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宋小姐她恃爱行凶

宋小姐她恃爱行凶在线阅读

宋小姐她恃爱行凶

鱼骨.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21.02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06-15 07:03

【全文免费,你值得拥有】宋绯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躺在了那个曾经住了三年的精神病院的病房里。是的,之前她死了。死于自.杀。因为她有个爱她爱到过分的老公,亓砚。亓砚宠她入骨,要星星还附赠月亮,一度羡煞众人,纷纷说她宋绯命好。但是别人不知道的是,亓砚是个控制欲极强的人,不容许宋绯离开他的视线半步。宋绯是爱亓砚的,但是亓砚的爱剥夺了她的自由,所以她想逃。她试过各种逃跑的方法,无一不以失败而告终。现在她重生了。甚至大脑还没来得及消化掉这个消息,脑海里就浮现出三行字:——恭喜一周目神明大人成功解开谜底,晋级二周目世界。——奖励:武力值+200%——获得技能:无限复活宋绯:“……”这是为了更好的抗揍吗?“等等!我不是重生?晋级?这是游戏?”——神明大人无所不知。“妈的,那我要做什么才能晋级?”——神明大人无所不能。“……”宋绯彻底闭嘴。——失败惩罚:世界崩坏,人格抹杀。“……”滚!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001接阿满回家(求收~)

  ——这是一个荒唐的世界。

  纪元3022年。

  光线刺眼!

  这是宋绯睁开眼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念头。

  她迅速闭上眼睛,等待眼睛适应后,才再次缓缓睁开。

  入目是大片的白,空荡的房间,只摆了一张她此时正躺着的床。

  这要比其他病房里的床宽上一倍,是亓砚给她的特殊照顾。

  宋绯对这里在熟悉不过了。

  这里是她住了三年的精神病院,她专属的房间——5308号房。

  同时5308也是她的编号。

  这里是京城最大的精神病院,每一个病人都被抹去了原本属于他们自己的名字,他们住的房间号就是他们的编号。

  他们不会有互相交流的机会,医生与护士只会称呼他们的编号。

  在这里,他们从来都不像一个真正的人,更像是一个行尸走肉。

  灵魂早已死亡,徒留一具空壳。

  所有的疑惑与不解一下子涌入宋绯的脑海。

  她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死了。

  死于自杀。

  所以,她现在为什么又重新活了过来?

  还是在她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精神病院?!

  她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她死后的事情。

  想要逃离亓砚的念头让她付诸了自杀的行动,却意外解开了这个“荒唐游戏”的谜底——以任何方式成功逃离亓砚。

  现在她成功晋级二周目世界,不知道任务是什么,更不知道要怎么去通关,像个无头苍蝇一样。

  脑海里出现的欠揍的字幕,逼得宋绯现在是骂娘的心情都有了。

  莫名其妙地被卷入这个所谓的游戏,还什么都不知道简直是在开玩笑!

  给她的那些奖励,有一说一,除了让她生命力更加顽强被亓砚“折磨”之外,她再也找不到其他好处。

  “咚—咚—咚—”

  宋绯的思绪被很有规律地敲门声给打断,她不得不临时收起乱成一团毛线的思绪,打起精神去应付门外的人。

  “5308,你吃药的时间到了。”

  护士打开门走进来。

  她的背挺得笔直,笔直的过分,甚至有隐隐向后倒的趋势,根本不像一个正常人的走路姿势。

  就连她走的每一步,距离都一样大。

  护士双手端着药盘。

  上面放着一颗白色的药,和一次性纸杯,里面装着烫水,冒着热气的那种烫水。

  宋绯曾经吃这种药吃了三年,却从来不知道是什么药。

  反正没吃死她,但是身体越来越弱鸡,这倒是不可否认的。

  正犹豫着这一次还要不要吃的时候,护士已经端着药盘走到了跟前,面色不善。

  对于她的磨蹭,护士抱之以轻蔑不屑的眼神。

  宋绯耸了耸肩,从床上坐起来,接过药吞了下去,水都没喝。

  药很苦,接触口水的那一瞬间,苦味在口腔里弥漫开来,有点上头,让她觉得晕乎乎的。

  “5308,喝水。”护士说道。

  宋绯摇摇头,重新躺在床上,“药已经吃了,你出去吧。”

  那水温哪里是她这种低级的碳基生物能接受的。

  被病人拒绝了,护士表现出了极大的不悦。

  几乎是宋绯还没有反应过来,那杯热水已经是从天而降,直愣愣地全都浇在了她的脸上。

  宋绯迅速闭上眼睛。

  下一秒,她便觉得胸口一阵剧烈的刺痛。

  她强撑着睁开眼,想要看清楚目前的状况,护士扭曲且狰狞的表情映入她的眼帘。

  而护士的手上正拿着一只匕首,死死地握着刀柄,插进她的心脏。

  “你凭什么能得到亓总的爱!凭什么!凭什么!你这样的贱人就该去死!去死!去死!亓总只能我这样的人配得上!你不配!”

  护士口中在不断地咒骂,什么难听的词汇都有,简直不堪入耳。

  “……”尼玛的,开局就让她死?

  等等!

  不慌,她会复活。

  这么一想,宋绯安心地闭上了眼睛,在护士的诅咒和疯狂补刀中,安安静静地嗝屁了。

  *

  宋绯再次睁开眼,还是那个熟悉的环境。

  她抬起手,半遮在脸上好让眼睛适应现在的光线。

  胸口的疼痛在蔓延。

  只能说,会复活是真的会复活,但是疼也是真的疼。

  不等她去想护士去了哪里,门外就响起了有规律的敲门声!

  是刚才那个护士!

  宋绯瞬间理解了她这个所谓的【复活】是个什么意思。

  根本不是在被人杀死之后会再次醒来,而是在被人杀死之前!

  就像她此时在被护士杀死之前醒来,她提前知道了护士会杀死自己,从而能够规避死亡。

  宋绯轻声骂了句“艹”,二话不说,忍着胸口的疼痛下床开门。

  护士刚准备开门的手僵在空中,她空洞的眼神对上宋绯的视线。

  宋绯毫不犹豫地抬腿就朝着护士的胸口狠狠地踹了过去,护士不防,往后踉跄了几步倒在地上,一次性纸杯中的热水全部浇在了她身上。

  宋绯迅速蹲下身子,从护士身上摸索出匕首,一刀直插心脏。

  规避死亡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凶手杀死自己之前,先一步搞死凶手。

  确保护士彻底断了气之后,宋绯才拔出匕首倒插进裤子的后口袋中。

  防身的东西,她得留一个。

  刚拔出匕首的那一刻,护士的身体便化为齑粉。

  风一吹,什么也没有留下。

  宋绯锁好了门,爬回床上。

  她还没来得及躺下,被子里的手就摸到了一样东西!

  宋绯呼吸一滞。

  她摸到的东西是骨头!

  准确来说,是人的骨头。

  宋绯突然就想到了一个被她忽略掉的点。

  如果她是从一周目世界成功晋级来的二周目,那么原本二周目的她去了哪里?

  宋绯的心跳骤然加速,像是要跳出心脏一般。

  刚才的一切事情都发生的太快了,以至于她压根就没注意到自己的床上还躺着另一个“人”。

  如果她猜得没错,旁边的那位就是二周目的她了!

  宋绯缓缓掀开被子,一具尸骨暴露在空气中。

  尸骨完好无损,上面没有沾着一丝皮肉。

  仔细凑上去看,这具完好的尸骨并不是因为时间原因才造成皮肉全无,更像是皮肉被人精心用刀剔下。

  一想到这里,宋绯就浑身发冷,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两个字:亓砚。

  除了亓砚,她想不到还能有谁可以做出这种变态的事情!

  但是,亓砚不可能会杀了二周目的自己啊。准确来说,二周目的亓砚压根就不知道有这个破游戏,所以他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就算二周目的自己不能存在于这个世界,应该也是她晋级来到这个世界后,由她来解决。

  这样她才能够掌握好时间,不出现任何纰漏。在她出现的那一刻,替换掉二周目的自己。

  可是,现在的状况是在她出现之前,二周目的她就已经成了一具森森白骨。

  所以,二周目的她到底被谁杀死了?

  所谓的游戏世界之类她刚知道的消息,让这一切都变得格外地荒诞。

  宋绯只觉得自己的脖颈像是被人死死掐着,呼吸困难。

  额角青筋暴起,她死死扣着自己的脖子,像是在与那只无形的手做抵抗。

  宋绯努力地想大口呼吸,却发现自己能够吸入的空气越来越稀薄。

  最终倒在了床上。

  *

  宋绯今天第三次醒来还是在那个熟悉的病房里。

  与前两次不同的是,这次多了一个人。

  多了亓砚。

  亓砚居高临下地望着躺在床上的宋绯。

  宋绯坦然对上他的视线,亓砚看向她的眼神永远是那么温柔。

  即使是亲手把她送进精神病院,那个时候他也温柔的要命。

  尼玛,还真是要命!

  她没跟亓砚结婚之前,怎么就没发现亓砚是个疯子呢。

  宋绯心中一紧,不对!

  压根就不是她没发现,而是亓砚这个人太过善于伪装!

  他那副温润如玉的陌上公子的皮相,他那副惺惺作态的神情,骗过了除他自己之外的所有人。

  亓砚单膝跪在病床前,温柔地抚摸着宋绯的侧脸,声音清冽如泉水敲击翠竹,好听的不行。

  “阿满,接到医生的电话我就赶紧来了,你怎么会晕倒呢?听说专门负责你吃药的护士也消失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阿满是宋绯的小名,除了宋绯过世的父母之外,也只有亓砚一个人知道她这个小名。

  说实话,看到亓砚这张脸,宋绯就想自.杀。

  脑子里全部都是逃离亓砚的想法,以及逃跑被亓砚抓到的场面。

  但是她现在死不掉,她得冷静思考问题。

  深呼吸。

  宋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至少她不想着逃离亓砚的时候,亓砚一直都是正常的状态。

  “亓砚,我不想待在这里了。”宋绯开口。

  她主动牵上亓砚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她了解亓砚,只要她乖乖听话,亓砚几乎是对她有求必应。

  “可是我家阿满生病了,要病好了才能出院。”

  这是亓砚第一次拒绝宋绯的“合理”要求。

  宋绯心下一惊,这不合乎常理啊!

  “亓砚,我病好了,我真的好了,我要回家,亓砚,你不要再把我丢在这里好不好。”

  宋绯的眼泪不要太听话,该流的时候流,一滴接着一滴。

  美人落泪,我见犹怜。

  亓砚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绯看不透亓砚,他的眸子如黑曜石一般好看,却从来没能让她看清楚过他心里想的什么。

  “亓砚,我不跑了,我不会再想着离开你了。亓砚,你带我回家好不好?我主动戴上监.视.器。”

  亓砚的唇角溢出一声轻笑,他俯身在宋绯的前额落下一吻。

  “阿满,戴监.视.器只是我想确保阿满的安全,没有别的意思。”

  宋绯在心里的白眼快要翻上天了。

  表面上还要装出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求着亓砚带自己回去。

  尼玛,宋绯心里快憋屈死了。

  在她求了三番五次亓砚都没有松口后,宋绯已经逐渐有了放弃的念头。

  大不了日后找机会自己逃出这里,那个时候她就是全京城最野的小马!

  正爽歪歪想着乱七八糟的念头,亓砚突然说道:“明天我来接阿满回家,阿满今天要好好休息一下。”

  噢耶!

  宋绯乖乖点头,“我等亓砚来接我。”

  亓砚又跟她嘱咐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

  其实亓砚很忙,除了家里一堆乱七八糟兄弟明争暗斗的事情之外,他同时还是苏御集团的外聘总裁,要操心别家公司的活。

  就这么忙的情况下,他还能监视宋绯的一举一动,在宋绯有任何逃跑的趋势下,成功粉碎她的念头。

  宋绯实在是佩服,怎么会有这种时间管理大师。

  精神放松的那一刻,宋绯往被子里缩了缩。

  仅仅是一瞬间,她的精神再次紧绷。

  尼玛,宋绯已经要被搞得精神失常了,扛过在精神病院待了三年没疯,差点要被今天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给逼疯了。

  她的尸骨不见了!

  二周目的她的尸骨不见了!

  宋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回想到底发生过什么。

  她发现尸骨之后便晕了过去,再次醒来之后就看到了亓砚,送走亓砚后,就发现尸骨不见了。

  事情单调至极,单调地让她完全想不清楚哪一步能让她的尸骨悄然无息地就消失了。

  虽然可以在她晕过去的时候带走尸骨,但是要避开精神病院这么多的医生和护士,还不能碰到亓砚。

  亓砚来的时候她的尸骨肯定就已经被带走了。

  妈的!

  宋绯烦躁地薅了几把头发,她想不通啊!

  真他妈要逼疯她!

  刚才那个「字」怎么不出现了?还口口声声称呼她为神明大人,啊呸!

  哪个神明大人像她活得这么窝囊的。

  不仅被关在精神病院,还什么都不知道,光是下达任务,他妈却不说任务的内容是什么!

  这一夜,宋绯辗转反侧,没能睡得着。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她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的房间有一扇很小的窗户,能够透出些许光。

  宋绯下床,走到窗户前,看向远处。

  这座精神病院位于京城郊区,周围都是高大的树木环绕。

  这里的戒备更是森严,从来没有病人能够从这里逃脱出去。

  这里真的是精神病院吗?

  既然是病人为什么要逃离治疗疾病的地方?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都市异能小说

宋小姐她恃爱行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