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诸天,浪迹天涯在线阅读

人在诸天,浪迹天涯

暂无评分/0人评过

诸天无限 / 诸天

12.21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诸天流,影视综合,第一个世界略长,不走剧情线。....老规矩。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泥岚轩真.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2名:豆汁儿实在太乖了.
    粉丝等级: 舵主
  • 粉丝第3名:老子真特么帅呀.
    粉丝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诸天小说推荐

成神祗的我在聊天群传道在线阅读
叶明穿越到了一个神奇的时代,这里人人都是神祗,人人都是神明。 本打算开启自己热火朝天的种田,培养信徒,然后成为至高神明的道路,结果叶明确发现他收到了万界聊天群的邀请 叶明:谢邀,人在神域,刚刚成神! 岳不群:神?你怕是在逗我? 叶凡:我可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 辰南:你没死在神魔陵园? ……
你好再见见
日更千字
诸天
时空长河的旅者在线阅读
我是游离于生与死、时间与空间之外的监察者。 但是我更喜欢你们称呼我为——旅者。 这是一个时空旅者的传说。 【诸生浮屠】著。
诸生浮屠
日更千字
诸天
从精武英雄开始在线阅读
行走在诸天世界,李逸之从精武英雄开始,探索武道奥妙,一步步成长,直到站在了世界之巅。  精武英雄,倚天屠龙记,大唐双龙传,阳神,神墓,西游记,封神榜。
第一长江
日更千字
诸天
诸天之始:我儿叶凡有仙帝之姿在线阅读
我叫叶尘,帝都人,今年五十有四,其实我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穿越者。  这一天,正在喝下午茶的叶尘,脑海中有奇怪的机械音响起。  “坎龙忌辰向,震龙忌申向,离龙忌亥向,兑龙忌巳向,造化魔方,九宫八卦形态。”  “检测到宿主儿子叶凡身具大气运,为天命之人,因果绑定中。”  原来我叶尘也是有系统的穿越者,可是为什么系统你要迟到。 主要以《遮天》 《完美世界》《圣墟》《莽荒纪》为主世界,其中有《剑道独尊》《诛仙》《凡人修仙传》《沧元图》《神墓》《一世之尊》《永生》《星辰变》《吞噬星空》等为副本世界。   群号:【606037106】。 已有完本小说《完美世界之武魂》《西游土地爷》 群号,606037106。
夏虫话雪
日更千字
诸天
明尊在线阅读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以统天。  无上明尊,时乘六龙,所其无逸。  ———————————————————  这是一个土著主角的穿越者老爷爷苏醒,金手指成精了的故事。 ………………………… 我钱晨一路走来,从来只靠自己! 太上爸爸救我!
辰一十一
日更千字
诸天
影视诸天刮刮乐在线阅读
《霍元甲》。傅泽:恭喜霍大侠!你刮出了一巴掌打出一条龙的绝世武功  《一个人的武林》。傅泽:封于修,你刮出了狂战士血脉!复活币再努点力氪…咳咳。  《哈利波特》。哈利刮开一张彩票,获得剑仙传承。一剑斩开百丈山,伏地魔吓得魔杖都掉了。  《复联》。凡人之躯的美队看着手里的彩票:如来神掌第一式!  亮剑、港综、九叔、金刚……  这是一个无良商人满诸天兜售刮刮乐,让众主角疯狂氪金的故事!
吴之风
日更千字
诸天
漫步在武侠世界在线阅读
我见过小龙女的痴,也听过赤练仙子在耳边轻吟情为何物。 我曾与仪琳一起叩首求过佛,也与教主在黑木崖绣过花。 我从赵敏手中夺过倚天剑,却也见过周芷若的情与泪。 我吃过商秀珣亲自下厨做的食物,与师妃暄论过道,也与婠婠在那月前一起赤脚而舞。 …… 我是谁? 一名游走在武侠世界与都市的旅者而已,猖狂而来,却也该纵歌而去。 书裙二54055741欢迎大家入裙! 新书《从双月开始》已发,希望大家支持!
四咸
日更千字
诸天
吞噬星空签到三万年在线阅读
老作者新书尝试签到新题材,吞噬同人走起! ps:推荐完本老书,万订精品美漫世界的武者,一样是吞噬星空同人。
喜爱吃黄瓜
日更千字
诸天
武侠世界侠客行在线阅读
与黄飞鸿一起训练民团,杀敌报国,与陈真一起斩杀倭国贼寇,在龙门客栈中与金香玉调笑弄情,在兰若寺中,与燕赤霞谈笑风生。 乱世之中,系统加身,能自由穿越各个经典动作片世界的李侠客,跨马舞长枪,扫平一切敌。 让我们 重温幼年时的动作影视。
大江入海
日更千字
诸天
当前位置: 诸天无限 诸天 人在诸天,浪迹天涯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余罪

  粤东,洋城。

  炎炎夏日,正午时分。

  天气闷闷的,蝉鸣都带着几分有气无力。

  街心公园外的树荫下,一辆大巴缓缓停下。

  “余罪,到你了,愣着做什么,赶紧下车。”严肃沉稳的男声喊道。

  大巴车门打开,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迷迷瞪瞪的从车上下来,好悬没一脚踩空。

  “...你们的任务,就是在这座陌生的城市...没有钱,没有熟人,甚至没有合法身份的情况下,独自生存40天...我再重复一遍,这次考核非常重要,考核结果将直接决定你们的去留...”

  刚才那男人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随着大巴驶离,车门关闭,渐渐不可听闻。

  树荫下。

  陈涉呆立半响,脑瓜子还是懵的。

  上一秒,他还在老家参加发小的葬礼,俗称吃席。

  喝口酒的功夫,人就穿越了,太特么突然了。

  更要命的是,发小是大学毕业时,吃散伙饭的时候,喝酒猝死的。

  如今,他再来这么一下...

  陈家沟“卧龙凤雏”的名头,怕是彻底摘不掉了,真·盖棺定论。

  多想无益,如今只能既来之,则安之。

  摇摇头,陈涉收拾心情,开始检查新身体和随身物品,希望能获取一些信息。

  至于记忆,半点也无,他甚至连这具身体的名字都不知道。

  听刚才那男人喊他,是叫于最,或者余醉?姓俞?虞?还是别的什么,完全没印象。

  片刻后,陈涉粗略的检查了一遍,发现:

  身体不错,体型修长,偏瘦,但身上肌肉很结实,看样子是有经常锻炼的。

  手上有茧,但不多。

  经验所限,看不出来是怎么造成的,只是觉得不像是干体力活的手。

  另外,核心器官发育的不错。

  粗略估计,相比前世,去了两公分皮不说,还多了二两肉,并且全是瘦肉。

  这...真特么是个好消息,瞬间就让陈涉对穿越多了几分认同感。

  再看随身物品方面,只有一身衣服,一双鞋,一部老式的按键手机,以及一块金属腕表。

  手机上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电话簿里只存了一个号码,备注是“弃权”。

  手表就有点奇怪了,全金属制作,没有任何卡扣,就像是直接焊死在手腕上的。

  手表除了正常显示时间外,还有一个倒计时:39天,23小时,46分,26秒...

  结合之前听到信息,他目前似乎是在进行一场考核,要在这个城市生存四十天。

  手表倒计时,手机作为保险,紧急情况可以选择放弃,都挺合理。

  不过,这算啥考核?

  国内的城市,能有什么危险?

  总不至于饿死吧?

  就算没钱没身份,也可以干日结啊,只是接不到正规公司的活而已。

  再不济,拉下脸往火车站一跪,也能挣不少。

  退一万步讲,实在不行还有垃圾桶呢...

  等等...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莫名其妙的穿越,取不下来的金属腕表,刚到新世界就发布的限时生存任务...

  卧槽,这套路有点熟,妥妥主神空间的操作啊。

  所以,这是成为轮回者之前的新人任务?

  正在陈涉胡思乱想的时候,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靠近,陈涉下意识的往边上挪去,打算让开道路。

  忽然,脑后生风。

  一根棒球棍擦着耳朵,重重打在陈涉肩头。

  要不是碰巧往边上挪了半步,这一棍就直接打在他后脑勺上了。

  “嘶!我尼玛!”陈涉吓了一跳,接着就是一阵后怕,这主神空间不当人,哪有一开始就是战斗剧情的。

  袭击者也没想到,背后偷袭居然会失手,愣了片刻。

  等他回过神,就见陈涉已经转过身来,一手抓住棒球棍一头,另一手抡圆了朝他脸上呼了过来。

  袭击者赶紧抬手去挡,挡住之后,才发现这一巴掌看着声势挺足,力道却不大。

  他正自奇怪的时候,陈涉右脚已经狠狠踢在他裆部。

  “啊!”凄厉的惨叫响起。

  袭击者立刻松开棒球棍,双手捂裆,原地连续蹦跳缓解疼痛,口中骂道:“余罪,我艹你大爷...”

  嘭!

  陈涉根本不理会他说什么,直接调转棍身,双手握持,卯足力气,一棍抽在他太阳穴上。

  袭击者闷哼一声,晕了过去,算是变相缓解了痛苦。

  陈涉用脚尖拨了拨袭击者的头,陌生面孔,不认识。

  他有些犹豫,棒球棍举起又放下。

  按主神空间的套路,击杀敌人大约是能得贡献点或者信用点之类的。

  但是杀人这事,他不专业啊。

  片刻后。

  “NPC,NPC,他不是人,是NPC...”陈涉嘴里念叨着,高高的举起了棒球棍。

  “住手!”

  正当陈涉要动手的时候,二三十米外,路旁一辆面包车车门打开。

  呼啦一下,蹿出来四五个精壮汉子,快步向这边跑来的同时,指着陈涉喊道。

  还有同伙?

  那就更不能耽搁了,陈涉手中棒球棍直接就敲了下去,打算先解决一個再说。

  才敲了一下,就听“砰”的一声枪响。

  陈涉回头,就见那几个汉子中,有一人停下脚步,正拿手枪瞄着这边。

  狗日的居然有枪!!!

  原本,陈涉对自己轮回者的身份,还有所怀疑,但看到枪的那一瞬间,立刻就坚信不疑了。

  正常世界,怎么可能走在大街上,就有人拿枪干你,这儿又不是灯塔国。

  “警告,立刻停止攻击,放下武器投降,否则...”持枪的汉子喊道。

  然而,陈涉此时哪敢留下来听他喊话。

  见到有枪,他立马扔掉棒球棍,撒丫子就跑,两三步加速,一个起跳跃过围栏,蹿进公园的树林中。

  几个呼吸间,就不见了踪影。

  “啊!”熟悉的惨叫再次响起。

  原来是那个袭击者,之前被陈涉打晕,如今又被一棍子敲醒,醒来后再次感受到裆部那不可承受之痛,惨叫出声。

  “小刘,小刘,你怎么样?”这时,那几个汉子跑了过来,分出两人查看袭击者的状况。

  另外两个则是看向持枪者,问道:“宋队,追不追?”

  “追个屁,那小子又不是犯人。唉,这差事让咱们办的,等着挨骂吧。”宋队听到同伴中气十足的惨叫,放下心来,没好气道。

  他收起枪,看着陈涉离开的方向,心中有些愤懑,同时也感觉十分麻烦。

  这小子反应太激烈了,直接下死手,让他不得不鸣枪警告,任务没完成不说,开枪的报告怎么写?

  “小刘这顿打就白挨了?”

  “不白挨还能怎么样,人家那是正当防卫。”

  “第一下可以算他正当防卫,但第二下的时候,小刘都晕过去了...”那人争辩道。

  宋队烦躁的挥挥手,拿出手机道:“行了,别废话了,你们先送小刘去医院,我给许处打个电话,汇报下这里的情况。”

  ...

  大巴车上。

  送走最后一名学员后,除了司机,车上只剩下许平秋和林宇婧两人。

  “许处,这种过家家式的考核方式,真的能挑选出合格的特勤吗?”林宇婧憋了一路,现在终于忍不住问道。

  “你觉得怎么样才算是合格的特勤?”许平秋五十来岁,头发半白,皱纹深刻,身为省厅刑侦处处长,警界传奇,却没什么架子,此时笑着反问道。

  林宇婧是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刚从缉毒大队借调到专案组,和许平秋并不熟悉,如今还在相互磨合了解的阶段,听他这么问,便直言道:“当然要勇敢、冷静、机智、身手好、有顽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仰,还要...”

  “你说的这些,之前几名特勤全部具备,甚至比你说的还优秀,他们为什么都失败了?”许平秋打断道。

  “因为...”林宇婧语塞。

  “因为他们身上的体制味太浓了,很容易引起犯罪分子的怀疑。”许平秋替她答道:“他们全部都是好警察,但并不适合当特勤。”

  “那谁适合当特勤,余罪吗?他倒是一点都不像警察,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满嘴污言秽语,整个就一街头小混混。可这样的人,放出去做卧底,您能放心吗,就不怕他和犯罪分子同流合污?”林宇婧思考过后,说道。

  “怕,当然怕,所以才有了这次考核。”许平秋解释道:“对于其他学员而言,主要是让他们沾些市井烟火气,另外也是看这些乖宝宝能否打破束缚,做些出格的事出来;而余罪,则是看他能否在困境中守住底线,不做违法乱纪的事。”

  “违法乱纪?到不了这地步吧,就他那德性,在市井里只会如鱼得水,跟本就遇不到您说的困境。”林宇婧质疑道。

  “你说的不错,所以要额外给他加点戏,让他体会下什么叫人生无常。”

  许平秋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道:“看时间,现在差不多已经给他安排上了...”

  这时,铃声响起,有电话打入。

  “来了。”许平秋一看号码,立刻接通,笑道:“怎么样,小宋,事情办成了吗?下手没太重吧,我跟你说,这人我还有大用,伱别给我打坏了...

  什么,他把小刘打坏了?你还动了枪?!

  宋志峰!你是怎么做事的?!在街面上动枪,你知不知道会造成多恶劣的影响?!你是猪脑子吗!!!”

  林宇婧看着许平秋,从刚开始接电话时的一脸笑意,到笑容僵住,再到暴跳如雷,最后挂断电话眉头紧锁。

  她聪明的没有多问,而是道:“许处,咱们回专案组吗?”

  “小何,找地方调头,先送我去总局,我要去给宋志峰擦屁股。嘿,我算是知道什么是人生无常了,这哪是给余罪那小子加戏,这分明是给我加戏。”

  许平秋揉着眉心说道,随后又对林宇婧道:“小林,待会不用等我,直接回专案组,调试设备,连接上腕表的信号,监测好每名学员的位置和生命体征,别再出乱子。”

  “是,许处。”

  ...

  “呼哧...呼哧...”

  陈涉双手拄着膝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同时不停回头张望,看有没有人追上来。

  喘息一阵,恢复了些体力,陈涉直起身子,四下打量周围的环境。

  之前没头苍蝇一样,见巷子就钻,似乎是跑到城中村来了。

  路很窄,两旁都是低层的自建楼房。

  墙上各种涂鸦,与涂鸦相抗衡的是新旧不一的小广告,办证的、招租的、开锁的、上门服务的、重金求子的...什么都有。

  抬头,密密麻麻的电线上面,是各式各样的招牌,大部分都是旅馆。

  再往前是个公共厕所,厕所边上有个露天垃圾点。

  排泄物的骚气,配上生活垃圾的腐臭味,那叫一个酸爽。

  陈涉屏住呼吸上前,从厕所前还没熄火的摩托车上顺走一件黄色外套,又从一辆自行车车筐里拿走一顶红色棒球帽,然后快步离开。

  转入另一条街道后,陈涉穿上外套,戴上帽子,压低帽檐,跟随着行人的速度慢悠悠行走。

  “呼。”

  乔装打扮一番之后,陈涉总算有了些许安全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陈涉放松警惕的时候,忽然感到身后有人靠近,接着手臂就被人紧紧抓住。

  “艹!”陈涉都有点绝望了,什么狗屁的生存任务,这是死亡任务吧,一点喘息的空间都不给人留啊。

  绝望归绝望,反抗还是要反抗的。

  陈涉没有急着挣脱,而是顺着对方拽他的力道,手肘狠狠的向后戳去。

  在他手肘后戳的同时,就听身后那人用甜腻的语气道:“帅哥,来玩...啊!~~”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