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金蟾衔宝

  钓完两颗命星,到了中午,李清闲略感疲惫。

  “你回牢房收拾一下,一会儿跟我出去。帮他卸掉脚镣。”李清闲对申狗蛋道。

  “谢谢恩公!”申狗蛋又本能跪在地上,被李清闲一瞪,吓得急忙起身,缩着脖子让狱卒卸掉脚镣,走回牢里。

  申狗蛋的脚步轻快了许多。

  “狗蛋,怎么样,这个命术师没为难你吧?”

  “是啊,说说外面什么情况,你好像哭了?”

  申狗蛋呵呵笑着,道:“我把我的贱命卖给恩公,恩公放我出去,还给我找个营生。”

  “你疯了吧?”

  “你一个跑堂的伙计,他愿意买你的命还救你?”

  “完了,又一个疯了的。”

  申狗蛋笑呵呵走到自己牢房,望着住了一年多的地方。

  自己进来的时候什么也没带,现在里面除了一些小石块,干草编的东西,还是什么也没有,连被子都没有。

  他弯下腰,捡起一只干草编织的小狗,转身离开,关好牢门。

  他提着巴掌大的草编小狗,走到过道尽头,转过身,深深鞠躬九十度。

  “谢谢李哥,谢谢方哥,谢谢张爷爷,谢谢……”

  申狗蛋眼泪流淌,哽咽着谢完所有人,转身离去。

  牢房里静悄悄的。

  等申狗蛋走了好一会儿,众人才反应过来。

  “真是命术师!”

  “不是去甲字房,直接放走!”

  “看来,这位大人很不一般啊。”

  “不像心黑的,竟然帮狗蛋伸冤。”

  庞明镜坐在干草上,一颗心跌落低谷。

  这才几天,李清闲权势大到这种程度,说放人就放人。

  看到申狗蛋走出来,李清闲带人去狱卒房吃午饭。

  午饭后,韩安博送申狗蛋离开。

  李清闲午睡一刻钟修养精神,再次进入丙七号牢房,继续买命。

  吃过晚饭,又买了一波,深夜才回返。

  加上申狗蛋,一共七个人,十八颗命星。

  都是普通命星,只能用来做鱼饵。

  丙七号牢房发生的一切事,被摆到夜卫高官案头。

  有些人只是粗粗一看,有人却看了许久。

  天蒙蒙亮,夜卫的画匠上门,画出葛朝接头人的眉眼以及身体其他关键细节,包括无名指上痣的颜色、大小和位置。

  之后,周春风安排人,让李清闲打着扩建厂房的幌子,在诏狱司东院乱逛。

  临近中午,李清闲成功发现联系葛朝的狱卒。

  有足够的情报,夜卫加紧行动,李清闲则再次前往丙七号房。

  坐丙七号房厅堂的椅子上,李清闲泡了壶茶,跟韩安博、于平和范兴聊了一阵天,道:“把庞明镜带过来。”

  “我去!”范兴起身。

  不多时,庞明镜戴着脚镣哗啦啦走过来,看到李清闲,深吸一口气,道:“李清闲,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我在你马车上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李清闲道。

  庞明镜坦然道:“成王败寇,我们的手段,比不过你,我认栽,也受到应有的处罚。希望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李清闲盯着庞明镜,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啧啧,道德鬼才,我都差点被伱绕进去。这事,我打個比方。我好好走在大街上,你当头一拳,我挡住,你说你输了,井水不犯河水,此事两清,转身就走。走前还说一句,我要是不追究,那就是个人,我要是追究你,我就不留一线,不配当人。厉害,厉害。”

  “你到底要怎样?”庞明镜道。

  李清闲微笑道:“接下来,我也打你一拳,不管你挡住挡不住,你我两清。”

  “只要未经三司会审、未下圣旨,我便是堂堂正七品朝廷命官,你若对我滥用私刑,我就算拼着这条命,也要玉石俱焚。”庞明镜大声道。

  李清闲笑道:“急什么?我李清闲能有什么坏心眼?就是回敬一拳而已。看好他。”

  众人上前,范兴抽出刀,架在庞明镜脖子上。

  庞明镜冷哼一声,望着李清闲道:“我的命,绝不卖你。”

  李清闲却好像没听到,直接观命望气。

  庞明镜头上浮现一只铜官印,但官印不在他正上方,而侧翻在左上方。

  临官原本代表气运大盛,步步高升。

  临官转运,吉变凶,此象为“临官之别移”,运势大降,至于转凶还是转平,需要时间。

  官印之上,没出现命运图影。

  此人明明被关押,失去朝廷气运庇护,说明他的命格不错。

  李清闲观命望气,进入命府之中。

  二层红漆木楼。

  走到门口,大门紧闭。

  消耗气运鱼,转动天命仪。

  大门自开,李清闲望去。

  年命柱的天命星内,蹲着一只半尺高的三足黄金蟾蜍,黄金蟾蜍身后,亮闪闪的铜钱、银饼和金条堆成一人高的小山。

  金蟾口中,含着一枚镀金铜钱。

  命星:金蟾衔宝,大吉。

  命诀有云:金蟾衔宝,财源滚滚;背靠金山,贵人驾临。

  “怪不得能执掌财司账房,并得韦庸看重。这金蟾衔宝是著名的富贵双全命格,生在富贵之家,父母家庭的言传身教、人脉关系就是金山。不过,这个命格以财为主以贵为辅,对仕途有用,但用途不大,若是经商,必然富甲一方。可若没有强命格支撑,在这种乱世,富甲一方反而会出问题,所以那背靠金山会让他放弃经商之路,转而走更安稳的官路。”

  少年命地除这一个,没有其他命格。

  “他少年纨绔习性未改,过于依靠父母家庭,所以未能凝练出人命星。”

  李清闲又向上看去。

  青年命地没有天命星,但有一颗人命星。

  命星之中,一棵桃树花开五十余朵,并结了两个桃子。

  人命星:桃花满枝。

  “其中五朵桃花枯萎,这表示始乱终弃。”

  最后,李清闲望向中年命地。

  只有一颗人命星,命星之中,一头斑斓巨虎在前,附近的小动物瑟瑟发抖,一只红毛狐狸跟在巨虎后面,洋洋得意。

  人命星:狐假虎威。

  “拥有金蟾衔宝背靠金山命格,少年纨绔可以理解,青年乱玩也说得过去,中年竟不知悔改,依旧习惯依靠别人,形成这种专门依靠别人的人命格,真是糟蹋了大好的金蟾衔宝。”

  “这庞明镜的七品实力,怕是拿钱买丹药硬砸出来的。”

  李清闲心里想着,退出庞明镜的命府,望向他头顶。

  他的头上,浮现一幅幅命运图影。

永恒之火·作家说

第七十七章 金蟾衔宝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