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打上军火

打上军火在线阅读

打上军火

百万王

科幻·星际文明·6.82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12-19 16:45

【传统软科幻短篇】(全本免费阅读)内部分裂的贫穷小国「荷波伊莫基特」,陷入战火已近一年之久。隶属东荷武装军的巴伯伦·帕萨尔中校,在重大战略性失误后被迫调遣,并临时返家。与此同时,其年幼的独子艾迪正手捧一束烟火,默默地等待。然而始料未及的是,巴伯伦会将战场上的躁火蔓延到儿子身上。在沉痛的误会中,艾迪奔向曾是童年阴影的小黑屋,在那里,他偶然结识了一位来自遥远文明的新朋友“奇卡”。“既然你喜欢放烟火,那我就送你一些吧!”......当无情的炮火降临后,艾迪独自踏上逃亡之路。他是幸运的,所有的痛苦都能向那位新朋友倾诉;他也是不幸的,多彩的烟火并不能照亮这片灰暗的国土。命运的齿轮,悄无声息地转向一场场悲剧,而背后的推动者,仅仅是两个单纯的孩子......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硝烟

  “巴塞将军……这里是东荷西南线编号第十七军,巴伯伦·帕萨尔中校,请指示…”

  “我知道了。对于你的过失,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地方吗?”

  “…没有,将军。”巴伯伦的嘴唇微微颤抖着,一同颤抖的还有他那只握着电话柄的手。

  “很好,多余的话就不说了,我现在命令你前往西北线进行增援,至于此次战略指挥的疏漏,日后再一起算。

  哦对了,我听说你在指挥室养了一盆花,还悉心照料,耗费不了少心思,它们也因此绽放的十分漂亮。

  知道吗?你的任务其实也能完成的同样漂亮。”

  “是…将军,我保证不会再出任何差错。”

  ……

  人烟稀少的林间土路上,巴伯伦所乘坐的私人军车匆匆驶过,留下一股夹杂着尾气味儿的刺鼻尘雾。

  即便如此,与那数十公里开外的硝烟相比而言,这尘雾绝对称得上温和。

  不停交接的景色从巴伯伦眼前相继掠过,他的目光却始终定格在同一条水平线上。

  一小时前与上级的那番对话,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他正是那头倒霉的骆驼,无论身或心,都早已不堪重负。

  荷波伊莫基特是一个数十年前就局势紧张的小国家,最终内部分裂成东荷与西荷。

  起初,两者间的地区小冲突时常发生,但后来,双方就像是两头谨慎的丛林野兽,都有着杀死对方的准备,却迟迟不肯出手,只是相互间不停地试探,持续了整整十年的时间。

  不过没人能想到,这场跨越十年的试探,就在今年年初走到了尽头。

  巴伯伦同样也想不到,也从来不敢去想。

  可惜一切来的都很突然。

  东荷与西荷的全面战争彻底爆发,第一枪是由代表政府武装的后者率先打响。

  作为东荷反抗派武装的一员中校级军官,巴伯伦自然而然得第一时间投身于前线,进行战术性指挥。

  这场战争已经持续将近一年,时至12月末,巴伯伦的精神就像被打了麻醉针,三天前的一个迷惑决策直接让他丢了大半个西南边境要塞。

  现在想想,巴伯伦觉得自己是个既幸运而又不幸的人。

  幸运的是,他能够在二十多年的军旅不战生涯中晋升至中校。不幸的是,战后他才发现自己根本配不上如此高阶的军衔。

  于他而言,可能唯一值得欣慰的地方,就是这一身军皮让他有了不错的条件,也让他唯一的儿子能暂时安稳且宽裕的度日。

  车子继续向前,朝回家的方向开去,巴伯伦强迫自己进行深呼吸,好令自己的思绪趋于冷静。

  “快一年没见了吧,我亲爱的儿子…”

  ……

  荷波伊莫基特境内有一条宽大的河流,名为“捷母”,它由东北一直延伸向西南边界。

  在捷母河上游的南部一百公里处,坐落着东荷最静谧的庄园带,即便是在战时,这里也被保护的很好。

  当然,这全都得益于前线军队的顽强抵抗,使得交火线一直集中在东西荷的分界点左右,才让相当一部分平民区免于战火的波及。

  除此之外,空中打击的概念在这样一个军事势力混杂的小国非常模糊,军资也是其中很重要的影响因素。

  或许有人想到过诸如声东击西的空对地策略,可无论是之于东西荷哪一方,想要按照理想状态去实施都完全是痴人说梦,至少在目前而言是这样的。

  在这片庄园带内,有一块明显区别于其它地段的区域。

  这是一栋外观奢华的洋楼,在外面围着一圈铁网,由重钢打造的大门旁,有着十名手持步枪的守卫,另有若干同样装备的守卫在周边巡逻。

  任何一个不打招呼妄图闯进来的陌生人,都有可能在下一秒被他们打成马蜂窝。

  在这栋洋楼的二层窗口边,七岁的艾迪·帕萨尔正静静的趴着,小脑袋压着胳膊,眉头微皱,嘟着嘴巴,双瞳泛着带有强烈期盼意味的光芒。

  “少爷,外边刮着那么冷的风,您一直趴在那里会着凉的。我相信老爷他已经在路上了,再等一会儿您就能见到他。”老管家见状,连忙来到艾迪身后,蹲下身子温柔地说道。

  塞维尼已经年过半百,于十二年前进入帕萨尔家工作,自艾迪的母亲去世后,她更是尽忠尽职,将家里的一切都打理的十分完美。

  “塞维尼太太,可是我想立马就见到爸爸,他已经有快一年没有回家了。

  对了,你说爸爸会不会陪我一起放烟火啊?虽然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也没有到年底的最后一天……”

  说到后半句话时,艾迪转过身来,瞪着大眼睛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塞维尼。

  “会的,一定会的,老爷都离开家里这么久了。”

  “真的吗?”

  “是的……嗯,我是说一定会…”塞维尼的回答变得不自信起来。

  她心里很清楚,艾迪的父亲,也就是巴伯伦·帕萨尔中校,这一年来都去干了什么。

  艾迪从小到大都不曾知道“战争”究竟是什么。

  在父亲往昔的陪伴,以及他对塞维尼太太的吩咐安排之下,艾迪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生活在一个水深火热的国家之中。

  但艾迪并非没有就其意义向父亲讨要过答案,只不过得到的回答是一句他这个年龄无法理解的话:“战争是只有大人才要去参与的事情,和小孩子无关。”

  因此,艾迪见过士兵、见过装甲车、还从父亲身上见过他携带的枪,却没办法将他(它)们与“战争”这一陌生的字眼建立主观联系。

  在旁人看来,艾迪无疑是非常幸福的。

  可他自己并不这么认为。

  就算他无法理解“战争”是什么,但他唯一能肯定的是,这个可恶的家伙将他的爸爸从自己身边夺走了快一年的时间。

  以往就算离开,也不至于这么久。

  嘀!……

  就在这时,汽车的鸣笛声从外边传来,艾迪和塞维尼同时向窗外再度看去。

  “爸爸!是爸爸回来了!!”艾迪兴奋的原地蹦哒,赶紧往楼下跑去。

  塞维尼也露出一脸笑意,紧跟在艾迪身后,“少爷,慢点儿!别摔着了!”

  院子里,艾迪飞奔着扑向门口走进来的一名身着军衣的中年人,正是刚被战略调遣的巴伯伦·帕萨尔中校。

  巴伯伦紧紧抱住自己的儿子,脸上露出的笑容却并没有去他臆想中那么灿烂。

  就在不久前的半路途中,他还与自己的司机讨论见到儿子后,该怎么才能笑的更自然,更好看,甚至对着后视镜摆弄了一阵。

  然而真到了这一刻,他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住那些被压抑的复杂情感。

  巴伯伦的眼眶中,两行泪水猛然夺出,他的表情仍然勉强维持着相逢的笑容,内心却在努力压制着一种想要宣泄的怒号。

  终于,他忍不住了,好在他同时不忘放大笑声,拼命予以掩饰。

  “哈哈哈!艾迪,我亲爱的艾迪,这么久没见,爸爸很想你…真的很想……哈哈…!”

  “爸爸……你怎么了…?

  为什么一边笑一边哭呢??”

  艾迪莫名感到有些怪怪的,但是在他眼中,父亲貌似笑的确实挺开心,他知道,这应该叫“激动的泪水”吧。

  而身后的塞维尼不由收住了笑意,眼眸间隐隐透着一丝担忧。

  “老爷,您先去洗个热水澡吧,晚饭很快就能做好,今晚好好陪陪少爷,明天我会叫您起床的。”

  “爸爸明天还要走吗?!”闻言,艾迪有些惊诧,“爸爸,你不是已经回来了吗?怎么又要出去啊?还是因为那个什么…‘战争’吗?”

  巴伯伦拍着艾迪的小脑袋瓜,

  “是的,艾迪,这是我们大人的事情,等做完了,就能一直陪你了,今晚只是临时回来一趟,相信爸爸,很快就会结束的。

  好了,你先去玩儿吧,爸爸有些疲惫,洗个澡精神精神,待会儿一起吃晚饭。”

  “哦……”艾迪的声音有着明显的失落感。

  不管怎样,最起码今晚还是有机会的。

  父亲去洗澡的时间里,艾迪匆忙地赶到自己的房间,从床底缓缓抽出一个小铁盒。

  拍去上面的灰尘,艾迪用一种无限接近于神圣的目光打量着它,暗自嘀咕着,

  “爸爸终于回来了,嘻嘻…”

  随着铁盒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样式五花八门的小玩意儿,全都带着引信,对于这个年代的孩子们而言,它们是再熟悉不过的东西——烟火。

  尤其是在荷波伊莫基特这样的贫穷小国,烟火能够算得上绝大多数孩子最直接的快乐源泉。

  每逢特殊节日,或是一年之末的夜晚,孩子们便会相聚在一起,放着各式各样的烟火,一同欢笑,对着它们绽放的光彩许下心愿。

  看到孩子们开心,大人自然也就高兴,可以说,烟火在荷波伊莫基特不仅仅是作为普遍的儿童玩具,也作为一种情感上的寄托而存在。

  艾迪的脑海中,浮现出以往许多与父亲共戏各类烟火的场面。

  有的能在末端溅射出五颜六色的火花,像陀螺一般极速飞舞;有的能在水中引动激流,随后扬起晶莹的喷泉水柱;还有的则是直冲天穹,绽放成璀璨的火花。

  这些难忘的场面,从他有记忆起年年都没有缺少过。

  今年相对不是那么幸福的一年,希望能在今晚与父亲幸福那么一小会儿,一小会儿就行,艾迪心里如是想着。

  盒子里的烟火是去年年末的存货,说到这里,艾迪不禁又感到有些懊恼,“战争”这家伙居然连烟火商都给赶跑了。

  所幸存货是几十支大小不一的火花棒,足够耍上好一阵。

  ……

  大厅的餐桌边,塞维尼正在不停地与另外几名佣人摆置餐具及上菜。

  巴伯伦已经准备就绪,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怔怔出神,餐桌旁壁炉的火光映出他瞳孔中的那抹不安。

  叮!……

  突然间,壁炉台旁边的电话座响了起来,巴伯伦条件反射般地颤抖了一下,塞维尼立刻停下手中的活儿,过去先接过握柄。

  “您好,这里是巴……”塞维尼话说一半,看向了巴伯伦,“老爷,找您的…”

  此时此刻,巴伯伦真想给自己控制不住的颤抖双手打上麻痹针。

  “嗯…”

  接过握柄,巴伯伦在与对方说过一句话后,整个人的脸色就彻底变了,就像是原本的晴朗日空在顷刻间卷起层层雷云。

  他没有再接任何一句话,只是将电话贴在耳边,似是在静静地听着对方的言辞。

  塞维尼注意到,巴伯伦另外一只自然垂落的手掌不知不觉中握成了拳头。

  “老…老爷…?”塞维尼感觉有些不对劲,在打扰与否的纠结中捏了把手,试探性地问道。

  没有答复。

  巴伯伦依旧在“认真倾听”。

  直到又过了几分钟,他才将电话放回座机台上,手却仍旧握在上面,身形亦是维持着刚才的姿态原地不动,只有头微微垂落。

  这时,大厅的门打开了,艾迪小心翼翼地走进来,两手负在背后,脸上有着期待性的笑意。

  看到爸爸那站立不动的背影,艾迪知道,现在就是最佳的时机!

  紧接着,艾迪迈着步子,向父亲身后轻快的跑去。

  见状,塞维尼本能地喊了一声:“少爷!别……”

  不过为时已晚,艾迪一只手轻轻拍在父亲的后背上。

  “爸爸!”同一时间,艾迪还偏头看了塞维尼一眼,有些好奇她怎么了。

  片刻后,艾迪并没得到来自父亲的回应,但父亲不是已经是挂断了电话么…?

  “爸爸?”

  依旧没有回应。

  塞维尼心跳越发的厉害,她命其余佣人退下,自己则绕过餐桌,朝艾迪走去,准备将他拉走。

  没成想,就在下一刻,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爸爸,这是我送……”

  “别来烦我!”

  啪!!!

  艾迪的稚嫩话语,巴伯伦的莫名怒斥,以及他反手将儿子所递之物拍走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那是一朵由几十支火花棒绑在一起的“烟火花束”,在花束的下方用绳子吊着一张经过折叠的方纸。

  若是打开方纸,会看到上面画着一副画,虽然工笔幼稚,但不妨碍辩识。画中内容是漫天绚烂的烟火,在烟火之下有一群手舞足蹈的人在庆祝,其中就有一对父子。

  在这张画纸的背面,写着“生日快乐”四个大字,下方还跟着几行稍小的文字:

  「爸爸,你很久没回来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听塞维尼太太说因为那个“战争”,好多东西都买不到了,所以我就画了这副画送给你当礼物,希望你喜欢。

  抱歉,没有办法准备蛋糕,等你回来后就对着这副画许愿吧。

  因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回来,那我就把到时一起放烟火的愿提前许咯。

  我的愿望是:让那个“战争”马上结束,这样爸爸就能多多陪在我身边啦!」

  很可惜,这张方纸没等来它被打开的时刻,便在此刻随着被拍走的烟火花束,一同飞进了旁边燃着熊熊烈火的壁炉里。

  一瞬间,几十支火花棒同时被引燃,但它们本应绽放的美妙荧光却完全淹没在了火堆中,看不出分毫。

  而那张外表轻薄的方纸也在眨眼间化为灰烬,巴伯伦永远也不可能品位到其中的沉甸。

  艾迪呆愣在原地,与父亲对视的一双眼睛失去了光芒,之后便溢满泪水。他转过身,嚎叫着不知要奔向何处。

  “少爷?!!”塞维尼赶紧跟了上去。

  大厅内只留下巴伯伦一人,呆滞着目光站在壁炉旁,他的那双眼睛死死盯着壁炉内的景象,那一束烟火花束已然成为扭曲的铝丝团。

  巴伯伦似乎清醒过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犯下了什么错。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凝固,可钟表的指针仍在向前转动,来不及道出的话语已经无力留住儿子的脚步。

  焚烧后的画纸散落成无数细小的黑色粉尘,顺着壁炉的火风冲出烟囱,从不远处看去,就像是这片静谧的庄园带升起了一小柱违和的硝烟……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科幻小说星际文明小说

打上军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