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出场既退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苦境:过气前辈想退隐在线阅读

苦境:过气前辈想退隐

武侠 / 武侠幻想

59.43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小树林急急而奔,来到中途遇仇家围杀,还好大批正道顶梁柱赶到。匆匆带着属下赶来的屈仕途是手下,书大唤吾同修,素素喊我前辈,苍让我退至他身后,却尘思温柔的说了声:好友,无恙呼?是剑子仙迹的好友,出场打过歌,谈了个恋爱,曾经做过大反派,现在又洗白了是正道栋梁,眼看走到人生巅峰,约定了打完架安全退隐就成亲。请问我还能活几集,在线等,急!加群申请:451867994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天行者非.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wwggy.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六道萝莉控.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武侠幻想小说推荐

综武大明,从倚天后人开始在线阅读
洪武二十五年,皇太子朱标早逝,洪武帝立皇孙朱允炆为储君。 …… 看似风平浪静的朝堂江湖,风云际会,云谲风诡。 一时间,九阴真经、九阳神功、小无相功、易筋经、独孤九剑、太极剑、降龙十八掌、葵花宝典、乾坤大挪移、龙象般若功、六脉神剑、北冥神功、斗转星移、黯然销魂掌、天山折梅手、长春功、太玄经……绝顶武功齐聚,一争上下。 …… 就在这一年, 张无忌赵敏之女、周芷若关门弟子张绿柳打通小周天,武功突飞猛进;而他们的儿子张清明,则成为日月教第一任教主……
羿落九日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流落武侠世界在线阅读
全球几亿人一同流落武侠世界。 水、火、食物、庇护所,这是首先要解决的难题。 一切的故事,从一座荒岛开始。 —————— 轻松写实向,放心不会有任何阅读障碍。
魏骜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越狱之我是任我行在线阅读
重生变成任我行,时间有点苦。  故事更精彩,为大家介绍了笑傲前传,大明下的生态,创新的机关武侠,以及诸天为我的神秘之旅。
五岭闲坐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沧狼行在线阅读
琴声悠悠,梦回千年,塞上牛羊空许约,人间爱恨几多仇,谜样的锦衣卫杀手,身负血海深仇,一世奋斗,为情?为梦?  前世的恩怨纠缠,今生的巨大阴谋,江山如画,佳人如玉,美不胜收。漠北的神秘教派,东南的倭寇宝藏,苗疆的奇蛊异事,中原的武林争霸,汉代的千年古墓,层层谜局,引出一个布局四十年的惊天秘密,尽在代号天狼的武当大师兄李沧行,那崎岖坎坷的一生中。  欢迎随着这匹饱经沧桑,尝遍人间酸甜苦辣的神秘天狼,那深邃而睿智的目光,走进他的江湖。  用心写书,写不一样的书。  PS:本书进行新写法尝试,开头以倒叙方式制造悬念,习惯正常套路的可直接从第二卷看起。
指云笑天道1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朱翼皇朝在线阅读
穿越到霹雳世界,身负九九命格,从而窃取了,提前截获了织语长心的机缘,建立自己基业苟活的故事。
云天之夜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江湖锦衣在线阅读
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  再世为人,便要成为人上人。  朝廷鹰犬,人心鬼祟,披上官身便入了江湖。  (群:617330553 )
我自听花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武侠:自带剑谱穿越在线阅读
拥有一套遮遮掩掩的剑谱,和有待开发的内功心法。王炎快速入江湖,进庙堂,上战场,查身世,斩妖龙!
追魂裤衩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无敌小侯爷在线阅读
现代人穿成高武世界侯府子嗣,原来孤儿一枚,突然父慈子孝,还有无微不至母爱。  这样的生活真适合苟着练功。  什么?我有系统?  时光值不敢用啊,太贵。用一点,少活一天。  咦……  功法升级,时光值增加……  修为增加,时光值增加……  血脉更换,时光值增加……  杀死敌人,时光值增加……  带着系统浑浑噩噩踏足天下,出身世家,朝廷做官,护法魔门,卧底妖族,溯源四皇五帝征程,追寻上古逐天之秘,时光长河尽头,探索神魔乱古之争……
大海大洋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超脑太监在线阅读
重生成了一个发配到孝陵种菜的小太监,在这个武学昌盛的世界,大脑融合了原本世界的超级计算机,思维速度是常人数十倍,内力运转速度数十倍,修炼一天抵得上别人一年。 ……可我不是男人了! 怎么办?!
萧舒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当前位置: 武侠 武侠幻想 苦境:过气前辈想退隐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出场既退

  急急急,生死危局。

  奔奔奔,逃命而奔。

  夺路而逃的人为拖延战局,赢取一线生机而急急而奔。

  身上几处朱红染衣袍,晕染绽出朵朵红花,鲜艳欲滴的色彩透着几分动魄惊心。

  树林肃静,有风吹动枝头绿叶,飒飒作响,正是逼命氛围。

  “杀啦杀啦!!”

  “擒下云非墨,为主上解忧!”

  前方路上出现一队人马拦路,喊着口号逼命而来。

  非是一合之敌,不自量力冲上前攻击,凡是靠近者皆是被一道掌劲在原地爆出一团血雾。

  来之不尽,杀之不绝。

  观敌人悍不畏死,好似飞蛾扑火纷纷赴死,只为拦住自己的脚步。

  虽是蝼蚁,亦有蚁多咬死象之说。

  云非墨此时正值伤势沉重,不过三息便感内息翻涌,不愿多被拖延步伐,阻碍了计算。

  不多想,正欲一招解决拦路人马,意念未动,却是感觉不对劲。

  杀气腾,鬼气荡。

  变故突生,围杀包围中忽地惊现一人身影。

  如淡影之悄然无声,如鬼魅之诡谲莫名。

  却听一声冷颂诗号。

  “生死殁,阎王有令三更死,命断绝五常。划阴阳,无常讨命索魂来,请君入九幽。”

  无常索命,断人五常。

  方才悍不畏死的小兵,此时皆是有意让出一个地方。

  强敌在前,又有追兵环伺。

  寻找生机之路的脚步被迫停下,抬眸环首四顾,只看苍翠树林人影幢幢,已无空门。

  不得已停下脚步,正视来人。

  一袭丧白临近,手持哭丧棒,满带一身杀意。

  乍闻诗号入耳,已是明白面前拦路之人身份。

  近来出现武林的新组织,自号阎罗十部众,内中共有十人,以生死簿,阎罗,判官,赏善,罚恶,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各自为名。

  出现者皆配有面具,各人武学不似苦境主流,诡谲莫名。

  就如同他们的号称一般,不似是活人,更贴合鬼魅一说。

  而现在出面的人,正是阎罗十部众——无常鬼·绝天影。

  “原来是你,没想到向来不涉及武林仇杀的阎罗十部众,你们也沦为他人手中的刀了吗?”

  云非墨一贯的出言讽刺,心中暗道一声不妙。

  一心为求暂时引开人马拖延另一方战局,不成想,反而惹来生死仇家。

  素还真啊素还真,这次你真是害苦吾这个前辈了,你要是有差池解决不了那边之事就自己死吧,我还是回头帮你收尸最好。

  “阎王有令,无常索命。”

  一声冷嗤,无常鬼不再多言,鬼魅身影犹如青烟一般消失于人眼前。

  云非墨手持拂尘,毫不迟疑以云展猛然向后方一甩,三千华丝形似白色匹练。

  铛!

  碰撞瞬间,金戈交击之声响起,一道白影被扫开三尺,化烟一散,再度消失无踪。

  半息之刻,又是突然出现身边,形如鬼魅无声息一击,惨白哭丧棒临近面门,来的猝不及防。

  危急时刻,只见华光乍现一瞬,云非墨手中拂尘一转,一泓清亮锋芒伴随越然鸣声,凌厉一斩落下。

  道剑对鬼兵,沛然清圣之气爆发而出,唯见鬼氛寸寸败退。

  无常鬼再度无功而返,被面具遮掩的面目看不见,却是依稀可揣摩出对方言行下之从容。

  身为阎罗十部众中位居第六位的高手,在江湖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角色,怎么会如此不堪。

  如此行径,意图最是明显不过。

  “你在拖延时间。”云非墨说着,唇角微勾。

  不巧了嘛,他也是这么一个打算,至于现在么?

  思及此处,他抬眼看了看天色,估摸着另一边应是差不多了。

  “一招定生死。”云非墨沉声,收纳元功:“不知你敢不敢?”

  话落,已是聚集全力,衣诀纷飞间可见威势沉沉,不由面前人回答,决定搏命一招定生死。

  无常鬼:“……”

  面上沉默不言,握紧手中哭丧棒,鬼气森森,周身似闻鬼啸鬼叫。

  氛围几乎一触即发。

  “明道篇最终式……”云非墨拂尘云展无风自动,如墨玉般的眸中透出几分戏谑:“夺路逃生。”

  瞬息之间,人散做一道虚影没了踪影,无常鬼面谱下的眼睛微微睁大,完全没有预料到这层变故。

  或者说,他根本没想到这个武林富有盛名,又是阎罗十部众留名死卷的毕生之敌的人,居然,居然……

  会临阵脱逃!!!

  云非墨战略性转移的潇洒,余下一句话被风吹来。

  “不陪你玩下去了。”

  无常鬼:气死个人!这个混蛋欺人太甚了!

  无常鬼眼中杀意森冷,瞧着人离开方向:“阎罗一令三更死,谁敢留人过五更!”

  一声喝令,森然鬼气爆发,化为诡异一抹灰线飞窜而去。

  数百里之外,云非墨摆脱战局,循着原来方位急急奔去,远见一道黑紫身影靠近。

  不是别人,正是素还真本人。

  心神松懈之际,一道灰线由后背没入心口,云非墨只觉两眼发黑,步调一顿,险险稳住身体。

  一个停顿的时间,闻见莲香近身。

  “前辈,无恙否?”素还真见了面前人身上染血的模样,语带关切问道。

  云非墨面色苍白如纸,听见这个问话,差点就忘了自己的伤势。

  他这个样子,看起来像是没有事的样子?

  熟悉又陌生的阴冷气息缠绕心脏,他不由张口呕出一口朱红,方才感觉轻松了一些。

  “吾就是太心软,才会被你几句前辈害苦了,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剩下的烂摊子你自己收。”

  “前辈这一番话,实在让劣者心中惭愧。”素还真说道。

  当然,该找人的时候,他依旧会不加迟疑的找人去。

  “吾要暂时回去休养元气了,等什么时候,你身化飞灰,正道无人了再叫吾出场。”

  云非墨早已看透了面前人,为了不让自己养伤期间收到打扰,他不得不做着承诺。

  素还真心中了然的点点头,终于放下心:“前辈果然理解素某。”

  这句话,听得云非墨眉头一跳,总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两人之间,早已非是第一次初识的当年,对于彼此的性格,双方具是已经很了解。

  他告诫道:“警告你免太过分了,否则等你我再见面的时候,骨灰都给你扬了。”

  “还请前辈放心,素某心中早有分寸。”

  虽说,云非墨其实并不相信这个武林皇帝,出于对后辈的照顾,他并不对这个晚辈太过拒绝。

  “请了。”

  “请。”

  一声请了道落,天来一抹白光照落,笼罩在云非墨身躯,于昊昊白光中消失不见。

  ……

  小剧场。

  云非墨:一天天净不干人事,真当我没脾气?

  素还真:劣者知错,下次还敢。

  云非墨:……下次见面就把你骨灰扬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