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春秋太危险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在春秋不当王在线阅读

我在春秋不当王

历史 / 上古先秦

115.57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2-03 08:12

书籍摘要: 鲁襄公三十一年,周王室内乱,魂穿而来的李然,原本在图书馆的铁饭碗,丢了!原本最要好的朋友,死了!大好的仕途,没了!自己还被迫流亡,真是惨!惨!惨!这一年,鲁襄公刚去世,郑国子产正在改革,晋国六卿明争暗斗,齐景公蠢蠢欲动,南边的楚灵王的一场弑君大戏即将开始……这年头可真够乱的,不过没事,谁让这时代遇上我呢?我,李然,我在春秋不当王————————————————————本故事改编自《左传》,如有雷同实属巧合————————————————————书友群:926230149,如书友们有任何的意见和建议,欢迎前来斧正。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春秋战国时候的世界观体现在百家争鸣的哲学思想当中,这一时期,实现了奴隶制向封建制的过渡,儒家和道家的出现,是中国古代的政治思想进入了体系完备,内容丰富充实的发展阶段。战国时期又出现了名家发家,墨家,阴阳家,纵横家等思想学术派别。诸子百家各自著书立说,招收学生宣扬自己的政治主张。
    诸子百家中,儒墨道法四家政治四项内容最丰富。对中国古代政治思想的发展影响也最大。
    儒家思想与伦理为核心,重视君臣父子兄弟之礼,夫妇长幼之别。到家圆圆老鼠,其政治主张是无为而治。
  1. 鲁襄公

    鲁襄公,姬姓,名午(前575年─前542年5月31日),鲁成公之子,春秋时期鲁国第二十二任君主,公元前572年―前542年在位。鲁襄公三十一年六月辛巳(前542年5月31日),鲁襄公去世,由太子野即位,为鲁国第二十三任国君。秋季,因哀痛过度,野去世,鲁国拥立野之弟裯为国君,即鲁昭公。

  2. 春秋郑国

    郑国,周朝姬姓诸侯国。都城:初为畿内郑邑(今陕西省渭南市华州区),公元前774年(周幽王八年,郑桓公三十三年)迁都于虢郐之间,后建都河南新郑。郑国以经济发达、法制健全、民主政治和诗乐文化闻名于世,是中国法制和法家思想的重要起源地之一。

  3. 齐国

    齐国(前1046年一前221年)是中国历史上从西周到春秋战国时期的一个诸侯国,被周天子封为侯爵,分为姜齐和田齐两个时代,疆域位于现今山东省大部,河北省南部。
    齐桓公通过尊王攘夷成为春秋五霸之首,齐国的力量也达到了一个顶峰。被尊称为海王之国。
    公元前386年,田和被周安王列为诸侯,姜齐被田齐所取代,但田氏仍然沿用齐国名号,所以称为田齐,成为战国七雄之一,齐国进入田齐时代。
    公元前221年,齐王建向嬴政投降,齐国覆灭。

  4. 晋国

    晋国,周王族诸侯国之一,春秋四强国之一,因其国力强大,经常压制住齐秦楚三个大国,在春秋时期大多数时间里独霸中原。但后期深受六卿制度之害,公室羸弱,经过范、中行之乱与三分智氏两大事件,终于分为三国。

  5. 楚国

    楚国(?~前223年),又称荆、荆楚 ,是先秦时期位于长江流域的诸侯国,国君为芈姓(金文中为奶姓 )、熊氏(金文中为酓氏 )。周成王时期(一说即前1042年~1021年 ),封楚人首领熊绎为子爵,建立楚国。

  6. 祭氏

    祭姓源流单纯,源出有一: 出自姬姓,为周朝周公旦的儿子祭伯的后人,以国名为氏。据《左传·僖公二十四年》载:“凡、蒋、邢、茅、胙、祭,周公之胤也。”杜预《左传》注云:“祭国,伯爵也。”又《路史》载:“周圻之内管城东北有古祭城。”祭国为西周时期封国。古称祭伯城,为周公姬旦的第五个儿子祭伯的封国,爵位为伯,故名祭伯。祭伯的子孙,有的“以国为氏”而姓了祭,称为祭氏

  7. 鲁国

    鲁国,周朝诸侯国,姬姓鲁氏,侯爵,首任国君为周武王弟弟周公旦之子鲁公伯禽。
    在周代的众多邦国中,鲁国是姬姓"宗邦",诸侯"望国",故"周之最亲莫如鲁,而鲁所宜翼戴者莫如周"。鲁国成为典型周礼的保存者和实施者,世人称"周礼尽在鲁矣"。

  8. 季氏

    季氏就是季孙氏,是鲁国三大家族之一,其余为孟孙氏,叔孙氏。其实他们祖宗是三兄弟来的,都是鲁国国君的后代。后来因为争权而分出这孟孙、叔孙和季孙了。

  1. 我在春秋不当王李然

    李然

    男主

  2. 我在春秋不当王祭乐

    祭乐

    女主

  3. 我在春秋不当王孙武

    孙武

    男配

  1. 第051—100章

    内容梗概

  2. 75-1

    祭罔与祭询全然不顾粮车的异常。

  3. 75-2

    进入卫国,祭氏商队不管路途中的饿殍遍野,只管完成任务运送粮食。

  4. 76-1

    来到帝丘城,卫国发现运来的粮食是假的,认为这是郑国在嘲讽。

  5. 76-2

    危机时刻,李然带着装满的粮车赶到。

  6. 77-1

    李然与卫国大夫齐恶交谈得知运粮一事的大致原因。

  7. 78-1

    李然向齐恶提起齐国运粮队,想提前给卫国人提个醒。

  8. 78-2

    竖牛与季氏勾结,针对李然,齐国内部也有一股未知势力在暗处与他们较劲。

  9. 79-1

    李然暗中回到郑邑,想要瞒着竖牛告诉祭先。

  10. 79-2

    一个庶子差点害死两个嫡子差点引起两国纷争。

  11. 80-1

    祭先没有大动肝火,反而暗示李然要保下竖牛,安排让李然查幕后之人。

  12. 80-2

    祭先看到了李然的才干与忠心,准备安排李然和祭乐尽快完婚。

  13. 81-1

    在酒肆中,竖牛与一名武夫密谈,前者虽然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却仍未放弃阻挠李然和祭乐的婚事。

  14. 81-2

    另一边李然和祭乐正在准备婚事,婚期定在了下个月的初三。

  15. 82-1

    孙武调查竖牛之事暂无结果,李然用出绥靖之策。

  16. 82-2

    齐国运来的粮食被劫,李然看穿了竖牛的计谋。

  17. 83-1

    竖牛终究不甘心失败,挥出了最后一记重拳。

  18. 83-2

    子产与李然对峙,告诉了他事情所有细节,让其想办法破局。

  19. 84-1

    李然亲自前往见齐国的田大夫。

  20. 84-2

    齐国使者试图拿下李然,然后带回齐国交差。

  21. 85-1

    田大夫阻止试图拿下李然的使者。

  22. 85-2

    因为他回忆起了临行前与晏婴的交谈。

  23. 86-1

    李然指出了对方指认词的逻辑漏洞,推翻了对方。

  24. 86-2

    李然和田大夫私下会谈,给了田大夫一个名字。

  25. 87-1

    听说李然被带走,祭乐十分着急。

  26. 87-2

    祭乐匆忙赶到后才发现李然在院中悠然地品茗。

  27. 88-1

    李然和祭先讨论本次事件的得失与后续。

  28. 88-2

    李然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媵妾,祭乐很感动。

  29. 89-1

    竖牛的权力被剥夺失宠,人们来落井下石。

  30. 89-2

    李然盛大的婚礼开始,祭先单独将李然带到了供奉祭氏先祖的宗祠。

  31. 90-1

    祭先暗示李然不要牵连祭氏。

  32. 90-2

    李然找到子产讨论竖牛的事情,此时有人来报城西出现痢疾。

  33. 91-1

    李然前去查看痢疾情况,子产去了罕府,罕虎招来了众卿大夫议事。

  34. 91-2

    众人都表示同意暂时封锁郑邑,防止痢疾肆虐。

  35. 92-1

    竖牛在祭氏的讨论会上表示想要带头阻止封锁郑邑。

  36. 92-2

    竖牛提议遭到了李然的反对,他希望以大局为重。

  37. 93-1

    众人对李然的观点冷嘲热讽,但祭先支持李然的看法。

  38. 93-2

    其他人都是为了一己之私,心中完全没有国家和祭氏一族。

  39. 94-1

    李然得到祭先支持后来到了城外。

  40. 94-2

    祭乐跟了出来,准备了好多药石粉。

  41. 95-1

    李然接连诊断了十几名病患,又跑访了多家医馆。

  42. 95-2

    在确定了他们的情况后得出了结论是食物中毒所致。

  43. 96-1

    后续事态的发展超出了李然的预料,患者人数依然在增加。

  44. 96-2

    孙武抓到了投毒之人,却被人用绳子勒死了。

  45. 97-1

    李然假装病倒了,试图抓出别院的内应。

  46. 97-2

    李然确定了此次投毒是郑国上卿丰段,怀疑竖牛也参与其中。

  47. 98-1

    李然拒绝了子产解封的建议。

  48. 98-2

    投毒之人背后的主使还没有抓住。

  49. 99-1

    有了结果公孙段的尾巴漏出来了。

  50. 99-2

    孙武等人抓住了投毒之人的活口。

  51. 100-1

    进行审讯供出主使是公孙段。

  52. 100-2

    公孙段假装生病不上朝,驷黑在朝上反对解除封禁。

  53. 第001—050章

    内容梗概

  54. 10

    叔孙豹狂飙演技,众人皆信服。

  55. 09

    李然献妙计,众人皆叹服。

  56. 08

    李然与祭乐相遇,两人相见便互有好感。

  57. 07

    李然凭借自己的学识彻底征服众人。

  58. 06

    李然与季孙意如探讨分封古制,三六九等,其中危机四伏。

  59. 05

    李然畅所欲言,谈分封制弊端,攻击君权。

  60. 04

    李然的一番话让众学子大为不满,纷纷指责李然哗众取宠。

  61. 03

    叔孙大夫赞扬李然,李然在众人面前谈笑风生

  62. 02

    李然凭借后世经验,对各学子大夫的观念清清楚楚。

  63. 01

    李然穿越来到春秋,品学优良,成为了太子陪读。

  64. 21-22

    李然向叔孙豹和盘托出假太子的计划,力荐扶持公子稠上位。李然的计谋再度实施,假太子再度“遇刺”,大殿上刺客指认季孙宿。

  65. 23-24

    当初刺杀李然的刺客被带了上来,季孙宿明显慌了。在李然和叔孙豹的合力下,这名刺客也供认了季孙宿。季孙宿请假太子做主,李然进行第三阶段的谋划。叔孙豹质疑李然为何不趁此彻底铲除季孙宿,李然却认为树大根深不可妄动。太子暴毙的消息传来,季孙宿终于明白了李然的计谋,此刻反倒希望季孙意如去拉拢李然。

  66. 25-26

    季孙宿猜测出了李然的全盘计划,李然希望公子稠能接下这个重担。公子稠即位之事已定,季孙意如请李然赴宴,想要拉拢,只是还是失败了。

  67. 27-28

    见拉拢不成,季孙意如本来想杀了李然,不想李然早有准备,从然离开。季孙意如想不惜代价杀了李然,却被季孙宿拦下。叔向赴鲁,想要拉拢李然,被含糊过去了。公子稠即位,大削税赋。

  68. 29-30

    鲁侯提议要出使晋国,李然设计增强了鲁侯的君威,大大影响了季孟的声望。晋国发起平丘会盟,李然派遣孙武游说两个小国国君参加会盟,并带领他们攻打季孙的地盘。

  69. 31-32

    季孙宿代替叔孙豹前往会盟,鲁侯下民间慰问百姓。抵达晋国,李然再次遇到了祭乐,两人出门打算去拜会一些人,鲁侯想同行,却被李然拒绝了。

  70. 33-34

    李然拜会大夫叔向,请求叔向出手助鲁侯扳倒季孙。韩起请鲁侯“登金台”一唔,李然马上就揣测出了他的用意。李然安心此次晋国之行,与此同时,季孙宿收到了一封信,封地被两个小国攻打。季孙宿一脸慌乱,立刻让子服椒去游说韩起。

  71. 35-36

    叔向游说齐侯参与平丘之会,李然惊奇会盟选址竟然选在了平丘。看完韩起的阅兵,李然顿时明白了过来。叔向夜见鲁侯,责难季孙宿,迫其归还两个小国的领土。

  72. 37-38

    平丘会盟开幕,韩起责难季孙宿,让两个小国的国君言明其事。两国责问季孙宿让他归还领土,到了这个时候,季孙宿才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是设好的一个局。

  73. 39-40

    季孙宿拒绝归还领土,晋侯勃然大怒,关押季孙宿,将其囚禁在了晋国。李然拜访叔向,恰巧遇上了韩起。韩起询问叔向季孙宿的处置事宜,李然认为不可轻放。

  74. 24-2

    太子暴毙的消息传来,季孙宿终于明白了李然的计谋,此刻反倒希望季孙意如去拉拢李然。

  75. 24-1

    叔孙豹质疑李然为何不趁此彻底铲除季孙宿,李然却认为树大根深不可妄动。

  76. 23-2

    季孙宿请假太子做主,李然进行第三阶段的谋划。

  77. 23-1

    当初刺杀李然的刺客被带了上来,在李然和叔孙豹的合力下,这名刺客供认了季孙宿。

  78. 22-2

    在大殿上的刺客指认季孙宿。

  79. 22-1

    李然的计谋再度实施,假太子再度“遇刺”。

  80. 21-2

    李然力荐扶持公子稠上位。

  81. 21-1

    李然向叔孙豹和盘托出假太子的计划。

  82. 郑志(一)软饭硬吃

    软饭硬吃共68章

  83. 第81-82章

    在郑邑的一家酒肆中,竖牛与一名武夫密谈,前者承认了自己的失败,但仍未放弃阻挠李然和祭乐的婚事。另一边李然和祭乐正在准备婚事,婚期定在了下个月的初三。孙武帮助李然调查竖牛之事,但暂无结果,李然用出绥靖之策。齐国运来的粮食被劫,李然看穿了竖牛的计谋。

  84. 第83-84章

    机关算尽的竖牛不甘心失败,挥出了最后一记重拳。子产与李然对峙,实则告诉了他事情的所有细节,让他想办法破局。李然前往见齐国田大夫,齐国使者试图直接拿下李然,带回齐国交差。

  85. 第85-86章

    田大夫阻止了试图拿下李然的使者,因为他回忆起了临行前与晏婴的一番交谈。李然的一番话揪出了对方指认词的逻辑漏洞,推翻了对方。李然和田大夫私下会谈,李然给了他一个名字。

  86. 第87-88章

    听说李然被带走,祭乐十分着急,匆忙赶到后才发现他在院中悠然地品茗。李然和祭先讨论本次事件的得失与后续的处理。当天晚上,李然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媵妾,让祭乐很是感动。

  87. 第89-90章

    竖牛的权力被逐渐剥夺失宠,越来越多的人来落井下石。李然盛大的婚礼拉开了序幕,祭先单独将李然带到了供奉祭氏先祖的宗祠,并暗示他不要牵连祭氏。李然来到子产那里讨论竖牛的事情,但此时有人来报城西出现痢疾。

  88. 第91-92章

    李然代替子产前去查看痢疾情况,子产待李然走后前去了罕府,罕虎招来了众卿大夫议事。众人皆同意暂时封锁郑邑,防止痢疾肆虐。竖牛在祭氏的讨论会上提出带头阻止封锁郑邑,但遭到了李然的反对,他希望以大局为重。

  89. 第93-94章

    众人对李然的观点冷嘲热讽,但祭先支持李然的看法,其他人都是为了一己之私,心中完全没有国家,甚至没有祭氏一族。李然得到祭先支持后来到了城外,但祭乐却跟了出来,古灵精怪地准备了好多药石粉。

  90. 第95-96章

    李然接连诊断了十几名病患,又跑访了多家医馆,在确定了他们的情况后得出了结论,这并非痢疾,更像是食物中毒所致。但后续事态的发展超出了李然的预料,患者人数依然在增加。孙武抓到了投毒之人,但后者却被人用绳子勒死了。

  91. 第97-98章

    李然假装病倒了,试图抓出别院的内应。顺着线索,李然确定了此次投毒正是郑国上卿丰段所为,并且怀疑竖牛也参与其中。李然拒绝了子产解封的建议,因为投毒之人背后的主使还没有抓住。

  92. 第99-100章

    公孙段的尾巴漏出来了,孙武等人抓住了投毒之人的活口,进行审讯,供出了主使是公孙段。公孙段托病不上朝,驷黑在朝上反对重开四门,解除封禁。

  93. 第61-62章

    祭先将要做出自毁名节之事,李然与孙武准备商议如何应对此事。祭乐前来拜访,告诉李然竖牛前去查收子产大夫送来的官粮,原来祭家早就准备好了运往卫国贩卖的粮食,只因官粮一直没筹措完备,所以祭家商队的行程才一拖再拖。接着祭先与子产前来拜访。

  94. 第63-64章

    祭先与子产准备将卫国的粮食运往郑国,但此事卫国正遭百年一遇的大灾,途有饿殍。李然被孙武点醒,卫国黎民与郑国黎民都是百姓!李然劝说祭先与子产,将祭氏此次运送的粮食主动捐与卫国,已成就大义,保祭氏百年门楣。

  95. 第65-66章

    祭乐前来拜访,感谢李然提醒祭先,保住祭氏名声。李然分析事情经过,发现祭乐的孟兄竖牛在其中发挥了很大作用,加上祭乐提供的消息,李然怀疑这次是有人故意针对他,想让他与祭氏反目成仇。

  96. 第67-68章

    竖牛得知父亲改变主意,气冲冲地离开。来到酒肆,朋友告诉他祭先和子产去了李然的院子里,竖牛立刻想到是李然搞的鬼。竖牛无计可施,只好去面见齐国客商。但此事非常危险,祭先、子产、李然或是孙武,他们中只要有任意一个发现了,那就是里通外邦的罪证!

  97. 第69-70章

    李然想检查祭氏的粮车,但是被竖牛打断,两人起了冲突。子石大夫印段恰好到来,告诫李然,祭氏的商队此前都会夹带私货,有些事情不需要明说。同时提醒李然注意郑国与鲁国的情况是不同的,不能喧宾夺主。

  98. 第71-72章

    祭乐告诉父亲,粮车的吃重线不一致,运往卫国的粮食被掉包了,同时又提到看见竖牛与外国客商见面。祭先却不相信她说的话,还是认为李然给她下了迷魂药。手下的眼线来向祭先汇报,孙武最近四处打听竖牛的一切消息,竖牛与两个兄弟的矛盾越来越激烈。

  99. 第73-74章

    祭先虽然知道竖牛能力出众,但担心竖牛继任家主之后无法平衡与兄弟族人之间的关系。孙武和李然发现粮食被掉包后,孙武带人先追上去,李然在筹集好粮食后跟上。带上粮食上路后,李然突然遇到杀手,他怀疑这些武士是鲁国季氏派来的。

  100. 第75-76章

    祭罔与祭询只是蒙头赶路,全然不顾粮车的异常。进入卫国时,祭氏商队也不管路途中的饿殍遍野,只管完成任务运送粮食。来到帝丘城,卫国发现运来的粮食是假的,认为这是郑国在嘲讽。危机时刻,李然带着装满的粮车赶到。

  101. 第77-78章

    李然与卫国大夫齐恶交谈,告知祭罔与祭询运粮一事的大致原因。齐恶想扣押祭罔与祭询,李然陈明利害,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齐恶放弃。李然向齐恶提起齐国运粮队,想提前给卫国人提个醒,防患于未然。竖牛与季氏勾结,针对李然,齐国内部,也有一股未知势力在暗处与他们较劲。

  102. 第79-80章

    李然带着祭罔与祭询暗中回到郑邑,想要瞒着竖牛,告诉祭先。一个庶子差点害死两个嫡子,而且还差点引起两国纷争,但祭先却没有大动肝火,反而暗示李然要保下竖牛,安排人手让李然去查幕后之人。经此一事,祭先看到了李然的才干与忠心,准备安排李然和祭乐尽快完婚。

  103. 59-60

    祭先得知了李然促成了齐国运粮前往卫国赈灾。孙武向李然汇报了对于竖牛的调查结果。
    李然对于祭先打算运粮前往卫国失算了,但为报祭氏之恩,选择了帮助祭氏渡过难关。

  104. 57-58

    祭先告诫祭氏众人不得与季氏来往,祭乐也在暗中向着祭先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表示自己希望能嫁给李然。
    祭先在祭乐的坚持下,同意了两人,但前提是李然入赘祭氏。
    祭先命令下人关注齐国粮队的动向。

  105. 55-56

    虽祭先向祭氏众人点明了李然的地位,但李然依然被竖牛所厌恶。
    李然的各种事迹都被透露到了竖牛的耳中,但他依然不改态度。

  106. 53-54

    李然三人来到了郑国的首都郑邑,在一间酒肆中遇到了前来相邀的一行门客。李然回绝了他们,并前往祭氏的家宅。
    祭氏家宅中,李然与祭先谈论了此行的目的,但却被竖牛所针对。

  107. 51-52

    孙武和李然躲过了季氏上千名武士的追杀,在路途中遇到了孙武麾下的勇士褚荡。
    风雨中,三人遇到了最后一次也是最猛烈的一次袭击,但依托褚荡的勇武,三人有惊无险的渡过了。
    三人在田间听到了许多诋毁子产的话语。

  108. 鲁志(一)立储风云

    立储风云共49章

  109. 49-50

    经过季氏的刺杀,李然决定离开鲁国前往郑国。
    他前往楚宫辞别鲁侯,为鲁侯点明了接下来鲁国的方向。
    一场追杀自李然离开鲁国便开始了,但在另一伙武士的帮助下,李然有惊无险的逃过了追杀。

  110. 47-48

    季孙意在门客的提醒下,成功的发现了李然的谋划。
    孙武选择了追寻李然周游列国,孙骤在城外遭遇季氏的伏击从而身故。
    李然在城中遭遇了季氏的伏击,但却被愤怒的孙武一一解决。

  111. 45-46

    公孙羯虽被李然说服,但表面上却有些不情愿,在李然摆出了利害关系之后,选择了答应李然。
    叔孙氏和孟氏联合打压季氏,鲁国的权力再次向着国君倾斜,而李然也选择放弃朝堂中的权力。

  112. 43-44

    子产成功被李然说服了,并且邀请他前往郑国。
    但李然为了帮助鲁侯,选择了回绝子产和祭乐。
    季氏对李然愈加愤恨,阳虎自告奋勇前去游说韩起。
    李然欲要联合孟孙羯来让鲁国内部达到三桓鼎立的局面。

  113. 41-42

    正如李然所预料的那样,季孙意为了救回被困在晋国的爷爷,选择了献城。季孙意寄希望于子服椒前去游说晋侯。
    李然在在祭乐的带领下,在绛城中初次结识了子产。

  114. 第1-2章

    李然从三十世纪穿越到了春秋时期,成为了周王室太子晋的伴读。动用智谋解救太子晋。李然参加学士论辩,用自己独到的思想让一众学士叹服。

  115. 第3-4章

    李然还没主动展现自己,叔孙大夫就率先推荐李然。称李然三岁能言,五岁能文,十岁书万卷。李然以礼乐者,乃天下归心之道等理论让众学子尽皆叹服。

  116. 第5-6章

    李然越说越轻松,讨论分封制,言民不安之邦,难强也。又谈庶民无存,国之何立。
    这时季孙意如出现,让众人大感意外。李然与其见面,两人辩论,李然杀红眼,直言忘记祖宗之本。

  117. 第7-8章

    季孙意如面对众人质问,面色难看,放下狠话,今日之辱来日必还。
    李然遇到绝色美女误以为是西施,原是叔孙豹的侄女祭乐,李然与祭乐两人靠在一起走路,很快熟识。

  118. 第9-10章

    李然面对祭天仪典提出不能给其机会,要假借他人之手解决问题。
    叔孙豹演技爆表完虐季孙意如,面对突然翻脸的叔孙豹,言辞锋利语气强硬,季孙意如措手不及,气势大减。

  119. 第11-12章

    季孙宿欲代君祭祖,遭到众人强烈反对,季孙见此暂避锋芒,改日再议。时候李然冷静分析今日局面。提出季孙两大目的,一为太子入住楚宫,二为寻找公子稠。

  120. 第13-14章

    李然谈大丈夫能屈能伸,一切以大局为重。太子野认清现实,选择暂时隐忍。季孙宿向晋国求取祭器引起晋侯大怒,斥责季氏骄纵,必取其祸。

  121. 第15-16章

    祭乐展现小富婆实力,李然惊呆。决定抱上富婆大腿,从此原地起飞。
    李然遇刺,刺激脱险,偶得兵家至圣孙武,称赞其天赋。李然得知刺客真相,极端暴怒。

  122. 第17-18章

    太子野死在鲁宫,李然沉静复仇,选择走为上计,战略性撤退。公子稠的表现让李然稍稍欣慰,按照礼制准备帮助公子稠顺利即位。公子稠到出道出装傻真相,李然叹息。

  123. 第19-20章

    公子稠面对大变,需要开始学习知识。李然向祭乐解释事情原委。李然选择铤而走险,祭乐担心李然出事。李然冒险进宫,开始实施反击计划。

  124. 第50-75章

    简单概括

  125. 50-1

    一场追杀自李然离开鲁国便开始了。

  126. 50-2

    在另一伙武士的帮助下,李然有惊无险的逃过了追杀。

  127. 51-1

    孙武和李然躲过季氏武士的追杀,在路途中遇到了孙武麾下的勇士褚荡。

  128. 51-2

    风雨中三人遇到了最后一次袭击。

  129. 52-1

    依托褚荡的勇武,三人渡过了危机。

  130. 52-2

    三人在田间听到了许多诋毁子产的话语。

  131. 53-1

    李然三人来到了郑国的首都郑邑,遇到了前来相邀的一行门客。

  132. 53-2

    李然回绝了门客,并前往祭氏的家宅。

  133. 54-1

    祭氏家宅中,李然与祭先谈论了此行的目的。

  134. 54-2

    李然却被遭到了竖牛的针对。

  135. 55-1

    祭先向祭氏众人点明了李然的地位。

  136. 55-2

    李然依然被竖牛所厌恶。

  137. 56-1

    李然的各种事迹都被透露到了竖牛的耳中。

  138. 56-2

    竖牛依然不改变对李然的态度。

  139. 57-1

    祭先告诫祭氏众人不得与季氏来往,祭乐在暗中向着祭先表明自己的心意。

  140. 57-2

    祭乐表示自己希望能嫁给李然。

  141. 58-1

    祭先在祭乐的坚持下,同意了两人在一起但前提是李然入赘祭氏。

  142. 58-2

    祭先命令下人关注齐国粮队的动向。

  143. 59-1

    祭先得知了李然促成齐国运粮前往卫国赈灾。

  144. 59-2

    孙武向李然汇报对于竖牛的调查结果。

  145. 60-1

    李然对于祭先打算运粮前往卫国失算了。

  146. 60-2

    为报祭氏之恩,李然选择帮助祭氏渡过难关。

  147. 61-1

    祭先将要自毁名节,李然与孙武商议如何应对。

  148. 61-2

    祭乐前来拜访,告诉李然竖牛前去查收子产大夫送来的官粮。

  149. 62-1

    卫国贩卖的粮食,因官粮一直没筹措完备祭家商队的行程一拖再拖。

  150. 62-2

    接着祭先与子产前来拜访。

  151. 63-1

    祭先与子产准备将卫国的粮食运往郑国。

  152. 63-2

    卫国正遭百年一遇的大灾,途有饿殍。李然被孙武点醒,卫国黎民与郑国黎民都是百姓!

  153. 64-1

    李然劝说祭先与子产,将祭氏此次运送的粮食主动捐与卫国。

  154. 64-2

    李然成就大义,保祭氏百年门楣。

  155. 65-1

    祭乐前来拜访,感谢李然提醒祭先保住祭氏名声。

  156. 65-2

    李然分析事情经过,发现祭乐的孟兄竖牛在其中发挥了很大作用,加上祭乐提供的消息。

  157. 66-1

    李然怀疑这次是有人故意针对他。

  158. 66-2

    有人想让李然与祭氏反目成仇。

  159. 67-1

    竖牛得知父亲改变主意,气冲冲地离开。

  160. 67-2

    竖牛来到酒肆,朋友告诉他祭先和子产去了李然的院子里,竖牛立刻想到是李然搞的鬼。

  161. 68-1

    竖牛无计可施,只好去面见齐国客商。

  162. 68-2

    祭先、子产、李然或是孙武,他们中只要有任意一个发现了,那就是里通外邦的罪证!

  163. 69-1

    李然想检查祭氏的粮车,但是被竖牛打断,两人起了冲突。

  164. 69-2

    子石大夫印段恰好到来,告诫李然,祭氏的商队此前都会夹带私货。

  165. 70-1

    子石大夫说有些事情不需要明说。

  166. 70-2

    子石提醒李然注意郑国与鲁国的情况是不同的,不能喧宾夺主。

  167. 71-1

    祭乐告诉父亲,粮车的吃重线不一致,运往卫国的粮食被掉包了。

  168. 71-2

    祭乐提到看见竖牛与外国客商见面。

  169. 72-2

    手下的眼线来向祭先汇报,孙武最近四处打听竖牛的一切消息,竖牛与两个兄弟的矛盾越来越激烈。

  170. 73-1

    祭先虽然知道竖牛能力出众,担心竖牛继任家主之后无法平衡与兄弟族人之间的关系。

  171. 73-2

    孙武和李然发现粮食被掉包后,李然在筹集好粮食后跟上。

  172. 74-1

    带上粮食上路后,李然突然遇到杀手。

  173. 74-2

    李然怀疑这些武士是鲁国季氏派来的。

  174. 76-2

    危机时刻,李然带着装满的粮车赶到。

  175. 76-1

    来到帝丘城,卫国发现运来的粮食是假的,认为这是郑国在嘲讽。

  176. 75-2

    进入卫国,祭氏商队不管路途中的饿殍遍野,只管完成任务运送粮食。

  177. 75-1

    祭罔与祭询全然不顾粮车的异常。

  178. 第25-49章

    内容梗概

  179. 49-2

    李然辞别鲁侯,为鲁侯点明了接下来鲁国的方向。

  180. 49-1

    经过季氏的刺杀,李然决定离开鲁国前往郑国。

  181. 48-2

    李然在城中遭遇了季氏的伏击,被愤怒的孙武一一解决。

  182. 48-1

    孙骤在城外遭遇季氏的伏击从而身故。

  183. 47-2

    孙武选择了追寻李然周游列国。

  184. 47-1

    季孙意在门客的提醒下,成功的发现了李然的谋划。

  185. 46-2

    李然选择放弃朝堂中的权力。

  186. 46-1

    叔孙氏和孟氏联合打压季氏,鲁国的权力再次向着国君倾斜。

  187. 45-2

    在李然摆出了利害关系之后,选择答应李然。

  188. 45-1

    公孙羯虽被李然说服,但表面上却表现得有些不情愿。

  189. 44-2

    李然欲要联合孟孙羯来让鲁国内部达到三桓鼎立的局面。

  190. 44-1

    季氏对李然愈加愤恨,阳虎自告奋勇前去游说韩起。

  191. 43-2

    但李然为了帮助鲁侯,选择了回绝子产和祭乐。

  192. 43-1

    子产成功被李然说服了,并且邀请他前往郑国。

  193. 42-2

    李然在祭乐的带领下,在绛城中初次结识了子产。

  194. 42-1

    季孙意寄希望于子服椒前去游说晋侯。

  195. 41-2

    季孙意最终还是选择了献城。

  196. 41-1

    正如李然所预料的那样,季孙意为了救回被困在晋国的爷爷。

  197. 40-2

    韩起询问叔向季孙宿的处置事宜,李然认为不可轻放。

  198. 40-1

    李然拜访叔向,恰巧遇上了韩起。

  199. 39-2

    关押季孙宿,将其囚禁在了晋国。

  200. 39-1

    季孙宿拒绝归还领土,晋侯勃然大怒。

  201. 38-2

    这一切都是设好的一个局。

  202. 38-2

    这一切都是设好的一个局。

  203. 38-1

    两国责问季孙宿让他归还领土,季孙宿才反应过来。

  204. 37-2

    韩起让两个小国的国君言明其事。

  205. 37-1

    平丘会盟开幕,韩起责难季孙宿。

  206. 36-2

    叔向夜见鲁侯责难季孙宿,让他归还两个小国的领土。

  207. 36-1

    看完韩起的阅兵,李然顿时明白了。

  208. 35-2

    李然惊奇会盟选址竟然选在了平丘。

  209. 35-1

    叔向游说齐侯参与平丘之会。

  210. 34-2

    季孙宿立刻让子服椒去游说韩起。

  211. 34-1

    李然安心此次晋国之行,季孙宿收到了一封信,封地被两个小国攻打。
    季孙宿立刻让子服椒去游说韩起。

  212. 33-2

    韩起请鲁侯“登金台”一唔,李然马上就揣测出了他的用意。

  213. 33-1

    李然拜会大夫叔向,请求叔向出手助鲁侯扳倒季孙。

  214. 32-2

    鲁侯想同行却被李然拒绝了。

  215. 32-1

    两人出门打算去拜会一些人。

  216. 31-2

    抵达晋国,李然再次遇到了祭乐。

  217. 31-1

    季孙宿代替叔孙豹前往会盟,鲁侯下民间慰问百姓。

  218. 30-2

    孙武带领他们攻打季孙的地盘。

  219. 30-1

    晋国发起平丘会盟,李然派遣孙武游说两个小国国君参加会盟。

  220. 29-2

    李然大大影响了季孟的声望。

  221. 29-1

    鲁侯提议要出使晋国,李然设计增强了鲁侯的君威。

  222. 28-2

    叔向赴鲁,公子稠即位,大削税赋。

  223. 28-1

    季孙意如想不惜代价杀了李然,却被季孙宿拦下。

  224. 27-2

    没想到李然早有准备,从容离开。

  225. 27-1

    见拉拢不成,季孙意如本来想杀了李然。

  226. 26-2

    季孙意如请李然赴宴想要拉拢,最终失败了。

  227. 26-1

    公子稠即位之事已定。

  228. 25-2

    李然希望公子稠能接下这个重担。

  229. 25-1

    季孙宿猜测出了李然的全盘计划。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知我罪我惟春秋.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烽火烟雨.
    书友等级:
  • 书友第3名:安切洛蒂.
    书友等级:

书友还看过

上古先秦小说推荐

春秋之后在线阅读
春秋之后,再无战国。 没有三家分晋,没有秦灭六国。 只因,我来了!
龙泉巷
日更千字
上古先秦
郑王天下在线阅读
(新书《晋霸春秋》已经上传)王室东迁,礼崩乐坏。看小霸之后的郑国如何再续辉煌。 群号:777630824
忆枕中梦
日更千字
上古先秦
大秦:三月后穿越,在线等,急!在线阅读
苏伏是一个程序员,就在他刚刚开发出了一款叫做《大秦崛起》的游戏之后。 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穿越倒计时,告诉他三个月之后将要穿越到公元前210年,始皇沙丘暴毙的前夕。 而且,他穿越后的身份,还是被赵高,胡亥赐死的扶苏。 他可不想成为穿越者当中死的最早的一个,于是,苏伏便利用《大秦崛起》这款游戏进行穿越后的实景模拟。 制造青霉素,拯救秦始皇。 制造火枪火炮,改革大秦军备。 造纸术,印刷术,普及知识教育。 ....... ....... 在通过游戏模拟获得大量知识和经验之后,当苏伏真正穿越成为扶苏之后,他将利用这些知识和经验,横扫全球,创立一个全新的日不落帝国。
子木飞扬
日更千字
上古先秦
先秦传1故屠戈在线阅读
可还记否,那些年里,战国纷乱的百家争鸣。 可还记否,那些丹青释卷之上的,璀璨史诗? 华夏历史中,数百年的战国辉煌,诸侯争霸,又有多少故事,被尘封遗忘,不见天日? 时穷节乃现,乱世出英雄。 史有丹青名,功过后人说。 纷争乱世里,总有无数耀眼的明星,闪亮于历史星河之上,熠熠生辉。 白起,于战国的乱世中,应运而生,成为了秦国最为锋利的尖刀,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将秦国军事推上了另一个高度。 可又有多少人知晓,被后世之人畏惧称之为人屠的秦国武安君白起,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半生屠戮? 平生杀敌十数万,了了功名死后轻,且知身前他乡客,血海沙场英雄路。 为将三十余载,攻城七十余座,杀敌无数,便是这样一个功名盖世的武安君,最后却被褫夺所有功名,贬为庶人,落得一个受命引颈自刎的下场。 又有谁知晓,这位秦国战神眼中所见的战国征伐? 战国乱世,诸子百家争相竞放,七雄霸业之下,秦国武安君短短的一生,究竟何处来,又何处归? 且看据传无一败绩,人称人屠的秦国战神,武安君白起,这一生征伐,缘何起,又缘何终。 留待后文,一一揭晓。
若云起
日更千字
上古先秦
西周王朝在线阅读
古圣先贤在三千多年前,在没有纸、笔、墨的条件下,用了约近一万四千个字写下《周易》。殷商末年,周文王姬昌,希望有一个国泰民安,长治久安的国家。他在被囚禁的日子里,思想并没有禁锢,在狱中推演“八卦"为“六十四卦”,“八卦”从“天文”(构成宇宙自然界的八大要素即天、地、风、雷、水、火、山、泽)进入“人文”领域,成为“人文”领域六十四要素的一部分,是我国人文智慧的第一座丰碑。《周易》卦名卦序的排列极其难得,从第一卦到第六十四卦,依照人类社会发展的心路历程,依次排列,环环紧扣。 本文写的是从约公元前7000年(据说伏羲是公元前7724年至公元前5008年)到公元前3000年(即西周王朝的建立到终结)历史故事,给读者知道我国西周王朝如何发展起来及《周易》起的重要作用。
琴服含章
日更千字
上古先秦
战国赵为王在线阅读
一个两千年后的灵魂,穿越到了公元前260年赵孝成王丹的身上。  为了摆脱将来沦为秦始皇一统天下垫脚石的命运,赵丹决定还是把这个统一天下的担子放在自己肩膀上好了。  但在那之前,赵丹得应对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此时此刻正是秦赵长平之战的最紧要关头,所以赵括换廉颇,到底换不换?  本书QQ交流群:672482759。
熙檬父
日更千字
上古先秦
我竟然成了星球在线阅读
陈凡一觉醒来,竟然发现自己穿越了!穿越了也就算了,竟然还成了一个星球!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是秋烽啊
日更千字
上古先秦
逐鹿中原之佛系九黎部在线阅读
完了,完了,我穿越了,大哥叫蚩尤,我是他八十一个兄弟中的一位。 “兄弟们,有人要来攻打我们了,我们应该怎么办?”一个身着虎皮,举着铁棒身高七尺有余的大汉,站在广场中央的石头上大声怒问道。 “战!战!战!” 周仁环顾四周,只得举起手中的木棒,高声附和这群暴力分子! 老祖宗,不肖子孙穿越的第一天起就要和你作对了!
吾村第一帅
日更千字
上古先秦
战国之燕歌在线阅读
战国中期,兼并战争日炽。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大国吞并小国,千年王侯,朝夕不保。这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诸国争雄,布衣卿相,一朝成名。商鞅、苏秦、乐毅、赵武灵王、燕昭王,大放异彩;纵横家、法家、兵家、儒家、墨家,百家争鸣。看私生子秦开(燕蛮儿)如何在战国乱世中实现小人物的完美逆袭,开创属于自己的战国时代! 书友群:737230037
鲲鹏翼
日更千字
上古先秦
当前位置: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春秋不当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穿越春秋太危险

  鲁襄公三十一年,周王畿洛邑郊外。

  “停下!快停下!若再不停我等便要开射啦!…”

  阴云密布,雷雨交加的夜色下,伴随着后面一阵阵的追讨声。车轱辘在凹凸不平的泥路上,也发出了一阵阵沉闷的声响,但瞬间又被天际传来的雷鸣所淹没。

  马车上,一名侍卫模样的男子坐在驭夫的座位上,一边驾车狂奔,一边时不时往身后车厢看去。

  此时车舆内共有二人,一人是仆从打扮,侧坐一旁。另一人则在其身边平躺着,约莫十七八岁的年轻人,面若玉冠,斧刻刀削,容貌倒是甚为俊朗。

  但此刻却是面色惨白,好似害了一场大病一般,并是一直昏迷不醒着。且嘴里又不时发出一些侍卫怎么听也听不懂的话语。

  “导师…太子!不…不要去…”

  ……

  如此奋力疾驰了一夜,驾车的侍卫也早已是精疲力竭。但也是万幸,终于是趁着夜色和磅礴的大雨甩开了身后的追兵。

  天晴放明,侍卫拖着已甚是疲惫的身躯,且又来到一处小溪边,正要下车弄湿裹布给车舆内的年轻人敷上,却不料原本一直昏迷不醒的年轻人猛然一翻而起,眼神极具骇然的看着自己。

  “先生…”

  “你…”

  李然看着眼前侍卫,四目对视,一时皆愣在了原地。

  而后,脑海中的记忆便犹如潮水般涌现了出来。

  李然,一名来自三十世纪的量子物理学的学生。因卷入了一场原本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战乱,其导师为能够保住李然的性命,便不得不让李然加入到一场危险的实验中去——溯源工程。

  他的导师是历史溯源工程的总设计师,而李然便是通过这一方式进行了穿越。

  好巧不巧的是,李然这一世的祖先正好也叫李然,溯源成功,李然暂且是保住了一条小命。

  “李然?周王室太子晋的伴读?”

  随着记忆片段的不断涌入,李然对被溯源者的了解也在逐步增多。

  这一世的李然乃是周王室洛邑守藏室史,也就是所谓的图书馆管理员。幼年乃是周王室的太子姬晋的同窗伴读,两人一起长大,可谓情同手足。

  “然,晋此番进宫觐见母后,只怕是凶多吉少。若晋有何不测,切记莫要寻仇。万望以天下苍生为念,勿忘你我之誓言…”

  “太子!”

  “啊!”

  李然追忆至此,脑袋忽的又是一阵剧烈疼痛,好似要胀裂一般。

  好一阵过后,他这才再次缓缓清醒,眼神空洞的看着车外。

  “阿诺…我们…我们这是要去往何处?”

  阿诺乃是太子晋侍卫,太子晋唯一信得过的人。

  “啊......先生......你终于醒来了。也不知先生到底是得了什么恶疾,竟是这般凶险。恍恍惚惚,一阵一阵的。”

  “先生要喝点水么?喝完水咱们还是赶紧上路吧,这几日王畿内怕是不会太平,万一被那些贼人追上……”

  阿诺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李然全然没听清楚。因为此刻,他脑海中的记忆正在逐渐的充盈起来。

  话说周灵王的齐国姜王后为了能立自己的儿子姬贵为太子,故而意欲加害太子晋。

  王宫内太子晋的人得到消息,便赶来告知太子姬晋,让其速速离开王畿。

  然而正在此时,恰巧王宫之中又来人传唤,宣翌日要太子入宫议事。

  太子晋思索了一夜,自知如今已是难逃一死。若是不奉诏逃跑,那便是心中有鬼,届时必可落人口实。若是奉诏,只怕亦是不免刀斧之祸。

  此乃死局,然而他又不想再连累他人。自知李然与自己的关系,依照王后的为人,必然不会放过他。

  于是,便只得命人将李然连夜送出王畿。

  ……

  “太子呢?太子现在何处?”

  李然清醒后,显然还不清楚状况,因此甚是焦急的询问道。

  “太子……太子他,他自进得宫去,应是不成了……”

  阿诺一边架起马车,一边似有些呜咽的说着。

  “什么!太…太子他…”

  李然显得有些懊恼了起来。

  “哎......只恨自己溯源得不是时候。若是能再提前个几日,又何至于此啊!”

  看来,溯源也是要讲究时机的。

  李然这样想到。

  这一世的李然,因其品学优良,成为了太子晋的陪读。因此,二人可谓是莫逆之交。二人曾誓言,必要中兴周室,并尽解天下黎民之倒悬。

  而如今,太子遇害,自己则是仓皇出逃,能捡得一条性命已是万幸,莫要再说其他的了。

  “呵,然兄,看来将来这兴周之责,往后便只得是落在你的肩上了。”

  李然念及太子姬晋与他最后一面时的最后一句嘱托,这才明白了其中的含义,因此不免又是一阵感伤。

  又过了许久,只觉马车终于是缓缓停了下来,见阿诺从驭座上一跃而下,回身便向李然作揖行礼道:

  “先生既已无恙,且此处也已出了王畿......先生保重!小的这便要起身折返回去......”

  还不及李然怆然,但见此时,阿诺一边说着,一边已然是整备好了行囊。

  又将一匹林间早已准备好的马匹给牵了出来,并一个纵身登上了马匹。

  “且慢!”

  李然自车上跳下,上前一把抓住缰绳,紧张言道:

  “如今太子被害,王畿内定然凶险异常!你既为太子贴身侍卫,洛邑之内何人不识得你?你现在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只见阿诺缓缓将李然那一双紧紧拽着的缰绳松开,一边言道:

  “多谢先生好意!……然太子之恩于在下,虽万死不能报万一。我本一介白身,太子却待在下就犹如亲兄弟一般。今有恶贼加害我兄性命,我又如何能够坐视不理?!纵使不成,有死而已,又有何惧哉!”

  “先生一路保重......”

  此话说完,只见那人便朝李然在马上又拱手作了一揖后,便纵马而去。

  李然知其必死无疑,也不再横加阻拦,因为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命。

  这侍卫的天命大抵便是护主而死,那自己呢?

  一想到自己还在被王后追杀,这苍茫天下,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李然正自茫然之际,却又从耳边忽的传来一阵尖锐而又急促的马鸣!

  但见远方又是一阵沙尘滚滚,王畿方向忽的好似是涌来许多乘持戟侍卫,战马嘶鸣,一看便知是前来追杀太子一党的!

  李然心神一震,急忙让奴仆驾车逃离。

  但他们还是被后面的侍卫给盯上了,而普通马车的速度岂能快得过这些最优良的战马?

  奔出不过十里,眼看就要被追上!

  李然情急之下只得将尘土抹在自己脸上,并从头到脚皆自污打扮一番。

  “停下!若是再敢驾车,我们便要射了!”

  只听得后面一阵叫嚣,李然自是不敢再动,便叫俗仆人赶紧将马车给停了下来。

  随后,只见追来的侍卫一跃登上了马车,开始装模作样的搜了起来。

  “你…你们要做什么?!”

  “我等在追查杀了太子的凶犯,你这般鬼鬼祟祟的,分明就是有鬼!”

  但凭着他们腰间的束带,李然一眼便识出这些人分明就是王宫中的侍卫。

  而王宫的侍卫会出来缉凶吗?根本不可能,这分明就是贼喊捉贼。

  “我…我乃刘公府上的家宰。你……你们这般气势汹汹追杀而来,我…我又岂能不慌?”

  这些侍卫一听是刘公府的人,没想到也都是一怔。其实李然完全是在那急智下胡说了一通。他也只是听过别人传言,说他容貌与刘公府的家宰确有几分相似而已。

  万幸这些个持戟侍卫也确实是不认识李然,毕竟李然以前只在图书馆工作,基本上也从不交际。但是刘公府的家宰,倒也时常与他们这些宫里人有些照面的机会。

  这些人凑近了一瞧,识出还真是“刘家宰”,便立即是收起了战戟:

  “哟!原来还真是刘家宰,误会了误会了!…我等也是追凶至此,却不知刘家宰可路遇什么可疑之人?”

  李然自然知道他们说的“可疑”之人就是指此前带着自己出城的侍卫阿诺,便只摇头言道:

  “未曾遇见。”

  那些侍卫见此番追查无功,便也不敢再多耽搁,也就直接放了李然而去。李然虽侥幸逃过一劫,但也可谓是心惊胆颤。

  追兵终于退去,总算是捡回一条性命。李然长吁一口,又立即开始盘算了起来:

  “眼下周王畿是决计回不去了,今天能逃过一劫已实属侥幸,明日后日呢?还能如此侥幸吗?”

  李然仰天长叹,但事已至此已成定局,唯有想方设法活下去才行。

  “少主,我们现在去哪?”

  一番逃亡,虽躲过了第一波王后的追杀,但后面还有多少,谁也不知,此时自是越快离开这是非之地越好。

  奴仆寻了条小溪,弄来清水给李然洗了把脸。

  李然镇静下来后,这才转头看向跟随自己多年的奴仆——鸮翼。

  此人乃是李然父亲从齐国带回来的奴仆,多年来一直跟随李然,侍奉李然,可谓忠心不二。

  “少主,我们不若先去晋国吧?晋国乃是如今天下霸主,王室有乱,理应相帮。”

  此话倒是不假,近百年来,晋国一直是最为强大的诸侯国,如今去往晋国自然是一个十分好的选择。

  只是,李然却不以为然。

  “哎,得了吧。”

  只见李然摇了摇头,颇为无奈的道:

  “而今的晋国,范、中行、智、韩、赵、魏六卿之间斗争激烈,表面上的晋国看似强盛,但实际上已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了。此时若去了晋国,只怕非但于事无补,而且又会无端端的被卷入他们的斗争中去。”

  本来就是受权贵排挤而被免职的李然自是不愿意再被卷入这样的斗争当中的。

  更何况,太子晋已经死了,这时候即便周王室再如何如何,那又能怎样呢?

  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那......不如去往鲁国?凭着少主的才干,或许还有用武之地啊。”

  李然一听,不禁又思索了一番。

  鸮翼所言,倒也靠谱。

  鲁国作为周王室姬姓宗邦,至今保留着一整套周礼的典章制度。

  各国诸侯若要了解周礼,首选都会去鲁国学习观礼。其礼乐鼎盛,民风又素来淳朴,乃是有名的礼仪之邦。

  像他这样的守藏室史,如今去鲁国讨生活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大家都是读过书明事理的人,届时相互交流起来肯定畅快许多。

  李然心下做了决定,便即刻启程。

  话虽如此,可过程却很是艰难。今时值乱世,诸侯国之间交战频繁,一路上但见庶民皆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生灵涂炭,可谓惨烈。

  因此,李然这一路东行,自是风餐露宿,饥肠辘辘,几乎要绝于途中。若不是鸮翼有那一身跑腿讨食的本事,只怕早已魂归故里。

  如此走走停停,原先就几日的行程,硬是足足奔波了数旬,好在有惊无险的平安抵达了曲阜。

  曲阜——一个在后世华夏有着深远影响的地方,李然就这样一路波折的来到了这里。

  初来乍到,但见城内百姓如潮,这般繁荣的景象,令刚一进城的李然是愕然不已。

  毕竟这大半个月来,他可从来不敢往人多的地方走的。此时见得眼前人声鼎沸,自是让他有一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鲁国确实不愧为姬姓宗邦之国,周礼制度的保存与发扬之地,实在要比其他诸侯国安定许多。

  但他心中也清楚,这也是相对而言的。

  鲁国国内也有着自己的矛盾纠纷,只是比起其他几个大国而言,不显得这般激烈罢了。

  既然已经来到了曲阜,那自然是要先找个地方先住下,再搞点吃的。

  这些时日的逃亡,李然差点就没去啃树皮了。这时他才想起以往坐在自家庄园内吃着糕点喝着红酒的生活是多么滋润。

  “哎,早知今日,真是何必当初啊!学什么不好,去学什么物理。最后搞出个破穿越机来,自己却差点小命也没了不说,现在还在古代流落街头…”

  “哎…也罢,既来之,苟活之吧…”

  怀念溯源之前的生活显然是没用的,当下最重要的是如何活下去。

  这年头可没有客栈,民宿,酒店这种东西,普通百姓出门都要准备好相应天数的干粮,走到哪儿就睡在哪儿。

  你想找个馆驿住下,除非是有身份的达官贵人,否则那就是痴人说梦。

  但作为一个文化人,倘若要让他睡在大街上在那丢人现眼,估计他也该急得双脚跳了。

  可鸮翼显然也不知道睡哪儿,你这个当主人的都不知道睡哪儿,我一个当下人的能知道嘛?

  正当他们二人一筹莫展,大眼瞪小眼之时,只听得大街上传来一阵骚乱:

  “走走走,乡校集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听说好多先生都来了,咱们可不能错过。”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啊!”

  就在初来乍到的李然很是迷茫之际,街道上的百姓竟是一阵风似的朝着一个地方跑去。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