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轮II炎之翎

神轮II炎之翎在线阅读

神轮II炎之翎

敛昼

奇幻·另类幻想·11.26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04-01 21:18

摒弃打坐修炼,在生死一线中求生,在血性厮杀中沉沦,看少年由淳朴至坚强,善良至阴狠,他是否陷入深渊,亦或者也看到了一丝曙光?神权与王权并齐的世界,强大的超凡者为世界增添了丰富的色彩。他们相互追逐着神使封号,换来名声,金钱,势力,得到“天神”的赐予,不断突破自身天赋上限。残酷的生存法则之下是一群群向上攀登的“疯子”,不论身为平民亦是贵族,乃至于王族,在超凡这条道路上皆都追求着一个目标,那便是凌驾在世界之巅!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雨后清晨

  和煦阳光洒落,在夜中沾过雨的瓦片屋顶上反着光。

  鸡鸣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村民们又开始一天的忙碌,妇人收回挂在屋檐下湿透的衣衫,拧干后挂回,后烧火做饭。男人们则扛着锄头进田翻土,引走浸泡着农作物的雨水。

  昨夜的雨来的很晚,也很大,打乱了人们的生活节奏。

  顽童们则是光着脚丫子,跳跃在泥泞的道路间,嬉笑着玩闹,无视碎叨的母亲,弄的一身都是泥。

  直到部分妇人们从家中拿出柔软但韧性十足的竹条后,他们才变得听话起来。

  少年洛宇抱着几件衣衫,踩着木质的破旧凳子将衣服晾到屋檐下。

  昨夜他的睡眠不深,在大雨倾洒时就将衣物回收进屋,并把盆端到屋檐下盛水。

  从屋中拿出两件要洗的衣衫,他将其放入盆中用小手搓洗着。

  他和母亲一起生活,十二岁不满的他显得很安静,看不到那些顽童的贪玩劲,他平时要包揽家里很多事。

  母亲身体虚弱,一般会睡到更晚一些起来。

  “来追我呀,诶嘿嘿!”不远处传来小男孩的欢笑声。

  不必回头,肯定又是铁柱扯了女孩子小辫子后逃走了。

  洛宇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总喜欢去逗弄那些女孩,他也没什么兴趣去知道,他知道自己该想的不是这种无聊的东西。

  要入冬了,快过往年的降温速度预示着这将是一个难熬的冬季。家里贴窗户的厚纸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如果没钱换新的,他和母亲恐怕会被冻死在冬天。

  他不禁扭头去看寒舍的窗户,窗户纸上脑袋大小的破洞让他深深叹息,那群整天无所事事顽童啊……

  村里可没人会造纸,纸张和布匹都是村长每月带人入城收购的,这就导致村民们买纸就更贵。

  小孩闯了祸就四散逃跑,洛宇和母亲根本找不到是谁干的,就算告知了村长,后者也只是象征性的派两个壮汉挨家挨户的询问一边。

  显然,谁都不会愿意承认是自己家孩子干的,纸张实在太贵了。

  简单询问无果,村长也只是告诉母亲没找到,此事就不了了之了。

  “不知道我存的钱币够不够买一张窗户纸重新贴上。”

  洛宇小声嘀咕,将洗好的麻衣用力拧干,后又将之抖开,透过阳光可以看出着浅棕色的衣衫多处掉色。

  不过没问题,还能穿好久。

  踩着木椅,洛宇将衣服挂在屋檐下的横柱竿上,又将母亲的衣服捞出来拧干。

  “啊哈!抓不着!”铁柱扯着嗓子大喊,贱兮兮的笑声显得刺耳。

  洛宇抬头便见其飞驰而过,一脚踩在洼地里,溅起污浊的泥水。

  “啪!”

  四处飞溅的泥水染黄了盆中雨水,却没能将洛宇手中的衣衫弄脏。因为洛宇下意识的抱着那件衣衫背过身,任由自己的后背被污浊沾染。

  斜了眼欢快奔跑的铁柱,他冷着脸将衣服挂到竹竿上。

  追逐铁柱的女孩此时走在地势偏高的地方,她是不愿弄脏自己衣服的,口中粹着铁柱的无耻,欲追上去又不敢跑起来,一副生气又无奈的样子。

  注意到到洛宇转过身,那女孩露出干净的笑容,挥手向前者打了个招呼。

  洛宇长的很清秀,人又安静内向,村里不少女孩子都喜欢这个干净男孩。

  但他面对女孩们始终都是微微一笑,从来不参与她们之间的交流,乃至于不怎么搭话。

  见女孩跟自己打招呼,洛宇回以淡笑,便搬起椅子进了屋内。

  房间很昏暗,毕竟屋檐太矮地势又太高,阳光没法从窗户透进来太多。

  整个房间也很小,一张外公留下的实木大床就占了一半的空间。

  墙角靠窗有一个灶台,右侧叠着三个干净的大陶碗,除此之外房中就只有一张桌子和洛宇手中的椅子了。

  母亲此时盖着单薄的毯子,还在熟睡。

  几道狰狞的刀疤毁了她的脸,洛宇每次盯着母亲的脸,就会想起自己是怎么来的这个世界上的:

  外公还在世时,母亲负责上山采药草,后到村长那边兑换一天的粮食,爷爷则下田耕地,种植着油菜。

  某日母亲在山上目睹了一场战斗,一方被消灭后一个男子注意到了她,她被擒住了。

  那一日母亲回来的很晚,脸上仍挂着泪痕,双手紧抓着身前的衣衫,不让那条被撕裂的缝隙漏出来。

  外公问她,她也只是默默的缝合那件换下来的衣衫,一语不发。

  但外公已经猜到了结果。

  后来,母亲发现自己有了身孕,一度崩溃想要自尽,但被外公阻止。

  后来自己诞生了,外公在自己四岁时去世,村长以他们家中无男丁理由收回了菜地,母亲苦苦哀求后只留下了一头耕牛。

  无钱无势,亦无劳动力的家庭没有任何地位,母亲美丽的容颜也再次为自己招来祸端。

  洛宇记得某日深夜,一名蒙面壮汉摸进屋了中,欲行苟且之事时,母亲拿起床头剪刀反抗无果,自己将一切都看在了眼中。

  那一晚所发生的事就这么刻在他的脑海中,他看到母亲想要呐喊的嘴被粗糙的大手捂住,绝望而无助的眼中不断有泪水流淌。

  他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只知道母亲表现的很痛苦,而他自己只是坐在地上,无助的哭泣。直到他想到自己得保护母亲,奋不顾身的冲过去时,却被一个大巴掌拍昏了过去,事后发生了什么他就不清楚了。

  记忆最深刻的是当他再次醒来之时,看到的一张恐怖的脸,血淋淋的剪刀被母亲的手指勾着,摇晃间时而滴血……

  随着洛宇日渐长大,他也渐渐明白了当初母亲的举动。

  母亲是想要自杀,可为了自己没有那么做。

  她说如果她自尽了,洛宇就是被抛弃的孩子,被母亲抛弃,也被世界抛弃……

  洛宇从床底下拿出一些零碎的材料,这些都是些干草和竹子。

  他不喜欢穿草鞋,但他会编,除此之外他还会编竹楼,这都是母亲教他的。

  坐在门槛上,洛宇借着阳光编鞋,安静的他自有一股气质,常常引得路人侧目。

  日上三竿,洛宇感到身后有动静,便知道母亲已经醒了。

  “早啊娘。”他头也不回道。

  “早。”

  洛喃如水的美眸注视着背对自己的洛宇,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只是因那些交错的疤痕让这个笑容显得很渗人。

  下床穿上皮革制的短靴,这是她父亲以前穿的,虽有些偏大,但塞了些稻草进去后也还算合脚。

  用家中的清水漱了口后,她点燃了灶台内的火精石,又倒了些水下锅,后开始清洗大米。

  俩人如此各自忙碌着,一直到锅中米粥发出清香后,洛宇才拿着东西回到屋中。

  “可以吃了。”洛喃轻声道,细腻的声音听着一如既往的舒服。

  “好。”

  洛宇微笑点头,将家中唯一的木桌拖到门前,只有这里比较亮。

  拍了拍被踩过都椅子,洛宇将之拖到桌前,后主动拿了两双筷子。

  洛喃则是端着两碗热粥走近,讲其放在桌上后坐到了床上。

  粥很稀,米粒不多,但洛宇却吃的津津有味。

  洛喃芊手端着粥食,小口吞咽着,并不需要用到筷子。

  用筷子挑着粥内的肉块吃,洛宇眼睛始终看着母亲,后者也看着他。

  母亲喜欢看着自己,从小到大。而自己不知何时也喜欢看母亲。因为她的眼神真的很温柔,总能让人静下心来。

  “娘。”

  洛宇夹起粥中的一块腌肉,将其放到母亲端着的碗中,嘿嘿的笑了起来。

  “干什么?你要多吃点长身体。”洛喃微微皱眉。

  洛宇心如明镜,母亲每次端着碗喝粥,都是为了遮住他的视线,掩盖她碗里没有肉食的事实。

  “娘也要多吃,把身子养好了才行。”他如此笑着回应。

  腌肉并不好吃,几乎尝不出肉味,咸到齁鼻,但却可以保存的更久。

  他和母亲一周才吃这一顿肉,就算如此,他的碗里始终也只有大大小小五六块罢了,而母亲的碗里,肯定没有。

  “我碗里也有很多肉,你不用每次都分些给我。”

  洛喃夹起那块腌肉欲放回儿子的碗里,后者却端起碗避开。

  如此注视着洛宇倔强的眸,洛喃最终还是将那块腌肉放入了口中。

  前者嘿嘿一笑,复又狼吞虎咽起来。

  洛喃看着儿子的样子,心中甜甜的。

  自己的人生是曲折的,但最庆幸的则是自己有这么个儿子,灰暗的人生中还有一丝曙光,可以支撑自己活着。

  “娘,我存了很多钱,你等会帮我看看,够不够买一张窗户纸。”洛宇忽然是话语打断了洛喃的思考。

  “嗯。”

  她轻轻点头,知道洛宇一直有着存钱的习惯,心中温暖更甚的同时也弥散着一股无奈。

  自己没法给洛宇好的生活,甚至于连买张窗户纸都得儿子掏腰包。

  轻叹一口气,洛喃忽然想起前几天村里贴的一张牛皮纸。

  上面是写着关于血脉觉醒测试的内容。

  儿子是自己和一个超凡者生下的孩子,那个男人只是觉醒了血脉天赋,从此便脱离普通人的范畴,受帝国的调遣,每月领钱币的同时也为帝国办事。

  若是洛宇继承了那个男人的血脉,说不定……可以改变人生。

  可觉醒血脉的前提是吞下一滴特质的兽血,这特质兽血每隔三年都会发下十五滴道村里,供年轻一代觉醒血脉天赋。

  这种一飞冲天的机会,又怎会轮到自己的儿子呢。

  村里的富农会买下这些血液,让自己的孩子有机会觉醒血脉天赋。

  有些人更是在浪费这些兽血,明明自己的孩子血脉没有特殊之处,无法觉醒血脉天赋,却每隔三年都要购置一滴。

  若第一次饮下特质兽血没有觉醒血脉天赋,那便不可能觉醒了,这东西只是来激发天赋的,而不是创造天赋。

  每每想到这些,洛喃就感觉到无奈。

  她想为洛宇买下一滴。

  当初生下洛宇,决定要抚养其长大起,她便一直在存钱,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让自己的孩子有机会饮下那么一滴特质兽血。

  因为这东西,很贵。

  村长接下帝国军队送下来的兽血,明码标价着让村里人来买,随后大肆宣传这东西的神奇和宝贵。

  更是立下规矩,前十滴兽血先到先得,后五滴则是价高者得。

  他就似一个吸血的恶鬼,但没有人能够约束他。

  兽血还有一个月才会送到,而村中各方富农则已经筹备了大量的钱财,只待兽血一到,便将其收入囊中。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奇幻小说另类幻想小说

神轮II炎之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