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容未改,将离不离在线阅读

余容未改,将离不离

短篇 / 短篇小说

6778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5-23 21:12

书籍摘要: 芍药,又名余容,也作将离草,何故?缘是蜀冈一场悲欢。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芍药

  阳春三月,杨柳扶风。琼花观内,弥天覆雪,缘是琼花正时。

  游人熙攘,一小摊坐落繁茂琼花下。老翁手持糖勺,起落有度,大手一挥,龙虎之形跃然案上,摊前七八个小孩抚掌欢呼,雀跃不已。

  “维扬一株花,四海无同类。”游人见琼花皎如白雪,大瓣拥小蕊,姿态喜人,便情不自禁吟出前朝韩琦之句。

  “非也,韩先生所言无二琼花,早已不再人间,此为聚八仙,类同琼花罢了。”老翁闻言开口,手中挥舞不辍。

  游人见老翁应有所知,开口问道:“那何处可见真正琼花。”

  老翁仰头叹息,“既是花中仙,我等凡人,无缘难见。”

  ......

  南宋淳熙八年,孝宗闻得琼花之名,命人将其从扬州后土祠移植至临安,奈何琼花不解君王之意,只过一年,便日见枯意。

  传言,仁宗于庆历年间也曾分植种于禁苑,也不可得,孝宗感叹此花不似人间之物,便还于后土祠,果不其然,琼花再起光华,竟生出子株,每至三月,覆雪枝桠。

  而后,孝宗每年三月必到扬州,有文人写下“可御天子驾”之句,于是琼花声名更甚。

  孝宗难掩对琼花喜爱之意,命宦官陈源主持琼花嫁植事宜。

  ......

  临安石康,善于嫁植之术,受命三年为期,嫁植琼花。

  石康出身扬州,听闻不少琼花传说,对孝宗敕命,颇为抗拒。

  后土祠琼花历经坎坷,扬州百姓视为珍宝,可皇命如天,不敢不从,此种取枝易株之举,饱受他人非议。

  而后数月,所嫁琼花生长几日,便又枯萎,石康无奈苦笑,此非凡间之花,难入花秩,岂能被世俗凡人观其芳姿,可是期限转眼即至,石康不忍天下唯此一株再受祸连,欲抗旨不遵,决然赴死,务必保琼花之洁。

  石康满怀心事,应好友之约,行至高邮湖。

  正值冬月采藕时节,高邮湖畔热闹不已,南湖画舫往来,琴声不绝,灯火如昼,而北湖小舟载藕,只有星点渔火,更显冬日凄凉。

  石康仰头饮下杯中黄粱,只求一梦之后,还可如此红尘观局数十年。

  忽闻得北湖灯火阑珊处,传来悠扬歌声。

  “只知三月好,不知冬月长。南船多妩媚,北舟说悲欢。玉成鱼双佩,莫做读书郎。到得及第日,入门看新妆。”

  石康听得曲中烟火之意,顿觉飘零多年。

  自父母失散于金国之乱,石康流落临安多年,如今身负皇命返回故土,却有种物是人非之感。

  极目远眺,歌声来自一叶扁舟,在无数灯火之间。

  石康寻声而去,见少女拥火轻摇蒲扇,小调轻唱,火光不掩娇艳,明月难夺清丽,炉上正有藕香四溢而出。

  石康不舍此番静谧被打破,驻足静听。

  不曾想被少女发现,曲调乍停,开口道:“公子有事?”

  湖面出银灰,月色映佳人,如斯美景,如梦如幻,石康怔然,一时不知言语。

  少女见石康模样,嗤笑出声:“莫不是如此寒冷冬夜,公子来此观赏这高邮湖风光。”

  “没.......没有。”石康手足无措,思索半天,只是说出“没有”二字。

  少女笑意更甚,似有言语,船内传来一声。

  “织香,你与何人言语?”

  少女打趣道:“如此时节来此受冻之人。”

  “胡说八道!”

  一位老翁出船而来,见石康面目和善,衣裳单薄,歉声道:“公子莫怪,丫头不知礼数。”

  石康面色尴尬,躬身作礼道:“在下闻得歌声动听,便情不自禁寻声而来,实在唐突至极。”

  少女见石康模样,觉得眼前人甚是奇怪,不禁掩嘴笑出声。

  老翁呵斥少女一声,邀请道:“公子不如进船内喝上一杯热酒暖暖身子。”

  石康恭敬回道:“那石康就却之不恭了。”

  冬月凄冷,老翁让织香温上黄酒,便与石康对饮交谈起来。

  “公子莫不是身负嫁植琼花皇命的石康?”老翁问道。

  石康点头。

  “听闻公子嫁植数枝皆无所得。”老翁问道。

  石康摇头苦笑:“琼花非人间之花,如今遍植不得,期限将至,我已决定以命相填,绝不会再损害琼花一枝一叶。”

  老翁敬佩石康决心,却反驳道:“若嫁植琼花难成,琼花恐有绝根之患。”

  石康不明其中缘由,问道:“请老丈赐教。”

  老翁道:“孝宗心系其上,若仍不可得,难保有毁根移栽之嫌,若是你嫁植出琼花,后土祠株必能保其根。”

  石康闻言,心中大惊,暗骂自己大意。

  可转念一想,又无奈开口:“可数月来,我历尽心血,所嫁琼花枝无一能活,琼花难入花秩,嫁植之法,或也不可取。”

  老翁抚须笑道:“我曾于天目山采药时候,见漫山琼花,惊讶不已。问当地之人才知,此山花名为'聚八仙',类同琼花却不是琼花,若将琼花嫁植其上,或可解不入花秩之困。”

  石康闻言大喜,可片刻便露出为难之色。

  老翁似是知其心意,笑着开口:“公子无需担心,天目山此去遥远,小女熟悉路途,不妨由小女引路,必能寻得聚八仙。”

  “多谢。”石康闻言大喜,连忙躬身道谢。

  老翁起身扶起石康,“公子无需如此。”

  ......

  十年三月,石康动身远赴天目山,知香一路欢歌,吹散春寒料峭,也尽扫石康心中烦扰,原本生性寡言的他,也多了不少言语。

  “此为天目山北峰,西望可见扬州,南眺可观临安。”石康说道。

  知香闻言,目光往西,心中船转桥,桥转弄的扬州城竟变成方寸大小,初春余晖下,阡陌河湖更显惊艳;越江南走,临安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极为壮观。

  “这便是江南风光吗。”知香低语呢喃,细不可闻。

  石康也惊于此间景色,怔怔出神。

  “呆子,看你为人木讷,为何知道如此之多。”知香收起心绪,突然开口。

  石康早已习惯知香对自己的称呼,挠了挠头,“书上如此写,我便如此说了。”

  知香扑哧一笑,迎着夕阳,“可真是个呆子。”

  二人朝饮春露,暮枕夕阳,从天目山北脉走到南脉,已然十天,石康不忍织香多日劳累,落脚长兴。

  只是石康心中烦恼,嫁植琼花之期将至,仍不见聚八仙。入夜,石康梦见梨白小花开满山谷,醒时心生困惑,问得人家,确有此谷,二人同往山谷,见谷中漫生小花,大瓣聚小瓣,正如老翁所言,与琼花极为相似,必是找寻十余天的聚八仙,二人心中大喜。

  提锄挽篮,剜土而起三株,返回扬州。

  石康剪下琼花分枝,嫁植所移植三株聚八仙之上,满是期待。

  回首见织香悉心呵护琼花,石康便鼓起勇气说道:“待琼花吐花时候,便迎娶你回家。”

  二人天目山之行早已暗生情愫,织香香活泼欢脱,明媚可人的,石康见识广博,待人细致入微,虽然有些木讷。

  知香听闻此言,两腮泛红,含羞点头。

  淳熙十一年春,经一年培植,聚八仙所嫁琼花如期开花。

  石康捧一株琼花再至高邮湖,下聘提亲,老翁欣然同意,定四月十二成亲。

  陈源欲贪功己有,闻石康嫁植琼花于聚八仙之上,方可成活,而聚八仙其貌与琼花甚为相似,若不细查,极难分辨。陈源命人前往天目山探查,果不其然,于是上禀孝宗,言及石康两株琼花为聚八仙,并非琼花。

  孝宗大怒,遂以欺君降罪石康,择四月十二日斩首。

  知香见石康入狱,手持琼花各地奔走,为其申冤,奈何各州府官员耽于陈源权势,不敢接状。

  知香奔走数日无果,石康行刑之期将至,心急如焚,想起琼花传闻,便至后土祠琼花下虔诚跪拜祷告,期望这不媚权贵,高洁傲岸的花中仙可救倾尽全力护它之人。

  ......

  淳熙十二年四月十二日,残阳如血,蕃厘观游人如夕阳一般,渐渐消失。

  远处有一个身影慢慢出现,只见少女身着花钗礼衣,手捧洁白琼花,一步一步走入观中。

  时后土祠琼花繁茂更胜三月,遮天蔽日,暖风一起,洁白花瓣争风飞舞,轻抚少女脸庞,又在兜转之中,落在脚下。

  少女双眸空洞,心如死灰,淡淡道:“这便是琼花吗?”

  琼花似在回应,洒下一场花雨,将少女包裹其中。

  少女触及心事,眼中含泪,语气含恨,“你不配!”

  大风乍作,观内无数花瓣惊起,漫天飞舞,久久不落。

  少女惨然一笑,呛血而立,手中琼花染上鲜血,触目惊心。

  “都说琼花天下无双,洁白如玉,气节高伟,不畏权贵,不媚世俗,可谓花中仙,可你枉受人间香火数百年。”

  突然,少女横眉冷竖,将手中嫁植琼花狠狠一摔,泪珠滚落,掩面痛哭,怒吼道:“你不配。”

  少女拳头不停挥向这天下独一无二的琼花树,满手鲜血浑然不知,而四月十二日最后一缕光明也消失在天地之间。

  ......

  翌日清晨,道童打扫琼花落英,来到院中却大吃一惊,一夜之间琼花枝桠尽皆枯萎,无数琼花瓣覆于一少女礼衣之上。

  少女闭目微笑,仿若熟睡,似是梦见世间最美好之事,只是衣袂角处,一株琼花迎风摇曳,奇怪的是,旁枝确实枯萎模样。

  据宋《齐东野语》载:今后土之花已薪,而人间所有者,特当时接本仿佛似之耳。

  ......

  “如今聚八仙花中有一点殷红,传言乃织香呛血而染。”糖画翁见游人沉浸传说中,开口道。

  游人低头细看,确见大瓣中一点殷红,煞是艳人,叹息道:“唉,应是那花中仙自觉有愧,不复人间所望,自葬于人间。”

  老翁笑而不言。

  “这就是琼花嘛,如此精致,惹人喜爱。”

  “这不是真正的琼花,真正的琼花花瓣略薄却更大,传说,真正的琼花早在数百年前枯萎凋谢了。”

  “那还能看见真正的琼花吗。”

  “琼花非人间之花,应是看不到了,不过有一个传说。”

  “快说说看。”

  “传说,南宋淳熙八年......”

  

书友还看过

短篇小说小说推荐

影帝他见色意动在线阅读
新书《娇软小农女,呆萌悍夫宠妻忙》,欢迎收藏。 一向以笑示人的骆闻析第一次见到见到夏莳时面无表情,大家都觉得接下来的合作彻底凉了。  只有骆闻析知道,新来的小姑娘完全长在他的审美之上,他面无表情是为了掩饰内心的冲动!  某天,夏莳和表姐的助理小姐姐观看视频。  看到某个男明星的八块腹肌,她哇了一声,而后向小姐姐抱怨她的角色居然能拒绝这样硬汉的男生,简直暴殄天物。  殊不知站在她们身后的骆闻析满脸通红,急匆匆的走出片场。  和骆闻析熟悉以后,夏莳发现了一个小秘密:骆闻析说话的时候耳尖会微微泛红。那小片的红晕看起来可爱极了,让她忍不住想要上前摸一摸。  后来的后来, 她确实摸到了自己一直向往的耳尖。而一直以来腼腆的男生性格大转。  夏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怀疑自己当初会不会太冲动?
是黎子啊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莫笑世人痴在线阅读
昏暗的牢房中,往日风华无限的人一身狼狈的被锁链锁在一角,就连那张明艳动人的脸也再没有了一丝血色。  ......
纳兰清钰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花开君子兰在线阅读
一朝花开, 一朝花谢, 我把它留在这, 饯别曾经的你。
香辣泡面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吾在异世喜当妈在线阅读
执行任务出师不利命悬一线怎么破! 千钧一发之际!一小儿携板砖从天而降,救吾性命!自那日起,有吾一块肉吃!有你一口汤喝!乱世凶年,不离不弃! ———— 楚惊:哎呀!妈妈好厉害!好可爱!但是蠢兮兮的,必须拐回家!
笃先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不见冬来在线阅读
屋外的雪还在下,言辞敲下报表最后一个字后合上了电脑,她起身望向落地窗外正在玩耍的骆念嘴角不自觉勾了勾。她起身下楼,骆言甜甜地叫了声“妈妈”言辞“嗯”了声后,问道:“宝宝,爸爸还没有回来吗?”骆言点了点头。言辞又牵过骆言的手准备上楼。 “夫人,许先生来访。”卫叔从前院进来,走到言辞面前,“好,”言辞和卫叔进了前院。 许信州已经等了一会儿了,他今天难得穿的正式,言辞愣了一瞬,转而问道:“许大少爷难得来我这儿啊,今天怎么有空了?”许信州只是笑了笑,随后站起身,言辞这才注意到他怀里的黑色箱子,许信州恭敬地将箱子递给言辞,“言辞,我只是来帮闻叔叔送个东西。”卫叔见状,连忙伸手去接,许信州却冷冷开口:“言小姐可以自己接吗?”言辞没回话,只能伸手接过这个箱子。“抱歉,因为这是闻盛的遗物,并且全程只有我一人经手,所以刚才略有失礼,见谅。” “你是说……”言辞愣愣开口,许信州没回话,独留言辞一人愣在会客厅。 过往的一幕又一幕不断浮现,那场雪下的诺言,还有谁记得,有还有谁在履行?或许。 在那年冬天就已被遗忘。
唯韫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我也是有猫罩的人在线阅读
花前月下,侧耳告白,最是情浓之时, 巧盼嫣然,蓦然回首,定是心悦之意, 屎铲翻飞,手麻脚利,伺候猫主之心, 只是你听说过铲猫屎还能铲出夫婿的吗?
从竹月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重生后,反派女主向宿敌学习修仙在线阅读
重生前,连翘是反派大佬的妹妹。她曾有个咸鱼梦,奈何亲哥买营销,常被正道追着打。 直到有天,那个传闻中战无不胜、阴狠毒辣的徐景明上门挑战,两人同时被雷劈到了各自的第三世。 刚重生,她就被那个废柴、软饭男拔了灵根,疼的在地上打滚。 然而,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两人再次狗血的相遇了。 徐景明布置学习任务:“即日起,你今日需拔剑一万下,打沙包一万下,打坐炼气三个时辰,法术修炼五个时辰。” 连翘:“......” 徐景明手持长剑,看着她煞白的小脸,挑挑眉问:“怎么你有异议?” “没有,完全没有。” 连翘手背在身后,紧紧的握着板砖,她笑的格外殷勤:“我要向上仙好好学习,争取早日修仙,上岸。” “嗯,”徐景明满意的拍了拍她肩膀,“好好学习,早日飞升。”
枝蔓一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爱就证明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火箭喝口水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循环时间的游戏在线阅读
父母车祸双亡,我选择放弃学业照顾年幼的妹妹;理想的爱情和年幼的妹妹,我选择放弃爱人;工作升迁和陪伴妹妹成长,我选择放弃事业…… 在那个游乐园,我一次又一次地回到八年前,且不说这八年来的种种选择是否曾留下遗憾,事实也证明,无论我做什么,也什么都改变不了。 在循环的时空中,我是最渺小的,也是最无力的。
na1t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当前位置: 短篇 短篇小说 余容未改,将离不离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