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曹家少年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三国之大伯是曹操在线阅读

三国之大伯是曹操

历史 / 秦汉三国

65.9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06-28 20:30

书籍摘要: 现代青年曹恪魂穿汉末,化身曹操亲侄子,且看他如何在这乱世之中建功立业,成就不世英名。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独眼龙伊达政宗.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天马一族.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白马非马兮.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秦汉三国小说推荐

举汉在线阅读
兴平二年(公元195年),荆州长沙少年刘景死而复生。虽为汉室宗子,祖辈亦曾官拜三公,不过时至今日家世已然衰落。 且父早死、兄新丧,只留下继母、幼弟妹,寡嫂、孤兄子,妇孺盈室,家无余资,争霸?首先是生活…… —————————————— 书友群(124965893)
反听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大汉封神在线阅读
宋二宝穿越到古代,游刃有余,玩转这大汉天下!
优雅的菜花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少帝成长计划在线阅读
新书《大汉第一太子》已发布。 在人们心中,皇帝这种生物,生而神圣,万人追捧,乃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但总有那么几个倒霉皇帝,没有能力左右自己的命运。 就像此时的刘弘,正坐在公元前180年,长安未央宫后殿的御榻之上,无奈而又苦涩的看着眼前的酒樽,不知该如何是好。 在他身后一墙之隔,未央宫正殿,本该是刘弘肱股之臣的太尉周勃,正意气风发的站在本属于他的御阶之上,与朝臣商量着自己“驾崩”之后,新皇帝的人选。 对于自己皇位“继承者”的人选商讨会,本该最具有话语权的刘弘,却连出席的资格都没有——他甚至无法拒绝喝下眼前的毒酒··· “纣贵为天子,死曾不若匹夫···” 哀叹着,刘弘毅然决然的举起酒樽,一饮而尽。 “若有来世,朕必不复为少帝!” 临死前的遗志,却随着刘弘再次睁开的双眼,而成为了现实··· 书友群:1071618579
中丞佐吏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秦陵再添第八烈在线阅读
昔太史公有言秦有七烈,始皇为祖龙,我却道,秦有八烈,三龙戏水,翘楚之辈,乃使烛龙,再平天下尔!
锦羽墨绫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汉旌在线阅读
大汉章武三年,大汉天子将崩于白帝城。 群雄逐鹿的辉煌时代就要随这滚滚长江东逝水而落幕? 一代仁君明相筚路蓝缕而开创的王朝基业将毁于一旦? 这诗书礼仪之邦的中原大地将要陷入数百年昏暗之中? 一位蜀中少年驾车北上: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我誓要这炎炎汉旌立于普天之下!
尚冠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我给玄德当主公在线阅读
汉朝,最文明及强大的帝国,在土地兼并严重,利益集团无休止的争斗下,积重难返,逐渐走向崩塌。 时有涿县少年刘备,少孤,与母贩履织席为业,舍东南角篱上有桑树生高五丈余。 刘备年少时,与宗中诸小儿于树下游戏,言:“我必当乘此羽葆盖车。”时有其宗弟刘俭言:“兄出此言,恐灭门也。” 备问弟:“那如何可乘?” 德然正容言:“非大德大能之人不可乘也,愿助兄一臂之力。” 备受教恍然。 悠悠数载,在这个人命不如狗的世间,长大的刘俭在很早时就确定了自己的人生纲领,说什么都要抱紧自己那皇帝兄的大腿,不求闻达于诸侯,只愿苟全于乱世。 但是随着时间流逝,刘俭逐渐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了! “玄德不想乘羽葆盖车了吗?” 刘备笑曰:“大德大能者,非弟莫属。” 怎么想要抱大腿的人,要反抱了?
臊眉耷目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我在曹营当仓官在线阅读
楚云穿越至东汉末年,做了曹孟德麾下一管粮仓官,日子本来闲暇潇洒,直到恰逢曹操南征袁术粮草不济。 曹操:“去把那仓官楚云给我叫来!” 楚云:“卧槽?!难道曹司空今日要借我项上人头一用!?” 曹操:“汝妻子吾自养之,汝无虑也!”
一剑绯雪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开局被曹操通缉在线阅读
穿越到了汉末三国却没有系统,也没有法力无边的老爷爷,还不是魂穿皇族、名士、大将…… 好在越野车跟着一起穿越了,车上有防身装备、食品、药材,对了好像穿越时还得到了一块奇怪的玉石。 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吗? 那得回山上找找了。
光宝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汉末之仲氏霸业在线阅读
淮南袁术,兵精粮足,良将如云,谋臣如雨,可为英雄! 汉初平三年,袁公路与曹操战于匡亭,术大败,溃逃数百里,途中坠马昏迷,汉末的大势又将何去何从?
幻神秋波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当前位置: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大伯是曹操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1章 曹家少年

  孟夏四月,正是暑气渐盛的时节。

  午后时分,曹恪半躺在卧室小榻上,呆呆出神,脑中思绪万千。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天了。

  自己的前世是某科研机构的科研助理,因积劳成疾,于2021年的冬天殉职,终年不满三十岁。

  一缕残魂穿越到了东汉末年,夺舍成了曹操的侄子。

  “想不到网络小说里的情节,竟然发生在我的身上。”

  稍稍转头,目光落在了榻边书案上的一块铜镜上面。

  铜镜中,映着一个十六岁少年的脸庞。

  少年长得眉清目秀,头发束成一髻,脸如刀削,稚气未脱。

  “样子还是好看!”

  尽管已经接受了穿越的现实,可是曹恪望着眼前分外陌生的“自己”,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正暗自感叹,忽听见外面传来阵阵脚步声。

  俄顷,只见一个身穿青色襦裙,年纪约莫十五六岁的小侍女端个玉制盘子走了进来。

  盘子上,放着一只盛有黑色药汁的青瓷药碗。

  青衣侍女将玉盘放在书案上,柔声道:“小郎君,该喝药了。”

  曹恪皱了皱眉,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道:“先放那吧。”

  刚来这个世界,就喝了两天的苦药。

  那滋味太难受,自己实在是不想喝了。

  青衣侍女有些为难,道:“药等会儿就凉了。”

  曹恪道:“我不想喝,要不倒掉算了。”

  “这……”

  正当青衣侍女琢磨怎么说服小主人喝药时,一个年纪约莫三十六七岁,长相儒雅的汉子已然进屋。

  小侍女听到动静,转过身来,见了那人,连忙行礼问安。

  那个汉子姓曹名德,表字仲道。

  他是曹嵩次子,曹操同父异母的弟弟,同时还是曹恪的便宜老爹。

  曹恪正要起身问好,却被便宜老爹用手轻轻止住。

  曹德一袭白衣,问青衣侍女:“我儿的病情怎么样了?”

  青衣侍女道:“小郎君这两天比以往好了很多。郎中说喝些清热解毒的草药,再多加休息,很快就可痊愈。”

  曹德放下心来:“那就好!”

  青衣侍女欲言又止:“只是……”

  “只是什么?”

  青衣侍女望了望曹恪,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禀道:“小郎君他……不肯喝药。”

  曹德挥了挥手,吩咐小侍女:“知道了,你下去吧。”

  青衣侍女应了一声,徐徐退下。

  曹德端起药碗,嗔怪道:“棘奴,怎么能不喝药呢?喝了药,病才会好。”

  棘奴,是曹恪的小名。

  曹恪脸上露出一副痛苦的神情,道:“这药太苦了!”

  曹德满脸慈爱,一手端碗,一手拿着青瓷调羹搅动药汁,口里说道:“良药苦口利于病。来,喝药!要不要阿翁亲自喂你?”

  曹恪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起身坐在榻边,接过药碗,道:“阿翁,孩儿自己来吧。”

  这两天来,便宜老爹给了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

  曹恪的心中,早已把他当成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亲人。

  那声阿翁,叫得情真意切。

  皱着眉头喝了口苦药,曹恪想起一件事来,问道:“不久前大兄来探病,跟孩儿说大父让他明天去兖州送信。”

  曹德有三个儿子,其中长子名叫曹惠,表字安民。

  没错,就是《三国演义》里那个在宛城拉皮条最后死在乱军之中的曹安民。

  次子早夭,连名字都没来得及取。

  三子,就是曹恪。

  曹德颔首道:“不错。你大伯派了个信使过来,请我们去兖州。你大父同意了,准备下个月动身,让安民随来使同去那边报信。”

  曹恪想起历史上曹嵩一家老小的悲惨命运,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寻思一阵,还是决定向老爹示警。

  “孩儿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我们这次去兖州,路上会遭人算计。毕竟财帛动人心,谁叫咱们家有钱呢?”

  “你乱说些什么?”

  曹德笑容顿收,面露不悦之色,道:“我们堡子里的宗族和佃户加起来就有一百八十多家,男女老少九百余口,其中包含三百来个家兵。这么多人走在路上,哪个不长眼的敢来算计?”

  曹恪正要说陶谦帐下的徐州大兵们敢,这时瞧见一个男仆走到门边。

  男仆拱手对曹德道:“二郎,家主召集四位族老、各房管事去宗祠议事堂商议要事。”

  曹德“哦”了一声,对儿子说道:“棘奴,你好好养病,不要胡思乱想。”

  他转过身来,走到门边,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微微转头,道:“趁热把药喝了。”

  曹恪应了一声,待老爹走远,便将药碗放回书案,自己仍然半躺在卧榻上想事。

  根据这具身躯原主残存的记忆,曹恪知道现在是东汉初平四年,也就是公元193年的农历四月。

  几年前,董卓专权,图谋废立。

  此举引起天下公愤,关东诸侯纷纷起兵讨伐,其中就有自己的便宜大伯曹操。

  之前,曹嵩听儿子说想要起兵讨逆,倒也没表示反对。

  他把自家位于兖州陈留郡和豫州沛国的所有产业全部交到曹操手上,自己则带着部分宗族、佃户星夜离开谯县老家,前往徐州琅琊国,在阳都县境内的一座高岭上修建坞堡,过着隐居的生活。

  为安全起见,对外宣称自家是汝南曹氏的远支疏宗。

  曹嵩之所以选择在琅琊国的阳都县避难,是因为汉室的琅琊王刘容、阳都侯刘邈这兄弟俩和曹家的关系不错。

  对于曹嵩的做法,曹恪还是能够理解的。

  在这个士族崛起的年代,一切以家族利益为先。

  让曹操带少数远亲去做大事,自率大部分宗族远避琅琊。

  若曹操成,皆大欢喜。

  若曹操败,也不至于在顷刻间导致家族灰飞烟灭。

  前世的曹恪业余也是个历史爱好者,对于曹嵩的结局十分清楚。

  曹嵩得知曹操已在兖州站稳脚根,便带着一家老小前去投奔,不料走到半路,碰到一队人马。

  他以为那队人马是儿子派来接应自己的,不作防备,结果被人家砍了脑袋。曹家宗族和佃户全部被杀,无人生还。

  眼看这段历史悲剧即将上演,曹恪又如何不忧心忡忡?

  刚刚穿越过来,重活一世,又快要死了吗?

  “不,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曹恪不由得紧握双拳,暗暗发誓。

  至于像什么“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之类的宏图大愿,还是以后再说吧。

  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才能避开徐州之难,好让自己活下去。

  “看来我得做些什么,好让我和阿翁他们能够顺利到达兖州。”

  寻思片晌,曹恪心中有了主意。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