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1652在线阅读

伐清1652

胜者即正义

历史·两宋元明·91.8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2-06 10:30

新书《明郑1652》已发,欢迎老朋友们来玩!公元1652年,除大西军控制的云贵川三省外,汉地两京一十三省已经全部被清军占领,永历政权名存实亡,抗清局势崩坏到了极点。同年,永历皇帝被迫接受大西军联合抗清的建议。不久,以大西军为主体的明军出滇伐清,两路并进。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坐镇后方,随时准备出兵湖广助战的“秦国主“孙可望却意外坠马,醒来后居然性情大变了。“孤要抗清,孤要恢复河山,孤要当这天下的皇帝!!!”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在“国主”孙可望的身体里激情呐喊。从此,历史的车轮转向了不一样的未来!本书又名《李定国:我的国主哥哥》,《这个国主能处,有事他真上》,《家父光武帝》……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这皇帝,孤就当不得?

  永历六年十月初一,贵阳府,一座不那么豪华的宫殿内,孙可望突然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

  此时此刻,这座大西军才刚刚收复了一年零一个月的城市内,到处可见全副武装,巡逻操练的士兵,以及无数身着朱紫,行色匆匆的文武大臣。

  不过,若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这些来来往往的文武百官,一个个都笑容满面,喜上眉梢,不少人甚至还约好了傍晚时分要去小酌一番,以庆祝前线战事捷报频传。

  当然得庆祝!

  且说甲申之变以来,清军入关,先后攻下汉地两京一十省,大顺李自成,大西张献忠,朱明福王弘光,唐王隆武相继败亡,全国大部分地区实际上已经沦陷,大明王朝事实上更是已经名存实亡。

  所谓“亡国灭种,衣冠尽失“,绝非虚妄之言!

  然而,便是此国家民族生死存亡之际,以张献忠义子孙可望为盟主的大西军余部毅然将穷途末路的朱明永历皇帝接到了安龙,正式开始了联明抗清之路。

  不久之后,在南明-大西复合政权实际掌权者,“秦王“孙可望的积极部署下,大西军主力分作三部。

  以“秦王“孙可望的嫡系部队为主力的殿前军驻守贵阳,随时准备东出湖广;以刘文秀为主帅的北路军出云南,入四川,迎战攻入四川的清军;以李定国为主帅的三万精兵会合冯双礼的先头部队之后,东攻湖南,南下广西,一路所向披靡。

  所谓“接连大胜,捷报频传,天下震动“,更非虚言!

  到了这年十月,除了保宁府以外,清军在四川的所有据点均被南府大将军刘文秀和秦王孙可望部将白文选拔除,西府大将军李定国更是在桂林击杀了满清定南王孔有德,收复了广西全省,湖南大部。

  一时间西南大震,士气高涨,广西,湖南不少隐居山中的大儒名家纷纷出山襄助;江西,广东,湖南等地退入山区坚持抗清的南明残军,义军,也纷纷出山抗清。

  如此盛况,俨然就是甲申之变以来,抗清的高光时刻!

  不止如此,就连前几日正在校场检阅军队之时,意外坠马,一直昏迷不醒的“秦王“孙可望,也终于醒了过来。

  这让身处贵阳,知道内情的文武百官们,才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秦王醒来之后,似乎忘记了很多事情,既没有召见群臣,也没有巡视军营,性情更是大变,便是秦王府的太医,也不明所以,无计可施。

  可问题是,十几岁从军,戎马二十二载,正是男子最年富力强之时,秦王只不过是从马上摔了下来,受了些轻微外伤,怎么会严重到如此地步?

  难不成是天非要亡我大明不可?

  于是乎,贵阳这座永历-大西复合政权实际上的政治军事中心一时间人心浮动,各种流言蜚语不胫而走。

  有传闻说这是天意,大明朝气数已尽,就算是秦王这种世间豪杰也无力挽回;还有人说秦王这是被什么鬼怪附体了,所以才会醒来便是一番胡言乱语……

  当然,仙人托梦,西府暗算,甚至是秦王已薨等等更加离奇的传闻,在这两日也散播开来……

  若不是孙可望杀伐果断,积威已久,四川,湖南又不断传回大军捷报,勉强压制住了人心惶惶的后方,不然真不知道在昆明提督王尚礼,世子殿下孙征淇赶到贵阳主持局面之前,这座汇聚了永历-大西政权大半精华的军事政治重镇,会出什么乱子。

  毕竟,这个年月,出了什么妖魔鬼怪,都不会让人觉得稀奇!这本来就是一个群魔乱舞,毫无底线的时代!

  不过,在前不久刚刚下令活剥了满清庆国公陈邦傅和南明御史李如月人皮的秦王孙可望这里,什么妖魔鬼怪也得消停消停。

  “剥皮揎草“可不是开玩笑的,秦王更不是什么心善之人,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国主身体有恙,不可再受冷风吹了!“

  之前一直负责镇守昆明的大西军元老,原张献忠御营提督王尚礼看到孙可望站在王府的阙楼上,赶紧领着世子孙征淇上前,朝着立在左右服侍的王府仆人喝道:

  “国主安危事关抗清大业,百万生民,若是有了什么闪失,你们担待得起吗?“

  作为大西军元老,孙可望的亲信,王尚礼在大西军中的辈分和声望极高,孙可望出事之后,便是他压制住了贵阳百官和数万殿前军。

  “哎!“此时此刻,身材高大的秦王孙可望正穿着一件红色蟒服,轻轻抬起右手,做出了一個制止的手势,刚刚还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动的王府仆人,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提督言重了,孤的身体还没孱弱到那种地步。“

  “可是,爹,你才刚刚醒来,不可不注意啊!“孙可望的长子,秦王世子孙征淇一时不忍,也鼓起勇气出言道。

  “提督,中午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孙可望一听到这个儿子的声音,便觉得不适应,赶紧岔开了话题。

  “回禀国主,四川,湖南,以及广西,江西的战报,臣刚刚已经整理好了,就在殿中。“

  王尚礼见状,赶紧弓腰,拱手抱拳道:“前方战事一切顺利,西府那边也有人时刻盯着,国主不必忧心。“

  “嗯,孤知道了!“孙可望轻轻颔首,然后便不再理会面前的两人,转身便沿着阙楼上的通道走去。“你们谁也不许跟来,孤想一个人静静!“

  此话一出,便是王尚礼,也立即把刚刚伸出来的脚缩了回去,更别说世子孙征淇和那些侍卫,婢女们了。

  重庆之战后,孙可望作为盟主,执掌大西军已经五年有余,素来手段狠辣,说一不二,就连西府大将军李定国,也免不了成为他立威的牺牲品,吃了五十军棍,其他人更是不敢有丝毫冒犯。

  换句话说,当前永历-大西政权内部,除了西府大将军李定国外,没有任何人胆敢挑战“秦王“孙可望的权威。

  “王伯伯,爹他这是……“孙征淇看着父亲离开的背影,一脸不解。

  以往他只是觉得父亲过于严肃,脾气有些暴躁,虽然心怀畏惧,但感觉还是很亲近的。可现在,却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生分,这让作为长子的孙征淇,心中隐隐不安起来。

  “国主只是一时忘记了一些事情,世子莫要担心,先随我一起去巡视军营吧。”王尚礼闻言却丝毫不以为意,笑着安抚道:“国主打下的这份江山,将来是要交到世子手上的。”

  而此时,走了不过一二百步,“秦王”,“国主”,大西-永历复合政权的实际掌权者——孙可望却是停了下来,站在秦王府宫殿的另外一座阙楼边上,俯瞰着这座居然是属于自己的宫殿。

  是的,此孙可望非彼孙可望!

  “秦王”真真是被人给夺舍了。只不过,这“秦王”不是被什么妖魔鬼怪附体了,更不是被什么大罗金仙托梦了,只是和一个来自三百多年后的现代企业经理人的灵魂,暂时共用了一具身体。

  换言之,现如今“秦王”孙可望的身体里,融合了两个灵魂。

  只不过经过几天的斗争,来自后世的那个孙可望,最终胜了,夺取了这具身体的控制权,并继承了原主的记忆。

  其实,这就是为什么孙可望昏迷了那么多天,醒来后忽然就性情大变,记得一些东西,又不记得一些东西,但对大部分事情又都能做到反应迅速的原因了。

  平心而论,这种事情搁谁身上谁能立刻就接受啊?再者说了,就算是记忆融合,也是需要点时间的。

  毕竟,平白无故多了三个儿子,几个老婆,就算是曹贼,恐怕也很难理所当然地接受吧?更别说让孙可望马上就能进入状态了,这可不是玩什么角色扮演啊!

  看着眼前金黄色的琉璃瓦,蓝绿相间,绘制着飞龙的斗拱,以及那崭新的红墙玉阶,他又不由得叹了口气。

  当然叹气!

  穿到谁的身上不好,穿到什么时候不好,偏偏是穿到了孙可望的身上,偏偏是穿到了永历六年,抗清局势看似好转,却更像是回光返照一般。

  因为此时,清廷已然控制了全国大部分地区,统治区内的人口达到千万户之众,更是拥有在几十年战争中保存得较为完好的财赋重地——东南。

  而大西军目前控制的地区,除了云南以外,皆受到了巨大的战争创伤,人口更是只有区区数百万。

  换言之,就如同历史上演绎的那样,此次出滇抗清之所以可以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

  一是清廷防备不足,四川,湖南,广西等地的清军兵力不足,且都是绿营为主,相对于几乎倾巢而出的大西军而言,完全可以说是处于劣势。

  二是大西军足足在云南修整了五年之久,这两年来又兼并了四川和贵州两省的南明军队,手中足足有十三四万补给充足,令行禁止的大军。孙可望手中的近四万殿前军和李定国操练了三年的三万嫡系部队,更是战力不俗,非一般的绿营兵可敌。

  第三则是李定国确实是这个时期,一等一的军事奇才,尤其是诱敌深入,打伏击战,更是无人能敌。

  但是,一旦这轮攻势打不出预期的效果,或者说中途受挫了,损失了主力部队,等待着永历-大西复合政权的,几乎只有失败了!

  十几万大军,已经耗尽了云贵川这三个穷省的战争潜力了。

  战争的胜负,终究比的是真正可以拿得出手的实力!

  而随着两年前顺治亲政,满清朝廷的统治政策也发生了巨大的调整,民族压迫在某些方面开始放松,使得清廷在各地的统治愈加稳固起来。

  换言之,现在的局势,清廷可以大败一次,两次,三次,甚至四次,但是永历-大西复合政权,只要大败一两次,局势可能就难以逆转了。

  这些便是孙可望叹气的原因了。

  作为一个深度历史爱好者,他很清楚这个时期敌我实力的巨大差距,走错一步,就极有可能满盘皆输,但是作为一个具有正常道德观念和家国情怀的人,投清又是不可能投清的。

  可是不投清,就必须要赢,打不赢这场仗,那最后就只有死的份了。

  孙可望可不是完颜构,满清更不是金国,搞不了苟且偷安,做清属大西国那一套。

  当然,历史上的孙可望最终确实投清了,一个本来可以青史留名的枭雄人物,最后却做了爱新觉罗家的狗,不得不让人感慨!

  但是,现在这个孙可望,绝无可能做爱新觉罗家的狗,不仅不做爱新觉罗家的狗,朱家的狗,孙可望也不会做。

  “联明抗清”,不是“降明抗清”,这皇帝,难道他孙可望就做不得?

  穿越前为了升职加薪当牛做马都行,穿越后难道就脱离了低级趣味,对权势不感兴趣了?

  再者说了,若是自己拼死拼活带着手下的人打下了这天下,凭什么不自己做皇帝?

  绝大部分朱家人,除了把百姓当牛马,南明的那些遗老们,除了挑起内斗,破坏抗清统一战线,还能干什么?该杀就得杀了,永历朝堂上的衮衮诸公,除了少数忠勇之士,绝大部分“剥皮揎草“都不过分!

  是,在光复南京,对满清朝廷取得战略优势之前,还必须利用朱明大旗,团结所有可以团结的抗清力量。不然,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这是时代的特性。

  但也只是利用这面大旗而已,把永历帝接到身边,挟天子以令诸侯,圣旨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在原本的历史上,孙可望便是处理不好这层关系,也压制不住李定国,最终导致兄弟决裂,使得恢复河山的最后机会白白丧失了!

  不过,当前最迫切的事情,还不是处理永历帝和缓和与李定国的关系,而是北面和东面的战局。

  孙可望要抗清,要恢复河山,要做这天下的皇帝,难道不得在战场上去实现?

  在原来的历史上,还有十天,刘文秀就要惨败保宁,北路军损兵折将大半了;还有一个半月,衡阳之战也要爆发了,清军又将重新占领湖南,这些难道不得立马解决?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两宋元明小说

伐清1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