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夫妻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重生之邻家双子初长成在线阅读

重生之邻家双子初长成

都市 / 都市生活

84.45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1-22 23:39

书籍摘要: 路满重回2006年。青梅竹马的邻家女孩,是对双胞胎姐妹。“从小一起长大,到现在你还是分不清我和我姐姐!”“我为什么要分清?”“……不追我了就不追嘛,你这是几个意思!”“没什么意思,就觉得你们妈妈对我挺好的,不想换丈母娘而已。”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Weiße_Nacht.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Vietra.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各務原撫子.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都市生活小说推荐

重生之邻家双子初长成在线阅读
路满重回2006年。  青梅竹马的邻家女孩,是对双胞胎姐妹。  “从小一起长大,到现在你还是分不清我和我姐姐!”  “我为什么要分清?”  “……不追我了就不追嘛,你这是几个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觉得你们妈妈对我挺好的,不想换丈母娘而已。”
一雨天青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重走警途1993在线阅读
这辈子,他要做刑警!  这辈子的警途,他不要再留下任何遗憾!  边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副大队长柳鹏程,为了救一名小学生英勇牺牲,再一睁眼,发现自己重生到了还在北方省公安干部学校侦查大专班大三年级实习之前!  领章警衔,大五四,狼牙棒警棍,边三轮。  伏尔加,拉达,铃木王,小八零,五连发。这些大家都还记得吗?
红尘茶馆说书人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在线阅读
开了本新书《重启人生:我能打给十年前的自己》,恳请各位书友给点收藏,推荐,留言!蚂蚁叩谢! 开了本新书《重启人生:我能打给十年前的自己》,恳请各位书友给点收藏,推荐,留言!蚂蚁叩谢! 开了本新书《重启人生:我能打给十年前的自己》,恳请各位书友给点收藏,推荐,留言!蚂蚁叩谢! 恭迎各位书友莅临欣赏,收藏推荐,蚂蚁叩谢! !!!!! ************** 意外获得异界通道,掌握一个星球的资源,原本只想低调赚钱! 可肖锋怎么也想不到赚钱赚的这么容易,实力膨胀的这么快!
落寞的蚂蚁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轻井泽在线阅读
从继承全日最小,并快要破产倒闭的轻井泽威士忌蒸馏厂开始,一步步地发展成为全世界最大的酒业集团。
碧蕊白莲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梦醒细无声在线阅读
《重生潜入梦》《南宋不咳嗽》完本作品,和本书人物也有相关,可以一起看。 由终点回到原点,洪涛又回到了他第一次重生前的时代,不过失去了三次重生穿越的所有记忆。 假如没有重生过,没有记忆的金手指,他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在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高潮期,他是屹立在潮头的弄潮儿?还是被浪潮拍碎的浪花? 他的记忆还能不能回来?江竹意还会不会伴着他这一生?金月在这一世里和他又有什么交集?小舅舅还会是那个妻管炎吗?还会有哪些人会被他搅进来?这一切会不会全都是一场梦…… 一切答案连洪涛都回答不了,他只是在沿着一条已经略有偏离的轨道懵懵懂懂的向前走,每次接触到一个熟悉的场景都会让他似曾相识。 书友订阅群:8779961
第十个名字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我真的不是富二代在线阅读
姚衣放下豪宅的钥匙,退回母亲作为生日礼物送来的豪车,脱下一身名牌定制,看了眼镜子里的年轻人。  镜子里的人在说:重活这一世,我不想再做富二代。  v群开通了:872395472。2000粉丝值进群发截图
幻羽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鉴宝直播间在线阅读
偶得系统之后,胡杨毅然辞职,开启古玩鉴赏直播。通过完成各种系统任务,得到各种奖励,一步步增强自身实力。 主播带大家见识怎么日入过万,领略江南传统手工艺的繁荣,围观古玩市场的真真假假,探寻那些被遗忘的历史文明...... 拥有鉴宝直播间,胡杨人生走上巅峰!
专门无名之辈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重开做房东在线阅读
钟溢重生后,发现自己不会炒股,也不会做生意。也没有万能的金手指和系统。一开始想到的就是买房,做一个房东。
山水是名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宠物天王在线阅读
【1.下载一款可疑的游戏】 【2.捕捉几只神奇的宠物当伙伴】 【3.在轻松有趣的日常里,带领宠物店走上崛起之路】 ###实体书1-3册已出版,各大电商有售### 读者群:513717593(无粉丝值要求) VIP群:567288256(5000及以上粉丝值可入)
皆破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当前位置: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之邻家双子初长成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夫妻

  “老婆,我晚点回家。”

  “路满,你又喝酒!”

  电话这头,路满心虚了一下:“已经散局了,我待会儿叫个代驾,半小时后就到家。”

  对面清脆的女声顿了顿,问道:“你喝了多少了?”

  “不多,两斤……”

  “白的??”

  “怎么可能是白酒,苓依。我们清一色喝的哈啤,不信我给你拍照。”

  “你少来,我还不知道你?”顾苓依鼻子轻哼一声,“你语气不对!肯定谎报军情了,从实招来,坦白从宽!”

  “真是两斤。”路满无奈,老婆过于了解自己,有时也是种烦恼,“啤酒瓶盖子称一称,差不多两斤……”

  “路满,你!”

  “先挂了,你该睡美容觉了,乖!”

  嘟嘟嘟……

  烧烤店的一角,桌上花生壳毛豆片撒落狼藉,脚下空啤酒瓶七倒八歪,无声诉说着刚才酒局的战况激烈。

  扫码付款,和电脑前不洗牌斗地主的老板道声“跨年快乐”,路满推门离开。

  燕京元月的数九寒风,从衣服的领口灌进,让他稍稍清醒。

  路满走到他那辆帕梅面前,刚想从手机上找代驾,忽地车灯闪了两下。

  一个带着绒白帽子的小脑袋,先从车里探出来。

  帽子上有对兔耳朵,原本软趴趴地贴在帽子后,现在随着她的探头探脑,一甩一甩地摆来摆去,如同代替帽子的主人向他打招呼。

  “苓依?”

  路满惊讶,没想到自家老婆悄咪咪过来了。

  “刚刚打电话的时候,你就已经在这里了?”

  “我怕你喝多了,和代驾说错定位嘛,干脆就来当你司机啦。”

  顾苓依下车跺跺脚,理了理她的衣服,踏踏迈着小步子,扑到他怀中。

  她把自己包得像个粽子。羽绒服将身子裹得严实,衣摆过膝,堪堪露出晶莹细嫩的脚踝。

  但即使是臃肿的冬装,也不减她脸上清丽明媚的神色。

  顾苓依脸蛋在他胸口来回蹭两下:“以后不准喝那么多酒了,听到没有!走啦,回家。”

  路满点点头,去开副驾车门,一边说道:“本来没打算喝这么多的。我们吃着烧烤数着七,没成想小吴接了女朋友一通电话。”

  “又是那个小吴。”两人坐上车,顾苓依发动车子,吐槽道,“你的朋友们恐恋恐婚,他真的算居功至伟……然后呢?”

  “小吴的女朋友,在酒吧里玩真心话大冒险呢。打电话是为了埋怨他,整个冬天,小吴晚上和周末一直在加班。然后她说,就是这期间,她和小吴的上司搞上了。”

  “太过分了,就算是玩大冒险,也不可以这么冒犯人呀!”

  “小吴女朋友,选的真心话……”

  “……”顾苓依无奈地叹口气,“明白了,明白你们为什么会喝那么多酒了。”

  “小吴当场就受不了了,搁那儿嚎啊,撕心裂肺的,哭得跟个开水壶一样。”路满耸耸肩,“我们这几个老朋友还能咋办,陪他喝呗。”

  顾苓依白了他一眼:“你们应该趁这个时机,多劝劝小吴的。他那私生活……上次听你说,他这个女朋友,是在酒吧舞池认识的?”

  “比上一个好点。再上一个,是在KTV男厕所里认识的。”

  “……”

  路满伸手调下座椅,倚得更舒服些:“小吴这样也有原因。他和我们同岁,十二年前大学毕业,有个青梅竹马的初恋,但女方家里嫌弃他,初恋的意志也不够坚定,最后闹了个劳燕分飞。”

  “这样子啊。”

  “你如果见过他几任前女友的照片,就能瞧出端倪来。”路满说道,“相貌上,或多或少,都有他初恋的影子。”

  顾苓依颇有感慨:“这不就是简媜写的那句话嘛,‘我山高水长地想遗忘她的容貌,却又在异乡庄园,寻找似她身影的人’。”

  说到这儿,顾苓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个经历,和某人很像嘛!“

  路满顿时头大:“就事论事,你扯到我身上干嘛。”

  “反正你初恋不是我。”

  “咳咳,你要愿意做我初恋,前面那个,顶多算为你排练。”

  “路满你!要是再口花花,今晚我不让你上床了。”

  已经34岁、被生活和工作双重榨干的路满,闻言,反而精神一振:“还有这种好事?!”

  “你故意惹我生气是不是!”如果不是正开着车,顾苓依恨不得腾出手来掐他胳膊。

  她马上改口道:“那就……再有下次,让你下不来床!”

  “呃……”

  “哼!”顾苓依不搭理他,专心开车。

  已经入夜的燕京城区,依然车流如织,灯火烁然。在这座城市,数以千万计的流动人口孤独地生活在一起,首都从没有吹响过熄灯号。

  路满看着窗外,突然开口:“苓依,谢谢你。”

  “嗯?”

  “如果不是十年前,你来了燕京,可能现在,我……”路满说道,“真的和小吴一样了吧。”

  两人沉默,虽然彼此无言,但都确信这一刻,对方脑中闪回的画面,是他们那段共同的记忆。

  路满和顾苓依很少对外人提起,他们,准确地说,是路满和顾苓依姐妹俩,是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

  顾苓依有个妹妹,名字叫顾嘉儿,与姐姐是长相别无二致的同卵双胞胎。

  她们和路满从孩提时期就相识,高考后还考入了同所大学。

  不过别扭的地方在于,最开始,路满是和妹妹顾嘉儿在一起的。

  故事的结局也属于老生常谈,和今晚谈论的小吴如出一辙:姐妹俩的父亲顾彦,看不上路满,家里反对的声音也动摇了顾嘉儿的内心。

  情侣之间的琐事本就容易升级放大,再有外力推波助澜,性子娇惯的顾嘉儿大作小闹,遂提出分手。

  十年前的路满,分手后来燕京当了北漂,创业失败,还倒欠一屁股债,正处于人生困顿的大低谷。

  就在这自暴自弃的时候,他却突然接到一通电话。顾苓依借口自己来京出差,想和他这位老朋友老同学叙叙旧。

  人在最失意之际,最怕的便是让朋友目睹他的无力,更畏惧她情真意切的关心,这是一种他高攀不起、无福消受的感情。

  顾苓依却没有询问他的近况,反而冲着他大倒苦水,细数她爸爸顾彦的独裁专断。

  “老顽顾”顾彦,不仅勒令她,以家为圆心,画个三十公里直径的圆,工作只能在这个圈内找;还未经她同意,张罗了一连串的相亲。

  话匣子一打开,路满也同她越说越多,除了聊聊自己失败的事业,又絮叨到同样失败的爱情。

  “高二那年,你们姐妹两个在隔壁班。”路满苦笑地说道,“课间去找你妹,你妹回回都提前跑出教室躲我。我每次扑空,那么多同学当个笑话看着。你就顾及我面子,假装求我讲题。我好像从来都没机会感谢过你呢。”

  “你也从来没有想过。”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顾苓依说话时,看向他的眼睛里都是水光朦朦的:“我妹妹每个课间都出去和闺蜜玩,为什么我每次都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让你次次都能遇到呢?”

  路满当场愣怔,脑子千思百转许久,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顾苓依娇颜酡红,眉眼带俏,盯着不知所措的路满,等路满抬起头与她对视,她又羞怯地眼神躲闪,假装张望别处。

  随后几天,他们逛遍了燕京大小景点,但两人心思都不在旅游上面。

  借着观景的理由,朝夕相处,顾苓依终于有机会,把藏了很久的心念,一一说给他听。

  分别前,高铁站内,顾苓依问得极其直接:“谈不谈?”

  “谈!”

  他反问:“奔着结婚去谈,结不结?”

  “结!”

  顾苓依二话不说,退掉了高铁票。

  相识二十多年的青梅竹马,方才开启他们的故事。

  …………

  两人默契地享受着车内的宁静。

  道旁的路灯,一盏盏接力着飞驰的车影。窗外沿街霓虹不停流转,幢幢楼栋向后夜奔,车内暖气沉沉,倦意昏昏,仿佛时间和空间都在倒退一般。

  顾苓依技术妥当,帕梅稳稳停在地库。

  “快快快,进家门先洗澡去,身上酒气臭烘烘的。”

  到家后的路满,磨磨蹭蹭地换下外套,顾苓依见状挑挑眉:“怎么?要一起鸳鸯浴嘛?”

  闻言,路满立即抓起毛巾关上浴室门:“免了,咱们俩那可不叫鸳鸯浴,那是鸳鸯锅!”

  “嘁。”门外传来顾苓依的声音,“骗你啦,早洗过了。我把水温调得刚刚好,你洗认真点,不要随便抹几下就出来!”

  浴室内,路满看到花洒的出水把手,被顾苓依扳到了最左边,不禁愁眉。

  他朝着冷水的方向,向右扳回一点。

  蓬蓬头冒出水汽,路满迅速闪到旁边,用手稍微试探一下。

  烫手。

  能烫秃噜皮的那种。

  路满连连摇头,要么说和老婆一起洗澡是鸳鸯火锅呢,这水温给猪褪毛都绰绰有余了。

  真不知道女生的洗澡水,温度为什么可以这么高。

  三下五除二洗完,路满出来,正瞅见顾苓依搬了个小凳子,依然裹着大棉服,坐在茶几旁。

  面前一碗分量十足的粥,腾腾冒着热气。

  “喝点暖胃解酒的,我加了藕粉和水果干。”

  她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回家第一件要紧事,是为他洗手作羹汤。

  路满心中一暖。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八个字,算是让他遇到了。

  “喝酒这事儿还没找你算账呢。”

  顾苓依顺手从沙发上捞过一只皮卡丘,她抱着毛绒公仔喋喋不休:“说好了年后备孕的,接下来半年,我们两个都要禁酒禁熬夜。还有注意饮食,烧烤油炸你就别想了,还有快乐水你也少喝,最好不喝。诶对了,过两天你陪我去检查下牙齿吧,备孕期就不能去口腔科了。”

  路满刚咽下一口有点难喝的粥,已经不是钢铁直男的他,马上问道:“你牙齿不舒服吗?没事吧?”

  这要搁以前愣头青时期,刚恋爱那会儿,路满最先好奇脱口问出的肯定是,备孕期为什么不能去口腔科……

  “哎呀,我没事儿。”顾苓依对他的关心相当受用,笑着解释,“牙齿有问题经常要打麻药和出血,对宝宝发育和健康不好。在备孕之前早发现解决,不然,万一怀孕十月智齿突然开始作妖了……”

  直到路满解决完一整碗粥,她还在嘚啵嘚啵地说不停。

  你心念的爱人,在认真细数属于你们的未来,路满最顶不住她这个样子。

  “还有以后真有宝宝了,一个还好,万一生了两个宝宝怎么办,这个两居室的房子空间就不足了,咱们要早做打算,置换个大的。”

  路满乐道:“先养一个呗,二胎三胎可以等几年,我们公司刚上市,高管的股权不能马上套现。你老公虽然比不上老顽顾亿万身家,但挣上零点几个小目标,还是没有问题的。”

  “万一生了对双胞胎呢?”

  “几率没那么大吧。”

  顾苓依琼鼻一皱:“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我家有双胞胎基因的,我姥姥是双胞胎,大舅二舅是双胞胎,我和嘉儿……”

  提起妹妹,她突然就气不打一处来,冲着路满大腿就是一通狠拍:“都怪你,都怪你!干嘛招惹我妹啊!“

  “嘶!你下手轻点……”路满忍气吞声,唯独这件事他是百分百的理亏。

  “如果你最开始追的就是我!”顾苓依气嘟嘟凶巴巴的,“老顽顾和妈妈也不会连婚礼都不来,我和自己的双胞胎妹妹也不会这么尴尬,还能支使她帮忙带带孩子……”

  路满他哪敢反驳,任凭她说了一会儿,顾苓依都出汗了,细细发丝贴在额头上,倒让她更有小妻子的风韵味了。

  路满伸手去撩她的头发,注意到这个憨憨到现在还裹着棉服大衣:“苓依,你不热吗?在家也不脱外套。”

  顾苓依却露出“你终于注意到了”的得逞神情:“你惹我生气了一晚上,是不是要补偿我点什么。”

  路满警惕:“你又看上哪个包了?”

  “不是~”

  顾苓依站起身,忽闪着大眼睛柔柔地一笑,她拉开羽绒服的拉链,路满顿时呼吸一窒。

  “你就是里面穿着这身去接我的?”

  “所以我才捂得严严实实的呀,只有你看得到。”

  “嘶——”

  “我说过的叭,再惹我生气,让你下不来床。”

  她凑近路满的耳边,呼出的热气急促又灼人:“我有70种爱你的方式,‘我爱你’是第一种~”

  路满反手将她抱入怀中:“没听懂,那剩下的呢?还有剩下的……”

  看到顾苓依娇媚的笑意,路满又琢磨了一下她的情话,才恍然大悟:“哦~~~”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