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虎妖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聊斋:我家娘子是水神在线阅读

聊斋:我家娘子是水神

仙侠 / 古典仙侠

9.07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2-12 23:54

书籍摘要: 【借鬼说人事,借妖话人心。吾为九天,阅尽人间百态,悲欢离合。】李负穿越成了府衙的一名捕快,这个世界魑魅魍魉,妖孽横行,就连家中娘子居然也是江神娘娘。冥司十殿,奈何相望,万千魂魄必经此地轮回。李负发现他可以引魂入忘川轮回获得奖励:五帝方钱,辟邪招福。伤寒杂病论,可解百疾应象。带上傩神戏面,便是驱疫避邪之神,敕令诸神消灾赐福……傩神行道,诸邪退避!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友20190927082455242.
    书友等级: 见习
  • 书友第2名:氪金光头.
    书友等级: 见习
  • 书友第3名:浅笑依旧嚣张.
    书友等级: 见习

书友还看过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从崂山弃徒开始在线阅读
当沈墨从白骨累累的地牢里走出后,才发现时代变了, 世界并不是他从前认知里“飞檐走壁、快意恩仇”的江湖。 禁忌之地镇压着万古不灭的古神,人世间本是炼狱,有神通之辈驾驭鬼神,试图走出新的道路,也有妖魔冲破封禁,化身仙佛,愚昧世人…… 沈墨将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最终崛起,成就永恒不灭的 ——神魔!
非仙既道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仙墓在线阅读
十万年前,诸仙大战,万仙陨灭,仙道断绝,仙界当中仙墓林立。 十万年后,摸金校尉携生死天书降临仙界。 …… “墓,不是这么盗的!” 陆云看着古仙墓中手忙脚乱的仙人,微微一笑:“想学吗?我教你们啊。”
七月雪仙人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在西游做洲长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山大王在西游世界逆袭成为洲长的故事! 山大王如何才能跃龙门!抱大腿! 一个抱唐僧大腿,抱大圣大腿,抱八戒大腿,抱道祖大腿,最后成为大腿的故事!
水边熊猫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在线阅读
汉语言文学专业宋穆离奇穿越,却发现此番世界在大唐后进入了一个拐点,这世界有妖有魔,文人可聚文力。 御诗词歌赋以除妖,携大儒文章以镇魔! 宋穆凭借一本偶然而得的古今诗词通鉴,再借脑中宋词元曲,开始了科举达境,斩妖除魔的卫道之路! 天星旁落人间乱,文力骤起天下安。 我道世间皆虚妄,起笔落诗斩妖魔!
君问苍天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大乾儒圣:从余孽开始在线阅读
九州大陆,天命争锋。 文科高材生李逍穿越而来,发现自己竟成为大乾第一侯,玄机侯世子。 但因政事,尚在襁褓之中的自己,成为‘前朝余孽’。 生母以命求取自身平安,苟活于侯府之中,受尽耻辱。 待李逍成年之后,更是惊愕发现,这个世上有儒道、玄门道宗,武道、佛教、妖魔... 而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儒道成为这个世上最强存在。 儒者善养浩然正气,言出法随,口含天宪,游神御气,异象震天! 为求生存,为正其身,为还冤屈。 李逍借助前世所学,踏上儒道之路,成就大乾儒圣。
吹啊我的骄傲放纵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问道长明在线阅读
魔窟入侵,遍地妖祸。 魏曜崛起于微末,他手执长刀,肩悬古灯,问道长明!
川行山止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莫拜真君在线阅读
坐庙台不食香火,斩妖魔仗剑仙途。 定乾坤轮回再造,警世人莫拜真君。 …… 黄粱从破庙中醒来,他发现,自己成了一尊神像。
黎明给我力量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蜀山问仙在线阅读
灵山访仙踪,玄机初泄改旧事。 辽海获神兵,大衍生变写新篇。 九疑鼎、盈虚生世界;昊天镜、太虚呈幻境。 异宝出圣陵,永宁乾坤荡群魔。 七宝幢、神光镇山河;贝叶符、旃檀辉宝相。 奇珍起灵峰,普度众生怜世人。 我欲求仙,不昧前生,天阙紫府证金仙 卿盼双栖,无悔今世,龙华瑶池傲九天
赤杖真人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儒道赘婿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苏平惊愕的发现,自己穿越到了神州大陆、 这个世界,有玄门武道,亦有妖魔纵横。 然而在这个世界,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读书人可上达天听,口含天宪。 大儒掌控天地,半圣口含天宪,圣人照耀万世。 身为文科生,苏平毅然而然踏入儒道,寒窗苦读,一步一步成就文圣。 然而让苏平没有想到的是,因为自身父亲有恩于当朝国公,国公府后人为求面子。 要求自身入赘,成为国公府赘婿。 踏入国公府,更是惨遭针对,虽享受荣华富贵,可却如笼中之鸟。 故而,苦读数年,科举之日,苏平以前世文章,震古烁今。 从而一步一步,摆脱赘婿之身,成就儒道第一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我能有什么坏心思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聊斋:我家娘子是水神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虎妖

  李负睁开眼,就见一轮寒月高悬于空中。

  脑袋昏昏沉沉的……背后一阵凉意袭来,他浑身一个激灵,似乎受了很重的伤,浑身酸痛,口鼻间是枯枝败叶的气息。

  “什么情况?这是半夜被人偷袭抛尸荒野了?”

  李负心中惊疑,想要挣扎起身却浑身无力,于是只能扭头观察周围的情况,视线中隐约可见是一个破败的神庙,周围漆黑一片,树影婆娑。

  三更半夜,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荒山野庙之处,一股心惊肉跳的恐惧感,压抑不住的涌上心头,让他不寒而栗。

  突然,有女子低声呜咽的抽泣声,从右边传来。

  李负吓了一跳,他连忙转过头看了过去,顿时骇得面无人色,差点惊呼出声,好在反应较快,强行忍了下来。

  只见右边数丈之外,三只吊睛白额的大老虎,如同人一样围坐火堆前,庞大的身躯几乎将火光挡住,所以刚才才没有感觉到那边有火光。

  李负心中狂跳,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头,无比真实的疼痛感袭来,绝对不是在做梦。

  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这个时候不能慌,越是惊慌失措就会越发恐惧,从而摧毁心里防线导致精神崩溃。

  冷静……遇事不慌,先抽根烟压压惊……我特么的没烟啊……

  这时,女子的抽泣声又传了过来,李负发现哭泣的竟然是只老虎,心中又是一惊,这特么的是妖怪啊……

  李负心中惊惧之余又有些好奇,他究竟是来到什么鬼地方,居然还有妖怪。

  只见那哭泣的老虎,略显青涩,明显比其余两只小了一圈,在它身前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看样子是个死人。

  那小老虎满脸的伤心难过,时不时的抽泣一下,很是人性化。

  “哭什么哭!”

  为首的大老虎,忽然烦躁地伸出虎爪猛地拍打地面,“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靠近人类,你偏不听,现在虎皮都被人扒了还不吸取教训,还在为他伤心难过。这人死了算是便宜他了,要不然本王非扒了他的皮,竟敢勾引本王的女儿,简直不知死活。”

  “好了,大王消消气,孩子还小不懂事。人类都是花言巧语,虎妞刚学会化形难免对人类好奇,这才被骗,以后我们看着点就是了。”

  母老虎劝了一句,然后看着小老虎说道:“别哭了,快把他丢进锅里,乖,听话,别在惹大王生气了。”

  大老虎说道,“这人虽可恶,但人却长得细皮嫩肉的,肯定好吃,算起来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吃过人了,还真是怀念那种味道啊。加上那边的三个,今晚倒是有口福了。”

  李负听的是心惊肉跳,他努力挪动身体想要躲进一旁的草丛里,奈何身体受伤太重,根本无法移动分毫。

  就在他心急如焚的时候,忽然看到从小老虎那边飘来了一道魂魄,瞬间而至,一股阴冷的凉意袭来。

  李负心中一凛,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便觉精神一阵恍惚,眼前忽然弥漫起雾,迷雾中只见阴山冥川之间有一条血黄色的大河,河中似有无数魂魄在挣扎沉浮。

  一段古老沧桑的石桥横亘在河上,其上迷雾重重,不知通向何处。

  桥头处,矗立着一面古老的石碑,石碑上供奉着一卷斑驳的碑文图册。

  图册翻开,一行血红色的字迹缓缓浮现:【冥司十殿,奈何相望,有一河名曰忘川河,万千魂魄必经此地轮回,鬼神饮之,前尘尽忘。

  然,上天有好生之德,允诺众生阴魂,留忆于此,曰:忘川阴魂录。】

  图册翻动不知多少页,等停了下来,就见是一个三十左右的道人图鉴。

  随即图鉴如波纹扩散,显现出了道人前世今生的记忆。

  道人名唤尹纵之,出生在蜀地的一个书香门第之家,自幼聪慧,三岁便埋首书中,十八岁便进士及第当官。

  这尹纵之也是个怪人,别人羡慕的学业有成,高官厚禄,可他却不稀罕,这些年他阅尽全书,仍有心头之惑不解,直到一日遇到了一个道士说起了那虚无缥缈的修仙之事。

  尹纵之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这些年来的所惑之事,于是他辞去官职,开始寻找各地的名山秀水求仙问道,

  然而,几年间走遍千山万水,仍是没有找到心满意足的修行洞府。

  直至来到璃安府郊外的虎牢山,尹纵之顿觉此地钟灵毓秀,是个绝佳的修炼之处,于是在山腰的山涧处,起居造屋,住了下来。

  为了修炼心性,尹纵之有个习惯每晚必定弹琴舒心,日复一日,直到一天晚上,正在弹琴的尹纵之忽然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于是问道:“谁在门外?”

  只听外面有少女的声音回应说道:“我是山下王氏家的女儿,你弹琴的声音很好听,因为父母管教太严,所以每晚我都只能在远处偷偷的听你弹琴。今晚父母有事出门了,只留我一个人在家,所以才敢靠近过来偷听,不料被你发现了。”

  尹纵之闻言心中很是高兴,觉得此女必定是他的知音人,于是起身开门,邀请道:“既然如此,姑娘何不进屋一坐,且听我为你弹奏一曲。”

  少女欣然答应,两人进屋落座,借着灯光,尹纵之仔细打量眼前的少女,见此女面若桃花,娇媚动人,不由得怦然心动。

  他在山中修行日久,难免寂寞,如今看到少女的娇憨可爱,便动了歪心思,于是卖力弹琴肆意挑逗。

  眼见少女红着脸,愈发的妩媚动人,尹纵之再也按耐不住,便要去抓少女的手。少女虽然懵懂,但家教深严,连忙避开不肯就范,吓得起身要走。

  尹纵之见状,心中一急上前拉扯,将少女的外衣脱了下来,以此牵制不让其离开。

  少女果然害怕,哭着求尹纵之说:“我家穷,只有这么一件衣服了,如果你将它留下,我回到家里,父母问起我该怎么办啊,他们一定会打死我的。”

  尹纵之打定主意要逼少女就范,所以没理会。

  少女害怕家里知道,不敢和尹纵之有逾越之举,只能苦苦哀求尹纵之放过她,但尹纵之都不为所动。

  于是,两人僵持起来,直到天亮,少女再也不敢呆在尹纵之的住处,流着眼泪,伤心欲绝的离开了。

  尹纵之连忙跟在少女身后,见她不往山下跑,反而往山上去,不免心中疑惑,但害怕跟丢了少女,也没多想便紧随其后。

  很快两人跑到虎牢山上的山神庙前,见女子停在庙前哭泣。尹纵之正欲上前,忽然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哮传来。

  一只吊睛白额的大老虎猛地从右边的树林冲了出来,与此同时他手里的少女衣裳也化作了一张虎皮,突如其来的惊变,顿时骇得尹纵之面无人色,两眼一翻,竟然被活活吓死了。

  尹纵之死后,魂魄出窍,看着自己的肉身不禁摇头叹息。

  原来,他是这虎牢山的山神,尹纵之是他的转世重修之身,只要老老实实的在虎牢山下修行,待到功德圆满,驾鹤西去,必定能够重获山神之位。

  谁知,一时色迷心窍,被老虎精活活吓死了,空有仙缘却半路夭折。如今功德未满身死了,不能入主山神之位,只能做一个孤魂野鬼。

  尹纵之浑浑噩噩的踏上奈何桥,他的记忆留在了【忘川阴魂录】的图鉴中。

  至此,回忆杀结束奖励了功德一百,虎牢山山神令牌。

  随即,眼前的幽冥忘川散去,李负的视线回归正常,手里却莫名多出了一枚令牌,上面镌刻着“虎牢山山神”几个小字。

  “我这是穿越了,还获得了金手指,可以引魂魄入忘川轮回获得奖励,也好,反正前世也是孑然一身,孤苦伶仃,没有什么牵挂的。”

  李负心潮澎湃,与此同时,一股暖流涌遍全身,功德加身,身体的酸痛感顿时如奇迹般的痊愈了。

  感觉到体力迅速的恢复,而且一种奇妙的感觉正在体内蕴育,仿佛是有一股‘气’在筋脉中游走,这是一种从所未有的全新体验,让他欲罢不能。

  从不经意间吸引尹纵之的魂魄入忘川阴魂录,获得记忆和奖励,说来话长,实则一瞬间而已。

  大老虎一家三口,还在讨论要吃了尹纵之的肉身。这时,只听那小老虎恳求说道:“娘,可不可以不要吃他,毕竟是我害死了他,还是给他留个全尸吧。”

  “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听不进劝。”

  大老虎叹了口气,眼见女儿泪眼婆娑,只得说道:“算了,不吃他了,反正那边还有三个。”

  说罢,它人立而起,如同人走路一样向着李负走了过来。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