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取命术

  “好,韩哥,让他签订命契,我买他所有命星,分文不给。”李清闲说完,面带笑意望向申狗蛋,“你可愿意签字画押?”

  “我愿意!”申狗蛋道。

  “给他。”

  申狗蛋毫不犹豫在拇指沾染印泥,在命契上面按上自己的手印,

  李清闲随之画押,立刻感受到两人之间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关系。

  命契成。

  李清闲将手中腰牌扔给范兴,道:“拿我的腰牌,办一份释放文书,放了这孩子。”

  “啊?”

  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

  “可是……纵然周大人的面子大,可管这事的是王大人……”范兴支支吾吾。

  “你就说,诏狱司司正张富贵欠周春风二十六个人情,现在欠二十五个了。”李清闲。

  范兴与狱卒们一脸茫然,还有人敢向张富贵讨回人情?

  韩安博与于平冲李清闲竖起大拇指。

  “愣着做什么?”李清闲道。

  范兴急忙拿着腰牌离开。

  申狗蛋双唇哆哆嗦嗦看着李清闲,如在云端,迷迷糊糊。

  其余十一个犯人有的充满怀疑,有的充满希望。

  “大人,我愿意卖命,卖掉所有!”一个邋邋遢遢的男子大声道。

  李清闲看了他一眼,道:“先等一下。”

  “好。”

  李清闲道:“你们护住我,我准备修炼命术。”

  “遵命!”狱卒急忙挡在李清闲和犯人之间。

  韩安博拔出刀,于平与狱卒见状也纷纷抽刀。

  李清闲取出一张启灵符,贴在命契上,右手一拍,命契与启灵符同时燃烧,化作一缕灵气,进入灵台,形成法文。

  李清闲紧闭双目,意守命府。

  命池假山之上,金灿灿的命运钓竿树立。

  取命,要借助命器。

  这命运钓竿是在取命命器的基础上打造成猎命器,本身就有取命能力。

  只有猎命的时候,才需要消耗气运。

  丝丝无形法力自天而降,一部分涌入钓竿,一部分涌入意念。

  李清闲的意念化作一个尺许高的小人儿,眉眼清秀。

  李清闲右手一抬,丈许长的黄金钓竿轻轻一震,飞到手中。

  那份法文命契自天而降,落在前方,突然炸裂,分散作一個个黑漆漆的大字,宛如一群大雁漫天飞舞。

  李清闲口诵取命术。

  那些黑色文字落下,以李清闲为中心,围成一个圆环,徐徐旋转。

  直到念诵完第三遍取命术法咒,黑色文字连成一线,探入虚空,

  虚空尽头,大放光芒,显现一座木门敞开的破屋命府。

  黑色文字宛若长桥,直抵申狗蛋的命府门前。

  李清闲望手腕一抖,法力喷涌。

  暗金色钓钩携带呼啸之声,划破虚空,落在申狗蛋命府之中,飞向天命星:枯地瘪种。

  眼看钓钩就要碰触,一阵无形的风吹过,钓钩偏离。

  法力耗尽,钓钩回返。

  “果然,命府、命地、命柱、命星等等一切力量都在阻挠……”

  李清闲再次注入法力,调整角度,再一次抛钩。

  一道无形力量掠过,钓钩偏离。

  第三次抛钩,偏离。

  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怪不得都说命术测不准,我明明能看到命星,都会被命格力量影响,那些看不到的命术师,更难取命。”

  李清闲反复尝试,过了许久,暗金钓钩落在命星上,钩尖儿扎进表层,牢牢勾住命星。

  命星传来莫大的吸力,钓线紧绷,鱼竿差点脱手。

  李清闲向命运钓竿中送入法力。

  一开始,那命星纹丝不动,随着命运钓竿的法力越来越多,命星轻轻颤抖。

  李清闲双手握竿不断灌注法力。

  不一会儿,李清闲只觉钓竿一松,意念蹬蹬蹬连退几步,钓钩挂着那颗命星,从申狗蛋的命府中飞来。

  李清闲伸手去抓命星,但那命星脱离钓钩,飞到命池假山之上,轻轻一震,悬浮半空。

  李清闲面露喜色。

  “原来假山是储存命星的地方,这样我就不用花大价钱打造命星船。”

  看着命星,李清闲面露微笑,扭头望了一眼自己不争气的茅草屋,看着空空如也的命柱,想了想,还是别作死了,这种命星留着当诱饵。

  感受到法力所剩无几,李清闲退出命府,意守灵台,恢复法力。

  待法力回复,感觉外面有人说话,睁开眼。

  范兴站在身边,手中拿着一份文书。

  “解决了?”李清闲问。

  范兴道:“启禀大人,这是诏狱司的释放文书,有诏狱司三位大人的大印。申狗蛋并非主犯,甚至不是从犯,最多算是协助调查,即便不经司正与掌卫使之手,也可直接释放。”

  李清闲接过来一看,放在桌子上,望向恍如梦中的申狗蛋。

  “从今天起,你便不再是人犯,拿着这张文书,可离开诏狱司。”李清闲按着释放文书,徐徐向前推。

  申狗蛋瞪大双眼,张大嘴巴,愣了好一阵,突然嚎啕大哭,猛地跪在地上,冲着李清闲疯狂磕头。

  砰!砰!砰……

  “呜……呜……”他一边哭着,一边磕头,想说话感谢,可连一个完整的字都说不出来。

  “快扶他起来。”李清闲道。

  韩安博与于平上前,一左一右将瘦弱的申狗蛋提起来。

  申狗蛋满脸泪水鼻涕,哭得撕心裂肺。

  在场之人无不动容。

  “唉,也是可怜的孩子……”韩安博叹息道。

  哭了好一阵,申狗蛋才慢慢停下,不停哽咽着。

  “我……谢……”他依旧说不出完整的话。

  “不着急。”李清闲微笑道。

  申狗蛋轻轻点头,轻轻抽噎。

  范兴在身侧弯腰低声道:“李大人,虽说您有周大人的腰牌,可说放就放,万一这人身上背着案子……”

  “张富贵放的人,诏狱司的大印,管我李清闲什么事?”李清闲反问。

  “是是是……”范兴连连点头,心道这位大人真有诏狱司司正之资,这不要脸的样子和张富贵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李清闲望了一眼申狗蛋的头顶,这人头顶的坟头与白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刚刚被耕耘的肥沃黑土地。

  十二长生四平,衰、病、胎、养之胎。

  李清闲道:“韩哥,你门路多,给这小子安排个营生。我看过他的命,人不错。”

  “包在我身上。”韩安博道。

  对面的申狗蛋眼泛泪花,扑通一声跪下,砰砰磕头。

  李清闲道:“起来吧。”

  韩安博和于平再次扶申狗蛋起来。

  李清闲闭目运神,再一次取命,钓走申狗蛋的第二颗命星“乱世浮萍”。

  有了上一次经验,这一次很快钓完。

永恒之火·作家说

第七十六章 取命术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