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根源既道

根源既道在线阅读

根源既道

孙家小二龙

武侠·传统武侠·20.59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3-13 07:18

东瀛跳梁祸起遥城,一代镇关将军忠君报国,却被奸人所害,身亡城前,被奸佞定其罪哉,从此家道中落,二子发配边疆,幼子为了武考而归,方知事出,经历武考,被奸人陷害,内力尽失,后判入狱,牢狱中经历种种压迫,最后无奈起事,事后遭受官兵围堵,后经逃亡,各事所遇,寻到深山老者为复筋脉,从此而为,诸多曲折,最后自己习剑而通,练就一身本领,功成出山,江湖再次掀起一片血雨腥风……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祸起东瀛

  骤风肆起,黄沙纷飞,瞬起于边塞之地。

  日晒三杆之后,长沙席卷一众将士,贯穿三军之隙,直到边塞城墙而被冲散。

  城墙根下,随风沙而落的箭矢环转而动,团团窜窜,箭筈上浅刻“东瀛”二字,不住随着旋转。

  此时,一支箭矢径直从城墙落下,掉入箭堆之中。

  随箭而望,城墙正中。

  那便是巍峨耸立的城门,门楼上大大的四方牌匾深刻二字。

  “遥城”

  遥城护城之河对面,三万先驱东瀛铁甲军整齐排列,战鼓擂鸣,战士们随着鼓声,纷纷举起手中兵刃。

  霎时间,刀枪,剃刀,弓箭诸多兵器,高举于空。

  “杀~杀”

  肃杀之声,响彻长空,直逼遥城城楼。

  “哒哒哒”

  快步之声一掠而过,一道身影没入城楼。

  “报!东瀛倭寇,已攻至我军城池前方,不过十里开外,战鼓已鸣,士气高涨,弓箭手,刀剑手共计三万有余,刚已一波飞箭挑衅于将军!”

  城楼中,一名阵前探报半跪帅案前,神情凝重的向着主帅禀告。

  帅案后端坐一高头大马之人,身高七尺有余,微短胡须,面若寒潭之冰,冷色尽出,一双箭眉,老态龙钟,身穿银甲,不怒而威,虽是端坐,气势却也是威风凛凛。

  此人正是遥城虎牢关主帅:孙学文!!

  听罢探报所言,孙学文手上端起的杯盏,被重重的拍在案上,杯中之水不住的晃洒而出,杯壁程出细细裂纹,正如此时孙学文的怒火一般。

  侧手横推杯盏,孙学文怒道:

  “区区东瀛跳梁小国,也敢攻我遥城虎牢关,吾虽年迈,他怕是不知吾当年之勇,曾是那九胜将军孙学文在此镇守了吧!!”

  说罢,孙学文当即站起身来,伸手抓向点器台,旋力而起,“嗖”的一声,长柄炙日翻云刀入手。

  只见此刀刀柄通红,刀身刻有祥云之状,直通刀锋,接刀之处,一虎头之口环在其中,虎虎生风,灵动之间,似要脱刀而出一般。

  此刀传为炙日之下,筑器神将,融玄铁入岩浆淬炼而成。

  “随我前去看看,何人敢来城前叫阵!”

  孙学文目中寒光闪出,头也没回说道。

  翻手提刀点地,瞬时触地之既,火花电光随刀尖磨出,大步向着城墙上走去。

  看着孙学文与自己身旁经过,那傲然身影如雄狮一般,心之为叹,探报军士急忙起身,跟在了身后,一起出了城楼。

  走出城楼来到城墙,孙学文披甲环刀,身后的披风迎风起舞,猎猎而响,修长而健壮的身躯站在城墙的最高之处。

  他的双眸凝视着城外护城河的河流之水,涛涛的河水,奔流不息。

  忽然,目光骤抬,盯向城前三万东瀛军,右手劲力通用,提刀怒指:

  “诸城兵乱,尔等屡次来犯我遥城,未对你们回击,今日竟敢攻我遥城境地,好一个东瀛倭寇啊!”

  “吾今驻守于此,尔等如若再前一寸,定要鼠辈有来无回,城在人在,今日我镇关将军孙学文在此,尔等休想踏入遥城!!”

  声彻三军,如雷鸣般贯彻于耳,东瀛军听之话音,如面临猛虎扑食前的威压,被吓得小腿不住颤抖两分。

  看着东瀛军稍有凌乱,东瀛铁甲军主将,武田一郎缰绳一提,胯下用力,战马快步前奔。

  片刻便来到阵前,看着城上孙学文,丝毫无有惧意,枪指于他。

  “城上之人,莫要张狂,我乃东瀛铁甲军主将,武田一郎是也,你脚踏之地,既将是我东瀛之土,尔之遥城,也将是我东瀛之城,今日便攻你城池,以镇我东瀛军威!”

  武田一郎头顶六钱头甲,两侧竖有二支犀牛之角,身披红卦东瀛铠甲,端坐马上,黄沙踏马下,甲随风然,竟也有几分异域雄风。

  旋枪置地,枪缨随风飘动,武田一郎冲着城墙高处再次喊到:

  “莫要多言,我已来到阵前,可敢出城迎战,与我阵前对战,看我不斩下你得头颅做酒!!”

  话音落地,武田一郎提枪举过头顶,环枪绕身旋转三圈,手中红枪用力向地一掷,枪身不住的摇晃,定于地面。

  臂腕脱枪而起,武田一郎抬手指向孙学文,面露鄙夷,其形不言而喻。

  再此之前,武田一郎,便已知遥城中驻守边军只有八千,而自己却有三万铁甲军,傲气使然,让他做出如此蔑人之事。

  看着武田一郎如此嚣张,城墙上众将士纷纷跪向孙学文,连连请战。

  “将军,末将愿出城迎战倭寇。”

  “末将定将武田一郎的头颅斩下,以镇我遥城军威!”

  众将纷言,士气陡然。

  孙学文看着一众将士忠心护城,倍感欣慰和荣幸,此乃国仇家恨,东瀛犯之遥城,就算此战必亡,也绝无后退半步之人。

  就在众将士请战之时,却有一人迈步向前,先于众人跪在了孙学文身前。

  此人正是孙学文帐下虎将:刘长松。

  刘长松身披劲甲,也是虎背熊腰之身,一脸胡茬于面,让人看上去有种凶神恶煞模样,不敢直视,正是立身之年,却显得更加苍老几分。

  刘长松十几岁便跟随孙学文南征北战,后也是战功累累,成为沙场传说,故此,也成为孙学文右臂将军之说,他有更好的平台和选择,最后还是选择跟随孙学文守护一方边疆。

  “将军,末将请战!!我老母亲便是被东瀛之狗所杀,东瀛入城,从未放过老弱妇孺,一律斩杀,前城便是如此。”

  “今日来我遥城叫嚣,实乃猖獗,请将军同意,让末将报那血海深仇!!!”

  看着身前刘长松脸色凶狠,目光中的血色仿佛就要迸发而出,那种坚决和果断却是让人震撼。

  孙学文扫过众人,弯腰扶起刘长松。

  “众将士请起,倭寇虽是猖獗,但那主将武田一郎绝非善类,我不会让兄弟们白白送死,今令刘长松出城迎敌!!起战鼓!!”

  孙学文说完,“咚咚咚”的战鼓声响起。

  刘长松急忙再行一礼,转身提刀,快步跑下城楼,骑上自己的枣红之驹,向着城外飞奔而去。

  “嘎吱”一声。

  阵尘四起,城门应声被两旁守城士兵推开。

  透过门隙,一驹绝尘而出,刘长松乘马快速奔到阵前。

  缰绳上提,枣红马前蹄一抬,刘长松立马横刀于阵前之地,霎时随之尘沙散起,一虎将刘长松显于两军阵前。

  “东瀛倭寇,杀鸡焉用宰牛刀!想挑战我军孙学文将军,你还没有资格,有本事过我这关再说!”

  说罢,红驹落蹄于地,刘长松抬刀指向武田一郎,大喝一声,双腿用力一夹,向着武田一郎疾驰而冲。

  看此情景,武田一郎也没再废话,伸手抓向枪身,枪尖瞬间破土而出,扬起碎土于前,却不偏不倚正扬向刘长松面门。

  城楼众将士看此之景,纷纷口中骂道:“无耻之徒,枉为将领。”

  武田一郎却不屑一顾,抬枪继续用招。

  碎石沙土直向刘长松面门,却也是让他心中一惊,没想到武田一郎竟然这么出手。

  刘长松急忙改招,左手拂于面前一挡沙土,急忙抽下,就在挡去碎石缓手向下之时,刘长松眸中映射对向冷色。

  只见碎土之后,一寒色红枪直袭刘长松天灵。

  “锵”

  刀枪碰撞,火花纷飞。

  刘长松侧身御马,抬刀迎击,电光火石间应对着武田一郎的攻击。

  两人乘马而冲,一来一回,片刻便已大战数十回合。

  武田一郎心中焦急,不想再与刘长松恋战,想速战速决,快与孙学文对战,好快速攻下遥城。

  双方缰绳紧握,身下战马马蹄后蹬,刀枪攥紧,相互大喝一声,抬刀环枪,冲向对方。

  战马疾驰,刀枪再次碰撞,就在武田一郎环枪截刀的同时,左手轻拂胸前,抓出其物,一把撒向刘长松面门。

  此时,提刀重下的刘长松一时反应不及,被烟粉撒了一脸,霎时间双眼骤红,眼前模糊,被武田一郎提枪一刺,重重的摔在马下。

  翻滚中,刘长松恍惚间抓住刀炳,左手擦于眼处,却毫无用处,瞬时刀炳浅插于地,拖出长长印痕,停住身形,借刀起身,刘长松立于地面。

  “嘶”一声冷抽。

  眼眸灼烧之痛,让刘长松无法睁眼,心知自己境地此刻凶险无比,他却没有退后半步。

  闭着眼,脑袋向右轻挪,顺手摸向刀柄处,用力一扯,一条所系红布被扯了下来,将刀抬起,置于嘴边,猛地一口咬住刀背,鬼头刀横于半空。

  刘长松上手捋顺红布,拿下头甲,将红布系于眼上,以止片刻灼烧之痛,抬手拿下鬼头刀,向着地面重重一挥,带起阵阵刀气。

  “东瀛鼠辈!!两军阵前交战,贵为将者,竟使用如此下三滥的招数,就算我刘长松失去双眼,你也休想得逞!!”

  刘长松向着武田一郎愤怒的喊着,犹如一头受伤的雄狮,在愤怒的咆哮。

  武田一郎拎动缰绳回头,轻蔑一笑,嘲讽道:

  “两军交战,胜者为王,谁会管你使用什么手段,史册都是坐在王座上的人记录的,只要能将敌人打败,那就是最好的统领者,你算个什么东西,区区一个小将而已,受死吧!!”

  武田一郎说罢,身下战马低吼一声,四蹄猛蹬,快速冲向刘长松。

  见阵前交战如此下作,孙学文赶忙冲着刘长松大喊:

  “长松!不可再战,速速回城!!”

  “武田一郎,你个无耻小儿,今天我孙学文与你为战,在那等我!”

  阵前,武田一郎,丝毫没有理会孙学文的喊话,此时能断孙学文帐下一臂,他岂会轻易放过。

  刘长松则侧身向着城楼,大声喊道:

  “将军无需下城,末将此事必须为之!双眼已无法探清回路,还望将军见谅,此战避无可避。”

  听着刘长松的话,孙学文叹了口气,手上紧紧攥拳,看着前方战场。

  而刘长松双眼灼痛,身前又是一众伤害自己母亲之人,心绪牵动,他怎能退缩,虽是双眼此时无用,却还是一心求战。

  银甲覆身,红布系眼,黄沙而起,刘长松听声辩位,听着对面马蹄声,也快速的冲向武田一郎方向。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传统武侠小说

根源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