戌墓在线阅读

戌墓

颓唐大叔

悬疑·诡秘悬疑·1.52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02-21 17:03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尝土断代,听雷辨穴

  “轰隆”!

  一记闷雷刹时响起,震彻山林。

  在一道刺目的雷电光照下,两条黑影迅速在杉木从中,来回穿梭。

  雷声来的急,去的也急。

  豆子般大小的雨点急速下落,毫无节奏噼里啪啦的扑打在,两道身披帆布雨衣的黑影身上。

  雨水与帆布碰撞,发出的阵阵啪嗒声,在死寂一般的黑夜中,显得极为突兀刺耳。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闪过一束弧形光线。

  其中一道黑影,见状急忙刹住脚步,稳住身子。

  猛的抬头望向天空,身体矗立僵住,不再动弹!

  右手搭扶在满是雨渍的枯木树干,任由雨水肆意吹刮脸颊,也毫不在意,站在枯树旁的身体,就这么直挺挺的驻在原地。

  双目凝视着天空!

  一分钟、

  三分钟、

  五分钟、

  即使雨水进入眼脸,瞳孔中逐渐出现一条条可怖的红色血丝。

  黑影依旧保持着,僵立原地一动不动的姿势,炯视着天空。

  半露的侧脸除了阴沉,就再也看不到任何情绪变化。

  突然,中年男人低吼一声:“准备!”

  声音冰冷笃定,粗犷的语气中,竟透着让人不得不信服的威压感。

  听到男人发话,站在男人身后的黑影,当即扑倒在地,双臂撑着泥坑,身子半拱俯耳贴地。

  仿佛这个动作,做了上百遍乃至上千遍,熟练到,像是肌肉应激下的条件反射。

  趴在地上的青年,丝毫不在意土坑里的泥浆,迸溅到脸上。

  即使眼镜片上,蒙起一团团白色雾珠,青年依旧不为所动,因为没人看到,此时的他、

  “已......紧闭双眼!”

  “来了!”

  中年男人急声厉色道;

  话音刚落,一道白光以极其夸张的Z字形状,划过天边。

  天地骤然一亮,但转眼间又恢复了死寂黑暗!

  “喀嚓!

  紧接着一道震耳欲聋的雷鸣,从天边响起。”

  顷刻间,雷声大作,震耳欲聋的响声伴着电光,一直持续了十几分钟,而半拱着身子的青年,也足足趴了十几分钟。

  “有了,有了!”

  激动的声音,一遍遍,从青年口中发出。

  手杵着地,腰部一个用力,侧身腾转之下,青年的身体,稳稳从地上跳了起来。

  完全没有因为长时间趴在地面,淋雨而变得僵硬迟缓。

  反而因为亢奋,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身子止不住的来回抖擞起来。

  与那挂满了,污渍枯树碎叶的帆布雨衣,反复摩擦抖动,发出莎莎的声响。

  满是泥浆的脸上,已看不清表情,唯独的兴奋,只能靠外露的两颗大门牙展示出来;

  手臂不断在雨中肆意挥舞,摆动的同时,不忘发出阵阵嘶吼。

  仿佛这样才能释放出,青年多年以来,积攒在内心深处的压抑,和许久的不快。

  没错,记得上次青年听雷辩墓,还是在几年前。

  那也是他为数不多的一次实战,没办法,青年大哥看管的实在是紧。

  饶是如此,一有时间青年便会同金三叔等人,私下探讨探讨“土木工程学”!

  也许大哥知道,自己弟弟与他们之间的那点小猫腻,但也不会明说。

  可能这和殷仲毫无底线的心性,以及做事滴水不漏的性格有关,男人自然不用过于操心。

  每次拜访完毕,殷仲都会来回与众人打圆场,不留话柄。

  即使自己大哥知道,他与众人的暗处交集,也找不出所谓的借口,教育这个令他又爱又恨的弟弟。

  实在拿他没辙,中年男人也只能妥协到,如有下墓必有他随......这个最低看守底线。

  其实殷仲知道,能让他如此任性,无外乎交涉的,都是自家大哥的班底子,换句话说:都是自己人,放心!

  饶是如此,殷仲也只能在规定的地界上走动,包括那简简单单“瞄光(望风)”。

  如果独自扛撬,出去被大哥发现,用他的话,就是:“如果我在荒郊野岭看到你,你就准备到巴西种可可豆吧!”

  虽然听着有些戏谑,但抬头瞄了眼,大哥那张阴气沉沉的硬汉脸。

  殷仲知道,自己大哥,绝对没有和他,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因为大哥他,在巴西真的有一座可可豆种植园!

  但就在那次,还是在大哥下半部“阴籍秘要”的堪舆,缩小范围下。

  确定大体位置,殷仲听雷为辅,才堪堪找到一座明朝大墓。

  等雷、下针、筹划、选时、到最后的下窑。

  整整花费了小半年的时间,结果打开盲盒的那一瞬间。

  殷仲整个人都懵了,倒不是墓内空气稀薄,导致大脑缺氧,而是墓里连“主家”都没找到,只留下一口血红色的漆木小棺。

  这种情况,殷仲不太相信,墓主人是因为在里面待久了,太闷!

  想出去遛遛弯透透气。

  如果不是抬头,看到墓顶上方,那一层层严丝合缝的青砖石块,以及不信邪破开棺床,推开棺椁发现棺底正下方留有的金井气穴。

  殷仲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掉进了,哪位大户人家的地窖里面去了。

  半年......

  整整半年!

  为了能够近距离“实操”。

  殷仲在他大哥那里,嘴皮子都快磨破,才勉强同意让其跟随。

  下杆确定明墓后,又谋划了小半月,为的就是确保万无一失。

  没办法,殷仲自己的开山之作,自然要格外谨慎对待。

  加之明墓极其坚固耐造,活脱脱像个,没有发动机的小坦克。

  就这样直挺挺的摆在那里,如果没有找到特殊点位,属实难以进入。

  它不愿意打开盖子,那只能瞅着它的炮管干瞪眼。

  当然扛着炸药包过去除外。

  殷仲真这么做,那就已经不是在给墓主人搬家,而是自己直接搬家进局子,风险极高,极不推崇!

  当时用力挖开厚厚的积土层,墓顶裸露出,那一块块斑白的石灰层时。

  殷仲都能想象到那六横六纵、九横九纵,多达十几层,已经氧化发黑的青砖石块,叠砌在一起,足足三、四米之厚的墓顶。

  而青砖砖缝之间,更是用糯米、膏泥等粘性极好的浓稠液体,浇缝填实。

  当时不信邪,用手上的铁镐敲了敲墓顶,脚下面甚至连回声都未传出,足见其厚实。

  只能说运气好,有时候也挺让人烦恼的。

  这种感觉就像是,去钓鱼没带抄网,以为只会钓上来小鱼小虾米。

  结果钓上来一条大鱼,最悲催的莫过于,钓鱼的鱼线还是用最细号的那种!

  不敢硬拽,只能干瞪眼,眼瞅着大鱼在水中央来回打挺,也无可奈何。

  时间越久,越怕鱼钩撑不住,鱼嘴突然脱钩。

  但凡这根鱼线再粗一点,殷仲也敢搏一搏,硬拽之下,哪怕过程中突然脱钩,带来的懊悔。

  几天睡不着,和几十天睡不着,他还是分的清,至少比现在睡不着觉来的踏实。

  加上只有一些特殊的墓陵,和个别大墓,听雷辩位才有其效,而一些比较小的,统统被大哥视为坟堆,严禁手下班子动土。

  一是掉身价,瞧不上!

  二可能与心理有关,都是穷苦老百姓,总不能连人家睡觉的地方,都要戳出个洞,还不回填的那种。

  这也是大哥对“墓狗”等人,不怎么待见的原因。

  但在古代,死了都能有坑埋,还砌个砖包的,已经属于地主阶级。

  这话殷仲自然不敢对他大哥吐槽,一是大哥门清,二是里面确实没啥好东西,打搅到主家休息不说,还累得够呛。

  可能这也是大哥对手底下的人,为数不多的禁令!

  就在殷仲望着脚下的青砖,手足无措时。

  男人一句话点醒了殷仲:“明墓墓顶极厚,但墓底和墓墙却很薄弱,墓墙当中,又属后墙最薄”。

  知道劵门的位置,便能大致知道墓体外围墙体的分布。

  计算后墙位置,绕过劵门,沿着墓后墙直接竖着打下去,如果没有把握,就以锐角角度斜着向下挖。

  约莫到了根底直接凿穿,完全不费功夫,无非比径直向下挖,多了一些工程量。

  当然,还有一种方法,是从墓底往上破开,这样墓的四周墓墙,以及墓顶都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虽然美观,但比从后墙破开进入更加繁琐。

  这所需要的,除了更加庞大的工作量,还有那对墓‘内’结构的精准程度,保证一凿必达主墓室。

  如果想和墓主人来个亲密接触,不妨向下再向上绕个弯,找到棺椁下方的金井。

  在金井口子处,向上凿开,直接能把墓主人的肺给顶穿,“这活儿”在你金三叔手上可没少干;

  说话间,时不时用余光撇了撇殷仲,轻叹道:“自己这个弟弟什么都好,耳朵好使脑袋也灵光,就是这瘦的,像麻杆似的小身板,估计挖几撬都累得够呛。”

  自知大哥拆台,殷仲能做的只有无奈,毕竟自己肚子上面,那一排排凸显的肋骨,已经让他无力反驳。

  想了想,对大哥,事无巨细教课书般的知识讲解,不免唏嘘道:“大哥咱能不在别人坟头上普及知识吗”。

  话虽这么说,但口袋中迅速掏出的纸本,以及那握着笔的右手,手指与手腕抖动之快令人咋舌,且一直没有停过。

  想必,如果殷仲从事某岛国的某个职业,他一定能在“那个”影视圈里,开拓一方属于他自己的辉煌事业。

  尤其是那双眼睛,时不时还冒着森森绿光,宛如人型泰迪。

  不知道的,还以为得到了富婆的联系方式,和那……比国足还不靠谱的彩票开奖号码!

  起初殷仲准备用点炮的方式,直接炸开,因为当时那座明窑所处的位置,与群山环绕,再加上背包里备着有,‘黎瞎子’特殊硝石制作的雷管。

  即使引爆,也只会是一道沉闷的响声,地势加雷管,外收内遁。

  上面的声音,会被山峦屏蔽传不出去,地面上的声音,同样会从洞口向下遁收,简直不二之选,省事又省时。

  但大哥一句:‘不准闹出动静’这六字真言一出,殷仲也只能吭哧吭哧,间歇隔断又挖了十几天。

  满怀期待,打开盲盒的那一瞬间,殷仲就尬住了,里面竟然是个窝窝头!(外实内空)。

  任谁心情,都会无以复加。

  虽然起初的目的,只是殷仲想要证明自己,但这一通操作下来,在大哥面前,无疑是,除了脸什么也没丢!

  着实让人血气上冲,差点直接挺摆,自己成了墓主人。

  更让殷仲匪夷所思的是,当初进入墓室,环顾四周,打着手电筒寻遍墓墙、墓顶、以及墓内的每一个角落。

  甚至连棺椁下方的金井都刨了刨,依旧没见到有其他盗洞的存在。

  唯一一处,在棺椁正后方,那喇叭口似的碎砖盗洞,还是经他之手,刚刚新鲜出炉的“处女作”。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诡秘悬疑小说

戌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