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时代的魔女
赛博时代的魔女
小夕岁 著
连载 · 246.96万字
月票
181
周打赏
1
粉丝数
8.3
科幻 未来世界
赛博朋克时代,公司联盟支配世界,人与魔女皆是社畜燃料,受到发达科技的奴役。
改变就此揭幕,徐炀不甘沦为公司狗,决意逃亡,一边将可爱又强力的魔女们从巨型企业的大手中解救出来,踏上一条革新之路!
目录
第七百四十三章 造访忍者之里 · 18小时前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赛博朋克逃亡行动

  “2级神经网路工程师徐炀,本月收入7500,欠款460万6千300,扣除7500用于还款,剩余欠款459万8千800,本月实际收入0。”

  徐炀麻木地将现金卡拔出来,屏幕内容切换,变成“您的服务使高阁九州更加繁荣”的标语,还有一张圆形笑脸。

  高阁九州是东半球的巨型企业之一,在历次公司内战中都取得优势,部门齐全,人手充足,欣欣向荣,专注于载具开发、工业生产和安保服务。

  徐炀是“公司人”,这个词用来称呼那些从出生到死亡都待在公司的人。

  他父母也是公司人,因为过于忙碌而无暇照顾他,并且死得很早,35岁就没了。

  按公司说法,他们完成了自己的消费义务和劳动义务,是公司的模范员工。

  徐炀的成长、食宿、学习、医疗等费用都由公司提供,到毕业时,这笔费用大概有50万,需要他拼命工作来还。

  为增强自己的工作效率,避免被机器淘汰,他又向公司贷款400多万,为自己安装了人体增强植入物。

  于是贷款更还不清。

  其他公司人的境遇也和他类似,越工作,欠公司的越多,必须卖命工作来还贷。

  有个减少贷款的方法,那就是生育。

  每生一个孩子,所欠的公司债务就会减少25%,这是公司员工还没有灭绝的唯一原因,即便知道自己的后代也会成为公司人,他们也认了。

  徐炀回到自己的工位上,打开面前的盒饭,里面有一条营养膏,外观如白色烂泥,吃起来味道寡淡,不过他很喜欢,效率高,省事。

  因为他没有真实收入,所以他吃公司的,用公司的,睡在公司,每月领公司发的消费券,交换一堆他用不上的东西,帮助公司完成消费指标。

  “你那边的报表快点出来。”

  “东区从28户家庭收集到30个魔女婴儿,2个残次品,18个有工业潜能,6个有战斗潜能,4个潜能未知。”

  “这个月的业绩够了。”

  徐炀本想眯眼休息会,远处工位里其他公司人的絮语扰得他心烦意乱,还不如继续干活。

  他将数据线从自己右手腕拔出,插入接线槽里。

  徐炀的心智已经集成了名为“数字心智”的科技。

  数字心智是现代的尖端技术,它将生物的神经电流转化为电信号。在徐炀脑海中,数字心智面板成形,整座公司大楼的安防系统一览无余,每处摄像头、警报装置、自动防卫设备、机器安保和激光陷阱都和他本人连线。

  他的职称是2级神经网路工程师,就职于公司分部的网安部门,日常内容包括监督员工行动、维持网路安全。

  作为受训过的神经网路工程师,徐炀可以用数字心智连接共联网路,现代大部分电气设备都加入在同一个网路当中,便于统一管理。

  数字心智虽是崭新设计,但却与他极适应,改造之后,令他技术功底大增,公司内的地位也大幅上升。他的权限很高,能够监督大楼内数千名员工的日常活动,也得检查公司内置防卫系统的隐患,这是个极其枯燥的任务,上千个设备需要维护,还要防备敌对黑客骇入,同时警告那些偷奸耍滑的公司人。

  由于他技术熟练,所以部门的活反而集中在他身上,叫他每天排满了活。

  徐炀通过自己的意识来监督和控制设备,无需动手,在他意识中,这些设备都可以被直接检查、控制和修改,在植入物帮助下,他的大脑和一台先进计算机差不多。

  今天不一样。

  徐炀遇到的第一个摄像头就已经被检查过了。

  他迅速检阅整个公司的设备,吃惊地发现它们已经全都被维护过,他急忙搜索日志,发现一套叫“天工”的AI替徐炀做了他的活。

  怎么可能?

  徐炀心脏狂跳不已。

  他一天有一天的绩效,今天这些设备被维护过,并不意味着徐炀可以休息,只是说他缺了一天的工作。

  绩效不够要罚款的!

  他赶紧打开手边终端,联系部门主管黄娜。

  “黄姐,怎么今天我不用干活了啊,哈哈。”徐炀虚伪地发着信息,心里惴惴不安。

  “嗯,技术部开发了新型号,代号‘天工’,它功能好多啊,压力测试后上线了,以后就是我们的新同事啦。”

  “它好像把我的部分做完了,那我呢?”

  “你不是正好,放松一下。”

  徐炀几乎要骂了,他攥紧拳头又松开。下意识想要接入公司网路继续检查,但“天工”AI已经获得更高权限,全然凌驾于徐炀地位之上,替他监督和控制整座大楼。

  “我还有别的工作可做吗?”徐炀犹豫了下,又补充了一条信息,“求您给我分派点工作吧。”

  人不工作,就会死。

  “不好意思,今天大家都把分内的事搞定了,我这边没有工作给你啦。部门很快要人事调整,你注意下哦。”

  出于礼貌未明说,潜台词则是,徐炀已完全被一套AI所替代,最好另谋出路。

  徐炀往后一瘫,他被优化了。

  人工智能取代人类岗位是大势所趋,人变强的速度根本赶不上科技。

  公司每天都有绩效要求,徐炀的工作现在被AI替代,等于每天都没有工作产出,不但拿不到工资,还会被罚款,甚至等同犯罪。

  最可怕的是,徐炀是贷款给自己装的数字心智,现在没活可干,如果还不上贷,公司会直接将他的数字心智拆除回收,而大脑与数字心智高度重合的状态下,一旦拆除,徐炀会有生命危险!

  死一个徐炀,对公司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徐炀唯一的求生之道,就是主动提出离职,然后去外面找工作还钱,把贷款的窟窿补上。

  而主动离职,公司就不用给他一分钱补偿,让他自生自灭,变成他的债主。徐炀必须在外面拼命找活干继续偿还公司贷款,直到累死为止。

  这就是公司人的命运,被公司养大,为公司奉献一切,直到个体毁灭,这一切在他们出生的时候就被合同确认,他们的父母生下他们也是为了减少自己的压力,没有考虑过他们的命运。

  徐炀只觉心寒。

  从进入公司至今他都努力工作,还幻想自己能在工位上安安稳稳度过几十年时光,可这一切都像笑话。

  他的个人努力也一文不值,在公司受训获得技能档案、贷款加装数字心智,全都比不上新开发的人工智能,它检查网安系统的效率是徐炀的10倍以上。

  毫无征兆地被替代,然后失业。

  去出卖体力,一个月能不能赚5000?多少年才能还清这450万?想尽办法还债……还完之后——

  他感觉自己困在了工位上。

  徐炀拿起一根烟,拼命地抽起来,每次神经绷紧到极点,他都必须这样做来麻痹自己。

  苟且偷生。

  终端微闪,徐炀侧头看,发现黄娜发来的新消息。

  “AI现在维护一小时,你可以看看你有什么能做的哦。”讯息末尾跟了个加油的表情。

  “那个,我现在离职的话,适用哪一套流程呢?”徐炀试探着问了下。

  “你的数字心智是欠债装的啦……离职的话要去义体部门拆掉哦……”

  徐炀心头一凉。

  他浑身乏力,打开公司系统,看到替他工作的“天工”AI暂时离线了。

  离线了又能做什么?现在它替人拿工资,什么都轮到AI来处理。徐炀心头越来越沮丧。主动离职也等于死,若是拆掉徐炀的数字心智,他很有可能瘫痪,或者大病一场,后续手术费也掏不起,对他来说,已然面临命运绝境。

  等会……

  徐炀深吸一口气,恶向胆边生。

  逃!

  带着数字心智逃走吧!

  公司这些年给徐炀发的购物券,换的东西都堆在宿舍。把它们全部变卖,能换个15万左右,足够买一张最早的机票,跑到一个小地方去藏起来。

  这是现在唯一逃离公司的机会!

  公司到处都是监控,原先是徐炀控制,现在由“天工”AI管理。然而AI离线一小时,现在它们又回到徐炀管控。

  等“天工”恢复运行,无论做什么都会被记录下来,那时想跑都没办法,只剩死路一条!

  现在跑,还能带点东西出去换钱,更能保留身上的数字心智,以健全的身体活动。

  这债,我不还了!

  想到父母活活累死在公司工位上的情景,徐炀就感到发自内心的厌恶。

  要我给这样的黑心企业卖命,怎么可能!

  在这里多呆一秒都是自取灭亡。

  即便这样做会让自己上公司的黑名单。

  徐炀是公司人,在娘胎里就签订了为高阁九州终身服务的合同,若是逃跑,毫无疑问会遭到追杀。

  无论他走到哪都会变成通缉对象,安保部门会想方设法把他抓回来。

  而且这么多年,从没听说有公司人逃离高阁九州还能活下去的,这是最高重罪!徐炀自己负责监控系统,平时也会极度提防其他公司人逃跑,知道他们溜走后会有什么下场。

  但是……树挪死,人挪活!

  现在走还能顺便带上数字心智,而不是被拆个精光。当然,这又是另一项罪行了。

  留在这,永远只是个上班下班的人形电池,接受公司人的既定命运,为公司燃烧自己。

  违反合同逃走,虽然是严重背叛行为,必将遭到追杀,但却有无限可能!

  是要当一辈子的公司狗,还是寻找一条自由之路?

  徐炀心中有了决断。

  他随便抓了手头几件东西,揣进包里,作为网安部人员,周边每个设备都在他数字心智的操纵当中。

  利用自己尚有的权限,他作出大胆尝试,将自己置入避免追踪的白名单,关掉从自己位置到宿舍沿途的所有摄像头和动作传感器,快步离开工位。徐炀实在太了解公司的监控手段,如今自己给自己开了逃跑的绿灯。

  身为公司人,却违背合同逃跑,徐炀心头怦怦直跳,何等胆大妄为!换了其他公司人,恐怕就要接受命运等死,但徐炀绝不肯服输。

  周围其他公司人都像木头一样留在工位当中,呆呆地凝视面前的智能屏幕,对工作内容之外的东西毫不关心,徐炀很容易就能避开他们。

  到处都是记录仪和计时器,向监督后台反馈每个员工的一举一动,而徐炀暗中将监控后台屏蔽,让自己的行动不留痕迹。

  这也意味着他退无可退,而且动作要快。

  这一系列行动还是不安全,等公司的“天工”AI恢复运行,瞬间就能定位徐炀。

  徐炀跑回宿舍,把值钱又轻便的东西都塞进背包,扛上包就走。

  位于大楼中部平台的打车区存在逃跑的一线生机。

  他知道那里疏于监管,只是打车区人流量不足,风险较低,一直没有上报,反倒给现在的自己留了一扇生门。徐炀的数字心智兼容网路攻防和黑客技术,应能黑掉一辆出租车逃走。

  在泊车平台上,透过玻璃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繁荣城市,车位上有许多无人出租车,它们能在悬浮航道上穿行。

  徐炀迅速把泊车平台的摄像头关掉,调整安防机器人的巡逻路径,小心翼翼地走向其中一辆出租车,准备黑入。

  与此同时,忽有一辆无人出租车从远处抵达。

  一个披坚执锐的征战魔女从车上下来。

  徐炀愣了一下。

  她高大美艳,戴着墨镜,黑色长发束起,上身一对巨峰用金属护甲裹住,流线型坚固装甲保护周身要害,看不到改造和植入物的痕迹,大片诱人肌肤暴露在外,却显得危险,叫人不敢心生非分之想,以征战魔女的威力,一瞬间就能摧毁一整条街道。

  魔女们天生具有独特而强大的力量,有些力量连最先进的科技也不能比拟,公司大量繁育、捕捉、招募和训练魔女,使其为公司的利益服务。

  眼前之人,便是高阁九州用于军事安保行动的魔女,名叫潘瑞伊!她的魔女能力是极强悍的近战特化,还是机动镇暴队的一员,日常外勤巡视东半球各大区域。

  认出她的瞬间,徐炀头皮发麻。

  现在可不是露怯的时候。

  他快步走到一辆无人出租车前,装作出差的样子,用自己的数字心智和车辆远程连接,破解它所携带的民用级密钥,打算取得它的控制权,走得越早越好。

  “哼,想逃?”幽幽声音在耳边响起。

  徐炀转头,惊见魔女已经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边,冷笑不已,神情轻蔑,墨镜后一双眼眸似乎要将徐炀当场吞噬。

  徐炀心脏狂跳。

  “不……”

  “别担心。”潘瑞伊轻笑,“今天我休假,不工作。”

  “……”

  “你这么弱要我怎么动手,承受不住压力的可悲弱者,公司需要的是强者,不是废物。”

  “……”

  “做员工都这么不称职,何况做人呢?”潘瑞伊转头看着无比高大的公司楼宇,“这么弱还想活下来?蠢货,没了公司,你一事无成。现在滚吧,逃得越远越好!”

  瞬间,潘瑞伊又像一道快速飞掠的黑影,消失得无影无踪。

  徐炀沉默无言,只是用数字心智把车破解,钻进去,让出租车带自己迅速逃离公司。

  这个时代存在深层匿名网路,专门从事违法勾当,徐炀本来不想和其中成员打交道,如今他自己也是一名公司逃犯,只好联络他们中的走私商,将自己从公司里带出来的值钱东西通通卖掉,最后换了12万,存进现金卡里。

  徐炀买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又丢掉,踩在地上,发誓再不抽烟,再不回到任何企业上班。也发誓,绝不会再让自己受到那样的侮辱。

  被损害和践踏的一切,他要自己全部赚回来。

  离开公司的公司人,一无所有。

  10天后,徐炀藏身到京都无限的地盘,这家巨型企业以高新科技、娱乐休闲和动漫产业而闻名。

  安久市是京都无限名下一座大城市,不过安久市也是徐炀住不起的地方,只能找它底下一座地下都市,会津城。

  徐炀就在地下的会津城里租了个小房间,在公司管不到的深层匿名网路上注册。

  他在网安部门工作,对数字心智的开发利用还算完备,能够用它来破解和黑入电子产品、载具和设备等。于是,他便自称是一个自由的神经黑客,具有高级破解能力。

  一搭上逃亡的航班,徐炀就开始找活干,想赚点资金。但足足过去了10天,他没有收到任何工作合同。

  而这10天里,他已经抵挡了上万次对自己痕迹的追踪,高阁九州对他的出逃极其恼怒,立刻宣布他违反公司人合同,必须缉拿归案。

  对于出逃者的审判极其严厉,他们的脑子会被挖出来,制作成人格矩阵,抹除其自由意志和情感,成为真正无私奉献的公司人。

  安保部门也发了疯一样在东半球各地搜索他,等着把他的人头带回去,换成自己连续跃升的筹码。

  这就是逃亡的代价,徐炀担心自己的行踪早已暴露。唯一的时间窗口在于,跨巨企辖区的执法存在困难,部门那边也只能先迂回搜索,等待批准大规模搜查。

  留在公司是死,在外面也是死。徐炀心头苦涩,感到死亡倒计时来临。难道自己的命运就这样划上句号?

  工作不来,追杀就要来了,他现在这点钱,根本买不起像样的安全服务来自保,被捕杀只是时间问题,高阁九州的追杀分量太重。

  他检查网络地址被追踪的状况,又听到外面黑暗走廊里粗暴的斥骂声,提心吊胆,生怕什么时候杀手就会找上门来。

  这几天,一晚上也睡不着。

  难道还得回去找公司和解,就和员工手册上的温馨提示一样?

  滴滴——

  屏幕右下角亮起新会话通知,徐炀瞪大眼睛,飞速坐正,把消息点开。

  “你能搞定安保系统吗?”

  看到发讯对象,徐炀一惊,对方隐藏了ID,但档案显示他信誉度极高。在深层匿名网路上,雇佣兵、黑客和杀手们会对合格的雇主予以高评,某种意义上代表值得信任。

  “能。”徐炀飞速把消息传过去,“信息攻防这方面,我还是很有自信的。”

  “对付成套的公司货,也能吗?”

  “没问题。”徐炀的数字心智非常优质,权限和技术力都很高,应付其他公司的产品不在话下。

  “干这个风险极大,要和公司联盟对着干,甚至惹恼其他巨型企业,你不会介意吧。”

  “当然无所谓,报酬大概多少?”

  “1亿。”

  徐炀自然不会相信,但又觉得有尝试的必要,都到这份上了,哪还能挑挑拣拣。

  “好。”他回复。

第一章 赛博朋克逃亡行动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