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变了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从百户官开始在线阅读

从百户官开始

历史 / 架空历史

163.18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那一年,一道流光起自天外,坠于东南。那一年,孝宗皇帝托孤于榻前。那一年,天地翻覆,雷海漫天。也就是那一年,他子承父业,只是小小的百户官。******另有《电影世界大盗》、《诸天最强大佬》两本一千多万字完本老书,老作者更新稳定,信誉保证,等不及的不妨看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诸夏的女贞.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输入密码.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位面美食家.
    书友等级: 堂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我的蒸汽大明在线阅读
大明洪武二十八年。 长城边上,使着萨满巫术的北蛮,正在顽强的抵抗着大明蒸汽部队的兵锋,血与泪交织成螺旋,不断升腾。 应天府内,穿着蒸汽铠甲的士兵扛着燧发枪,正在铿锵有力的巡街。 内街的锦衣卫大营内,无数锦衣卫小旗,正在通过电报监听百官。 抬头望去,烧煤的巨型飞机正在天空上忠实的拱卫着皇城。 古朴的火车站里,一列不断冒着黑烟的蒸汽火车缓缓驶入站台。 货运车厢中,由复杂齿轮传动控制的蒸汽移动炮车,正在有序下站,运往城郊的神机营。 站在月台上的彭克,看着这令人陶醉的一切,咧嘴一笑。 这是一个神秘正在消退的时代,这是一个科学正在抬头的时代。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顾屈屈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帝国败家子在线阅读
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王康魂穿历史古代,成为伯爵府上的败家少爷。上辈子太穷,这辈子只想娇妻美眷,醉生梦死,舒舒服服地做一个蒙混度日的败家子。却不曾想家族危机四伏,外界麻烦不断......于是无奈的王康走上崛起之路,败家败出了家财万贯,败家败出了帝国霸业....而我就要做这帝国最强的败家子!
天香瞳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是一个原始人在线阅读
(这是一本纯正的历史类原始种田文,不知道怎么换分类了) 天空一碧如洗,阳光普照山林,整个世界都显得一片安静祥和,带着一种独有的静谧。 看着穿着性感虎皮短裙手里拿着棍子,带着十余个人嗷嗷叫着去追赶披毛犀的首领,韩成禁不住的将稍微蜷着的右手放到微张的嘴边,再一次的发出了感慨:“我的天呐!” (没有系统,没有空间,不带外挂的穿越,纯正的原始种田文,不会出现修仙之类的东西,喜欢轻松种田的书友请放心阅读。623605956,建的一个书友群,名字叫守白斋,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加一下。)
墨守白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之快活人生在线阅读
现代人灵魂穿越的红楼世界,会引发什么样的故事呢?想知道吗?快来看书吧。
炉中火暖你我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宁不器觉得,重活一世,上天既然给了他尊贵的皇子身份,那他总得做点从前不敢做、不敢想的事情,真正改变这个世界,统一七国,君临北境,成就大君。 君子不器,成己达人……
小明太难了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纵横诸朝,吐槽皇帝竟然这个样在线阅读
自幼父母双亡陈光年,苦心专研这世间最没用的历史专业。 侥幸被历代君王以看重。 在无用的历史长河之中,改变自己现实中的生活。 找到属于自己的信仰。
青烟慕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盛唐日月在线阅读
没有系统,没有老爷爷,开头还被狼追。终于明白了自己穿越到了大唐,却发现唐朝也要身份证…… 看史上最倒霉的穿越者,如何在大唐,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酒徒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演武令在线阅读
宣统二年,精武门创立。面对列强入侵,清帮横行。杨林只手遮天,拳镇山河…… 从纨绔子弟到帝王杀手,诸天演武,问天下,谁是英雄?
鱼儿小小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开局被汉武帝请为仙师在线阅读
世人皆知秦皇汉武,但又有几人知道昭宣中兴? 晚年的汉武帝,突然现世的“仙人” 不是仙人,但是仙师。 不是奸臣,但是权臣。 不是仙朝,但是王朝。 不求长生,但求长存。 打碎刘彻的长生梦, 抹灭霍光的权臣心, 世间有没有仙,我说了算!
三悔人生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从百户官开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天变了

  明弘治十八年四月末,夜,天光如水,繁星点点。

  偌大的紫禁城此刻却是给人一种无比压抑之感,乾清宫之中汇聚了大明当朝几位阁老刘健、李东阳、谢迁等。

  诸位朝中重臣跪伏于地,一脸哀色的看着床榻之上那靠在一名少年怀中的大明天子朱佑樘。

  面若金纸一般,气息微弱的朱佑樘抓着身边少年的手如回光返照一般猛然之间坐起冲着床榻前的几位重臣道:“几位卿家……皇儿年幼,朕……朕此去,烦请诸公好生辅佐我儿……”

  托孤之语言毕,仿若耗尽了最后一丝精气神的朱佑樘身子一软,倒于少年怀中,已然没了气息。

  “父皇……”

  “陛下……”

  恰此时天边一道流光划破天际,此光起于天外,坠入东南,流光极其炫目,刹那光华,竟将夜空照亮如白昼一般。

  即便是沉浸于天子崩殂之悲的众臣以及那少年太子也注意到了外间的天地异象不禁为之骇然。

  大明福州府长乐县琅岐屿

  琅岐李氏大宅之中,一道划破天际的流光轰然坠入,与此同时充斥着浓郁中药气息的房间之中瞬息之间大放光明,紧接着传出一声惊呼。

  “少爷……”

  李桓只感觉周身传来一股刺痛、酥麻、宛若整个人被碾碎全身的筋骨一般,然而伴随着这种难以言喻的痛苦,李桓却是感受到仿佛有一股讯息正在飞速的融入自己的意识当中。

  大明、弘治十八年、福州李氏,李桓……

  一时之间李桓只感觉脑袋如同被人生生的钉入钉子一般,再加上全身传来的剧痛,终于整个人一声闷哼,没了意识。

  琅琦屿上数百户人家此刻不敢说家家戴孝,却也是弥漫着一股哀伤,一些人更是面露忧色的看向镇中心的李氏宅院。

  琅岐百户所乃是福州路镇东卫梅花千户所下属五大百户所之一,而镇中心的那一处大宅便是这小小琅岐屿上千军民的主心骨,琅岐百户李贤的府邸。

  然则就在前日,百户李贤带人出岛贩盐,返回之时竟为人所袭,一行二十余人,哪怕皆是精壮好手,却也耐不得有心算无心,李贤当时便身死当场,所幸手下兵卒、仆从拼死方才将李贤尸身抢回。

  单单是如此也就罢了,更重要的是,李贤嫡子李桓同样遭受重创,虽被抢回,却已昏迷了一天一夜,生死未卜。

  父死子继,李贤虽死,若嫡子李桓无恙,倒可承继琅岐百户之职,如此依附于李氏的族人家丁仆从乃至岛上军民也不至像失了主心骨一般。

  李冯氏闻得爱子房中传出的惊呼声匆匆而来,推门而入就见侍女连翘一脸惶恐之色的站在床前。

  “连翘,桓儿如何?”

  须知李桓昏迷了足足一天一夜的时间没有丝毫动静,方才李冯氏可是清楚的听到儿子卧房之中传出的动静,这会儿脸上满是期待之色。

  连翘冲着李冯氏一礼颤声道:“回夫人,方才……方才婢子正守着公子,不知怎的公子便发出一声惨叫……”

  想到方才一刹那室内大放光明,似有流光坠入的景象,做为李桓贴身的侍女,连翘几乎是本能的将之隐瞒,哪怕是对李冯氏也没有提及。

  李冯氏不由微微一愣,看了看床榻之上无有动静的李桓,忙上前一手去摸李桓额头,随之脸上忍不住露出几分喜色颤声道:“烧退了,终于退了!”

  李桓从被带回来便一直高烧不退,哪怕是请来的郎中用尽办法也是束手无策,傻子都知道,若然长时间高烧不退再加昏迷不醒的话,这人只怕是离死也就不远了。

  如今李桓高烧退去,李冯氏自然是大为振奋,与此同时方外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

  “嫂夫人,我那侄儿可好!”

  一道魁梧的身影立于房门口处,只不过脸上一道狰狞的刀疤,令人望而生畏,只是此人正一脸关切的望着卧室内。

  很快又一道身影大步而来,借着雷光可见来人身着一身儒衫,只不过那一身遮掩不住的凶悍之气却是很难令人相信这是一位读书人。

  来人看了一眼立足院中的陈一刀不禁开口道:“陈老二,咱那大侄子可曾醒来!”

  陈一刀闻言不禁面部抽搐,长长的刀疤随之扭动,颇显狰狞,随即转头盯着来人道:“赵秀才,你他娘的记住了,我他娘的是你二哥……”

  赵智只是瞥了一眼陈一刀正要开口,只听得房间之中传来李冯氏的声音道:“两位叔叔快来,桓儿的烧退了!”

  陈一刀、赵智二人闻言不由为之大喜,当即走进房间之中,就见赵智大步上前,探手搭在李桓手腕之上。

  一时之间,房间之中静悄悄的,几道目光自然落在了赵智的脸上,就见赵智脸上的神色渐渐舒缓开来,几人的一颗心也随时放松许多。

  再次试探了一下李桓的体温,扒拉开眼皮看了看,赵智长出一口气,转身向着李冯氏道:“桓小子吉人自有天相,如今脉象平稳,高烧已退,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当可无恙!”

  李冯氏闻言忍不住喜极而泣,方才还在为亡夫守灵的李冯氏此刻脸上绽放出笑容,煞是动人。

  冲着陈一刀、赵智一礼,李冯氏道:“妾身这便去告慰夫君!”

  听到李冯氏提及李贤,陈一刀、赵智对视一眼,脸上禁不住露出几分悲色。

  赵智看了床榻之上昏迷不醒的李桓一眼,冲着陈一刀道:“二哥,大哥不幸遭此厄运,然桓哥儿尚在,值此人心动荡之际,你我二人须得全力扶桓哥儿上位,这琅岐百户官之位舍桓哥儿之外,我琅琦屿两千余军民可是不认!”

  陈一刀闻言神色一正咧嘴凶神一般道:“别说你赵智不认,我陈一刀同样也不会认。”

  说话之间,赵智眯着眼睛道:“这琅岐百户虽非是什么大官,却掌控琅琦屿方圆近百里之地军政,可谓一方土皇帝,盯着的人可不少。”

  陈一刀不禁想到那些官商豪绅,眼眸之中闪过一抹凶色道:“谁他娘的敢抢大哥的基业,咱就问他就没有命上了这琅琦屿。”

  闻得陈一刀杀气四溢的言语,赵智丝毫不觉得意外,李贤对陈一刀有着救命之恩,而以陈一刀的性子,就算是为了李家送了性命,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如今李贤身死,谁要是敢打这琅岐百户官的主意,陈一刀定然是第一个不答应。

  沉吟一番,赵智郑重的向着陈一刀道:“我这便离岛去为桓哥儿争取这百户之职,岛上一切……”

  陈一刀当即便拍着胸膛道:“你尽管放心便是,除非我陈一刀死了,否则谁也别想伤及桓哥儿分毫。”

  *****

  “我这是……”

  迷迷糊糊之间,李桓感觉自己恢复了意识,脑子有些发懵,一股陌生的记忆浮现。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