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咱俩指定是有一个有病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绝不可能是精神病在线阅读

我绝不可能是精神病

悬疑 / 诡秘悬疑

11.94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4-22 21:45

书籍摘要: 黑月不详降临人间,诡异复苏。不甘的亡灵在咆哮,枉死的幽灵在嘶吼,深埋的尸体露出怨毒的目光。阴影中,无数的邪魔晃动,张牙舞爪的瓜分这个世界。————江南市第三精神病院。“你得信我。”陈小安一本正经的对着镜子里的人劝说道。“你这就是精神病,得治。”————在诡夜中复苏后,失去了“恐惧”的陈小安一头扎进了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这菜凉了.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美女爱吃肉a.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録録.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诡秘悬疑小说推荐

祷痴祈疾在线阅读
可怖的幻觉, 黯淡的现实, 我夹在两者之间,无时无刻不在受尽折磨, 可是, 真实的是那虚妄的幻觉, 还是虚假的是这破败的世界?
作家ceDZfF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我有一片小天地在线阅读
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有过这样的经历。 经常会梦到一些奇异的人,特殊的地点。 甚至是预见到一些未来发生的事情。 而我却不同,我梦到的是一片小天地。 那里的一切随我心意!
辰男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原初猎人在线阅读
邪神之血的诅咒,蔓延了整个世界,汲取人内心的意象具现化为怪物。  罗哲只是想过平静生活的上班族……  血疗,刑具,魔药,言灵,处刑人,炼金术,亵渎圣所,禁忌遗物,狂人的知识……黑暗与鲜血的终点,是谁在低语?谜团与善恶的尽头,是谁在进行惩戒?  理智尚存的人无法触及,陷入狂乱的人无法解答。  但已经不重要了,震颤脑髓的,是呻吟还是歌声?它将罗哲的一切悉数修正,改造成正确的模样。  今夜,罗哲加入狩猎。
黑暗艺术大师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存活日记:精神病院篇在线阅读
一座诡异的精神病院, 半夜突然消失的室友; 走廊上诡异的脚步声, 提着电锯的隔壁病友; 窗外摇曳的黑色身影, 带着面具的黑衣医生。 一切诡异和不祥,尽在这精神病院中……
你个笨猪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我的诡异游戏机在线阅读
无意之间打开了爷爷留下的游戏机 从此开始了一段惊心动魄的旅程 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伸出双手 半人半兽的怪物尽情的杀戮 白日里被掩盖的真相在夜里迸发 与鬼怪共舞 在怪谈中生存 行走在生死边缘的我 面对着你不曾想象的血腥与惊悚
吾浑然天成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妖怪名典在线阅读
蛊惑人心是为妖; 噬人肉血是为怪; 在这吃人的世界里, 终究你会变成妖?还是怪? 或者还是被挖心食肉的倒霉鬼
旧斜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在神秘复苏许愿在线阅读
一次普通的穿越,一具诡异的身体… 小心那个路灯下的身影,祂很恐怖
登高观远景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末法伏妖录在线阅读
“大哥哥,你画里的人会动耶,是魔术嘛!” “嘘……这不是人!” “那是什么哦?” “是妖!” …… 末法时代,绝迹多年的妖魔鬼怪卷土重来。 古代修士今不在,谁来护佑大好河山? 苏衍拿起笔,端起书,踏上封妖路。 古井! 荒山! 断桥! 老宅! 古往今来,诸多诡地,妖魅何其多。 然,一笔落下,皆镇封!
我他瞄拼了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魂魄源在线阅读
卓氏家族常年窥探天机,并以此谋生,富贵了好几代人,到了21世纪,卓家终于遭遇天谴——他们后人无一例外活不过成冠那一天,看来老天爷这次下重本了,要卓家绝后了。 张几凡(原名卓一凡)在全家人的性命、财产帮助下,终于熬过了18岁,但是这不过这是他的开始。张几凡回过头一顾,他们卓氏天师世家就只剩下自己这样后人了,张奶奶临终前,算了一卦: “何以解困,唯有贵人” 她千叮嘱万叮嘱,几凡一定要把贵人找到,他们卓家是否绝后就看他这颗独苗了。 电台主播都是谋生而已,他的主职业是泡妹子和寻贵人,然后结婚生子,传宗接代!!! 【主线】 一个没有六魂二魄的男子,记忆全无,为了寻找自己的记忆,选择记忆里的那一个她, 一个天师后人,死绝自己一个人,为了能有一家人,为了以后能温馨地生活下去,他决定南下找贵人趣。 一个身体臃肿的男人,他除了钱,什么都缺了,他的一生都遇到大大小小的劫难,他不想一辈子都在躲难里度过,他要寻找到那一个害他的人到底是谁。 这仨,走在一起,会是怎么一样的道路?
NPP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当前位置: 悬疑 诡秘悬疑 我绝不可能是精神病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一、咱俩指定是有一个有病

  “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有病。”

  江南市第三精神病院,六号禁闭室。

  一条斑驳的水渍从马桶一路蔓延到床边。

  陈小安就坐在病床上,一张俊秀的小脸对着身旁空无一人的墙壁十分认真的说道,语气中还带着明显的不忿。

  “不信?脸都绿成这样了你指定有病。”

  “…”

  在陈小安的视角里,是像是刚从水里捞起来的人坐在他身旁正看着他,模样披头散发,肌肤溃烂发脓,浑身水肿,一双眼睛从眼眶子里凸起,眼神阴冷死寂,在他身边,周围的空气像是抹了油一样的粘腻沉闷。

  嘀嗒,嘀嗒。

  水很快就打湿了床褥,顺着边角滴落在地板上,冰凉的水花溅到了陈小安的脚踝。

  灰白的眼球透着死寂,浮肿溃烂的皮肤上还带着几分鱼腥味,混杂着河底臭泥的气味在空气里发酵。

  第一次见这样的人,陈小安好奇的在他身上东瞅瞅西摸摸,嘴里还念念有词,表情十分认真地说:“经过我多年行医的经验来看,你有大病。”

  刚准备下手的水诡表情一滞,实在想不明白怎么有人临死还这么多话。

  “咋滴,不信我?我家世代行医,从来没人敢说一句不是,你为啥不信我。”陈小安似乎感觉到自己神圣的职业受到了侮辱,猛地一声吼,吓得水诡一激灵。

  淦,你敢吓诡!

  看到水诡呆愣愣的样子,陈小安满意的点点头,手指在他身上一戳,滋出一片水,陈小安一愣,咋回事?再戳,又出水了。

  哎嘿,还挺好玩。

  水诡气急感觉自尊心受到了侮辱:我在害你啊,给点反应好不好。

  水诡愤然起身,就要准备动手。

  “嘿,你这人还挺上道,你还知道把脉呢。”陈小安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一把拿住了他的手腕,翘起二郎腿,手指搭在上面,摇头晃脑的说道:“首先我们排除一个喜脉,再去掉一个宫寒,取个中…你就得个内分泌失调加前列腺堵塞和肾亏还有细胞组织坏死与神经性多功能障碍综合征,你看怎么样?”

  水诡:我感觉诡生受到了侮辱。

  “哈,其实你也别太在意这病,毕竟就您这副尊容,治了也白搭。那就不是一般的丑,是特别的丑,而且丑的非常特别。”陈小安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拍着水诡的肩膀宽慰道。

  “…”

  水诡:你礼貌吗?

  尊严受到严重侮辱的水诡恼羞成怒,腾的一下站起,凸出的眼球瞬时变得血红,阴冷而死寂。马桶里的水突然翻涌沸腾起来,灯管瞬间破碎,阴风呼出一声鸣啸。

  只觉房间里的空气似乎又阴沉了几分,伸出双手死死的钳住陈小安的臂膀,阴鸷的目光里凶光毕露。

  用力一拽。

  陈小安纹丝不动,看着表情逐渐狰狞的水诡,“咋还说着说着急眼了呢,你得听劝,有病就得治啊。”说着,一下挣脱水诡的束缚,站起来一把又把他摁在了床上。

  “听人劝,吃饱饭懂不?”

  水诡目光呆滞,有些怀疑人生,目光不甘的瞅向陈小安身后的马桶,怒吼一声,阴气翻涌使得水管顿时崩裂,很快房间里就汪洋一片。

  水诡遇水则凶,且力大无穷。

  水诡再次奋起,卷起陈小安的胳膊用力猛地一拖。

  结果...陈小安还是纹丝不动。

  水诡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难不成我今天秀逗了?

  这时,门外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这几天他的病情怎么样?”

  “还好,很安静,也没有什么暴力倾向,就是有时会对着墙壁自言自语,可能精神上的刺激比较大。”

  “嗯,那还是继续观察一段时间吧,先让他出来好了。”

  说着,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近,禁闭室的铁门里传来钥匙与锁芯的碰撞。

  趁着这个功夫,水诡身形一闪,遁入马桶消失不见。

  陈小安愣愣的看着一头扎进马桶的水诡,呆了半天。

  “陈小安,陈小安,嘿,出来吧。”

  金丝眼镜,白大褂的医生站在门外,语气温和的看着呆愣愣的陈小安叫道。

  而在他身后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眉宇带着几分冷酷,身形挺拔,站在那恍如一根长枪。

  陈小安扭过头来,目光落在主治医师的脸上,神色扭捏,纠结的问道:“李医生,你说…要是我上厕所的时候突然从马桶里冒出个人来该咋办。那…那出于礼貌,我应不应该夹断。”

  “…”

  李医生如遭雷击,当场懵逼在原地,脑瓜子嗡嗡的感觉这个世界对他充满了恶意。

  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是谁?我在干什么?为什么是我要回答这样的问题?

  身后的西装男眼角一抽,严肃的表情逐渐变得古怪起来…还好不是我。

  “那这位大哥,你认为该不该夹断呢?”陈小安一脸认真的问道,一双眸子炯炯有神,满满的求知欲。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神经病突然的提问。

  西装男在千分之一秒的懵逼之后,果断选择失聪,随后转身逃离现场。

  真男人有一说一,没听到就是没听到。

  “李医生,我在观察室等你。”

  十分钟后,神色萎靡的李医生领着陈小安来到了观察室。

  “谢谢你啊李医生。”

  陈小安转头对李医生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笑容温暖纯真,李医生一个激灵,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惊惧的看了陈小安一眼,脚底抹油的跑了。

  “咳咳,我们言归正传,您请坐。”西装男轻咳一声,神色严肃,正色道,说着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资料夹。

  【江南市公民个人档案:一级加密】

  【姓名:陈小安】

  【性别:男】

  【年龄:17岁】

  【个人履历:

  公元2008年出生于江南市人民医院。

  6岁入学江南市中心小学。

  10岁父母出车祸双双抢救无效死亡,后被福利院收养。

  13岁考上初中,离开福利院回家生活。期间根据邻居所述,陈小安经常性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17岁生日夜,监控显示在回家的路上被人一刀刺中心脏死亡。却在一个小时后复活,神态癫狂,疑似精神失常,后被路过的市民扭送送至江南市第三精神病院。

  结语:疑似先天灵视。

  潜力评价:丙中】

  西装男轻吸一口气,神情庄重严肃,目光如炬的看着陈小安的眼睛,道:“陈小安,我接下来的话可能会颠覆你的认知,不过你要听好。”

  陈小安被突然而来的沉重气氛整的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沉默的收起了笑脸认真的点了点头。

  “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一场前所未有的改变,甚至会影响将来整个世界的格局,你给我听好…你,能看见诡,对吗?”

  “啊?”

  陈小安突然懵了,一时跟不上他的思路,却又见他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便皱起眉头沉思起来,怀疑的目光在西装男身上上下打量,沉思片刻,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喊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个房间怎么可能有两个神经病。”

  “我草?”西装男脱口一声国粹。

  “但是你不要紧张,你这发现的早,属于早期,治得快。”陈小安微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阳光的笑容不知为何竟让西装男信了几分。

  “那个啥,像你这样的精神病我见得不多,要不咱合个影?我给你签名也行啊。”

  “陈小安请你认真点,我不是精神病。”

  我尼玛!我怎么会蠢到跟一个精神病要正常的交流。

  西装男一拍脑袋反应过来,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额头蹦出几根黑线,脸色像便秘了一样难看。

  “就我刚才的观察来看,咱俩中间肯定有一个有病,但我觉得是你的概率会大一点。”陈小安眼神怜悯的目光看着西装男,心中那颗善良的心忍不住的想去同情他,想尽自己可能去给他帮助,“你先待在这不要动,我去给你叫医生。”说着,快步跑了出去。

  “李医生,出来冲业绩呀~”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