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郎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水浒大官人在线阅读

水浒大官人

历史 / 两宋元明

67.41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07-04 17:23

书籍摘要: “大郎,该吃药了!”张正道看着眼前黑乎乎的汤药,喝,还是不喝?魂穿北宋,看这水浒众生相,有几人,称得上是真英雄?横枪跃马荡征尘,万种风流难言说。皂旗青甲烟尘内,凛凛英雄震乾坤!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沉沦天下.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2名:齐灵公.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大熊1669.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大明铁卫在线阅读
陈雨穿越了,成了明朝末年一个穷困潦倒的军户。 不会造玻璃,也不会做肥皂,身边只有一群饭都吃不饱的军户……手握一手烂牌,如何才能将人生的牌局打得风生水起?且看这个有点腹黑的办公室主任怎么一步步走上巅峰,将鞑子、流寇打得落花流水,把棒子、倭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在整个东亚大陆覆雨翻云。
小雨非非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鼎明在线阅读
新书大明最后一个暴君已经上传,求收藏,求推荐。  鼎,天下之器。  明,日月光明。
戍边铭东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靖宋在线阅读
北归之人,非食宋禄,非享宋恩。 唯有汉儿之躯,谈何宋臣之言?
大侠吃香蕉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寒门崛起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就业路上屡被蹂躏的古汉语专业研究生,回到了明朝中叶,进入了山村一家幼童身体后的故事。  木讷父亲泼辣娘,一水的极品亲戚,农家小院是非不少。好在,咱有几千年的历史积淀,四书五经八股文,专业也对口,谁言寒门再难出贵子。  国力上升垂拱而治;  法纪松弛,官纪慵散;  有几只奸臣,也闹点倭寇;  但总体上可以说,这是士大夫自由滋生的沃土。  一个寒门崛起的传奇也就从这里生长了。  谨以此文向所有的穿越经典致敬。  PS:寒门崛起书友群:219,803,021;寒门崛起全订阅群:254,292,459欢迎大家入群互相交流,欢迎大家与我沟通交流。
朱郎才尽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拯救明末在线阅读
穿越到崇祯二年冬,恰逢后金兵入关抢劫。大明的江山风雨飘摇,无数的百姓水深火热,身为新建伯世子的王业泰岂能坐视?掌神机营练精兵,万军之中射杀奴酋。以一镇孤军频频向后金发起攻击,试图挽狂澜于既倒。然天灾人祸流民遍地外忧内患,身为穿越者的他,能够拯救这个已经走到末路的大明吗?
任国成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宅男的大宋之旅在线阅读
“兵法,计策,都不过是在刀尖上舞蹈,不可能有人算无遗策。 我不懂兵法,不通谋略。 故而只能以最愚笨的方式,一寸一寸的碾过去。 大势之下,任何谋略,都以无足轻重。” 一个现代宅男的奇异经历 (会对时间和人物关系上有些许改动...应该...不大)
妙妙的铲屎官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灭宋在线阅读
这欺人孤儿寡妇得来的天下,这所向皆跪的赵家,还是赶紧亡了吧! 一斧在手,天下我有! 这是一个斧头狂魔,在宋末砍翻一切不服的故事。
木允锋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崇祯的开挂人生在线阅读
你们好!我叫朱由检,也就是传说中唯一一个自挂东南枝的皇帝。 但是你们想不到这一次,我开挂了! 首先我是穿越者,带着穿越者自带的金手指。 于是…… 新书《摸鱼王爷被迫营业》已在起点首发,老朋友们快来收藏支持啊!
飘雪恋歌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试锋在线阅读
明末天下,狼烟四起,盗贼横行,朝廷乱弱无力,人祸大于天灾。 一人来到崇祯年间,高喝一声:“一家哭何如一路哭”。 十年磨砺,今朝试锋。
温风如歌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水浒大官人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大郎

  “大郎,该吃药了……”

  一道娇媚的声音传入耳中,吓得躺在床上的张正道豁然睁开双眼。

  入目处,一张俏脸满是哀愁,正捧着一只瓷碗,盯着自己。

  “大郎,你醒了?该吃药了。”女子的俏脸露出些欣喜,连忙娇声说道。

  “大郎?”

  “吃药?”

  张正道只觉得脑袋炸裂,钻心似的疼。

  “莫非这女人,要毒害亲夫?”张正道暗自怀疑。

  此刻,他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又看不清自己这副身躯的容貌,颇为心焦不已。

  眼前这个美貌的佳人,究竟是不是那金莲?

  自己到底是谁?

  “呃……”想要开口说话,却是有气无力,发不出声音,无奈之下,只能呻吟了两声。

  那女子俏脸布满愁绪,柳叶弯眉微皱,便放下手里的瓷碗,伸出一双娇嫩的双手,扶着他靠坐了起来。

  强忍着头疼,张正道细细打量起眼前的佳人。

  只见她,眉似初春柳叶,脸如三月桃花,容貌甚魅,年龄有二十出头,不对,貌似是十七八出头。

  这该死的头疼,令他有些眩晕,眼睛看的也不甚清晰,只能模糊看个大概。

  “大郎,大夫说了,喝了这副药,你就能好起来了。”佳人又将放在桌案上的瓷碗拿了起来,一只手拿着汤匙,自碗中舀起一勺黑乎乎的汤水,轻轻放在娇艳欲滴的口唇处吹了吹,然后放在了张正道的嘴巴处。

  纤手一抬,那黑色的药液便灌入了张正道的嘴里。

  真他娘的苦!

  张正道暗自叫骂一声,只是瞬间,便拼命的用舌头将嘴里的汤药往外拱。

  “大郎,听话,喝了药便好了。”女子见他嘴角溢出了些许汤药,便拿起桌上的手绢,替他擦了擦嘴。

  而后,又是一勺汤药,灌进了张正道的嘴里。

  可恨自己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液,送入口中。

  而后,女子便将他放平,又为他盖上两床厚被,捂的他有些气闷。

  “大夫还说,教我与你发些汗,好的更快。”女子说完,便端着碗,脚步轻盈的离去了。

  张正道躺在床上,只觉得肺腑之内,火辣辣的疼,似是有什么东西在咬噬他的内脏。

  “天啊,你真敢毒害亲夫,就不怕我那弟弟武二,与我报仇,宰了你吗?”张正道仍在心里咒骂不已。

  此情此景,再加上刚刚那位佳人的举止,令他不能不多想。

  此刻,肚子里翻江倒海,似有刀绞一般,疼痛难忍。

  张正道弓着身子,只觉得肠胃迸断,苦不堪言。

  痛苦呻吟两声后,张正道感觉到自己的腹部一紧,而后便情不自禁的放了两个屁,浑身上下顿时涌起一股舒爽之感。

  只是,突然之间,张正道却是,愣住了。

  直娘贼,原来不是每一个屁都是安全的,千万不要在腹中绞痛之时,相信每一个屁。

  一股臭气弥漫,张正道却是一动都不敢动。

  不能动,再动就要侧漏了。

  张正道欲哭无泪,这个贼老天,开什么玩笑。

  这里到底是哪里?他为何要躺在这里遭罪?

  “大郎,可是好些了么?”

  屋子外,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张伯,大郎刚刚喝了药,这会儿,睡下了。”女子的声音仍是娇媚。

  那张伯“哦”了一声,而后感慨道:“你说咱家大郎,文质彬彬的,何苦与那王家的小子起了争执。”

  “争执也就罢了,还动起手来,被王家那混账小子打的当场昏迷,据说被抬回府中的时候,气的老爷都昏厥了过去,嘴里一直念叨着想要将大郎逐出家门。”张伯絮叨着。

  “再说了,那王家虽然没了主家,只剩下孤儿寡母,但是瘦死的骆驼,那也比马大,岂是咱们家可以轻易招惹的?”张伯又叹息一声,而后声音渐小,只听得清最后一句话:“只怕大郎这次,捅破了天了。”

  张正道躺在床上,不明所以。

  这会儿,他身上的疼痛感渐消,四肢也有了知觉,又舒缓了一阵之后,才支起上半身,将压在身上的锦被掀了下去。

  可算长舒了一口气。

  只是裤子里,湿漉漉的,得赶紧换掉,不然被人发现,只怕又要去寻块豆腐撞死了。

  抬起一条腿,下了床,可能是久卧病榻,身子骨还有些虚弱,脚下酸软无力,一下子便扑倒在了地上。

  张正道趴在地上,抬起头打量这间古色古香的屋子,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一张硕大的八仙桌,摆放在正中央,桌边雕饰着花鸟虫鱼,华丽厚重,另有四张圆墩椅凳放在四边。

  张正道定了定心神,待恢复了一些气力之后,便怕了起来,手扶着那张八仙桌,站稳了脚步。

  以手抚额,揉了揉太阳穴,张正道算是清醒过来,看清楚了眼前的事物。

  宽敞明亮的房中,尚有一张黑漆欢门描金床,上有大红罗圈金帐幔,摆设的齐整。

  除此之外,旁无一物。

  张正道思忖片刻,才想起他的裤子里已是不忍言说,便用恢复了气力的双手,将这古时候特有的衣襟解开,而后便快速的扒下了那条臭气熏天,令人作呕的合裆单筒裤。

  用这条裤子还算干净的地方,擦了擦身体后,张正道便光着下边,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但是却没找到可以更换的衣物。

  他这几日里,躺在床榻之上,浑浑噩噩,不知身在何处,只是依稀记得,有个女子连续喂他喝那苦涩的汤药。

  “我到底在哪里?”张正道站在屋子中,喃喃自语。

  “也不知大郎醒了没有,那祝麻子又寻上门来。”

  恰在此时,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曼妙的身姿僵在门口,一双美眸直勾勾的盯着张正道的双腿之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正是那个刚刚给他灌药的娇媚佳人。

  “怎么就不知道敲门!”

  张正道咕哝一声之后,马上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而后便是又反应过来,快速切换,用手捂住了下边,大叫道:“看什么看,还不弄条裤子来。”

  “哎呀!”女子倏然惊醒,尖叫一声,拔腿便跑,消失在了房门外。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