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定安女帝回忆录

定安女帝回忆录在线阅读

定安女帝回忆录

梧青一下

古代言情·女尊王朝·2.3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1-27 23:04

真实经历改编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重生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何玉先是感觉到身上暖暖的,好像有一双大手在拿温暖的布擦自己,她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突然好像自己被什么东西举在空中,接着是难以言说的憋闷感,她挣扎着想呼吸一口空气,紧接着耳边响起了巨大的婴儿哭泣声。

  好一阵她才意识到这哭声好像是自己发出来的,何玉这才稍微回了神,自己不是已经死了么,一种难以置信的想法在她心里一闪而过,她努力抬起头,却感觉自己完全没有力气,好不容易停下了哭泣,她带着余波喘着,努力睁开紧闭的眼睛。

  一个女人的脸出现了,她头发很多,在头上堆着形成一个巨大的发髻,脸上画着精致的妆,一脸慈祥地低头看着自己,背景是红色圆木搭的屋顶,金色的幡布从房梁上垂下来,何玉认不出这女人是什么装扮,但她起码明白一点,眼前的女人绝对不是和自己同一个时代的人。

  一个小女孩的脸凑了上来,看上去不过十来岁,好奇的很,“喔~好小,她怎么不哭了?”

  “九公主,您怎么到这儿来了,产房血腥,”一个女人以极快的速度把女孩拽开了,语气有些急厉,“照顾您的内监和侍官是怎么当差的。”

  “快,快把王女带去偏殿。”旁边另外一个女人催促道,何玉来不及看是谁在说话,眼前就被掩了,只有透过红绸落下的一大片红光。她听见女孩还在求饶:“嬢嬢,是我太想看小侄女了,嬢嬢别责罚琚殊……”

  声音渐渐远了,何玉感觉自己一路被抱着路过了好多人,不知去了什么地方,一个男人的声音在上方响起,声音里带着几分兴奋:“是王女吗?谢天谢地。”何玉感觉自己落到了男人更有力的臂弯里,但是并没有好受多少,另外一个更柔弱些的男声响起:“鹰潭,王姬现在还好吗?”

  “回王君、韩少使,殿下身体强健,暂无大碍。”随着女子的话音,何玉眼前的绸子被一双漂亮的手掀开了,一张摄人心魄的美丽面容显露出来,只道是:颔削对线,鼻凿单直,乌发垂鬓,雪肌映辉,颊升春韵,目含秋波,姣若九天明月,灿如钗下银河,其神世罕有,其态不可说。

  何玉感觉,至少这一刻,自己狠狠地心动了。

  她直勾勾盯着男人看,逗的男人笑了起来:“青釉你看,王女不但没哭,还盯着本君看呢。”男人伸手轻轻碰碰何玉的小脸,“还皱皱的呢。”

  另一个男人凑上来,他看上去年龄不大,也就十七八,虽然没有完全长开,但看得出眉目如画,也是一等一的美人胚子,他的气质要柔和的多,何玉感觉自己一拳都能把他打晕,少年想伸手摸摸襁褓里的孩子,又有些畏惧地缩回手,转身打发抱孩子来的嬢嬢出去,掩上门随即上前一步,恭敬地跪下说道:“恭喜阁阁喜得贵女,侍身愚笨,在王府无亲无故,父家又势小无荫,侍身蒲柳,唯有倚靠阁阁才能安身,万望阁阁不弃,侍身今后必事事以阁阁与王女为重,绝不为害。”

  何玉听的这话,总觉得有哪里说不上来的别扭,她死前常看耽美文的,如今两个美男在她面前说着这么掏心掏肺誓死追随的誓言,她却感受不到半分暧昧和好磕,只觉得压抑,和说不上来的别扭,她看不见少年的表情,只能盯着搂着自己的男人看。

  男人在这期间一直静静地站着,微微低头看着少年表忠心,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少年说完,房间里就一下子安静了,何玉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半晌,男人美丽的脸上才展露一丝笑容:“好了,韩少使,起来吧。”

  少年这才惴惴不安地起身:“……阁阁。”

  “青釉,王女也是你的孩子。”男人看向何玉,眼睛里的情绪让何玉看不懂,“那日是你我二人一同侍奉的王姬,王女自然同是你我二人的孩子……你也不必对本君说这些话,父亲为女儿筹谋本就是天下最应当的事,至于本君,本君年近三十,你又能倚仗几年呢……”

  何玉听的愣了一下,她有点没明白什么意思,这两个人为什么言行都这么怪呢?何玉心里不安的情绪逐渐攀升,怎么难不成……这个世界的人都是三人基因契合体?不是吧,明明看着像古代啊,这么高科技的么……

  还没等她想明白,少年温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阁阁容貌倾城,必会恩宠常在,阁阁切莫妄自菲薄。”

  他的声音让人听着很舒服,韩青釉,他应该是叫这个名字吧。

  “本君的身体本君清楚,如果王姬待我如前,今日也不会有你在这侯着。”他低下头,漂亮的眼睛里露出几分落寞,“好在王姬无女,以后王女就是你我二人在王府的倚靠,如今刁乐濯在府里越发横行了,有了王女,我也得以安心些。”

  “阁阁是王君,父家四世为官,阁阁的母亲位极人臣,刁夫人不过是先前莫夫人的俟,莫夫人去后王姬移情几分罢了,阁阁不必忧心。”韩青釉安慰道。

  何玉听着这些既视感极强但又陌生的话,一下子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突然理解了自己当前的处境,她知道这种怪异的感觉是为什么了,这里,竟然是一个女尊世界。

  所以王姬就是女王,王女就是女世子,王君就是男王妃,韩少使,刁夫人,莫夫人,都是王姬的男妃,可,为什么自己是两个妃子的孩子?是韩少使没地位所以献子求存么?可是,也不像啊,这女王没女儿,他自己留着孩子以后不是地位更高,等等……刚才王君好像说那天是他俩一块侍奉的王姬来着……嘶,不会是,呃,那个意思吧……何玉内心深处一阵恶寒袭来,不会是三人行吧,这世界这么开放的吗?

  “王君,韩少使,王姬请二位带小王女到正殿去,她想看看王女。”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殿外响起,声音却不像是正常男人,有点捻着音的味道,对味了,像个正常古代宫廷里的太监,不过女尊世界也会有太监吗?何玉疑惑的看向抱着自己的王君。

  “公公,”韩青釉把殿门打开,行了一礼“王君稍适便带王女前去,现下王姬情态如何?”

  “韩少使不必忧心,皇上牵挂荣王殿下,连太医院妇科圣手陈礼都派来了,殿下身子无碍,现下刚进了些羹汤。”

  皇上?所以这个世界还是封建帝制,不是奴隶国家制?自己老妈不是女王是女王爷,那,那她是皇上的姐妹还是女儿?

  说话间,何玉已经被王君抱到了门口,现在是傍晚,日光极倾斜地映着他的脸,美得像是一个玉石雕像,王君见到门口的公公,稍一愣神,随即微微屈膝,“胡公公。”

  “荣王君。”公公倒也不卑不亢。

  “公公您怎么亲自来了,这皇上……”

  胡公公摆摆手,躬身道:“荣王君,皇上自有别人伺候着,她老人家念叨王女,想着尽快得消息,吩咐奴婢来替她老人家看看王女。”

  王君闻言连忙又行了一礼:“谢陛下关怀,劳烦公公了。”

  何玉这才看清来人,虽然看上去年逾六十,两鬓斑白,但面上光洁无比,声音尖细,确实是太监无疑了。怪了,女尊的世界也有太监,那要是皇上看上了一个帅哥结果发现他是太监,不得难受死?难不成……这个王府是例外,其实社会还是男权社会?

  王君抱着女婴跟着胡公公往正殿走,眼下夺嫡已经到了白热化,齐王、莘王和荣王三足鼎立,荣王虽然贤明才干,又有自己父家势力傍身,但历朝的传统,因着女子生产险之又险,皇帝登基便不能再孕育子女,荣王无女一事,始终是她的一块心病,如今这长久的困局因着王女的出生解了。

  若是王姬因着这孩子的缘故,一举扳倒齐王和莘王入主东宫,将来必会对她青眼有加,即使未能一举夺魁,王姬已经三十有六,孕有六胎只得一女,将来只怕也难说能不能再诞下女儿。而今他只庆幸好在那日侍寝的是自己和一个无宠无势的少使,不是刁氏、柳氏亦或其他人。

  偏殿离正殿并不远,倏忽已经到了殿前,门口两侧站满了女人,王君还未到近前,众人中便已有人偷偷抬眼窥视,传闻荣王君姿容绝世,貌美如明月,但女子寻常自然无法出入内阁一览美人容颜,如今本人在近前,只叫人觉得气质出尘,光彩照人,更胜传言几分。王君在殿外停了一下,众人纷纷行礼,依次问安了王君、王女和胡公公,王君这才屏退众人,何玉感觉王君深吸了一口气,搂着她的怀抱紧了紧。

  进了殿,转过来是垂着金线红纱的床榻,塌上卧着一个素衣女子,身边跪着一个华服男子,新生儿的视力有限,何玉难以看的真切,殿内还残存一些血腥气,不过其他一应都收拾好了,两个女医垂手立在床尾,另有七八个女官在侧,见一行人进殿众连忙上前一步。

  “王君阁阁安好,王女安好。”

  “起来吧,”王君点了点头,又转向床上的女人,“侍身参见王姬。”王君屈膝行礼,韩少使则是在后行了个跪礼。

  女人点了点头,塌前身着华服的男人手里端着一个精致的瓷碗,用羹勺舀出半勺药汤,放在唇前吹了吹,送到荣王唇边,一双狐狸眼情意绵绵地望着女人,“殿下。”

  王君起身,白了塌前狐媚的男人一眼。

  好像是察觉了王君不友善的眼神,男子微微侧身,暼了一眼王君和他身后的韩青釉,眼里闪过一丝冷冷的光,“侍身参见王君阁阁,还请阁阁恕罪,侍身侍奉王姬进药,实在不方便给王君行礼了。”

  “陈太医,王姬可还好?”王君并没有搭理塌前的男人的挑衅,而是转向了几位太医,露出了何玉此前没见过的温润笑容,在此之前,何玉还以为他是个冰山美人,毕竟连怀里搂着孩子都没见他有一丝笑意,没想到他原来是会笑的,而且笑容如暖风袭人,让人沉醉,只不过,如此大的反差,这笑是否出自真心还有待商榷。

  女医起身,为首的是个老太太,态度恭敬地回道:“回阁阁,荣亲王身体康健,且先前已陆续有过五次生产经验,此胎非常顺利,臣已经提前命人准备了汤药,王姬刚服了些米羹,现下由刁夫人服侍进补药,已进了小半碗了,此后只需按臣开的方子进补,约摸半月就可恢复如初了。”

  没错,塌前举着汤药和羹勺的正是刁乐濯。

  “辛苦各位太医了,辉雨,你带各位太医到西边偏殿去,”王君指了殿里的一个婢女出来,又转身对太医们说,“各位太医忙了一天水米未尽,本君已经命人在西偏殿备了酒菜和卧榻,还劳烦各位移步。”

  “王君阁阁客气了,荣王殿下和王女母女平安,臣等便是怎样辛苦也是值当的,但王君阁阁盛情,臣等不敢推却,先行谢恩。”

  太医们陆续退下了,王君抱着何玉站到王姬塌前,荣王虽然已经三十多了,但容颜却没有丝毫老态,只眉目之间有几分倦意,她见王君没有退居另一侧的意思,挥挥手示意跪在榻边的刁夫人:“乐濯,孤王药喝的差不多了,你先退下吧。”

  刁乐濯闻言垂下了眸子,一副顺从的样子,起身不情愿地甩了下袖子,又对着榻边行了个礼:“王姬,阁阁,侍身告退。”临走还在门口剜了王君一眼,这没被王姬看见,但都收入了胡公公的眼里。在宫里熏染了三十多年,这些事他早见怪不怪了。

  “辛苦公公跑这一趟了,孤想着您是御前的人,您去引皇孙,也让这孩子沾沾母皇长寿的福气。”荣王的笑带着几分疲态,她现在刚生产完,本应该休息,但眼下身子不是最要紧的,皇上的事才是最要紧的。胡公公是御前的人,他亲自到王府来,只怕皇上的意思不只是关怀自己和女儿,而是属意她太女之位了。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古代言情小说女尊王朝小说

定安女帝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