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之后(求投资求收藏)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潜伏从伪装者开始在线阅读

潜伏从伪装者开始

军事 / 谍战特工

111.02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12-02 22:15

书籍摘要: 有人说,一个优秀的伪装者不能感情用事。也有人说,一个优秀的伪装者要懂得察言观色。还有人说,一个优秀的伪装者时刻都要保持低调。然而在敌人内部成功潜伏了多年之后,李墙最终却只总结出了两个字:扯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友20201101173152831.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雨恨云愁江一色.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枭影H.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谍战特工小说推荐

狼给的诱惑在线阅读
作品讲述了出生猎户世家的陆刚如何成长为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又如何卧底到金.三角完成“诱狼”计划的故事。陆刚和他错以为是土狗的狼,将在西南丛林中上演着怎样的人狼传奇。异国他乡的卧底岁月,要不是遇到他日思夜想的爱人,他还能坚持完成任务吗?
子弹之吻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抗战从伪装者开始在线阅读
看谍战剧伪装者,装甲兵连长李海穿越了。 穿越到伪装者世界成为了王天风的学生。 绑定了特工系统! 和于曼丽成为了生死搭档! 虽然暂时碌碌无名,但即将名扬天下!
特别堂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营川1934在线阅读
故事发生1934年,东北港城营川。
羿落九日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战从特工开始在线阅读
秦云重生民国  有人说他是满手鲜血的屠夫,有人说他是谍战史上的一个传奇……  他认为自己只是在风云诡变时代下,为祖国尽一份力量的爱国者。
方步之间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幕后在线阅读
他叫陆希言,是神鬼莫测的“军师”,白天,他是上海滩法租界著名的外科医生,法捕房首席顾问,周旋于各种势力之间,晚上,化身红色“判官”,杀汉奸,除国贼,威名赫赫,功勋卓著,成为一名幕后英雄。 书友群号:80820059 非诚勿扰!
长风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间谍的战争在线阅读
作为一个普通人却要向间谍宣战,最好的办法是同样成为一个间谍。  作为一个间谍,要向一个实力强大的间谍组织开战,那就加入一个同样强大的间谍组织。  如果无法加入任何一个强大的间谍组织,那就自己建立起一个间谍组织,然后再去战斗至灭亡,或者获得胜利。  这就是间谍的战争,讲述一群平凡的人如何成就不凡的故事。
如水意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长夜谍影在线阅读
烽烟将起,方如今,本想一步步从小警察做起实现自己的小目标,却因为一场意外卷入了残酷的情报绞杀战中,从此开启了一段传奇的谍海生涯。  获取情报、深挖日谍、铁血锄奸……他成了狡诈机智、心狠手辣、残酷冷血的代名词。  然而,只有方如今自己才知道,即使暗影笼罩、硝烟弥漫,那份深藏在心中的信仰从来不曾磨灭,追逐时代之光的脚步亦从来不曾停歇……
掠过树梢的熊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危情谍影在线阅读
21世纪刑警刘达成意外魂穿到民国28年,竟然还携带了奇妙的“读心术”。且看他如何在这个山河破碎、群魔乱舞的时代杀鬼子、除汉奸,以一腔热血谱写报国新篇章!
清河先生2015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至尊特工在线阅读
千古隐门,一脉单传。 秦阳为弥补师傅的遗憾踏入了中海大学的校门,从此开启了一段传奇……
8难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当前位置: 军事 谍战特工 潜伏从伪装者开始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穿越之后(求投资求收藏)

  “我这是……在哪?”

  李墙缓缓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好像正处在一个巨大的空间之中,周围则是一片无尽的黑暗。

  然而,还没等李墙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整个空间便突然间亮了起来,紧接着一扇门便缓缓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李墙小心翼翼地将那扇门推开,却惊讶地发现门的后面竟然是一间办公室,里面还坐着一个看上去十分忙碌的女职员。

  “你……你好?”李墙下意识地打了个招呼。

  而那女职员却连头都没抬一下,“李墙是吧?叫了你那么多遍,怎么才进来呀?过来,坐!”

  尽管很好奇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但李墙却还是乖乖地在那个女职员的面前坐了下来。

  “那个……”

  不等李墙开口询问,那女职员便公事公办地将一张表格递了过来,“李墙,祈愿单号1100215446511,请再次确认一下祈愿内容,确认无误后在这里烙上你的灵魂印记。”

  “什……什么?”

  “什么什么呀?你的父母不是发生了意外,正在抢救室抢救吗?我们收到了你的祈求父母平安的愿望,所以决定帮你实现这个祈愿。”

  此话一出,李墙便立刻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说道:“祈愿……这么说你……你是神仙?”

  “什么神仙?那都是封建迷信!要相信科学!我是天庭祈愿部18号业务专员,很专业的好不好?”女职员用手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地说道。一时间,竟让李墙无言以对!

  然而很快李墙就不再纠结这些了,管它什么神仙也好,上帝也罢,只要能救爸妈的命,爱谁谁吧!

  可就在李墙准备在那张表格的烙印处烙下自己的灵魂印记的时候,却又被那个女职员给收了回去。

  “差点忘了,一旦烙上灵魂印记之后,你就将穿越到另一个世界,只有完成了那个世界的挑战,才能真正实现你的祈愿,我说的够清楚了吧?”

  李墙顿时便有些气结,“这么重要的事,你为什么不早说?”

  “这不说了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不过为了表示歉意,我可以提前向你透露一下那个世界的信息……”说着那女职员便在面前的电脑上疯狂地操作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松了口气,“查到了,你将要穿越的,是一个由谍战影视剧所构成的世界。”

  “谍……谍战?你们天庭也看谍战剧?”

  “这什么话?我们平日里也是要消遣一下的嘛!当然我们也是有原则的,抗日神剧我们可不看!”

  此刻的李墙已经无力吐槽了,于是便将重点重新拉回到了自己最关心的几个问题上来,“穿越之后,这边怎么办?”

  “放心,我们会从其他世界找人穿越到你的身上,代替你奉养父母的。”

  “那……等我完成了那个世界的任务之后,还能再回来吗?”

  “李先生,我们不是慈善机构,做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有失才有得。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放弃祈愿。”

  “这……这不完犊子了么?”李墙忍不住自语道。

  要知道自己别说是谍战剧了,就连那个年代的历史都不甚了解,早知道就多看看这方面的书了!

  直到这时,李墙才深刻地理解了什么叫“书到用时方恨少”。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试探着问道:“对了,我听说穿越者一般都会随机附赠一个金手指……”

  “那是小说!我们可是天庭祈愿部门,很正规很专业的好不好?”那女职员气呼呼地说道,可紧接着又猛地话锋一转,“不过你倒是可以选择两项过人的天赋,但代价就是必须在穿越前接受洗脑,只不过由于你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这个步骤也就免了。”

  “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说到这,李墙便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对了,专员小姐,你刚刚说,要完成那个世界的挑战才能真正实现我的祈愿,对吧?”

  “嗯哼!”

  “那……这个挑战不会很难吧?”

  “这什么话?”那女职员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极其认真地说道,“不难还叫挑战吗?”

  “有道理,那请问挑战失败的几率是……”

  “百分之九十吧!当然如果你那两项天赋搭配合理的话,还是会大大减小失败几率的。”

  “……”

  经过了一番仔细的挑选之后,李墙最终选择了“脑力加强”以及“体质强化”两项天赋。

  而就在李墙终于在那张受理表格上烙下自己的灵魂印记之后,整个人便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了出去,随即便是一阵猛烈的天旋地转,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然躺在了一张病床上。

  紧接着,还没等他平复下来,大量既陌生又熟悉的记忆便伴随着阵阵刺痛一股脑地涌进了大脑……

  数小时前。

  奉天,小西边门。

  “轰!”

  “笃笃笃笃……”

  “呼……呼……”

  一个少年正背靠着城墙,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尽管已是浑身浴血,但少年的嘴角却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不由得心中暗想:自己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

  可就在下一秒,头上却挨了一记狠狠的爆栗!

  “哎呦!老根叔,你打我干啥?”少年吃痛,连忙用手揉着刚刚被打的地方说道。

  打人的中年人则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干啥?你听听,小鬼子的炮声越来越近,局长他们却连个影都没有,亏你还笑得出来!”

  “我……”

  那少年正要分辩,就听有人急声说道:“老根叔,你看!是局长他们!”

  此话一出,一老一小便立刻齐齐地向城内看去,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在“不抵抗”命令正式下达之后,却毅然动员了整个奉天的警察跟大举进犯的小鬼子作战的奉天警察局局长黄显声,正带着一众仅存的手下一边向紧紧咬在身后的日本鬼子还击,一边向自己这边赶来。

  见此情景,那中年人便立刻用手点指了几下,“你,你,还有你,跟我去接应!”

  “我也……”

  然而不等少年把话说完,那中年人便把眼睛一瞪,一把将他给按了回去,“你什么你,给我老实在这待着,其他人跟我走!”

  可话音未落,少年便已然端着枪,一个箭步蹿了出去……

  ……

  “好你个小兔羔子!翅膀硬了,连我的话你都敢不听了是不是?”成功将黄显声等人接应出了小西边门之后,中年不顾自己额头上被流弹擦伤的伤口,瞪着眼睛对刚刚冲在最前面的少年说道。

  不想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却猛然间响了起来,“老刘啊,要我看,你还是先去处理一下伤口吧!”

  声音虽然不大,但却立刻让那中年停止了说教,紧接着又挺直了腰杆,恭声应道:“是,局长!”

  黄显声微微点头,随即才转头看向了少年,“小兄弟,身手不错嘛!叫什么?”

  “回局长的话,小的……小的姓李,单名一个强。”

  “李墙?”黄显声满意地点了点头,“今年多大啦?”

  “十五……啊不,十六了!”

  “家里还有什么人啊?”

  “就一个老叔,在大黑山上当猎户。”

  “大黑山上的猎户?难怪……”

  然而就在黄显声陷入沉吟之际,一个接着一个的坏消息便接二连三地传了过来。

  “报!北大营失守,弟兄们死伤惨重,正全力向西突围!”

  “报!少帅来电,鬼子大部队正在向东大营进发,意图形成南北夹击之势,现电令东北军全军及讲武堂全员即刻向西撤离!”

  “混账!”接到命令后的黄显声猛地一拳,重重地打在了城墙上,怒声吼道,“这是什么狗屁命令?分明就是怯战,畏战!这当兵的都走了,东四省的老百姓怎么办?”

  然而即便心中如此愤慨,黄显声也知道自己身在其位,只能选择接受这道注定会让他抱憾终生的命令。

  可要他就这么眼睁睁地把东四省的同胞丢下不管,他又怎么能够忍心?

  难道真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正想着,黄显声的目光无意间从正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的小李墙的身上扫过,脑中顿时灵光一闪,紧接着一个计划便很快在脑海中形成了……

  ……

  “不!我才不要留下,我要跟你们一块儿走!”得知黄显声竟然不让自己跟着队伍一块儿走,小李墙便索性把脸扭向一边,赌气似的抗议道。

  而他这一带头,其他几个同样被要求留下来的青年也跟着闹将起来,吵着要跟大队伍一块儿走。

  这下身为临时警察总队队长的刘老根终于看不下去了,厉声呵斥道:“吵吵什么吵吵?你们也不想想,局长他为什么要把你们留下?”

  只一句,便让那些年轻的小警察们面面相觑了起来。

  唯独年纪最小的小李墙依旧梗着脖子分辩道:“可……可是,我们也想跟你们一块儿去上阵杀鬼子啊!”

  顿时便惹得刘老根脸色一黑,张口就骂,“嘿你个小兔羔子!”

  说着就好像是老子教训儿子一般地就要把腰间的皮带给抽出来,好在一旁的黄显声及时拦下,这才作罢。

  “弟兄们,我理解你们想要上阵杀敌,赶走日本鬼子的心情,但是有一点我想让你们明白,让你们留下并不是怕你们拖大队伍的后腿,也不是嫌弃你们的年龄小,而是有一个更重要,同时也是更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你们完成。那就是留下来跟日本鬼子周旋,保护我们的同胞,让他们知道我们没有丢下他们不管,在他们的心中留下生的希望!明白吗?”

  说到这,黄显声故意停顿了片刻,然后才满怀期望地问道:“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最后我再问你们一句,你们愿意留下来吗?”

  “愿意!”或许是被黄显声刚刚的那一番话所打动,众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回道。

  “好!”黄显声先是忍不住赞了一声,随后才神情激动地向众人敬了一礼,“你们都是好样的,不愧是我黄显声的部下,我以你们为傲!解散吧!”

  “是!”

  决定留下之后,小李墙便在刘老根的唠叨声中脱下了警服,换上了一身老百姓的衣服,然后才顶着炮火,跟着其他准备留下的那些同伴分散着跑回了城里。

  然而就在小李墙刚刚回到奉天城内,一颗炮弹便不偏不倚呼啸着砸进了他身边的民房,不等他有所反应,爆炸所带起的冲击波便直接将他掀出去老远,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

  剧痛过后,病床上的李墙终于勉强恢复了神志,随即苦笑了一声轻声自语道:“黄显声……想不到这副身体的前主人竟有如此经历……如果这就是你最后的心愿的话,那么就请你放心,我会替你去完成它的,我发誓!”

  话音未落,李墙便很明显地感觉到那股一直萦绕在自己心间的执念瞬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脑海中更是隐隐约约地响起了一个声音:拜托了……

  ……

  八年后,暨民国二十八年,上海。

  无月的黑夜,汪伪特工总部76号,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和拷打声充斥着整个地牢。

  审讯室外,则坐着一个穿着海军制服,容貌姣好的女子,整个人沐浴在惨叫和拷打之声中,一脸的享受。

  汪曼春,汪伪特工总部76号情报处处长,虽然长了一副犹如天使一般精致美丽的容貌,却因为心狠手辣的行事风格为自己赢得了一个76号女魔头的名号。

  然而对于这个不怎么光彩的名号,汪曼春却并不在意,甚至还对拥有这样的一个名号感到很是满意。

  很快,审讯室便安静了下来,紧接着一个身穿警服的青年便从里面走了出来,恭敬地向汪曼春报告道:“报告汪处长,招了!”

  听到这,汪曼春满意地点了点头,很是欣赏地看了刚刚向自己报告的那人一眼说道:“很好!只用了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就有了结果,效率蛮高的嘛!你叫什么?”

  “回汪处长的话,小的阿墙,弟兄们都管我叫大明白。”

  大明白?这算哪门子的称呼?

  即便冷艳如汪曼春,在听了之后也有些忍俊不禁。

  而在强忍住笑之后,汪曼春才轻咳了一声,继续问道:“听你的口音,是东北人?”

  “嗯呐,上个月刚刚从满铁那边调过来的。”

  “满铁?这就难怪了。”汪曼春听了这才恍然地点了点头,随即便站起身来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做得不错,赏你了!”

  李墙也不推辞,一脸坦然地接过了钞票,恭声道:“多谢,多谢汪处长!”

  汪曼春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面色一冷,连声音也变得冷冰冰了起来,“把那几个人统统拉到矿场上去!”

  “全……全部?那……那个转变者……”

  不等李墙把话说完,便被汪曼春毫不留情地给打断了,“什么转变者?你们有对那些可疑人员进行过审讯吗!”

  此话一出,李墙立刻会意,随即“啪”地打了一个立正,高声道:“没有进行过审讯,也没有发现转变者!”

  “很好!执行命令!”

  “是!”

  半小时后。

  废矿场里传来了一排密集的枪声,声声刺耳响彻天际。

  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随着枪声的起伏在刹那间逝去,从伤口留出的鲜血渗透了黑色矿石,尸体跌落进幽深的矿道。

  而就在那些人死去的同时,距离事发地大约几百米之外的矿山顶上,一个身穿日本军服,手臂上挂着宪兵臂章的日本宪兵也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恭敬地向一旁站在身处黑暗的人影报告道:“报告课长,所有可疑人员已全部被76号的汪处长处死。”

  “你可看清楚了?”南造云子给自己点了一颗香烟,确认道。

  “看清楚了,一共六个全部一枪命中要害,绝无生还可能!”

  “很好!立刻向上面报告,对于汪曼春的考察,可以结束了!”

  “是!”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