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银杏(修)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剑众生在线阅读

剑众生

暂无评分/0人评过

仙侠 / 幻想修仙

64.93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年幼的汤昭带着老师的遗物一副眼镜闯荡江湖。他还记得老师那个失败的老穿越者留下的祝福:戴着我的眼镜出发吧,说不定能给你开挂呢?在荒山破庙的枯井里,这个祝福实现了……戴上眼镜,看看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吧——欢迎来到剑客的世界!你以为这是一只猫,其实它是一把剑!你以为这是一只罐子,其实它是一把剑!你以为头上是太阳,其实它还是一把剑!所谓剑天、剑地、剑众生汤昭:我先来那把太阳!眼镜:其实你可以多来点已有百万字完本老书《上天台》、《补天道》,人品保证,童叟无欺书友群715-643-348欢迎交流
195 开幕 · 58分钟前
194 璇玑楼 · 昨日11:45
193 龟来 · 2022-06-23
192 剑势成阵 · 2022-06-22
191 贼 · 2022-06-21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赭砂.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2名:黎塞留夫人.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3名:小幽灵萨拉.
    粉丝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左道旁门意修人在线阅读
一个天资绝顶却喜顽皮胡闹之人的成长之路。 书分三卷,自我,天下,苍生 开头是轻喜剧加悬疑,中后期热血
没有灵魂的狗子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昆仑一黍在线阅读
粒粟藏昆仑,黍珠悬昊苍。 梦境遇仙姝,绀发凝玄光。 真气沃灵根,百骸生异芳。 存神入九宫,妙法满琳琅。 俯仰观万象,落笔绘龙章。 昆仑五国纷纷扰扰,一人一仙结伴同行。
无色定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掠天记在线阅读
有人说他是修行界里的一粒老鼠屎,坏了礼义廉耻,乱了道门秩序!  有人说他是南瞻部州最大的败类,勾结魔道,坑蒙拐骗,无恶不作!  对于所有污蔑,方行说:“没错,我就是那粒传说中的老鼠屎,有问题吗?”  【掠天记总群: 193466328】
黑山老鬼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一不小心就无敌啦在线阅读
简介:我叫林凡,我穿越了,我要修仙,法力无边。  群号:914556066  完本书有《最强的系统》、《无敌真寂寞》、《彪悍的人生》、《我不想逆天啊》没看过的可以去看看。
新丰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一天一个强化点在线阅读
怀揣修仙三百年,肆意人生的朴实梦想。 从泥泞中一步一步走出:凡人小矿工,练气期小透明,筑基期小门卫……直到……渡劫期大行走,横行天下。 从卑微如荒草到散发光芒,最终映照世间! 手指画圈,装备强到逆天。 俗人修仙,没挂怎么行,穿越修仙界,一天一个强化点。 本是普通凡人,前期挣扎求存,修仙路漫漫,愿世界温柔以待。 …… 人云奕云皆浮云,生死冷暖不由人。 仙路绝途亡命路,尸横遍野迈一步。 是杂役,是野修,是人形筑基丹…… (特别提示:人之心难断言,本书开头盲人摸象评论泛滥,群魔乱舞,开头只为呼应结尾。情节不套路,行事随本心,半黑暗流修仙!)
无休又无止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道侣修习了替生术在线阅读
周行:【身边这陌生美女,真的又是我道侣?】 叮!以上简介须琢磨,以下简介请反着思考:  周行是一名水逆当头的魔宗弟子,被两个险恶师父坑,被正道宗门联合围剿,被半路野挂坑,直到与暗黑泥沼里的一丝光亮【凌雪】结为道侣,这才水逆退散,安安稳稳吃上了香喷喷的极品软饭……  每次危急关头,凌雪都会挺身而出救他于水火……
笔下通天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能穿越的修行者在线阅读
作者平平淡淡讲故事,诸位开开心心看小说。新书已发,书名《修行高手在都市》
神秘男人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真的有十万死士在线阅读
叮咚,恭喜于南触发死士系统…… 小伙子,你真的有十万死士了! 啊啊啊,等一下,死系统你这是要送我去哪? 修仙世界,卧槽…… 新书《巨星掌门人》,恳请小伙伴们支持! 林峰是一个从卖足球巨星开始的都市人生赢家……
欧团长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牧农仙人在线阅读
广阔灵界,人族占据一席之地,不过也只是中下之族。 为了让人族兴盛,人族三域一百零八州,推行仙人牧农制。 村,乡,县,府,郡,州。 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炼虚。 一一对应。 龙大海,则有幸成为了一名练气期修士,开始他传奇的牧农人生。
龙大海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剑众生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1 银杏(修)

  十月深秋,百花杀尽。

  万紫千红皆凋零,唯余碧云天,黄叶地,南飞北雁成行。

  南坡下,有一大片银杏林,一簇簇扇子一样的银杏叶金黄灿烂,迎着午后的阳光,仿佛烈焰燃烧,辉煌如火炬。

  只是阵阵秋风吹过,卷走黄金如雨,注定只留下满枝萧瑟。

  一片银杏叶飘飘悠悠落下。

  伞一样的叶片边缘擦过一个少年的鼻端,落在他的手上。

  那只手光滑白皙,手指修长,没有劳动的痕迹,只在拇指、食指、中指的指肚上有薄薄的茧。

  这是只少年的手,也是只握笔的手。

  “昭子,昭子!”

  有人叫他,汤昭回过神,道:“隋大哥。”

  此时汤昭正坐在驴车上,驴是痩驴,车是板车,赶车的是个十八九岁相貌朴实的青年。

  “怎么发愣了?”

  “我想起……老师了。”汤昭搓了搓脸,他的脸色发白,白里隐隐透青,就像冷色调的上好冻石,五官俊朗分明,正如书上说、画中画的好相貌,穿着一件厚厚的棉衣,棉花蓄得很满,人鼓鼓囊囊像个发面包子,“我遇到老师就是一个深秋,满山都是红叶、黄叶。一转眼,他都走了半年了。”

  隋大哥回忆道:“啊,我知道你的老师,见过两次。是个很古……奇特的人。他常说些谁也听不懂的话,还会写谁也看不懂的天书。”

  “是汉字。”汤昭立刻道,“我已经完全学会了。天底下大概就我会写了。”

  他语气自豪,神态骄傲,隋大哥不好扫他的兴,其实他父亲曾对汤昭的父亲发过牢骚:“你家好容易出了个读书的苗子,怎么不请个正经的先生进学?那个姓陈的瘸子,只会胡吹大气,编比评话还不靠谱的故事,写鬼也不认得的鬼画符,生生把你家来日的状元郎糟蹋了。”

  不过话说了没多久,汤昭家里横生变故,父母老师连遭不幸,独留下这么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求个生计也难,什么读书进学都成了泡影,也不必提了。

  这么想想,隋大哥叹了口气,道:“昭子,咱们怎么过河?”

  银杏林尽头,地面陡然陷落,露出一道十来丈宽的深沟,沟底阳光照射不足,十分昏暗,隐约可见坑坑洼洼的积水。

  两人是打算过河的,可是这沟壑如同天堑,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过河是不能过的,推回去也不甘心,只能站在这里。

  汤昭无奈道:“先回去吧?咱们从下游往上走,走了这么久还没看到桥,看来是过不去了。去县城里买根绳子再回来?”

  隋大哥松了口气,道:“回去好。其实我一直觉得这林子怪怪的,还有这水,又没有干旱枯成这样,这正常么……”

  话音未落,脚步声响起,一条昂藏大汉从林子里钻了出来。

  “哈哈,果然有条河,我走这条路是走对了!”

  大汉约莫三十岁,身高八尺,头上扎巾,身上粗布劲装,背负沉重行囊,满面风尘,似乎走了很远的路。

  隋大哥目光在腰间一瞟,登时紧张起来,将汤昭挡在身后。

  有刀!

  是会家子!

  若是强盗贼人,大有危险!

  那大汉同时看到两人,瞳孔一缩。

  有人!

  荒山野岭,渺无人烟,哪里冒出两个人来?

  双方沉默一会儿,隋大哥当先赔笑行礼道:“原来是位侠客爷。侠客爷安好!”

  那大汉此时已经看清了两人的脸,放松下来,道:“杨某可不是什么侠客爷,你这车把式不要错认了。”

  一面说,一面拍了拍腰带。

  腰带上,挂着一个明晃晃的腰牌,银色为底,上面两个乌黑大字。

  “义士!”

  汤昭肃然起敬,拱手道:“原来是位义士英雄!”

  大汉哈哈大笑,道:“不敢当,不敢当。你这小秀才也知道义士么?”

  汤昭兴奋道:“怎么不知道?义士是朝廷认证的英雄。诛魔除煞,保境安民,且武功高强,名震江湖……”

  他一边说,那大汉一边笑,挠着后脑勺道:“过奖了,过奖了。就杀了几头凶兽,保卫了几座村庄,救了几百个人,哪有那么厉害……大英雄,哈哈哈……而且我得去合阳大侠府上走一遭,才算名副其实。”

  汤昭更高兴了,道:“那咱们顺路。我也去薛府……”

  那大汉笑声戛然而止,瞳孔又是一缩:“什么,你也去?”

  他心中一凛,暗道:且慢,去合阳大侠府除了兑换九州忠义榜,还能为什么?难道说他也是江湖中人?

  他又瞧了汤昭一眼,只见对方身体瘦弱,骨骼纤细,手脚关节丝毫没有练武痕迹,断然不似个练家子。

  难道说……

  这是真人不露相?

  是了!

  故老相传,江湖上最不可招惹的就是那些看起来无害的人。

  老人、小孩、残疾人、书生……

  这小书生一人占了两样,还不可怕吗?

  想到这里,他额角渐渐沁出汗来。

  杨栋啊杨栋,你以貌取人了!

  别看人家瘦弱,说不定下一刻从驴车里抽出剑来,就将你脑袋削了下来。

  毕竟你自己武功怎么样,自己心里有数!

  捡漏杀了两头凶兽,喝了兽血,涨了几年功力就以为自己很厉害吗?

  这一路上太招摇了,把价值千金的义士牌挂在腰上,这不是惹来了强人劫夺了吗?

  难道说我来不及兑榜,玄功也没见一眼,更不知道魔窟朝哪边开,就要横死半路了吗?

  正在他心思百转,又悔又急的时候,汤昭已经道:“是,学生是投亲去的。”

  ……

  “什……什么?投亲?”

  杨栋反应过来,“你是薛大侠的亲戚?”

  汤昭心里奇怪,都说义士武功高深莫测,怎么这义士脸色也这么莫测?道:“不敢称亲戚,先师是薛大侠故交,学生受托登门拜访。”

  杨栋又松了口气,瞳孔恢复原状,问道:“你师父和合阳大侠有交情,想必是位高手,不知是那位前辈大侠?”

  汤昭道:“先师不习武功,乃是教我读书识字的先生。”

  “那么说,你也不会武功了?”

  “惭愧,学生百无一用。”

  “嗐。”

  杨栋用手拍了拍络腮胡子,沉默了片刻,道:“亲戚朋友都一样,很好,我看你长得就像大侠的朋友。”

  定下神来,杨栋再看汤昭,端正清朗的五官上写满了“弱不禁风”几个大字,哪一点儿像深藏不露的高人了?

  他挥手道:“走,咱们过河再说。咦,我记得地图上标着一座桥,桥呢?”

  汤昭指了指沟边半截木桩,道:“桥在这里。”

  那木桩又旧又破,唯独顶上十分光滑,似乎刚被利刃剃过头。

  杨栋对着木桩左看右看,道:“这……是旧桥墩吗?桥给人拆了?”

  汤昭道:“我们过来的时候就只有桥墩了。”

  杨栋拍腿道:“这如何是好?要去薛府,必要过这条河,再没有第二条路了。秀才,你说怎么办?”他看这小秀才神情愉快,莫不是读书人胸有妙策?

  汤昭心情确实十分愉快,甚至满心期待,道:“这有何难,这不过十丈宽的河沟……”

  “对对。”

  “您这样的高手,一跳不就过去了吗?”

  “……”

  杨栋鼻子都气歪了,心想:这小酸丁莫不是消遣我?十丈?这是欺负我不会飞吗?

  但接着,他看到了少年真诚又崇拜的眼神。

  竟然真的在等着自己像故事里的大侠那样飞天遁地。

  算了,这小娃娃,不但弱不禁风,而且根本就是个棒槌,武功上的事那是屁也不懂。

  但凡他稍有常识,就知道别说十丈,便是平地一跃四五丈的人,在江湖上也称得上一个强手。就算那些内外功俱有成就,站在江湖顶端的“侠客”,也不是人人都能飞跃那么远。

  杨栋还只是“义士”,不是“侠客”呢。

  杨栋固然可以给他解释,但那样可就丢了范儿了。他一抖包袱,抽出一把刀来。

  汤昭一怔,隋大哥一直在旁边捏着拳头看着,这时突然抢上来赔笑道:“老爷息怒……”

  杨栋刷的一声,拔刀出鞘,露出精钢打造的刀身,刀光迎着阳光,光芒刺眼生白,映得汤昭眯了眯眼睛。隋大哥越发面如土色。

  杨栋扬了扬刀身,道:“跳水沟算什么本事?看杨某的。”径直来到银杏林里,沉腰蹲马,运气凝神,当真身不动如泰山石,气冲天似燎原火!

  汤昭看他的去向,张了张嘴——

  一声大喝,声如金钟!

  余音未歇,落叶如雨。

  十余丈高的大树缓缓倾倒,轰然落地,溅落满地黄金。

  杨栋一刀挥出,力气使尽,在原地喘了两口粗气,强压下手臂酸麻,余光瞥了汤昭一眼,就见汤昭目瞪口呆,不免心中得意,心想:这怕是我这辈子最好的一刀!可惜小秀才看不懂,不知道这门“摩云金翅刀”如何精妙,不懂我刚刚那招“乘风千里”使得如何完美。不然秀才最会做文章,他非得专门写首诗来称赞我不可。

  汤昭属实懵了,刚刚杨栋挥刀之前他就想说:眼前这棵树黄叶灿烂无比,蔚为奇观,能不能放过它另换一棵树?但杨栋出刀太快,不等他说出口已经了结。

  眼见杨栋已经收刀入鞘,潇洒而还。汤昭略作纠结,打起精神道:“义士造福一方,真仁义也。”

  杨栋挥了挥手,道:“小事。既为义士,当然要做忠义之事。修桥补路,义不容辞。”

  汤昭鼓掌喝彩,道:“好!”

  隋大哥看着两人一个全力显圣,一个全心赞叹,不由苦笑。若不是他熟悉汤昭真诚坦率的性情,还以为两人一唱一和王婆卖瓜呢。见他两人这样莫名投契,也插不进话去,默默抚驴。

  汤昭道:“风哥,有了这棵大树作桥,还得劳你辛苦一趟。”

  隋大哥叹气道:“嗯。只是把驴车赶上独木桥也不容易。”

  那银杏木粗壮,作为木桥走人是绰绰有余,但行驴车却不够。何况光把驴赶上桥去就不易,在桥上畜生一个失蹄,连车带人都危险了。

  汤昭思索道:“这个么……能不能把驴卸下,装车上推过去?”

  隋大哥道:“你真敢想……”

  这时杨栋道:“过桥有何难?那小子你过来跟我搭把手,把桥架上,我包你们能过河便是。”

  隋大哥忙道:“您有什么吩咐只管差遣小人,可不敢劳动您大驾……”

  杨栋不耐道:“既然同行我瞧你们顺眼,帮一把手如何?我看你虎口有茧,虽然不似得了真传授,好歹练过些功夫,也算半个江湖人,怎么还不如人家小秀才爽快?过来帮我搬木头。”

  两人将树搭在沟上,杨栋上去踩了踩,确认稳定。然后指挥两人把车卸了。

  挽起袖子,杨栋深吸一口气,一伸手,牢牢抓住了驴的两腿。

  那头黑瘦毛驴驴毛竖起,“昂昂”大叫,却如被铁箍钳住,连尥蹶子也不能。

  杨栋手臂用力,臂上肌肉膨胀,一声大喝,将六七百斤的大牲口生生举过头顶!

  汤昭眼睛都直了,“哇”了一声!

  就是这个——力举千斤……驴!

  把这个大个畜生举过头,这多厉害!比那大刀砍树不强多了?

  杨栋听不见他心声,因此鼻子没有被气歪,在汤昭的赞叹声中潇洒转身,一步步踏上独木桥。

  一开始走上还无妨,走了几步到了悬空处,银杏树干便有些晃悠起来,一下子压上近千斤的东西,让木桥不堪重负。

  汤昭心提起来,杨栋也有些紧张,好在木桥不长,紧走几步就过去。

  脚下一蹬,往前迈步——

  嗖——

  杨栋只觉得耳边一凉,一支箭擦着他的耳朵飞过,钉在他身后数尺。

  危桥狭窄,不容他回头,也不必回头。

  他一抬头,分明看到对岸树丛中弓箭的寒光!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