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地牢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从崂山弃徒开始在线阅读

从崂山弃徒开始

仙侠 / 古典仙侠

83.29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当沈墨从白骨累累的地牢里走出后,才发现时代变了,世界并不是他从前认知里“飞檐走壁、快意恩仇”的江湖。禁忌之地镇压着万古不灭的古神,人世间本是炼狱,有神通之辈驾驭鬼神,试图走出新的道路,也有妖魔冲破封禁,化身仙佛,愚昧世人……沈墨将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最终崛起,成就永恒不灭的——神魔!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太一帅比.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2名:书友20190608130443955.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3名:见鬼的猪.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仙斋鬼话在线阅读
这是仙藏的续集。  倩女秋婵,狐女莲香,书生桑子明。  系我一生心,负我千行泪。沧桑人间道,暖香红雾里。  鬼雨出品,独具特色。
鬼雨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万象之主在线阅读
有物先天地,无形本寂寥。 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凋。 一个在正常世界轮回许多世的人,终于来到仙侠世界的故事。 这一世,他求仙,他问道,他化万象,他终于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成为那万象之主。
中原五百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大玄斩妖使在线阅读
叶青意外来到大玄,却发现这个世界颠覆自己的认知,妖魔鬼怪无奇不有,身为斩妖使的他意外获得一本古籍,接下来的路又应该怎么走呢……
离家出走的蛙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广陵仙家在线阅读
欢迎来到真实的全息古代模拟游戏《霸业》! 在这个波澜壮阔的大争之世,主政一方、纵横沙场、游历山河、行商做贾,都由你自己决定,请尽情发挥,谱写出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传奇故事。 黄鸿仪穿越十八年,在成为县令这一天,成功激活了能够从另一个世界召唤玩家的系统,历史从这一刻,开始改变! —————新书《第四天灾:我靠玩家争霸天下》发布,希望朋友们收藏捧场————— 丹田自种留年药,玄谷长生续命芝。世上漫忙兼漫走,不知求己更求谁。只身形影,开创家族,只为在这个世界留下属于他黄昭明的故事。 (家族流、毒点稍改、希望大家可以多看几章哈!)
九玄山主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妖女请自重在线阅读
“站住!你这个败类!”一个持剑少女,一脸冷冽。  江云鹤看着面前的少女,笑容温和:“不知有何事?”
袖里箭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修仙从画中剑开始在线阅读
似是而非的聊斋世界,有狐妖女鬼,书生剑客,精怪鬼妖藏于幽暗之处,随俗世浮沉。 也有人杰画中剑气,雕木成龙。 燕山月穿越而来,踏上长生之路,无论朝堂昏昏,江湖幽幽,我自纵横。 PS:架空世界,如有同名,不是本人。
十天水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成神从僵尸开始在线阅读
穿越异世,香火成神。 从一头僵尸开始,一步夺取成神之基。 拥神国,建符箓工业,推动修真工业化。 殖民海外大陆,播撒神圣大商帝国的荣耀。
码字工程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修仙从被炼成阴尸开始在线阅读
傅廷带着系统穿越了,可系统还没有启动。 开局被炼制成阴尸,随时有神智丧失的危险。 系统提示需要保持神智清醒才能成功启动,否则系统会直接崩溃。 傅廷:这糟糕的开局,我该如何自救…… 已有百万字完本老书《灵符仙途》,请放心收藏。
商沉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洪荒之圣道煌煌在线阅读
伏羲:我天授河洛,缔造八卦,为人族智慧担当,是未来前行方向的指路明灯。  神农:我功德无量,泽被苍生,农业医药,怎能不倾听我的意见?  黄帝:我执掌兵戈,征伐四方,一统山河,为人族军事至高统帅!  颛顼:我绝地天通,神人分治,执掌一切宗教事物,代天宣言!  帝喾:我养性自律,大公无私,倡导诚信,明察善恶,为天下景仰。仁德治国,后来者莫不效仿。  帝尧:我制定历法……  ……  人族先贤,尽显圣道,煌煌如天,照耀永恒!  这是洪荒的世界,是人道的圣堂!  ————————————————————  女娲:“喵喵喵?我呢?我负责主管人族中的什么事物?”  “这个?”某人沉吟,“女娲圣王,你看——大家这不是都把你推上神坛了吗?”  “一直在宣传你造人补天的无上功德……有了这个,还要什么实际权利?”  “要不……做个媒婆、掌管婚嫁,凑合一下?”  QQ群:947660838 新书已发——《本道祖文成武德》,请大家支持呀!
星之煌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从崂山弃徒开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地牢

  恢弘的钟声在古寺内响起。

  任谁都想不到这庄严的黄墙碧瓦之下,竟建有一座阴森恐怖的地牢。

  数年来,每日有诵经声传入。

  “……药王菩萨承佛威神,即说咒曰:阿目佉、摩诃目佉、痤隶……尔时,药王菩萨摩诃萨说是咒已,白佛言:“世尊,如此神咒,过去八十亿佛之所宣说;于今现在释迦牟尼佛,及未来贤劫千佛,亦说是咒。佛灭度后,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闻此咒者,诵此咒者,持此咒者,净诸业障、报障、烦恼障速得除灭……”

  伴随经声,似有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愿力在地牢里涤荡,救渡亡魂。

  地牢里铺满白骨。

  偶有尸骨堆积出的白磷迸发鬼火,幽深摇绿,成为黑暗里唯一的光,照出一个枯瘪的人影。

  如果细看,人影的手足皆有沉重的镣铐,还结着蛛网。

  这不该是个活人,应当是个风干的尸体。

  忽然间,鬼火熄灭,经声恰然而止。

  黑暗,冷寂充斥地牢。

  犹如佛参寂灭境,亦如无间。

  这样的地方,普通人哪怕只呆片刻,也难免心头悚然,过得一两日便要发疯。

  或许戴着镣铐的身影成为干尸,反而是解脱。

  不知过了多久,沉重的脚步声在黑暗里响起,犹如踩在人心脏的节点上。

  咚咚咚!

  地牢的千斤铁闸在机关开启声下,缓缓升起。

  一盏白色的灯笼率先进入闸门,后面是个法衣上绣满诡异符文的法师。在白灯笼下,那一道道符文,犹如一只只怪异的眼睛,阴冷无情。

  在灯笼森白的光芒照耀下,镣铐里的干尸无意识地抬起头,仿佛刚刚借尸还魂,眼神涣散。

  满身诡异符文的法师幽幽地叹口气,“千年以降,这座白骨地牢住进过的客人不下八百,无一不是在江湖之中声名赫赫,可他们最多不过三月,便得在地宫里发狂而逝,而足下竟已在此住了整整三年,这一份定力,便是禅林巨擘,也远远不及……”

  他口中流出钦佩的语气,可却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意思是戴着镣铐的人,再如何厉害,如今也只是阶下囚罢了。

  轻蔑之意,溢于言表。

  恭维的话说过,接下来便是例行的审问。

  可他尚未开口,突然觉得呼吸一窒。恐怖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周围的空气,竟在此刻生出莫大的气压,犹如铜墙铁壁,让他没法脱身。

  张开的嘴巴竟灌入不知多少气流,全身上下竟肉眼可见的鼓胀起来。可是布满诡异符文的法衣生出淡绿色的光芒,竟没有随着他身子鼓胀被撑破。

  于是他陷入生不如死的痛苦当中。

  正当他承受不住时,周围的压力猛然一泄。

  法师犹如烂泥般瘫倒,白灯笼滚了数圈,停在戴着镣铐的人脚下。

  法师死里逃生,刚要大口喘息。

  可刚才的压力又陡然出现。

  如此来回几次,他竟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也无。

  此时在他眼中,镣铐锁着的不是人,而是自九幽地狱出来的厉鬼。

  空气里充斥着审判的味道。

  白骨地宫在他眼里比传说中的森罗殿还要恐怖万分。

  细长的身影举起镣铐,发出清脆的响动,“他”站了起来。

  “放……过……我,我……帮你……解……解锁。”法师断断续续说着。

  “不需要。”

  恐怖的压力再次出现,没有过多的询问,法师身子鼓荡起来,竟撑破那不知什么材质的法衣,上面诡异如眼球的符文纷纷炸开。

  血肉爆散一地。

  白骨染血,身影站了起来,周围涌起狂飙,一道道风刃如刀劈斧凿落在沉重的镣铐上,火花四溅良久,不知何时,镣铐化作碎片落了一地,而那干瘦的身影踏过染血的白骨,宛如修罗般离开这居住三年的地牢。

  尔后,庄严的古寺内燃起一场大火,寺中不免动乱,像是这无间地狱走出的修罗向古寺的告别。

  …

  …

  清澈的泉水在月光照耀下,现出一个胡茬丛生的面孔,苍白的皮肤透着厉鬼般的阴沉。那溪中水流竟自发冲破大地的束缚,洗去他身上的污垢。

  只是破烂的衣服、久不见天日的惨白肤色,昭示着他和地牢的生涯没有做出彻底的告别。

  他的眉心毫无征兆地开启一条肉缝,里面有猩红的眼球露出,淡淡红色光芒下,自头颅以下的身体仿佛透明一般,也因此显露出肉身的千疮百孔。

  这具身体在任何医师的诊断下,都会落下只是一具腐尸的判断,偏偏他还活着。

  在淡淡红光的帮助下,一道道莫名的气息涌动着,开始尽力弥补身体的疮孔。

  过了半刻钟,红光收敛,肉缝闭合,猩红的眼珠埋入眉心。

  他仿佛疲累至极,静静倚靠在大石头上。

  这一觉格外地沉,直到一阵空灵的琴音从上游飘下,于月夜里清幽冷寂、超俗绝尘。

  他从梦中醒来,循着琴音而去,数百步后,见得一潭,在月光下,犹如明镜。

  天上星月之光垂落,伴随清风,披洒在抚琴的人身上。

  月白法袍,头上无毛,正是个和尚。

  他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模样,唇红齿白,神情温文尔雅,宛如芝兰生长在那里。

  和尚端坐凝望他,不由叹口气,“沈墨,你走便走,放火干什么?害得我来回提了一百桶水去救火。”

  “不闹点动静,怎么好趁乱跟你告别。”

  “你还是小心一点,不要再被抓住了。”

  “要不是阿鼻地狱道需要受尽十八重地狱的酷刑才能功成,我怎么会让他们抓住。倒是你,崂山上清宫派你去摩诃寺做卧底,居然连他们看家的琉璃光王咒都学会了,再这样下去,你也不用回崂山,今后可以直接当摩诃寺的住持,今后见了几个老东西,还能平辈论交。”沈墨面带嘲讽。

  和尚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别老东西什么的,多难听,那也是你的长辈。”

  “抱歉,我现在是崂山弃徒。”他顿了顿,补了一句,冷冷地开口,“拜老东西们所赐,现在也是幽冥教的叛徒。”

  他说完转身就走。

  和尚瞧着他孑然孤寂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继续抚琴,琴声幽幽发出,心意伴随琴声化作禅意,回荡在这半山之中。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