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焚城之后

焚城之后在线阅读

焚城之后

苏衍君

武侠·传统武侠·2.59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04-01 10:48

本文本名《铜城》,因书名重复而改为《焚城之后》二十年前,三千精兵,纵火焚城。二十年后,羽门后裔,入城寻剑。说不清是非,道不明黑白。万人烬飞空城洗,千卒魂散残埙摧。烈火与刀剑之后,唯余铜城而已。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守城

  没人知道当年北雁军那三千守城先锋是如何不明不白地消失的。

   人们单单知道,那年铜城异变陡生,北雁军的将军渭威从军伍中挑选三千不畏生死的精锐,一把火烧了铜城。铜城的火燃了十天十夜,在夜里照亮了半边的天,城外之人无不震悚。

  而那三千放火的精兵,也无缘无故的消失在铜城。

   有人说,铜城有着渭威私人的兵器库,叫人发现了,所以要将整城人赶尽杀绝。有人说,铜城爆发了鼠疫,渭威为了一了百了,下了狠手焚城。突如其来的大火将流言烧得乱窜,真真假假却从未有人关心。

   面对坊间泼的脏水,渭威并不在意,只是又派了三万精兵在城郊守着铜城,守着这个国家最大的秘密。

   火是在第十一天熄灭的。一场倾盆大雨将冲天的火光硬生生地压了下去,黑暗黏稠的烟雾再也没有升起。大雨滂沱了五天五夜,将铜城冲刷得面目全非。铜城躺在一片泥泞郊败之中,宛如一具在水中泡得发胀的死尸。

  铜城彻底沦为了一座死城。

  后来,守城的兵士陆陆续续地往回调,最初的三万人不断减少。十年后,守城的兵士只剩下了一千五百人。

   再后来,渭威因触怒圣上,被贬谪到铜城守城。

  渭威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全部家当只有身上的一副御赐陨铁锁子甲,一把孤霜剑,还有一只从不离身的埙。来到铜城的军营时,铜城的将领把仅剩的一千五百号人都集中起来,欢迎渭威。

  这一千五百号人有些兴奋,毕竟要见的是北雁军最年轻的将军。

   渭威。

   他们很清楚,渭威的人生本就是一部上好的英雄传奇。北擒蒙族,南定蛮夷,东平蕃乱,西进拓疆。他是所有热血男儿的榜样,是所有将士的标杆。茶楼里的说书先生常常说着说着渭威就慷慨激昂,仿佛亲眼目睹过他在战场上的英姿一般。

  居功志伟,位极人臣。

   皇上封无可封,就找了个莫须有的罪名打发了他。

   当渭威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惊讶地发觉,他们的英雄也老了。他们的印象中,渭威应该是一个英勇无匹、声如洪钟、燕颌虎眼的年轻人,使得一手好剑法,在最后的冲锋时总是身先士卒,虽有万将而莫挡之。

   但其实不是。渭威三十四岁当上大将军,奋战沙场十四载,如今也有四十八岁了。他经历的战斗大大小小百余场,身上受的刀伤剑伤更是不计其数。多年的军旅生活让他落下暗疾,让他看起来还要老上几岁。他努力地直了直背,却悲哀的发现再也做不到了。他试了几次,最后不得不放弃了挣扎。他突然如鲠在喉,原本准备的腹稿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他佝偻着,无力的望着台下沉默的兵士,不知如何圆场。

   他们的英雄,真真切切的老了。

   最后,渭威出人意料地拿出了那只从不离身的埙,吹了起来。凄迷的埙声在荒凉的天地间不住盘旋,仿佛一个五衰的天人无法离开原地,只能在附近无力地打转。时光兜兜转转了好些年,最终都在那渺远的埙声中寂寥地沉积。

  将士们都记起来了,哪次他们出征打了胜仗,埙声总会像这样清响一夜。若有若无,时隐时现,在将士们的心头飘荡。

  曲毕,渭威静静地向台下的兵士们点点头,道:“余名渭威,为带尔等守城之人。”说完,那个曾经在战场上像神一样英勇无畏的男人匆匆地下了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从此,每每漫天雪花飘落的夜里,都会有孤寂的埙声在天地哀鸣。

   一曲,又是十年。

   “籍儿,此番前去铜城,你可知为何?”羽觞面目阴沉地看着跪在他面前的年轻人。年轻人低垂着头,半张脸都埋在阴影中,让人看不真切。

   “小儿不知。但铜城凶险,当年三千精兵尸骨无存即是一证。父亲万不可冒险前去。”羽籍虽是眉眼低垂,却带着透骨的倔强。

    “先听我说。”羽觞摆了摆手,眼中的阴霾突然散去,“如今,你的羽门剑法已练至第十七式,是羽家年轻一代中天赋最高者。是时候赐你一把称手的剑了。你的青锋剑虽然锋利,却太脆弱易折。羽门剑法前九式讲究灵逸,后九式讲究稳重。你的剑不适合。而铜城,有适合你的剑。”

   闻言,羽籍惊异地抬起头:“父亲,是何剑?”

   羽觞沉默了半晌,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两个字。

    “焚道。”

   羽籍浑身一震,眼中迸射出不敢置信的光亮:“就是那把……羽家的镇门之剑?”

   羽觞沉重地点点头,说道:“羽家本家在铜城,我当时是要进京考武举,才带着你母亲离开了铜城。跟着我的还有几家近亲。不料,你才刚出生没几天,铜城就被一场火烧没了。羽家现在只剩下了我们这几家。若我能将焚道取回,你拥有焚道就名正言顺了。况且,羽家衰微,若将焚道寻回,天下羽姓之人皆以我家为本家,群而聚之,羽家说不定能再度兴旺……”

    “父亲,”羽籍突然出声,“这一去,怕是九死一生。”

   羽觞笑了起来:“所以才要我去。族弟们剑术不精,不能胜任此事。”

   羽籍直直地盯着父亲,目光如炬:“父亲,孩儿如何?”

   “你去?”羽觞不可思议地看着羽籍,“你的剑术勉强还成,但你不知焚道所藏之地,如何找得?”

   “父亲可以给孩儿一幅简图,孩儿自会寻找。”羽籍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一一举出不容反驳的理由,“子可无剑,不可无父;臣可无器,不可无君。父代子劳,是为不孝;君代臣劳,是为不节。若孩儿与此剑有缘,自会寻得;若孩儿无命得宝,死不足惜。愿父亲能恩准孩儿的任性之举。”

   羽觞没有说话,只是焦躁的在房内来回踱步。羽籍依旧长跪不起。

      一刻钟后,羽觞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罢了,你去吧。叫上华无易,记得招募几个侍卫。地图明日给你。”

    “唯。”

  往日岑寂的门外倏然多了几分喧嚣与躁动,仿佛预示着某种被打破了静谧过去的隐约着的不安。渭威微垂眼帘,侧耳倾听,手上动作丝毫不顿。

  有人不徐不疾地行至此处,步伐带着行伍的铿锵。

         “报!渭将军,营外有一支小商队请求在军营留宿几日。”一名小卒行至渭威房内,稳稳地跪下禀报。渭威正在挥毫写着当日的军务日志,头也不抬。

  “又是商队?”渭威冷笑一声,“莫不是来同城寻宝者也。那支商队多少人?”

  “一共十一人。其中四个是载粮的,其余七个是会些拳脚功夫的。为首的是个高个的少年,叫羽籍,武功似乎更厉害。他们说是半路上遭了匪,几十个兄弟都折了。小的看他们一身狼狈,也不像是诓人的……”

  “废物!若是遭匪,载粮的人如何得生?如此明目张胆,分明就是觊觎铜城之人!”渭威怒极反笑,把手中的狼毫往地下重重一掷,大步卖出房门,“羽籍么……余倒要看看,此人有何能耐!”

  渭威风风火火地赶到羽籍一行人休憩之处,想看看这个叫羽籍的毛头小子到底有几斤几两。甫一入门,只见一群衣衫褴褛,灰头土面之人坐在兵士们准备的木椅上,喝借兵士们的热水冲调的茶水。其中一人虽发结已散,倾泻下的青丝遮了半边脸,但仍能看出其面容果毅,气宇不凡。

  看见渭威闯进门来,众人皆是一惊,旋即随着羽籍迅速站起,遥遥向渭威拱手道:“恭迎渭将军。”

  渭威摆摆手,道:“诸位不必多礼。诸位是想来暂宿几日吗?”

  其他人俱是望着羽籍,等他发话。羽籍再拜道:“回大人,鄙人是运送岩山茶叶的小商队头目,本不应多加叨扰。不巧遇上悍匪抢劫,鄙人与几位同行侥幸脱身,望大人宽恕些,饶鄙人与兄弟们留宿几日则个,好整顿商队。”

  渭威上下打量了羽籍一番,眼神微微一凝,面色突然和缓,沉声问道:“诸君要留几日?”

  “三日。”羽籍敛眸道。

  “列风。”

  “末将在。”那个跟在渭威身后一路小跑,此刻还气息甫定的小卒急急应道。

  “派人收拾几间屋子,让他们住下罢。”渭威淡淡地吩咐道,迈开步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喏。”

  夕阳西下,朔风中默驻的铜城静谧而寥廓,虽已荒废破败多年,仍以无际滔天的威势沉重地压迫着城下孤立无援的营寨,令人倍感沉闷窒息。营寨渐次点起昏黄的灯火,低低地照亮一小块将士们的安身之处。

  “将军为何不遵旧例,让他们住下了?”列风站在渭威身后,忧心忡忡地问着埋首沉思的渭威。

  房内只点了两盏豆灯,将两人的身影投射在暗沉的四壁上,宛如迅速滋长的阴影。

  “不必多言,余心中自有定夺。”

  “那,现下如何处置?”

  “每日安排一百人夜巡,静观其变。若有异变,不可轻举妄动,及时向余报告。”

  “唯大人是命。”列风恭敬地应了一声,赶忙退下安排相关事宜。

  渭威暗中捏紧了左拳,任手心泛起细密的疼痛,眼中满是哀痛之色。

  羽渊……念在汝与余出生入死的情面上,余先留汝孙一命。若汝孙执意入城,那……原谅渭某不能佑汝子孙平安了。

  他摩挲着手中那只已然陈旧但仍被擦得光亮的损,眼中晦暗不明。损的吹奏口旁,刻着极小的一个字。

         渊。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传统武侠小说

焚城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