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捉大唐在线阅读

守捉大唐

历史 / 架空历史

30.52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5-07 21:17

重生
书籍摘要: 干得好,不如胎投的好。作为监军老爹最溺爱的儿子,韩平安只想醉卧美人膝,从未想过醒掌天下权。然而,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面对重重杀机,他只能很不情愿地接过腰牌,跟老爹一起走进守捉城。PS:欢迎加入老卓书友群,群号580094506;VIP书友群760351091,需2000粉丝值验证加入。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致命的故事

  夕阳下,狂风起。

  漫天沙尘在废弃的烽堡上空乱舞,掀飞了帐篷,卷起篝火砸向破旧的马槽。

  一匹黑马被火星烫了个正着,吃痛受惊,猛地挣脱缰绳,扬蹄狂奔,眨眼间消失在沙暴中。剩下的两匹仿佛受到鼓励,拼命地嘶叫着,围着缰绳一头系着的马槽乱转。

  瀚海的风真会杀人,能把人卷起来抛到几里开外,摔个粉身碎骨。

  几息前还围坐在枯井边烤火的几个胡人,顾不上去追跑掉的黑马,有的顶着风把之前卸下的货物使劲儿往土墙下拖,有的忙不迭去牵正趴在地上打瞌睡的骆驼。

  土屋里,挎着弯刀的胡人听到外面动静,跟正在铺毯子的灰衣少年叽里咕噜交代了一句,便飞快地系上布巾捂住口鼻,拉开门冲了出去。

  肆虐的风裹夹着砂石呼呼钻了进来。

  灰衣少年猝不及防,被风沙呛了个正着,连裹头的黑巾都被吹掉了,连忙用身体死死顶住把栓上。

  阴暗的墙角里一双眼睛紧盯着他:“你咋也把头给剃了,你是和尚?”

  灰衣少年掸掸身上的尘土,走过去打开气死风灯的罩子,轻轻拨了下里面的灯芯。随着昏暗的灯光,一张跟灰衣少年有着几分相似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他头戴一顶怪异的宽沿高顶牛皮毡帽,身穿一件黑色皮裘,青稚的脸上满是尘土,把眼眸衬的格外明亮清澈。尽管被捆的结结实实像个大粽子,却给人一种与年纪和其处境格格不入的气定神闲。

  “你才是和尚呢。”灰衣少年俯身摘下皮裘少年的帽子,好奇地把玩起来。

  “我不是和尚。”皮裘少年笑了笑,问道:“喜欢吗,喜欢送给你。”

  “不是和尚你为何剃头?”灰衣少年轻轻拍掉帽子上的尘土。

  “头发留太长容易生虱子,不如剃掉。”

  “原来如此。”

  “你又为何剃?”

  “因为你剃了,所以我也要剃。”灰衣少年最恨权贵,见皮裘少年都沦为了阶下囚还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又来了句:“之前不知为何要剃,现在知道了,多谢。”

  皮裘少年惊问道:“你在学我!”

  灰衣少年抬起胳膊,摸着剃掉之后不大习惯的头,反问道:“韩平安,你不觉得我们很像吗?”

  “咦,你不说我真没在意,是有那么点像,不过也只是有那么点像。”

  “放心,会越来越像的。”

  “此话怎讲。”韩平安疑惑地问。

  灰衣少年戴上韩平安那顶怪异的毡帽,认真地说:“你快死了,等你死了,我便是韩平安。”

  韩平安愣了愣,惊诧地问:“你想杀了我,然后冒充我?”

  灰衣少年点点头,目光看向韩平安的皮裘,心想这件皮裘一定很值钱。

  “别看了,你就算把小爷的皮草扒下来换上也不像!”韩平安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事,又强调道:“还有口音,生活习惯,连走路姿势都不一样,简直漏洞百出,你就不怕被人看出破绽。”

  “言之有理,好在你是个疯子,在叶勒城既没朋友也没亲戚。平日里人家都懒得搭理你,又怎会注意这些。当然,我也会小心的,进城之后少说话多装疯,等过上一年半载,假的也会变成真的。”

  “你们这是打算玩谍战?”

  “什么谍战……”

  “说了你也不懂。”韩平安艰难地挪动了下身体,好奇地问:“你今年多大?”

  “十六,比你大一岁。”

  “属羊的,话说你是不是我爹在外面生的娃,不然我们不会长这么像。没想到,真没想到,我那个浓眉大眼的老爹竟这么风流,不但背着我在外面养小三,还给我生了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什么浓眉大眼?

  什么小三?

  灰少年微感惘然,暗忖此人果然如传说中那般疯疯癫癫。

  “我晓得你为何要铤而走险了,一定是我爹提上裤子不认人,不管你们娘儿俩死活,害你落草为寇成了马贼。但这不关我的事,冤有头债有主,你应该去找我爹。”

  “……”

  “可就算我爹对不住你,你也不能撕票。要知道血浓于水,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你要是杀我,那就是手足相残!”

  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灰衣少年直勾勾的盯着他,跟不上他那跳跃的思维。

  “哥,相煎何太急啊,别杀我好不好?我今年才十五,还没娶婆娘,都没尝过女人的滋味儿。早晓得会这样,就应该早早答应六叔。他家闺女虽是胡姬所生,长得像胡姬。可灯一吹,往被窝里一钻,跟我们唐人女子没啥两样。”

  死到临头居然想着女人,真是没心没肺。

  难怪叶勒城里的人都叫他“韩三疯”,难怪他家奴仆都在背后叫他“疯少爷”。

  灰衣少年不想再听他胡言乱语,打断道:“韩平安,你想多了,我们只是相貌有几分相似。我有爹有娘,与你家没半点关系。”

  “你不是我爹在外面生的娃,这么说我爹得罪过你?”韩平安下巴有点痒,低头在捆着自己的麻绳上蹭了蹭。

  “没有。”

  “那就是图财了,你想杀了我,好冒充我去继承我爹的财产。”

  韩平安想了想,又摇摇头:“可我那个没出息的老爹为官清廉,本来就没几个俸禄,而且他这些年的俸禄都被我挥霍差不多了。即便他偷偷攒了点私房钱,也轮不着你去继承。要晓得我是庶出,上面还有大郎二郎呢。”

  疯子就是疯子,所思所想与常人果然不一样。

  灰衣少年大开眼界,不禁笑道:“我也不是图你家的钱财。”

  “那究竟图啥?”韩平安一脸茫然。

  “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你该不会是大食的奸细吧,想冒充我混进城,刺探我大唐军情!”

  灰衣少年懒得再跟一个疯子废话,俯身拿起布袋,从袋里掏出一个馕饼,撕下一小块塞进嘴里,细嚼慢咽。

  韩平安有些焦急,追问道:“就算我在叶勒没啥亲戚好友,你假扮我别人看不出破绽,但我爹一定能看出来。你不怕被我爹看出破绽,把你脑袋砍下来挂城门口?”

  “你爹自然能看出来,毕竟你是他儿子,但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你们不光要杀我,也想杀我爹!”

  “你们父子不死,我怎么做韩平安。”

  “我爹也被你们给绑了?”

  “这倒没有,不过他肯定活不过明天太阳落山。”灰衣少年吃完嘴里的馕饼,跟拉家常似的说:“韩平安,其实你运气不算坏。至少你娘死的早,别的亲人又都在洛州老家,不然死的就不只是你们父子俩,而是死全家了。”

  死全家,在边关真算不上什么。

  但从一个十六岁的半大小子嘴里说出来,并且说的如此理直气壮,真让人毛骨悚然。

  韩平安没想到他这么毒辣,愁眉苦脸地说:“我不想死,我就想平平安安过日子。连我爹都是这么想的,不然也不会由着我混吃等死,更不会给我取名平安。”

  灰衣少年淡淡地说:“可这里是西域,这儿是瀚海,不是平安过日子的地方。”

  瀚海不是海,而是一片荒原。

  战时,这里是大唐与吐蕃、大食各部大军厮杀的战场。

  平时,这里是大唐与吐蕃、大食及葱岭那边的突厥、突骑施各部的军事缓冲区。

  这儿没有官府,没有王法,没有城邦村庄,也没百姓,只有烧杀抢掠的各族亡命之徒。

  正直善良的人在这里根本活不下去,只有大奸大恶之徒才能在这里生存。连往返于大食、西突厥和吐蕃诸部的粟特商队,一进入瀚海都会凶相毕露,只要见着落单的人便会毫不犹豫冲上去劫掠。

  “瀚海是不大太平。”

  韩平安点点头,旋即话锋一转:“其实,我不是头一次来瀚海玩,也不是头一次被绑。想不想知道我上次是怎么被绑,又是怎么脱身的。”

  灰衣少年喝了一口水,笑问道:“想拖延时间?”

  “担心我跑?”

  “你跑得掉吗?”灰衣少年看了看他身上的绳子,想到要假扮他就要对他多一些了解,又笑道:“说来听听。”

  “那是五年前的八月,我刚随我爹从龟疏来叶勒,一个胡商说有人抓了一窝狼崽,我很好奇,想买来养着玩玩,看能否驯服,便叫上李二出城去寻。结果遇上个边军逃卒,他带着个比我大点的娃,干净利落地把我和李二给绑了。”

  韩平安舔舔嘴唇,接着道:“他们用刀架在我脖子上,但没要我的命,也没要钱,甚至没抢我的水和干粮,只跟我要五张衙门的海捕文书,就是带画像的那种悬赏缉拿告示。”

  “要海捕告示做什么?”灰衣少年鬼使神差地问。

  “我当时也纳闷,可保命要紧,便让李二赶紧回去找。说起来李二就是个蠢货,我当着那个逃卒自然要说不能惊动我爹。可他回去之后真没告诉我爹,就这么傻乎乎跑到城门口偷偷撕下几张海捕告示去赎我。”

  “你那个奴仆是够蠢的,后来呢。”

  “没曾想那个逃卒言而有信,一拿到海捕告示就放了我。后来问我爹,才晓得他之所以要海捕告示,是想将功赎罪。”

  “怎么将功赎罪?”

  “因为天正十二年,中丞大人……也就是管我们安西四镇的节度使,得知叶勒镇有不少逃卒,还有些边军作奸犯科,事后都逃进瀚海。此风不可长,中丞大人震怒,当即谕令有悔过之心的逃卒逃犯将功赎罪,只要捕杀五个逃犯逃卒,之前所犯的事便可既往不咎。”

  “明白了,那个带着娃的逃卒是想用人头换法外开恩。”

  “你明白个啥!”韩平安瞪了他一眼,解释道:“要知道那可是五个大唐逃犯逃卒的人头,不包括瀚海上的马贼和那些在我大唐犯过事的胡人,也就是说不能随便砍几颗人头滥竽充数。”

  西域自然是大唐的,但西域主要是胡人,真正的唐人并不多,大唐的逃犯逃卒更少。

  想在气候环境如此恶劣、地域如此广袤,人心如此险恶的瀚海,找到五个并砍下五颗大唐逃犯逃卒的人头,想想真不是一件容易事。

  灰衣少年醍醐灌般反应过来,沉吟道:“想凑够五颗人头,少说也要杀五十个马贼。”

  韩平安感叹道:“何况杀人容易,想活下来却很难。”

  “讲完了?”

  “没呢。”

  韩平安微微一笑,不缓不慢地说:“过了一年,我都把那事给忘了。突然有一天,一个十三四岁的娃,举着一卷海捕告示跪在城门口。身边搁着五颗人头,还有一些能证明人头身份的腰牌、刀盾和弓箭之类的东西。”

  “他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眼神呆滞,身上血迹斑斑。可能那些人头没处理好,有好几颗都腐烂了。也可能很久没洗过澡,身上臭烘烘的,连在战阵上砍人不眨眼的斥候都不愿意靠近。”

  灰衣少年禁不住问:“那个逃卒的儿子?”

  “嗯,不仔细看,我差点没认出来。”

  “再后来呢。”

  “我认出了他,确切地说是她。”

  “什么他不他的?”

  “她不是那个逃卒的儿子,而是那个逃卒的闺女。可能瀚海上的人太坏,她爹担心被马贼看出她是个闺女,便让她穿的像个男娃,以至于我被他们父女绑时都没看出来。”

  疯子显然为活命试图拖延时间,不过讲的这个故事挺吸引人,灰衣少年暗自发笑,但嘴上却问道:“再后来呢。”

  韩平安轻叹口气,凝重地说:“我不只是认出了她,也认出她身边的一颗人头。后来去辨认人头的一个校尉也认出来了,竟是那个逃卒的,也就是她爹的。”

  “她杀了她爹!”

  “我爹盘问过,她就是不开口。究竟她爹是怎么死的,全被瀚海上的风沙给掩埋了,她不说谁也不晓得。”

  “那你爹让她进城了吗?”

  “她拿着海捕告示带着五颗逃犯逃卒的人头回来的,况且她爹是逃卒,她又不是逃卒,我爹没理由不让她进城。只是……只是像她这样的不祥之人不大好安置,虽然我们叶勒镇最缺的便是女人,但没人愿意收留,也没人敢娶她。”

  “她连她爹的头都敢砍,换作我,我一样不敢娶。”

  “事实上她不只是砍下了她爹的头,另外几个逃犯逃卒的头,估计有一半是她跟她爹一起砍下来的。至于别的马贼……在瀚海逃亡的那些年,她和她爹一起不晓得杀了多少。”

  灰衣少年不敢相信世上竟有这样的女子,微皱起眉头:“她敢杀人!”

  韩平安很认真很严肃地确认道:“她不只是敢杀人,而且很会杀人。”

  这个故事有点诡异,灰衣少年不想再听,冷冷地问:“讲完了?”

  “没呢,还有大结局,这个大结局跟你也有点关系。”

  “什么大结局,与我又有何干。”

  “当然有关系,因为我收留了她,她现在帮我杀人,并且就在你身后。”韩平安像看白痴似的看着他,似笑非笑。

  灰衣少年怵然一惊,下意识回过头。

  赫然发现一个脖子里挂着一个看着像眼罩之类东西的黑衣女子,不晓得什么时候悄无声息进了土屋,宛如鬼魅般站在身后。

  然而,他都没看清黑衣女子的相貌,甚至都没来得及呼喊,头已被黑衣女子抱住了。

  紧接着,脖颈处一凉,鲜血喷溅而出!

  他根本来不及感受痛苦,眼神中全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1799:我在美洲修炼成神在线阅读
穿越1799,却发现历史已截然不同。 大清在北方虎视眈眈,大明于南地苟延残喘;可林安礼已经来到异国他乡的美洲大地。 乍现印第安猫耳娘,又有古老巫术显现。 所幸林安礼有道家修行傍身… 拼命修行当然是第一要务。 可问题又来了:“已知现代原子核研究理论,我到底要不要维护这修真世界的正义与核平呢?”
嘻嘻嘻嘻别笑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之王爷难为在线阅读
新书《红楼:从截胡林妹妹开始》已上传,求投资,求追读 水荣毕业于国防大学指挥系,本是现代某军团侦察连连长,在执行边境任务时光荣牺牲,意外穿越成为红楼北静王爷。此时的四王八公已现盛极而衰之相,武勋群体的大船也如逆水行舟,而处在风口浪尖的北静王又该如何救人自救?
石头真人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天子在线阅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忠武亲王皇三子庆柏,天纵奇材,圣祖皇考于诸孙之中,最为钟爱,抚养宫中,恩逾常格,其励精图治,文治武功,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登基,即皇帝位,即遵典制持服,二十七日释服。布告中外,咸使闻知。”
挽铖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卧底宁国府在线阅读
贾琼:说好了抄家就放我走,贾珍父子坟头都长了草,怎么还让我待在宁国府啊?皇上您圣明一回吧,我都快要当贾家族长了,还怎么卧底呀! 正元帝:爱卿,再忍忍,四王不灭,朕心不安。 贾琼:那...荣国府我替圣上抄了吧,要不,真瞒不住别人了。 正元帝:发卖了她们,省的坏你我君臣大事! 贾琼:遵旨。
山岩尽美色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三国之从十常侍之乱崛起在线阅读
苏辰意外穿越三国,获得签到系统。 随机抽取破阵霸王枪、乌骓马、龙泉剑、越王八剑、留侯张良无双智谋传承…… 且看苏辰如何威震三国,成就霸业!
禾穗谓之颖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成了大明勋戚在线阅读
重生成为大明成国公朱勇之子,本以为能躺着成为勋戚子弟,结果却是个不入流的婢生子,想躺平都没有机会。 正统十四年土木堡之变,成国公被问罪夺爵,朝中勋戚几乎一网打尽,告示勋戚之路彻底无望。 大腿抱不上,只能靠自己,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三元天下有,六首世间无,面对铁蹄兵临城下,执掌大明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无限循环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恩孝侯在线阅读
穿越红楼,成为贾赦不存在的第四子贾珊,莫名招惹上贾宝玉,为了不受欺负,走上了位极人臣之路。 贾母:“你不孝。” “是,我不孝。” 贾珊默默掏出皇帝的圣旨,三个大字暴露在贾母眼前。 “我不孝!” 贾母面色顿时垮了下来。
章鱼哥本哥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女帝相父,开局指鹿为马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方修发现自己穿越成了大乾帝国的丞相,并觉醒情绪系统。 绑定女帝,引发情绪波动,就能获得奖励。 于是。 方修:“先帝遗诏,陛下应当称臣为相父。” 女帝:“......” 【情绪值+1000】
我不是赵高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穿越之青史留名在线阅读
【系统提示】:距离下次任务还有364天23时59分52秒…… ———— 任务朝代:东汉末年。 ———— 任务时间:公元200年。 ———— 任务要求:协助曹操势力统一华夏,改变历史,青史留名。
授与天齐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守捉大唐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