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食气者神明而寿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食气者,神明而寿在线阅读

食气者,神明而寿

仙侠 / 幻想修仙

99.48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12-18 11:11

书籍摘要: 神州大陆,练气士炼气成炁。一名普普通通的凡人重生在神州大陆,获得黄粱图的传承,拜仙门、过险关,斩仇敌……一路顺遂,人人都道运气无敌。然而当他一步一步,登先天、入霸者、成人仙……接触各种奇人异士,神奇之炁,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天象之炁控风雷雨电云,神鬼莫测;天星之炁借天星之力,地动山摇,;兵刃之炁加持法器,无坚不摧;兽与灵植之炁,假化召唤,如影随形;镇守、郡守、国主,养出人势之炁,人力胜天;兵长、统领、统帅,统御杀伐之炁,人发杀机,天翻地覆;人望、才名养出人气之炁,一呼百应……山川地理、酒色财气,凡此种种皆可。这漫漫长生路,他究竟能走到哪一步?…………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劍龍在草地散步.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王三知.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3名:我看见羊1.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熊猫大佬在线阅读
“做人太累,下辈子还是当只猫吧,最好再来一个美女铲屎官就完美了。” 陈凡躺在病床上许下愿望,或许是上苍有灵,愿望真的被实现了……一半??? “我只是想做只高冷的喵星人,老天爷您却让我重生成一头熊猫是几个意思?熊猫和喵星人那是一个物种吗?还有山洞外头为什么会有活蹦乱跳的恐龙?!!” 本书群号365358244
星辰旅者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修仙大革命时代在线阅读
我叫李礼,礼貌的礼。 是楚地改革的领头人,是修仙界灵子学说的提出者,更是修仙界革命的先锋,我将创造属于我的时代! …… 简单来说就是带着地球图书馆的李礼在修仙界研究修仙,研究灵子,融合科学,开发新的修仙模式的故事。 第一卷为凡人篇,主要写改造楚地的故事,不喜慢节奏的可以从第一卷卷尾语开始看。
德霖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仙木奇缘在线阅读
一个动乱年代,逃荒少年为了十个馒头而被卖入矿山,却因偶然得到的一本【枯水经】从而踏上了修真之路。 炼气、筑基、金丹、结婴...修仙之路上披荆斩棘、炼器凝丹、修法炼神,逆天渡劫,当有一天他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之后,却惊讶的发现…… 【仙木奇缘】交流群:225650616(方便大家交流,但请文明讨论。)
小小招财猫a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老秦人的刀在线阅读
“你是老秦人的刀,一把锋利的刀,老秦人不能没有你这把刀。” 这是一个复杂的世界,有人界,仙界,神殿;还有妖谷,冥海,玄天..... 人界有凡人武者和巫师,有嗜血幻字人;仙界有仙,神殿有神;妖谷有万妖,冥海有囚徒,玄天有猎人…… 历史是真实的历史,仙侠是虚构的故事。 刚从部队复员的十九岁小伙莫守拙,喝醉了酒抱着一本名叫《老秦人》的书于睡梦中穿越到了大周王朝赢氏部落,借用残体化身老秦人的刀,开启了一段斩妖除魔的鏖战旅程…… 诸天万界,有太多未知之地,也有太多未知之人。在很多未知之地的未知之人眼里,神和仙都不值得一提。 “猎人专猎仙,妖难进悬山。丰王欲封妖,举兵灭周朝。”战火连绵,生灵涂炭,谁对谁错,留给后人说。
笑一世浮沉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在修仙界培育仙器在线阅读
林轩穿越修仙界,本想成为英雄潇洒、风度翩翩的剑修。 却因天赋一般,达不到入门弟子的条件,只能沦为杂役,被迫养猪三年。 蛰伏三年后,林轩终于等到自己的天赋孕育完毕。 他的精血可以让灵器通灵,诞生灵智,认他为父。 从那之后,林轩便在修真界开始了他的鸡娃生涯。 看着面前的宝剑,林轩脸色严肃: “轩辕剑,你的目标可是如同轩辕天帝一般,成为剑中至尊,怎能如此贪玩?” “你看看旁边的八卦炉,今天又自己炼制了十几炉仙药...” 说着林轩便拿出几本秘籍: “这是剑术真解、剑术真意、剑术秘要,今天把他们都学会...” .... 看着面前站成一排的仙器,林轩心中充满了无限的自豪感。 什么宝剑剑胚、八卦炉、太极图、盘古斧、万物母气鼎...在外面再牛逼又如何? 见到我,还不是要乖乖的叫一声爸爸?
日月合则为明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无敌的我只想混吃等死在线阅读
穿越成了超级官二代。 老爹是当朝宰相,娘亲与皇后是亲姐妹,就连三位姐姐也都是名震一方的大人物。 宁弈打算就此混吃等死逍遥一世。 岂料刚接受了这个事实,立马出了大事。 老爹因被人诬陷有叛国嫌疑吃了大官司,一旦被证实,宰相府肯定完蛋。 宁弈急了。 他只身冲入敌国一拳轰塌了小半个皇宫,扛着一座大山威慑敌国女皇,让其亲自来澄清事实。
借花小僧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有一本荒诞经在线阅读
此方世界妖魔横行,诡谲丛生。 有人曾在山林间看到纸人,将一书生接走。 也有人曾在大道旁遇到三个脑袋的醉汉,将行人诱来下酒。 一觉醒来后,宋川拥有了一本能收录诡异的旧书,收录越多,自身越强,还能随机得到一些诡异的功法。 【盗棺法】:身眠棺中葬于阴脉不死者,可得身担五岳之力。 【大渊种】:以白骨为土壤,以血肉做养料,待种子开花,必将荼毒天下。 【太岁经】:世人皆逃不过种种苦难,以至亲为祭品,其中虔诚者,可得懒、衰、刑等人虫卵一枚,虫卵破壳,人虫祸岁。
鱼涧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张氏家族修仙记在线阅读
新书(重生之浮生旧梦 ),有喜欢都市文的朋友可以看看
红尘有仙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迷雾之仙在线阅读
迷雾世界,修行者修行靠瞎蒙乱猜,一本经文,有无数种解释,有无数种修行方式。有的能成功,有的会死亡。 张存道被从现实世界抓到迷雾世界,也觉醒了自己的伴生功法,对佶屈聱牙的功法,他也束手无策。 不过他能回到现实世界,求助于大学教授和网络人才。 一样的功法,不一样的修法。现代人的智慧,迷雾人的修行。 欢迎关注《迷雾之仙》!
多脑鱼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食气者,神明而寿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食气者神明而寿

  赵国,金溪镇,镇守府内练兵场。

  清晨的雾霭还没散去,一群府兵已开始了晨练,早操。

  金溪镇毗邻寒国,老国,是边境百战之地,民风尚武,上至八十老翁,下至八岁孩童,妇孺女子,都懂得拳脚功夫。

  镇守府内的府兵是镇守亲卫、私兵,更是如狼似虎,各个体态彪悍,气息沉凝。

  砰砰砰!

  这些府兵腰马合一,动作敏捷凌厉,拳出似剑,脚踢如风,显现出强劲的根底。

  练兵场边镇守府的家丁、奴仆黑衣黑帽,匆匆而过,有个别驻足观看,就招来喝骂。

  “这里练武,不是你们能看的!”

  “丁牛,还不快走,小心挖了你的眼睛!”

  丁牛生的牛高马大,面容粗狂,一对浓眉,走起路来慢慢吞吞,管事劈头痛斥:

  “不要以为自己还是天才,在这里你是镇守府最下等奴仆,要谨守自己的规矩,恪守自己的本分,知道吗?”

  镇守府是庞然大物,直属的下人有数千,级别分为大总管家,大管事,小管事,家丁,奴仆,分管田产、矿业、商业等。

  呵斥丁牛的管事,是镇守府管理私田的一个小管事,黄方,负责管理100亩私田的耕种秋收。

  面对丁牛,也是傲气十足:“镇守大人把你安排到灵田耕种,是对你的考验,知道么?你每顿都有肉食,是其他低等奴仆想都不敢想的待遇,一定要记得镇守大人的恩德。”

  丁牛心里朝他吐口水,敷衍了两句。

  他原本是地球华国人,天生有反抗的骨头,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机会,想要摆脱奴仆的身份。

  “今天,你再犁五亩灵田。”

  黄方集合了自己管理的五名农仆,给丁牛下了指派。

  “其他人只要三亩,我就要五亩?”

  其他几个奴仆幸灾乐祸地低笑,都有自己的小聪明,一共100亩田,丁牛做的多,他们就做的少。

  黄方冷笑:“昨天三亩,今天你还有力气偷看府兵练武,可见是偷懒了!明天再看,就是十亩,要是完不成,家法伺候!”

  镇守府以军法治家,严酷无情,下面的人只能无条件服从,更何况还是最下等的奴仆,敢抗辩都是错,动辄鞭打,杀威棒。

  要是被他寻到由头,一顿棍棒鞭子打下来,能打的人皮开肉绽,下不来床,身体不好被打死也是常事。

  丁牛忍了。

  管事黄方带着他们几人,直奔镇守府后不远的梁家凹。

  梁家凹三面环山,沃野千里,赵寒江蜿蜒而过,水泽便利,是一等一的良田。

  此处是镇守府私有,谷内有重兵把手粮仓,各个出入口处守卫森严,闲杂人等不能随意出入。

  就连在此耕种的农夫,就要有管事带队,验证腰牌,才能进入。

  因为此地种的是珍珠米,是天下一绝。

  食草善走而愚,食肉者勇敢而悍,食谷者智慧而巧。

  一个人的身份地位,以及他的力量武艺,跟他平时吃什么息息相关。

  普通愚民村夫,吃薯类根茎度日,浑浑噩噩。

  如果能顿顿吃上肉食,又高他们一等,是武夫,是战士。

  而能每天吃稻米的,则是贵胄。

  珍珠米是米中的极品,个个颗粒饱满,大如珍珠,闻之生香,是练气士的食物。

  食石者肥泽而不老,食气者神明而寿。

  食用五谷杂粮的还属于普通人,吃灵丹妙药而长寿的是练气士,能够采食天地灵气生存的就是神明。

  珍珠米是一种媲美灵丹妙药的谷物,只有梁家凹才能种植,一部分产出上贡朝廷,一部分镇守府自用。

  镇守黄刚据守边陲二十余年,麾下兵强马壮,把金溪镇打造成铁桶一片,珍珠米功不可没。

  丁牛胆大包天,趁秋天收割的时机,生啃过几次珍珠米,连谷皮一起嚼碎吞下,竟然不噎不干,还有一股甘甜清香的味道。

  吃下之后,腹中生暖,神清气明。

  不仅滋养他的体魄和真气,丁牛还感觉到一股奇特的气冲向他的脑门,竟令他生出一些飘飘然的感觉,脑子清醒。

  如果所料不差,这股气是灵气。

  珍珠米,对他的身体和头脑都是大补。

  真气还好说,吃五谷杂粮、肉食能够转化,而灵气却稀有,能开发头脑,以后会生出种种神异。

  黄方负责的一百亩珍珠米比去年减收两担,被狠狠责罚了一顿,他一直怀疑是下面的人搞鬼,尤其怀疑丁牛。

  大管家吩咐给丁牛每一顿提供肉食,他表面上遵从,暗中克扣一半自己享用,并且每次都派最重最累的活给他。

  没想到丁牛不仅没有被累垮,个头还是蹭蹭蹭往上走,小小年纪人高马大,长的比他还高还壮,一十二岁已经凛然如成人,定然是偷吃。

  黄方心中怀疑,每次派任务,都对他挑鼻子瞪眼,想看看这小子狗急跳墙,暴露出什么秘密。

  他仅知道丁牛看到别人练武就迈不开腿,每天瞎练,却不知道丁牛有多拼命,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

  丁牛虽然还只是真气八阶,遇甲不破的下三阶,但是,对一个专事农活的农仆而言,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黄方欺压他,丁牛心知肚明,面对欺压自己之人他做不到添着脸讨好,反而要借这一股不服,誓要混出个人样。

  苦难和仇恨能磨练人,丁牛把那些让别人累死累活的苦差当成锤炼身体、意志的工具。

  丁牛早就明白,这个残酷的世界没人帮他兜底,躺平等于倒下,而他还不服。

  现在能让他变强的,就是这些压迫和痛苦。

  一路到了牛房,拿了号牌去领耕牛,结果健实精壮的耕牛早被挑走,放牌的家丁看是丁牛,嘿嘿一笑,照例给他派了一头老弱病。

  “给你留着呢。”

  “多谢。”

  老牛看上去更老了,嘴唇附近全部变得斑白,像冬天的荞麦毫无生气,毛皮也不光滑。

  这头牛要是丁牛不用,也没人用了。

  牛老了如果不中用,以后的命运,卖给牲口贩子,或者直接就杀了吃肉,免不了遭到屠宰。

  这头老牛要是丁牛不用,也是这个命运。

  丁牛刚被分来做农夫的时候,身材瘦弱,力气也少,全靠这头老牛出力,才能勉强跟上别人的步伐,免于累死、责罚,为自己挣了一条命。

  现在他练出真气,身强体壮,不忍心老伙计被宰杀,每次都是用它。

  随后他牵着这头老相识,带上犁田工具,直奔田区。

  他们一组负责的田区就在赵寒江边上。

  给老牛套上犁套,一人一牛往前,老牛没什么力气,全是丁牛在使劲。

  丁牛暗中发力,浑身肌肉鼓涨,体内真气如同江水涌动,

  嗬!

  双臂饱满有力,两腿犹如推土机,一步一蹬,脚印深厚。

  没过多少时间,头顶蒸出水蒸气,如同白烟袅袅。

  出汗会带出身体的能量,造成浪费,丁牛也没办法,修为还不够。

  如果是上三品的真气修为,真气凝成一块不外泄,就能锁住水汽,剧烈运动也不会出汗、流汗,达到不漏的境界,利用起身体的所有能量。

  丁牛离这样的境界还差的很远,大概一个时辰,大汗淋漓,不过这才是刚刚热身。

  种珍珠米的土地非同小可,坚硬凝结,不仅要深耕,还要细耕,寻常农夫来耕田,累死耕牛和农夫,恐怕一天耕不出一亩田。

  梁家凹上千亩地,耕田的全是武夫,跟丁牛一组的其他四个农夫,都是盗匪,他们本事不高,算不上江洋大盗,没资格被编入军队。

  被擒住为求活命,才在镇守府做奴仆受苦,每个人都锻炼了粗浅的真气法门,不是寻常的农夫。

  饶是如此,他们玩命抽打着精壮的耕牛,使出吃奶的劲,还是赶不上丁牛的速度,丁牛犁完了两亩,他们也才犁完一亩,气喘如牛。

  而丁牛神采奕奕。

  管事的黄方看到对比,更是暗暗吃惊,丁牛的力气,简直猪突猛进,不似正常人。

  黄方巡视了几圈,仔细检查丁牛的耕地,发现耕的极深,泥粒也细,是种植珍珠米最好的条件,挑不出毛病。

  再去看其他几人的,斥责了几句,句句都夸丁牛。

  其他几人脸上无光,都暗中大骂丁牛这个怪胎。

  这又让黄方想起了那个传闻,丁牛此人,五岁时在金溪镇天赋测试中,曾经展现出极佳的天赋。

  至于他为什么会流落到镇守府,当一个最底层的奴仆,有什么隐因,黄方却是不知道。

  只有听大管事偶尔说起,才有一些微微的猜测。

  丁牛不是家生子,是野生的奴才,把他丢在最底层,吃尽苦头,磨灭他的锐气,才好放心收为己用。

  黄方知道,这是治家的惯用手段,就像他自己,只有五个下属,想要管教好他们,是恩威并施,谁要是敢当刺头,必须狠狠打压,以儆效尤,谁要是奉承他,必须提拔起来,给其他人做表率。

  能力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忠心,驯服,听话。

  丁牛虽然干事利落,一个人顶两个使,平时却对他爱答不理,不像其他人知情识趣,时常捧自己臭脚,很明显不把他放在眼里。

  黄方很不喜欢他,明捧实贬,要让其他人排挤他,自己高高在上看戏。

  丁牛岂会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只是懒得理他。

  自己耕种的勤一点,到了收割的时候就能多出一点珍珠米,算好份额就能多吃一点,一年就只有这样大补的一次机会,是为自己种的。

  他暗暗冷笑,这个黄方有功夫来针对他,不如去注意另外几个货,去年他们负责的田地珍珠米少出两担,他耕种的这些地按平均留足份额,只有多没有少,少去的显然是另外的田地。

  不过那几个货把责任赖到了他头上,黄方识人不明,活该他受罚。

  丁牛也奇怪,进出梁家凹,都要经历严密搜身,难道那几个货也生吃珍珠米,不然没办法带出去。

  当晚,丁牛在梁家凹谷内住下,这次春耕,还要好几天。。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