情长了。进屋我们策划策划。”

  陈林搀着新余缓缓走进屋内,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思考过后,陈林道:“…”新余听过后,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可,就这样吧!”

  阳光散漫,乌云遮住了天空,天亮了。新余拖着自己的半条命,收拾好包袱,踏上马儿,独自一人去往吾悦亭。毕竟…马儿出了陈府之后,走了一二里后,仰天嘶鸣。

  “好马儿,是不是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新余高兴道。

  新余上马,飞快奔驰着。天愈来愈亮了,来到吾悦亭,四面并没有遮挡物,只有一棵不到松屹立于前。看见了一老头,浑身破破烂烂的,脏兮兮,但双眼炯炯有神,脚下真气十足,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是他,北齐制药高手,常阔。

  新余见到常阔,呼到:

  “你就是常阔?”

  “没错,你就是新余,没错了,辉月剑的归属人。但我见你走路轻飘飘的,身体恍惚无力。是中毒了吗?”

  “是,前些日子是中过毒,也受过伤。前辈你的七彩铃铛。”说罢,便从胸前拿出七彩铃铛。

  常阔左手接过七彩铃铛,右手将药递给新余,一把将他推出庭外,告诉新余快跑,不要回头。新余望着常阔,看的一脸呆。等还没反应过来,地下草皮,突然动了起来,一个个人头冒了出来。青衣人,怎么会?

  “不行,不…”

  新余手拿辉月剑,冲了进去,剑光四闪,寒气逼人,只见新余左手持剑,右手拿出天蚕铠甲挡在前面,保护常阔。常阔也不甘示弱,用自己的张力打开了条长道。新余大吼一声道:

  “长琴寒叶散”,见剑气像一道道散叶呼啸而过。

  眼前忽然一亮,带着常阔突了出去。这时候陈林才带人过来,看见眼前这一幕,未灭一笑。

  “哼,你也有今天啊,新余。”

  新余毫不吃惊,叹道:

  “我早就知道是你,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你有问题。你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我那你当兄弟,你当过我是兄弟吗?你说退官就退官,将一切压在我身上,若如不是有她的支持,我怕早就在黄泉路上了,看到没,我的商库已经建好了,我的青衣大军也有了。如今只有处死你,我们就没了遗憾。”

  “干嘛,要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说到这里,新余将灵石交给常阔,一把推了出去。大吼一声:

  “去寒山寺,快走。”

  常阔见一群青衣人汹涌澎湃,扑了上去。含着泪,向寒山寺方向跑去,“新将军,保重!”话道,不见了踪影。

  只见新余左右挥斩,却寡不敌众。拼尽最后的混荒之力,战死吾悦亭。屏住最后一口气力,将辉月剑丢进了吾悦湖中。

  新余死后手上还拖着青衣人紧紧不放,嘴角弯弯上仰,大将没有战死边疆,却死在兄弟手上,国将不国。

  

第五章 吾悦亭之战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