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耕耘贞观

耕耘贞观在线阅读

耕耘贞观

倚夜听雨

历史·两晋隋唐·225.91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6-18 22:59

李世民:“老子要修洛阳宫!”张玄素:“圣人!阿房成,秦人散;章华就,楚众离;乾阳毕功,隋人解体,您请慎重啊!”李泰:“老子要建万象神宫!”房玄龄:“魏王殿下,只要钱不是从朝廷拨款的,人不占徭役负担的,您请随意。”李世民:“……”注:本文战争采用神三体系,战力大约为第一颗陨石落下的灵气稀薄时期为水准。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贞观蝗灾

  贞观二年,京师旱,蝗虫大起。太宗入苑视禾,见蝗虫,掇(duō)数枚而咒曰:“人以谷为命,而汝食之,是害于百姓。百姓有过,在予一人,尔其有灵,但当蚀我心,无害百姓。”将吞之,左右遽谏曰:“恐成疾,不可。”太宗曰:“所冀移灾朕躬,何疾之避?”遂吞之。自是蝗不复成灾。——吴兢

  “蝗灾,果然来了!”

  李泰看着越王府的菜园子里出现蝗虫,便过去一脚踩死。

  李泰神色严肃,对身边侍女道:

  “白鹤,请于长史过来凉亭一趟,我有事寻他!”

  “遵命!”

  白鹤高了李泰不止一个脑袋,一双美腿占了五分,肌肤宛若玉脂。

  听到李泰所言便转身而去,她是宫廷里走出来的,一举一动很是端庄,一步一行几无差错。

  很快,一个中年儒士,一身绯色衣服,腰间系着绿色玉佩,快步来到田间。

  仔细望向李泰方向,见到白鹤先行,才迈开步子来到凉亭下。

  李泰满脸笑容,行礼说道:

  “于长史,您过来了,凉亭简陋,还请屈尊。”

  “见过越王!”

  于志宁对李泰恭敬行礼,不见半分的挑剔就坐了下来。

  “如今朝廷蝗虫灾害严重,我阿耶亲自吞蝗令我感慨,我也想要为除蝗尽一份心力!”

  李泰说着拿出一份论策递给于志宁,道:

  “我开府便经营田亩,有几分治蝗经验,可惜我文风质野,还请于长史润色,写一篇文章上奏我父!”

  于志宁看着李泰手中接过来的文章,看着李泰所写的治理蝗虫的方案,条陈很清楚。

  于志宁不知道这些到底有没有用,但于志宁知道,眼前的越王的确不是普通的闲散亲王。

  这越王怎么可能简单呢?

  当初孔颖达为国子博士在小学中教授,就汉末之事问谁导致汉末虽强却亡。

  其他人各有答案,或是董卓,或是世家,或是土地兼并,但唯有越王回答儒家。

  因大汉自独尊儒术,官吏上下皆为儒家,那大汉一切问题,都是儒学不能解决的问题。

  所以大汉灭亡,灭于儒家!

  听到这答案,孔颖达吐血晕厥,醒来之后请辞,还好圣人把他给劝住了!

  也因此册封越王后就直接开府了。

  于志宁想到这里,也不敢小看眼前越王,仔细看完李泰论策,才说道,

  “越王为什么把这件事情交给我?

  圣人很喜欢你,你的意见,圣人定会重视。”

  听到这话李泰一愣,回答道:

  “自从儒家董仲舒,强行把五行阴阳乱怪之说融入儒家,提出天人感应。

  又言‘国家将有失道之败,而天乃先出灾害以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异以警惧之;尚不知变,而伤败乃至’。

  我阿耶虽是有道之君,但这些年过得却很辛苦……

  再加上我与孔颍达之事,儒生多厌恶我,所以这东西还是交给您来提。

  否则这朝野……”

  “越王您对儒家实在误会过深……”

  于志宁不再提这话题而说道,

  “越王,若我把这伦策上交,与您有何益处!”

  “于大唐有益,便与我李泰有益!”李泰认真回答。

  这几句话,让于志宁有种洪钟大吕的在心头轰鸣的错觉,仿佛当初那位改名世民的男子,在二十岁立下了济世安民的愿望,然后把他一步步的实现了。

  “志宁明日便上奏此策,定不负越王所托!”于志宁忍住激动郑重回答。

  于志宁说完便恭敬的拿走李泰的论策,快步向自己房屋离去了。

  “于长史在来到我们越王府,总言大王种田不是有辱斯文,就是玩物丧志,为何如今大王送了于长史这样一份功劳。”

  白鹤见长史走远,忍不住问出心中疑惑。

  “他跟你不一样,你是我开府,母亲就让你跟着我,一切以我的意志为主。

  但于长史是阿耶派给我的长史。

  他执掌越王府内事务,所以我又能对他做什么呢!

  他儒家出身,看不起田舍郎是正常的,阿耶骂人还不是常骂别人田舍郎。

  所以与其相看两厌,还不如送他一阵青云风,扶摇直上九万里。

  若他能从这从四品王府长史成为正四品官职,也不用在我这府邸待着了。

  所以这自然是我好,他也好!”

  李泰倒坦然地对白鹤言语,不见有半分隐瞒。

  话到这里,李泰也无奈,当初自己轻率说出大汉之亡,亡在儒家,让孔颖达差点气死。

  自己小看了现在的儒家力量。

  大汉独尊儒术,罢黜百家,便把百家之学打压到极致,之后经历五胡乱华、南北朝以及隋唐之乱,真正能留下来的学问,自然是以儒家为主。

  虽然自己说这句话时不过只是七岁,但也让自己彻底与儒家学子绝缘。

  毕竟任何一个能来自己面前的学子,多少知道自己对儒学没什么兴趣。

  哪怕于志宁这人敦厚秉直,但儒家出身与自己关系也只能说过得去而已。

  所以还是送他一份论策,让他凭风借力,跨过从四品到正四品的官职吧。

  “且先不去管他!”

  李泰挥挥手道,

  “我们去看看田里的种植,今天长势如何!”

  “别人王侯家的院子里种植些牡丹,桂花,青莲,芍药,也只有您的院子里种得是小麦、落苏、胡瓜,不见半分美观,别人见了也不认为这是王侯家院子!”白鹤道。

  “我可是记得,我种植了一亩的白叠子,不知道谁关心的紧,还大量用水浇灌,差点就把那白叠子给养死了!”

  李泰听到白鹤的话,略带几分调笑。

  “白叠子洁白如雪,乃花中高士,这才是亲王府应该种得花哩!”白鹤强调。

  “好好好!”李泰点头道,

  “先养着,这些白叠子可不是拿来看的,以后会有大用!”

  李泰向整个田园中瞭望,自从自己开府,便把心思花费在这田舍中,外面人称自己为田舍王自己也是知道的,而且还是那些无聊的儒生先叫起来的。

  但那又怎么样呢!

  毕竟儒道上自己争取不了,武功上难道还想造反李世民不成?

  也就只能选择干些脏活累活,看看能不能走出一条别样的道路来!

  最大的期望也不过只是,惟愿此生闲且顺,无灾无难至九霄。

  至少在唐朝当亲王的日子还是很舒服的。

  尤其老爹是李世民,自己是嫡次子李泰,所以相当受到宠爱。

  虚封万户,实封一千户,自己能随意支配这一千户百姓的劳役与赋税。

  初唐时期,每户(按五口计算)按一丁计算,分配口分田80亩,每丁地租粟二石,纳调帛2丈、绵3两,种麻田者纳布2.5丈,麻3斤,而亲王分食三分之二,一千户便是一笔不菲的原始积累,更何况亲王职务还能领取到朝廷薪资补贴,可谓丰厚。

  如果自己想在大唐混吃等死,这笔钱财足够自己逍遥快活,至少千金买笑不成问题。

  但很可惜,在自己接受李泰身份后,就必须要力争上游了。

  如果不争一争,纵然李世民爱子心切照顾自己,自己也做好李治的哥哥,做个逍遥王爷。

  但就算李治这关过了,那武则天呢?!

  只要自己太宗嫡系身份还在,自己不去主动改变历史,那自己就注定逃不掉这屠刀。

  所以自己没得选择啊,所谓的快活逍遥王,对自己来说是不可能存在的。

  “想要打造自己的基本盘,首先就要有干活的机会……

  军队是阿耶的基本盘,谁碰谁死,而且就算拉拢了也是受制于人。

  儒家重臣是李承乾的基本盘,只要他不犯错,那讲究君君臣臣的他们都是他的铁杆。

  陇西贵族完全能坐山观虎斗,只要不涉及根基,那以长孙为代表的陇西贵族绝不会出手。

  至于五家七望,嘿嘿,连老爹都看不上眼,会看得上自己?

  还不如找个机会把他们全家给埋了,说不定还能踩着他们的尸体,好好肥上一波。

  所以,我能作为基本盘的东西,能选择的真不多啊!”

  李泰默默感叹,

  “看看于志宁的抉择吧。

  小小投石问路一下,若他不行就多投几次,反正我现在也不过只是八岁小屁孩,还有时间!”

  让于志宁去投石问路,而自己则继续待在越王府田园中,记录种植经验。

  “白鹤,你吩咐下去,我的越王府内,可不想要见到蝗虫。

  让院子里面的人白天组成巡逻队伍,有蝗虫进来给我统统踩死。

  到了晚上,给我在菜园子里的空白处烧起篝火,吸引蚊虫过来烧毁掉。

  其他地方我管不了,但我们越王府内的农作物若被蝗虫给啃了,那终归有人要负责的!”

  李泰神色认真地对白鹤一一吩咐。

  “诺!尊大王令!”白鹤点头便应答下来。

  白鹤不知道为什么李泰这般重视菜园子,但既然李泰吩咐,那自己认真做好就是了。

  李泰打量着菜园子,心中默默想到:

  “于志宁的份论策上去,不论他说不说有我的帮助,想来阿耶应该很快就会想到我吧。

  里面内容大都跟农事有关,而于志宁出身世家豪门,家境殷实,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富贵士族,对具体农事可不算了解。

  论策上的内容每条都需要脚踏实地去落实,唯有拥有耕种经验,才会提出的踏实办法。

  所以只要这论策上去,阿耶想来会注意到一直种田的自己。

  不需要自己自夸,想来自己种植出来的菜园子,就是最好的名片了!

  这是自己最好的机会。

  哪怕阿耶不会让自己掌事,但只要能跟着治蝗,自己哪怕做个吉祥物,也能为将来捞笔政治资历!

  出名,不怕早啊!”

  当然,最差那就是于志宁这论策投到朝廷上,连个水波都没有兴盛起来。

  不过,对李泰来说,自己顶多失去这么个机会,那就等下个机会好了。

  事实上,于志宁拿到李泰契合实际提出的治理方法,有种如获至宝的感觉。

  李世民刚做出吞蝗表演,不论真假,至少在这段时间的政治正确就是要治理蝗虫蝗灾。

  只要政治敏感性足够的官员,哪怕自己不知道解决蝗灾的办法,那今天也要悬梁刺股,怀着考试前熬夜的精神,写出一篇华丽的治蝗文章出来。

  文章内容自然是要夸夸李世民吞蝗真是见者落泪,闻者惊喜的圣君举动!

  事实上,李世民也耐着性子,看着下面文臣送过来的奏章。

  在删除一大堆“圣人您吃了吗?”“圣人您睡得好吗?”“圣人您吃了蝗虫是不是需要休沐一天”……

  等等无聊奏章后,真正关乎治理具体治理蝗虫的文章可谓寥寥无几。

  就算有文章提到治理蝗虫,其中最重要的还是需要圣人勤修德行,天人感应下,这蝗灾自然而然就会消失。

  某种程度上,这些文章就是指着二凤骂他缺德!

  李世民看着这些文章那是越看越怒,但他也没办法。

  因为自从董仲舒提出天人感应,把天灾跟君王的品德挂钩后,那身为皇帝,出现灾难后,就要背负这责任!

  正所谓“国家将有失道之败,而天乃先出灾害以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异以警惧之;尚不知变,而伤败乃至。”

  此刻,面对蝗灾漫天的局面,李世民是真没办法!

  李世民看着这一份份奏章,那是越看越气,忍不住伸出手一推,一本本奏章被哗啦啦的推倒在地面上。

  李世民怒道:“上书千言,无一实务,修德修德,还需要朕如何修德!”

  面对李世民的怒火,周围众人马上跪了一地,一时间整个东宫一片安宁。

  不过这时候,在房间外的内监高唱,“邢国公求见。”

  “让玄龄进来。”李世民听到房玄龄到来收敛了脾气,开口道。

  房玄龄进来,见李世民脚下散乱奏章正在被内侍们重新整理,问道,

  “圣人因何置气?”

  “还不是蝗灾闹的!”李世民按按太阳穴道,“上书千言,无一解忧啊!”

  “若如此,此次臣下倒带来了一剂良方,希望能助圣人药到病除。”房玄龄从容道。

  “哦?!”听到这话,李世民又惊又喜。

  从房玄龄的手中接过一卷奏章,正是于志宁连夜赶出来的那份。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两晋隋唐小说

耕耘贞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