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重要的事

  湛隽睁开眼,还是熟悉的天花板。

  “还是梦……还好是梦……”湛隽这样想。

  虽然知道那是梦,带来的恐惧却是真真切切的。至亲之人在眼前凋谢,自己却毫无办法,那种心如刀割、痛到窒息的感觉,也是真真切切的。

  他盯着天花板,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又想起那个梦里自称斯堪涅的青年说的那些话。

  一天前……

  午后毒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也考验着少年的毅力。讲台上的中年男人重复着已经说过无数遍的话:“高考就是你人生的转折点,决定着你的起点,上一届的高考已经结束了,现在你们就是高三!不要以为高考离你们还很远……”湛隽再也坚持不住,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还是这里舒服!”湛隽这样想着。

  眼前是一片空旷的草地,一眼望不到边,目之所及处零星分布着几棵高大的树。那些树通体晶蓝,周身似乎被凉爽的气息包围着。他迫切地移动到到树下,享受着片刻的清凉。在这里他没有实体,以意识的形式存在着,有的只是轻盈和放松。他发着呆,看着眼前的一切:“要是这些在现实中存在该多好啊……不,现实中存在的话,不知道会被破坏成什么样子呢,还是只存在在小爷我的梦里就好。”

  正在湛隽享受之时,一位青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青年衣着考究,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五官精致,双目细长,一副金丝边眼镜更是显得温文尔雅。青年半眯着眼睛盯着湛隽所在的地方,缓缓开口:“我们今晚见,有些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讲。”“最近的梦真是越来越奇怪了……”湛隽心想。

  “湛隽!”中年男人中气十足的一声把湛隽拉回了现实,“你怎么没有一点点危机意识呢!站好了!醒来再坐下!”他恨铁不成钢的看了湛隽几眼,接着讲他的课。

  湛隽被这么一提点便也不再去想梦里那个奇怪的男人,安心听着讲台上的中年男人上课。

  到了晚上,湛隽坐在书桌前,看着习题册上的导数题痛苦的低下头轻轻撞了撞桌面,长呼一口气放下笔,向后靠在椅背上伸个懒腰,白天梦里那个男人又浮现在眼前:“什么嘛,奇奇怪怪的,很重要的事……高中牲除了高考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害,一个梦而已,不管了!”

  湛隽走出卧室打算刷牙洗脸睡觉,一开门就看到妈妈歪在沙发上打盹。

  “妈。”

  “隽隽啊,作业做完了吗?”

  “做完了。妈你怎么在这睡呢?”

  “妈妈看你学习辛苦,陪着你,等你睡了我再睡。你去刷牙洗脸,妈妈给你热牛奶去。”妈妈扶着沙发慢慢起身走向厨房,等湛隽洗漱完回到卧室,一杯温度刚好的牛奶已经放在了桌上。

  湛隽端起牛奶,手心传来的温热一直暖到心窝,他一饮而尽躺在床上,回想着白天的事,听着窗外不住地蝉鸣,进入了梦乡。

  又做梦了,又是那个地方,不过这里还是白天。湛隽再次飘到那棵树下,四下张望,那青年还真的出现了!

  “你好啊,湛隽同学。”斯堪涅谦和的笑着,语气轻快。

  “你能看到我?你怎么在我的梦里?难道你是我的意识创造出来的?还是说你是我潜伏的第二人格?”湛隽连连发问。

  斯堪涅听完湛隽的问题哈哈一笑:“不,我看不到你,但我能感知到你。而且,我可不是你创造的,更不是你的第二人格,我叫斯堪涅,一位梦行者。还有——这里也不是你的梦。”

  湛隽觉得这个梦越来越离谱了:“哈?胡说八道些什么呢老哥,这儿我梦到过不知道多少回了,这块儿我熟。还有,梦行者又是个什么东西,在别人梦里行走的人?”

  斯堪涅虽看不到眼前的少年,但也能想象到那种莽撞中带点傻气的模样,无奈地勾了勾嘴角:“别急别急,我会告诉你一切,以及我所说的,重要的事……”

重要的事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