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废土一人成军
我在废土一人成军
睡夜清松 著
暂停 · 16.8万字
科幻 末世危机 召唤流
当希望降临,绝望随着而来。重生至秩序和混乱并存的世界,化身机械师,掀起机械狂潮,击碎异形,碾压智械,重铸人类荣光。在属于超凡的时代里,一颗启明星将照耀整片星空。
目录
第六十八章 机械师的方式 · 2022-04-22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废土

  我是谁?

  我在哪里?

  睁开眼睛,已不再是熟悉的一切,陌生的天花板,满是灰尘的空气之中混杂着汽油味道的空气充斥着他的口鼻,四周的残垣断壁诉说着无尽的荒凉。

  白鸿呆呆的坐在地上,望着远处无尽的废墟,一阵大笑后,平静的像是无事发生。

  抬起双手,紧握拳头感受着虚弱的真实。大脑里仿佛凭空塞进去大量的信息。

  战后世界,秩序和混乱并存。

  突如其来的信息,让白鸿消化了十几分钟,许久,他平静之中夹杂着些许兴奋,眺望废墟之外。

  他似乎是真的穿越了!

  来到一个战后五十年的世界,一个秩序和混乱并存的世界,一个地球的异世界同位体。

  两者的历史发展却完全不同,历史上的一些大战都没有发生,都是进行的文化科技交流。

  人类科技飞速发展,在战前就实现了各项工作的机械化,物质生活高度发达,人类的足迹已经到达了这个星系的边界。

  但突然到来的袭击,轻易摧毁了人类在星系边缘构筑的防御措施,各大星球的殖民基地也无一例外的被毁灭,只有蓝星上有着一些残存的人类。

  不知为何,入侵者改用投放大量的生化兵器-异形和智能机械继续消灭人类。

  对于灾难的发生,幸存下来的人类开始反抗,也许是勇气的力量,人类中开始出现超凡者,带领着剩余的人类不断战斗,从异形和智械中站稳了脚跟。

  而白鸿来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绝望和希望并存的世界。

  调整好心情,白鸿从废墟中走出,看着不远处的钢铁丛林,里面还时不时传出爆炸的声响,以及绝望的声音。

  凝重的看着外面,他从废墟中抽出一根钢筋防身,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带着物理圣剑还是挺有安全感的。

  摸索着前进,来到一间半塌的房子,他打算找一些能帮上忙的东西。

  推开不知道还能不能算门的木板,白鸿开始搜刮着房子,可惜忙活了大半天,里面就只有几块破木板和几根布带。

  将木板简易的绑在手臂上作为护甲后,白鸿准备离开随时可能塌陷的房子。

  外面传来奔跑的声音,伴随而来的还有数十只扭曲的怪物。

  怪物外表看着像扭曲的人,四肢缺完全畸形,几乎每一只都不一样,头颅如同长蛇一般,粗长的脖子将之与身体连接在一起,嘴角滴落的液体在地上发出滋滋的声响。

  白鸿看着前面奔跑的男人不断越过残垣断壁,灵巧的躲过异形喷吐出的液体,将一只又一只的异形甩下,最后消失在街尾。

  只不过另一条街似乎也不安全,因为好几声怒吼从那边传了过来。

  等待着异形的离开,白鸿小心的从房子里出来,依靠半倒的矮墙迅速的转移到了另一间看着完整点的房子里。

  出乎意料的是,房子里躲着一个神色疲倦的女人,脏乱的衣服、乱糟糟的短发,正疲惫的靠在墙角。

  突然出现的白鸿似乎吓到了她,眨眼间,冰冷的匕首就搭在了白鸿的脖子上,疲倦的眼神变得凶狠。

  “我没有恶意!”

  白鸿连忙举起双手,将钢筋扔在了地上,释放出自己的善意。

  女人一脚踢开钢筋,把白鸿压在地上绑起了双手,才慢慢放松下来。

  女人看了看白鸿些许灰尘的衣服,疑惑的开口说道:“你是避难者?”

  白鸿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女人说话。

  “呸!世界已经毁灭了,我们输的一败涂地,连人类最后的荣光都没有见证的懦夫。”

  女人用厌恶的眼神看着白鸿,不情愿的将刀锋从白鸿的脖子上移开,将他扔到墙边。

  “逃避的懦夫,面对绝望的世界吧。恐怖的异形会将你撕成碎片。等你后悔没有死在休眠舱的时候,你已经没办法回头了。”

  女人用凶悍的眼神看了白鸿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废墟,只剩灰尘在空气中飞舞。

  白鸿靠着墙角慢慢坐起,依靠墙脚不断磨蹭着绑手的绳索。

  许久,腐朽的布料被磨断。

  白鸿活动着自己的手腕,重新捡起钢筋,迅速离开废墟。

  万一刚才的疯女人又折返回来,免不了和她起冲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

  行走在钢铁丛林中,却并不缺少绿色,四周肆意生长的植物在染绿着这里。

  经过一番搜查,白鸿只找到几块铁片,上面还都布满锈迹,至于食物的踪影则是完全没有看见。

  眼看着天色渐黑,他找了一栋比较完整的房子躲了进去。

  天渐渐暗了下来,白鸿蹲在房子的二楼依靠着月光观察着四周,似乎是因为之前那人的关系,四周的异形都被吸引走了。

  外界只有时不时传来的吼叫,房子周围没有异常,反而显得有些寂静。

  白鸿拿出自己搜索了一天的收获,忍着饥饿开始清点。

  一根钢筋,三块巴掌大的铁片,两块还算结实的木板,一条绳索,几块布。

  重新将木块绑好,白鸿将铁片掰成长条状,用布包裹着把手做成一柄简易的匕首。

  不错,耐久-2,自带“破伤风”debuff加成,只是不知道异形会不会破伤风。

  整理好东西,白鸿开始检查这栋小房子,之前来的匆忙现在补上。

  一楼的入口被他用碎石块封好,虽然不算结实,但至少没有敞开大门。至于玻璃,似乎科技发展的不同,连居家的玻璃都是防弹级别的。

  三层小楼,外带地下室。

  推开地下室的门,白鸿摸索着下楼梯,漆黑的长廊不知通向何处。

  放轻的脚步声在长廊不断回响,吱吱吱的叫声从黑暗中传来,几只像猫一般大小的老鼠从黑暗中冲出,泛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白鸿。

  尖锐的牙齿朝着他撕咬而来,鼠脸上遍布着蚯蚓状的肉芽,看着十分露骨。

  白鸿抬手将一只变异老鼠拍飞,迅速拔出腰间的匕首,锋刃如闪电般划过老鼠的身体。但是韧性十分的毛皮挡住了匕首的切割,只是给老鼠开了一个小口。

  被打飞出去的老鼠狠狠的摔在地上,倒地吱了几声后,晃了晃头又朝着白鸿再次袭来。

  白鸿回退到一楼,重新将门关好,背靠着地下室的门,背部感受到门后老鼠的不断撞击,哐哐哐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如此的恐怖。

  呼!

  白鸿喘着气,思考着解决的办法,不然自己今天晚上就不用休息了。

  刚才自己用匕首砍老鼠的时候,感觉都不是一只老鼠,而是再砍一个跳起来的沙袋。

  现在想想,那只老鼠似乎有些过分的大,比他见过的南方老鼠都要大。

  过了一会,老鼠发现似乎撞不开门,渐渐没有了声响。

  白鸿从房间里搬运着石块,先把门给卡住,至少不能让那只老鼠冲出来。

  将地下室的门封的严严实实,白鸿决定把地下室放一放,先探索这栋房子的其他的地方。

  一楼啥也没有。

  二楼水果刀一把。

  三楼,发现了一棵沿着墙脚不断生长的藤蔓,上面还挂着一些青色的小果子,和青苹果看着差不多,但也就和小孩子的拳头一般大。

  看着眼前的果子,白鸿拿不定主意,好不容易发现了食物,但是不知道有没有毒。

  不吃,饿着肚子明天的状态肯定下降;吃,万一有毒自己就一命呜呼了。

  吃,不吃也是慢性自杀,屋外的怪物可不会和你讲武德。

  在打定主意后,白鸿谨慎的用布包着手摘下一个果子,拿着倒是挺重的,外皮也坚硬的,尝试着将其掰开,但就算是使出全力果子也纹丝不动。

  看着手里的果子,白鸿感到一阵惆怅,如果认识这个果子就好了。

  [青果(可食用):使用外力敲破外壳,内有果肉]

  突然间,白鸿的眼前出现有关果子的信息,如同备注一般出现在果子旁边,吓了他一跳把果子掉到了地上。

  白鸿揉了揉眼睛,发现信息依旧在果子旁边,他可以确定自己不是饿昏了头出现幻觉了。

  卧槽,挂!

  回想起刚才自己的一举一动,白鸿发现信息是在自己感叹如果能看到果子信息之后出现的,心里不由默念,满汉全席!满汉全席!

  一分钟过去,连根毛都没有出现,白鸿对于自己的挂不是言出法随表示很失望。

  他将匕首拿起,心里再次默念,匕首。

  【

  名称:粗制匕首

  说明:具有微弱的攻击力,在耐久范围内可切割物体

  耐久::100%

  评价:这玩意能砍skr人。

  】

  果不其然,匕首的旁边也出现了相应的信息。

  在验证外挂的作用后,白鸿拿着果子对着墙壁就是一顿砸,几次尝试后青果的表面出现了一些裂痕,白鸿沿着裂痕使劲,终于将果子打开,露出里面的果肉。

  一入口,白鸿差点没把果子扔了出去,太酸了,而且还有一种涩涩的感觉。

  忍着酸味将手里的果子吃了下去,他一脸复杂的看藤蔓上其他果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心一横开始自己的充饥大业。

  一番狂啃之后,白鸿的肚子终于不饿了,但嘴巴里一直有着一股酸味,太上头。

  这时候的白鸿再看果子,上面赫然多出了一些信息,【果肉酸涩,附带提神效果】。

  好家伙,还带更新的。

  白鸿仔细感受了一下,虽然都快午夜了但自己确实没有什么困意,不过也不排除是自己熬夜习惯了。

  解决完肚子问题,白鸿复盘刚才自己用匕首去砍老鼠的情形,实在是太莽撞了。

  万一老鼠的皮很厚,冲过来的力量很大,牙齿锋利到足以咬断匕首,自己又没有反应过来,那自己岂不是被一波带走。

  想到这里,白鸿绝对将钢筋和匕首绑在一起,造一个中距离的武器,不求杀伤力只求稳妥一些。

  一番折腾后,白鸿将剩下的铁片扎在一起,用布条将钢筋和匕首绑的稳稳当当,顺便测试了一下,挺牢固的,破伤风长矛出炉。

  【

  名称:粗制长矛

  说明:具有一定攻击力,在耐久范围内可切割物体

  耐久:100%

  评价:这矛头真的不会掉吗?

  】

  重新回到一楼地下室门前,白鸿刚尝试着打开一个门缝,结果一个怪异的鼠头就从门后伸出,挣扎着不断用爪子扒拉着四周。

  白鸿拿起长矛刺向老鼠,这次韧性十足的鼠皮没再挡下长矛,矛尖在力量的加持下狠狠的在鼠背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能够破防,白鸿拎着长矛一顿乱刺,鼠皮在多次戳刺后,被长矛捅进身体里,随着长矛的不断搅动,疯狂挣扎的老鼠也慢慢的安静下来。

  白鸿提起长矛,看着挂在矛头上的老鼠尸体,用力一甩,红色的血迹涂在灰色的墙壁上,暗红的血液混杂着灰尘流在墙脚上。

  重新将门关上,他看着满是缺口的矛头一阵心疼,自己刚拼接好的长矛就快要报废了。

  再次确认门已经关好,白鸿并不打算再探地下室,刚才自己借助地形优势的情况下,捅了至少五下全力的攻击才把老鼠干掉,现在下去没有了地形优势,基本等于自寻死路。

  回到二楼,关好房门,疲惫的白鸿就抱着长矛找了一个背靠窗户的墙角迅速睡下了。

睡夜清松·作家说
新书幼苗请呵护,已经内投,放心大胆投资。

上起点读书APP支持我

第一时间看更新

立即下载

第一章 废土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