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2章 这还是个高手!【新书求一切】

  被栾芸萍一拽,齐云成拿着烤鸭是下不去了。

  然后手里以及桌子边的礼物,都被侧幕出来的烧饼和小四给收拾下去。

  舞台本来也不大。

  怕挡住观众们的视线。

  都弄完之后。

  齐云成才回到话筒附近,并把那观众的那张票放下。

  “感谢各位啊,这么热情,今天我晚饭就算是得了。

  那么刚才表演的相声《打灯谜》,各位有认识的,是我师父的儿子郭麒灵,第一次演出。

  各位多关注一下。

  同时通过郭麒灵,大伙儿也看得出来,我师父身体还不错,能花心思养得这么胖。

  哎~~”

  搭档忽然叹出一口气,栾芸萍在桌子后,就不理解了,“不是,你叹气干什么?”

  齐云成表情一拧,有点担心的样子,“师父身体这么好,我怕我熬不过他。”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再说不至于啊!”

  借着前一对演员引出的砸挂,小剧场的观众们,笑意满满。

  他们明白,得亏郭老师不在这,不然这句话还真出不来。

  而此刻大林站在侧幕一直望着自己哥演出,一看的确是觉得自己差得好远。

  哥上台随意砸挂,而自己只会按照词说,甚至对于阎鹤相的话,他都有点接不上。

  但这不是他能立刻解决的,需要大量的舞台经验,以及找到自己风格。

  舞台上,齐云成继续说着,“说回郭麒灵吧,别看他稍微有点胖,但是人家也知道锻炼身体。

  锻炼好如何如何。

  这不,锻炼完就跟人打起来了!”

  “嗯?”栾芸萍扶着桌子好奇一声,“怎么还打架?”

  “小孩儿们玩呗,不过回来的时候脸都青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打起来了。

  我纳闷了,你是个高度近视眼,又这么胖,怎么还打架?”

  “是啊。”

  “眼镜呢?”

  自顾自说了这么一句,齐云成转换到大林的身份,右手从自己裤兜那做出一个掏的动作。

  然后往前一递。

  递完之后,又变回来问大林。

  “这眼镜怎么没碎呢?”

  “大林怎么说?”

  “哥,我怕眼镜碎了,打之前先看好了,然后我摘下来,凭着自己的记忆打!”

  “霍喔!”听到这栾芸萍吓了一跳,“这还是个高手!!!”

  哈哈哈哈!

  一逗一捧的包袱出来,小剧场的观众们笑声连连,同时在这一瞬间,对刚才大林的印象更加深了几分。

  而且和栾芸萍捧的一样,这不是高手还是什么,关键那画面感是有的。

  等观众笑了一会儿,栾芸萍望着齐云成再问,“最后结果呢?”

  “这不让人打了吗?”

  “嗨!没法不挨打。”

  到这,齐云成也挺开心,小剧场的气氛是要比大场子舒服很多,什么都能聊,什么都能逗。

  不过今天的正活还是要入。

  “大林现在就十几岁,一个小孩子,看武侠电视剧看多了,以为自己是大侠。

  不看都能把一群人干趴下,但哪有这么多侠客?

  那是文学作品。”

  “还真是,都是虚构的。”

  “现如今燕京城找这样的侠客,有一个两個就算是了不得!”

  “那还是有啊。”栾芸萍对这事情很感兴趣,于是又搭出一声来。

  他这么一搭,齐云成就转过身望着他,嘴角一勾,“比如说你父亲!!”

  “嗨,我提这醒干什么!”

  栾芸萍陡然转过头,表现出懊恼,明显是自己撞枪口上了。

  而齐云成和下面观众都很是高兴,前者一拍手,“对,栾芸萍的父亲,是一个武术家。

  太厉害了!

  而我也就愿意在这个舞台上说说我们熟悉的人,比如你的父亲,我的弟弟!”

  “诶?这叫什么话啊?”栾芸萍赶紧伸手一扒拉,给打住了。

  齐云成很诧异的表情,然后一指侧幕,“没错啊,刚才说了郭麒灵啊!”

  “分开了说成不成,好家伙,你瞬间长一个辈儿去了。”

  “啧!”齐云成一撮牙花,把脸扭向别处,“你这个人没意思!”

  “怎么没意思?”

  “你不要以为他们两人是一个人!”

  “多新鲜啊,你还带大林占我便宜来是吗?组团啊你们!”

  他这么一说,齐云成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一摆手,然后声音高亢了几度,“反正我是不会承认的!!!”

  “废话!!!他也没承认过!!”

  一段小活下来。

  楼上楼下望着他们的观众,已经是快不行了。

  这就是电视听相声和现场听相声的区别,演员在这,气氛在这,是很容易让人乐的。

  更别说这两位在舞台上的耍宝。

  当然了,最后齐云成还是没了办法,替栾芸萍澄清,“好了,好了,现在你父亲和郭麒灵是两个人了。”

  “以前也不是一个人。”

  “就说你父亲是一个武术家吧。”

  “那行,单说他。”

  “十八般兵刃件件精通,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挝、镋棍槊棒、拐子流星!

  什么带尖儿的、带刺儿的、带棱的、带刃儿的、带茸绳的、带锁链儿的、带倒齿勾儿的、带峨眉刺儿的。

  长的短的、硬的软的、单的双的、方的圆的,你父亲全行!!”

  一小段贯口出来,观众们都认真听着,而栾芸萍再捧了一句,“那么多呢?”

  “哎呀,老厉害了。而伱父亲从小也是咬定牙关,一定要做一个武林中人。”

  “习武!”

  “老爷子练功练的寒暑不侵,刀枪不入。但这都是次要,真正讲究的还是我前面说的兵刃。”

  抄起桌子上的扇子,齐云成双手一前一后给了一个武术的架子。

  “其中这个剑是你父亲最喜欢也最擅长的,拜过师,老恩师武林中人,响当当的人物,西门吹雪的弟子。”

  “他叫?”

  “西门吹灯!”

  听这名字,栾芸萍无语一声,“这就要死?”

  “死干嘛!这是名字,不过这剑不好学,同时这个剑分文武,主要区分就看那穗儿!”

  拿着扇子,齐云成指了指它的尾端,“这穗子不叫穗子,叫剑袍!另外文人的剑才带这,练武的那个没有。

  就栾芸萍的父亲天天跟吹灯老师一块儿在小黑屋里边练。”

  “是吗?”栾芸萍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

  齐云成抬头一指,“小黑屋点一小粉灯,就在这耍剑。”

  “洗头房啊这是?”瞬间栾芸萍一想场面,也明白过来了,“小黑屋点一小粉灯,两人在这里面扭着耍剑?

  我听着怎么这么熟悉的一个地方?”

  齐云成忽然一乐,转过头看他,“这么说你没少去过?”

第52章 这还是个高手!【新书求一切】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