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战起,身陷孤城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一人一剑,我镇守孤城七十年在线阅读

一人一剑,我镇守孤城七十年

玄幻 / 高武世界

79.4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12-05 23:54

书籍摘要: 大漠孤城,褪色的战旗,斑驳的白发,染血的长缨……宋云穿越到异世界的边塞军镇,被老兵收留,成为城中唯一的年轻人。敌军兵临城下,三千老兵孤立无援,尽皆壮烈战死。宋云捡起一柄青铜剑,成为安西军镇的最后一个守卒。一人一剑守孤城。只身独挡百万兵。从此开启白袍剑帝的传奇。七十年来,各国名帅辈出,精兵如云,一路路大军攻至安西城下,却只能饮恨败亡——名师大将莫自傲,千军万马避白袍!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何处心安.
    书友等级: 护法
  • 书友第2名:Nightwish将夜.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20210925号线.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高武世界小说推荐

新世界旅游指南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闲散小王
日更千字
高武世界
吞噬星空之新生在线阅读
新书《从吞噬开始横扫诸天》 求支持、求推荐、求追读
森宇泽
日更千字
高武世界
我是天才不是挂佬在线阅读
开挂是不可能开挂的,我只是比别人天才一点而已。 什么? 有人搞事情? 等着,等我神功大成,拿起我四十米的大砍刀通通砍死你们!
我有五根手指
日更千字
高武世界
我有无数异能卡在线阅读
平行世界,异能觉醒。 古凡得到了一个特殊的卡牌制作器。 吸收别人的异能,再结合各种日常可见的物品,制作出各种千奇百怪的异能卡牌。 冰淇淋+异能“力量强化”=属性卡:力量。 异能“冰霜爆发”+异能“火焰爆破”=技能卡:冰火两重天。 碗口粗的树干+异能“急冻”+异能“肢体枪械化”=武器卡:冰霜加特林。 终于有一天,古凡拥有了无数的异能卡。 ......
最爱烈阳天
日更千字
高武世界
一天一个DEBUFF在线阅读
魂穿高武世界,附身的还是天谴之人? 一天一个DEBUFF! 什么寄吧梦幻开局! 正当刘野准备remake的时候,一道美妙的提示音在他脑海里响起。 「叮!检测到异魂入侵!天谴加倍! 加倍效果:DEBUFF可影响周围十米的人!」 「当前DEBUFF:睿智! 效果:被DEBUFF影响的目标,智商大幅度下降!」
xhdcj
日更千字
高武世界
我有一座动物农场在线阅读
重生成为一只兔子,杨小果的日常是打游戏看小说抽烟喝酒网恋把妹调戏女主播,当一只渣兔。再顺便种种田,发家致富,当一名悠闲的农场主。 至于拯救世界,消灭恶龙,维护世界和平的使命。杨小果笑着表示:“我家哈士奇有大帝之资,修行的功法乃是我亲手种植出来的《葵花宝典》,足矣。”
牛百万
日更千字
高武世界
天幕神捕在线阅读
陆笙获得罚恶令,附身在衣锦还乡的士子身上。  绚丽江湖,谁主沉浮?  你说你一双铁掌打遍天下?来,接我一招降龙十八掌先。  剑仙剑神,决战金陵!怎么可以少了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罚人间之恶,得我盖世绝学!  小李飞刀成绝响?一刀芳华震京华。  入道之境无敌天下?那是没见过在下的战神图录吧?  问我凭什么代天罚恶?代表月亮消灭你!
东城令
日更千字
高武世界
这个男二是反派在线阅读
意外穿越成了黄毛男二,还获得了虐主系统。 从此以后,王琦不是正在虐主,就是在虐主的路上。 新书【这个反派异常慎重】请多多支持! Q群:799143496
心象风景
日更千字
高武世界
这个玩家有亿点腹黑在线阅读
【无限流】【原创副本】 敌人:“有本事我们光明正大打一场。” 连叙:“下次一定。” 误入光怪陆离的无限世界,冥国,赛博朋克,荒岛惊魂,异术超能,仙侠永生其实都没什么区别,只要你足够腹黑卑劣。
AKA小曹贼
日更千字
高武世界
当前位置: 玄幻 高武世界 一人一剑,我镇守孤城七十年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1章 大战起,身陷孤城

  漠北,烟与风交织,黄沙与落日相映,鹰眺万里,浩瀚尽头是孤零零的小城。

  安西军镇。

  破旧的城池里空空荡荡,屋宇死寂,街巷旷然。

  只偶尔响起军靴踏地的沉重声音。

  一栋小楼中,宋云正在大灶前生火煮汤。

  油汤沸腾,香气四溢。

  见四下无人,宋云忍不住叹道: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穿越的意义又是什么?”

  “总得出一个穿越系统,给我点指示吧。”

  “难道过来就是为了给一群老头做饭?”

  蹬蹬……急促的脚步声突然从外面传来。

  一个头发花白的七旬老人,眉毛稀疏,面庞黝黑,身穿褪了色的皮甲,左手按住腰间战刀,气喘吁吁地跑进小楼。

  宋云从锅碗瓢盆中抬起头来,笑骂道:

  “你个老李头,又来偷鸡腿吃?太早了,肉还没下锅呢。”

  老李头急道:“没工夫吃鸡腿了,敌人打过来了。”

  “敌人?沙匪还是流兵?”宋云提起了兴趣。

  “要不我也上去凑凑热闹?我都练武一年了,还没上过战场呢。”

  老李头一瞪眼:“你上个屁,来的是景国正规军,至少五万!”

  “五、五万!”

  宋云直接傻了,“你们这帮老头兵,总共还不到三千吧?这怎么打得过?”

  “你小子甭管我们了,赶紧跑吧。”

  老李头从怀里掏出一张文牒和一纸书信,塞给宋云。

  “从南门走,往东南方向,去国都。”

  “把郭将军的信呈给唐王,告诉朝廷,安西军镇一直都还没丢。”

  “北庭军戍边五十载,一直死守安西,以报王恩!”

  “南边乱,你注意安全。”

  宋云呆呆地接过文牒和书信,“老李头,都这样了,你跟我一起跑呗。”

  “又放屁,老子还要跟着郭将军守城,没工夫陪你扯淡。”老李头扶正战盔,转身又往外跑。

  “那让郭将军带着大家一起跑呗。”宋云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北庭军是大唐第一铁军,岂有不战而逃之理?”

  老李头摆了摆手,渐行渐远,消失在了空旷的街巷中。

  宋云愣了片刻,低头望着手里的书信,喃喃道:

  “还唐王,唐王早就忘记你们了吧?”

  “真是一群傻子。”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用破布擦干双手,扫视一群摆满食料的伙房,心中忍不住感慨。

  “唉,这突然就要走了。”

  “我肉还没下锅呢。”

  现在宋云才觉得,这个鬼地方待着还蛮不错的。

  虽然清苦了点,但是自在,每天和一群老家伙吵吵闹闹,做饭练武,日子也算无忧无虑。

  “罢了,保命要紧。”

  “我境界才武生,不走在这等死吗?”

  他带了包干粮和铜钱,匆匆从南门出城。

  城外沙尘飞扬,狂风粗暴地拉扯着衣袖,仿佛要把人拽到天上去。

  宋云眯起双眼,顶着风沙还没走几步,却听到了一阵密集的马蹄声。

  抬头远眺,漫漫黄沙之上,一条长长的黑线正在迅速逼近。

  这是一支骑兵,从北边绕过来,似乎要围堵南门。

  宋云低头看看自己的两条腿,再看看人家的四条腿。

  顿时欲哭无泪。

  “这跑不过呀。”

  冲在前面的骑兵也看到了宋云,黑铁面罩下露出一双双杀气凌厉的眼睛。

  他们整齐划一地抽箭,张弓,瞄准过来。

  宋云见状头皮发麻,只能转身往回跑。

  凄厉的破空声在耳畔响起。

  “小心!”城头有苍老的声音喊道。

  噗噗噗……七八支利箭几乎是擦着宋云的脚后跟落下,深深扎进了黄沙中。

  宋云惊出一身冷汗,赶紧闪进了城门内。

  轰隆隆,南门缓缓闭合。

  门后的宋云面如死灰。

  这下完犊子了,跑不掉了。

  城头一名老卒探下头来,遗憾道:

  “早点通知你就好了,景国人来得太快。”

  宋云叹道:“他们有骑兵,没办法。”

  据说当年北庭军也是有骑兵的。

  可守城几十年没有补充,战马又都是阉割过的公马,最后全都老死了。

  不然他现在还能骑马跑路。

  此时隔着城门,仍能听到一阵阵踏踏的蹄声,似有无数战马奔腾,声势骇人。

  宋云赶紧登上城头,向外远眺。

  只见一队队骑兵自北而来,奔行至南门外两里处,却又陆续停下,在漫漫黄沙之间列阵肃立。

  马长嘶,人无声,一双双黑铁面罩下的眼睛漠然盯着城头。

  宋云见过大漠上来去如风的沙匪,见过四处烧杀劫掠的流兵,但和几千精骑严阵以待相比,那些都成了小场面。

  他咽了口唾沫。

  “这、这些骑兵是要干嘛?”

  城头老卒呸的吐出嘴里的沙子,冷笑一声:

  “景军只在北门攻城,其他三门估计都是这样,围而不攻,这是要慢慢斩尽杀绝的意思……嘿嘿,想杀光我们?没那么容易。”

  老卒扭头见宋云脸色发白,又赶紧安慰道:

  “小宋莫慌,城中好几栋楼都是有地窖的,战事暂时影响不了那里。”

  “带足干粮清水,去里面躲上一躲。”

  说着老卒爽朗一笑,“说不定这一仗我们赢了呢,到时候我喊你出来。”

  “好,老张头你小心。”

  宋云转身,也不想再在城头待了,看着都发怵。

  几千骑兵铁蹄齐出,能把他踏成肉泥,想出南门已经成了奢望。

  眼下只能回城中。

  可大军围城,敌众我寡,城中又能安全多久……

  安西城里依然空旷寂静。

  两侧的房屋,屋檐上都已满是灰尘,蛛网被风吹得七零八落。

  走在街上,附近只响起风声和自己的脚步声。

  但在远处,呐喊声时不时传来,还有不明的猛烈撞击声。

  战事似乎格外激烈。

  想起许多张熟悉的苍老面庞,宋云突然有点想去搭把手。

  犹豫片刻,他还是继续往城中心走。

  安西军镇的这三千守卒,虽然都七老八十了,武道境界却不低。

  至少都是二阶武徒。

  三阶武士和四阶武师也不在少数。

  主将郭昕更是强大的五阶先天武师。

  如果连他们都挡不住景军,自己这個一阶武生初期,刚入门的水平,就是去送的。

  “现在城还没破,倒不急着躲起来,不如整点吃食给他们送去。”

  “一帮老家伙,再饿着肚子打仗,那就真的完了。”

  宋云快步回到小楼。

  因为时间紧迫,也没工夫做菜了。

  刚才煮好的饭加点咸菜,倒进木桶里。

  外加几箱干粮和清水,满满当当摞到四轮木车上。

  听声音,北门打得最激烈,先去北门附近看看。

  宋云推着木车,还没走过几条街,就听前方一阵喧闹。

  几十名浑身浴血的老兵踉踉跄跄退了回来。

  看见宋云,他们都愣住了。

  老李头捂着肚子走出,瞪着眼睛气道:“让你赶紧跑路,在这搞什么鬼?”

  “我跑了啊,南门有骑兵拦截,没跑掉。”宋云无奈道。

  老李头闻言叹气:“唉,罢了,伱赶紧躲起来,城门已破,我们要打巷战。”

  宋云大惊,“怎么破得这么快?”

  “哼,对面有备而来,带了新器械……总之你赶紧躲起来吧。”

  “好吧,饭我已经做好了,你们抓紧时间吃两口,喝点米汤。”

  一众老卒盯着装满食物清水的木车,都有些动容。

  “好小子,够意思。”

  “没想到战死前还能垫垫肚子。”

  “就是可惜了这孩子……”

  宋云没听清他们的低语,只注意到老李头脸色惨白。

  揪开他捂着肚子的手,吓了一跳。

  “你这肠子都快流出来了,还想打巷战?跟我回去缝一下。”

  “缝个屁……”老李头嘟嘟囔囔不肯走。

  可二阶武徒的老李头,此时力气竟不如一阶武生的宋云,被直接拽走。

  其他老卒也没有阻止,抓了几块干粮狼吞虎咽,目送两人的背影远去。

  “咱北庭军就是不一样,刚来一年的伙夫都是好小伙儿!”

  “郭将军亲自任命的伙夫,那还能差了?”

  唏律律!战马嘶昂,打断了老卒们的谈话。

  前方烟尘四起,蹄声如急鼓,一道道黑影从黄沙中冲出。

  宽背薄刃骑刀迎风抬起,橘红色的残阳照下,光滑的刀面折射出炫目的光芒。

  老卒们迅速散到街道两侧的房屋中,透过窗户,朝外张弓搭箭。

  “呵,景国烈风骑?老子年轻时,一个能打俩!”

  刀光与箭影瞬间交织错落,鲜红的血在风沙之间绽放如花。

  ……

  宋云拖着老李头,回到两人简陋的家中。

  一年多前,老李头发现了城外昏迷不醒的宋云,赶走了附近蠢蠢欲动的秃鹫,将其救回城中。

  他见年轻人一问三不知,以为是遭沙匪打劫,受伤失去了记忆。

  经郭将军同意,老李头将宋云收留在了自己家里。

  宋云得以生活在安全的环境中,慢慢适应新世界,慢慢习武,顺便当起了伙夫。

  大漠孤城之中,平静的生活日复一日,宛如风起风落,仿佛会永远这样下去……

  直到今日,马蹄声响起,突然间一切都变了。

  此时老李头听到了屋外隐隐约约的战斗声,催促道:“你小子搞快点,我还要回去杀景兵呢。”

  宋云翻出针线,用烧酒消毒,然后缝起了伤口,同时说道:

  “老李头,咱俩找个地方躲起来吧,城门已破,咱们人数太少,估计大家都要玩完了。”

  “你这伤势不轻,上去也是白搭,还不如躲一躲。等景兵走了,咱们再出来。”

  老李头疼得直咧嘴,抢过烧酒灌了一大口,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

  听到宋云的话,他惨笑一声。

  “小子你不懂,景军又不是沙匪,不会干完一票就跑,兴师动众地攻城,估计是想要派兵常驻了。”

  “老头子我对不住你,没能让你逃走。可现在再躲,已经没有用了。”

  “这是必死的局面,唯一活下去的可能,就是我们这帮老家伙把对面杀退!”

  “所以你先自己找个地方躲好吧,等我们胜利的消息。”

  宋云听罢苦笑连连,有气无力地挠着头,连叹气都提不起劲来。

  穿越才一年多,自己就又要死了?

  死亡的滋味不好受啊,哪怕经历过一次,他也不想再来第二次。

  可眼下却是毫无办法,他区区一个一阶武生,什么也做不了。

  无能为力。

  可恶啊……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