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主仆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天道酬勤,人间悲苦!在线阅读

天道酬勤,人间悲苦!

玄幻 / 王朝争霸

4.32万字|暂停

书籍摘要: 一副黑白二子的棋盘断侧了千古帝相谋论!一次世人都看不懂的南歼之战断送了他半生拼搏!一场皇子夺权战使天下陷入纷争之内!这个天下太乱了!谁又能独善其身?做那坐观的垂钓者?徒有羡鱼情呢?ps:本书轻松,代入感强,无敌流,热血沸腾,值得一观!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王朝争霸小说推荐

召唤万界之祖龙万岁在线阅读
秦王嬴政登基已三年,但他只是虚王,没有实权。 此时秦国,内忧外患。 内,权相吕不韦独霸朝纲;嫪毐祸乱后宫。 外,山东诸强蠢蠢欲动,欲撕裂大秦,分而食之。 十六岁的秦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但他能做的,只有隐忍,暗暗磨砺爪牙…… 待行冠礼亲政后,方一扫秽垢,还大秦朗朗乾坤。 是夜,天现五星连珠异像,嬴政被天道选中,激活最强神朝系统。 得《上下五千年》,了解前世今生。 可召唤诸天万界神魔,为其效力。 郭嘉:胸怀王佐才,袖藏铁甲兵。 白起:杀伐四野神魔惧,何人敢藐将军威。 司马懿:笑刹孔明千百计,陨星落地树功名。 李元霸:锤震众国世间响,屠敌百万霸无双。 …… 嬴政招神魔,诛权相,灭诸国,战八荒,荡平不臣,建立无上神朝。 【另推荐完本老书《超级神朝》,轻松、装逼打脸风格。】
龙霄霄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在山海,与异兽称兄道弟在线阅读
洪荒山海,异兽层出不穷。 在九域三十王争霸天下的时代,在小小人族,异世少年再度重生,成为落魄河村渔翁的儿子。 却手持前世上古神书——万兽卷,成为世间独一人与异兽神灵交谈的人类。 叶奇与拥有飞翼的赢鱼交谈,告知天下大洪……… 与害兽言语上针锋相对,为百姓驱逐异兽……… 捉弄贪心之人,使其自食恶果… 逐鹿群雄,独立山海,步步迈向成仙之列。 天下群雄称其为“危”。 可有人却说………危是一位异世之魂的重生,他一生只为寻得一名女子……
作家RDH2ik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醉点春秋在线阅读
苍茫世间,是乱世还是治世,是和平还是血腥,诸子争鸣,道衍天地。这里:有大儒死谏志不屈,有兵家血战疆场好儿郎。纪元、飘渺、轮回、何去何从。
隐微子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天珠变在线阅读
人有本命珠,觉醒后或为意珠、或为体珠,如手串分别在左右手腕处盘旋。天珠如人类之双胞胎,当意、体双珠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即为天珠。修炼体珠者是为体珠师,修炼意珠者是为意珠师,而修炼天珠者自然即是天珠师。天珠师最高为十二双珠,因此,它的修炼过程也被称之为:天珠十二变。我们的主角就是一位修炼着天珠变的弓箭手。
唐家三少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公子颜如玉,绝代世无双在线阅读
三朝鼎立,争霸天下。 剑出锋芒,舍我其谁! 江湖中有刀曰雪松客,有剑曰青莲歌。 可世人皆知青莲歌,无人识得雪松客! 江湖暗流涌动,且看洛云兮如何一剑定乾坤! 后人曾道:此人只应天上有,落入人间几轮回
不喜欢吃羊的草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厌臭记事在线阅读
在这个世界上,有两样东西值得我们仰望终生:一是我们头顶上璀璨的星空,二是人们心中高尚的道德  ———康德  可若是,璀璨的星空已被秽污,高尚的道德已然蒙尘。  还有什么是人所不敢做的呢?
秋田的野望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我要创造亿万修炼者军团在线阅读
又名《我有帝国时代游戏模板》 主角被神王废掉修炼根基,从此无法修炼,但主角得到《帝国时代》这款游戏模板,逆天改命,以凡人之身,统御修士天下。 玄幻版《帝国时代》游戏模板:能够创造武者士兵、魔法师士兵、龙骑士士兵、炼丹师士兵…… 从此异界大军阀正在养成,幕后操盘大师诞生。
沉静思放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龙与梦在线阅读
一个魔幻的世界,一个可以通过血脉异能创造一切的世界,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有我的龙还有我的梦。
小鼬先生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朕要雄霸天下在线阅读
【总编力荐!】十章后起飞…… 林政穿越成小说中大离王朝反派皇帝。 小说中他的结局已经注定,会被小说主角以‘吃他娘,喝他娘,打开城门迎周王,周王来了不纳粮’之名,活活吊死。 林政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看着这权臣当道,匪寇横行,民不聊生,妖魔出世的朝代, 林政只好提起了屠刀:“朕要雄霸天下!”
剑无云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当前位置: 玄幻 王朝争霸 天道酬勤,人间悲苦!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1.主仆

  “唉,老头儿,听说这西北常有俊美极光转瞬即逝,你见过没?”

  再西北黄沙之上,有两道身影正行走于风沙之中,他们穿着破衣破裤,宛如像是两个行乞的乞丐。

  两人之中一人是一名少年,另一人则是一名头发花白且身形瘦小的老头儿。

  老头儿闻言咧嘴一笑,道:“少爷说笑了,老奴这辈子也就只有这次出过天府,怎么可能见过那西北的的极光呢!你说是吧!”

  少年白了老头儿一眼后继续问道:“老头儿,咱们这一路好说也走有几千里了吧?以前真没觉得那酒肉有多香,如今一想起嘴就馋的不行,你说是不是?”

  老头儿想了想随后憨笑点了点头:“少爷说得是,等回去了以后咱们就有肉吃,有酒喝了!”

  “嗯,老头儿,等我们看完极光,咱们就回家,过起那大鱼大肉的舒适生活,你说怎样?”

  老头儿咧点了点头,脑海中似乎回味起那舒适的酒肉生活。

  少年姓萧,名衍尘。

  天府境内,萧这个姓氏可不一般,大多数人一听到这个姓氏脑海中大多都会畏惧的浮现出一个人影,他就是南冠侯,萧赣!

  萧赣麾下号称有战无不胜的三十万南冠铁骑,驻扎在了天府的南部,抵挡了南下蛮夷四十九族的次次北侵,可谓是天府江山的顶梁柱,被号称为天府的铜墙铁壁!

  南冠侯膝下无女,唯有一子,也就是如今身着破衣破裤的少年,萧衍尘!

  主仆二人又向前走了一会儿,忽然在他们身后,一阵马蹄声在他们耳边由远而近突兀的响起,蹄声虽略显急促,但步伐却异常整齐,很明显训练有素,绝非一般之人!

  老头儿一听,他久经战场多年,自然对这种整齐的蹄声格外敏感,只见他连忙拉住一旁萧衍尘的手,两人随即躲在了不远处的一个小沙丘里。

  当他们抬头往外看时,只见有一标五十骑的山匪骑马从面前呼啸而过,每个人手里头都拿着一把锋利且泛着寒光的长刀,看模样来势汹汹。

  等到这些马匪走远了之后,两人才慢慢从小沙丘里走出。

  “老头儿,他们不会也是来追杀我的吧?我爹到底是杀他们全家还是抢他们妻儿了啊?为什么这一路上总有那么多亡命之徒来杀我啊?有事你们找我爹去啊,我又跟你们没仇!”

  萧衍尘一脸哭丧的说道。

  老头儿依旧咧嘴一笑。

  过了一会儿,萧衍尘突然竖起耳朵,他对着一旁的老头儿疑惑的问到:“老头儿,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响啊?”

  老头儿仔细听了一会儿,随后他咧嘴点了点头道:“少爷,那些马匪好像又回来了!”

  萧衍尘一听不由“卧槽”了一声,他出声对着一旁的老头儿指责说道:“老头儿,这事你怎么不早说啊?”

  老头儿模样顿时委屈,他小心翼翼的说道:“老奴看见少爷正在抒发胸臆,所以也就没敢去打扰少爷!”

  萧衍尘开口骂了一句粗:“我抒发你娘的胸臆!”

  “那少爷,咱们现在要怎么办啊?”老头儿绕了绕头道。

  “还能怎么办?你傻啊?当然是跑啊!”

  就在两人想要原路跑回小沙丘里躲起来时,那些马匪已经在他们面前呼啸而过,一骑骑将他们团团围住,每个人手里头都挥舞着长刀,呦呵着一个“杀”字。

  老头儿很是熟练的或者说是久经沙场,只见他瘦小的身子猛的就朝沙地上蹲了下去,脸上一副只要能活命,让他干啥都行的模样,看上去使人觉得特没骨气。

  反观同行的萧衍尘,他看上去去此时就觉得十分顺眼,因为他没有向老头儿一样,反而是临危不惧的站着,脸上一副宁死不屈!

  可随后……

  老头儿见萧衍尘还傻傻的站着,他连忙伸手也把萧衍尘给拽下身去。

  萧衍尘没有拒绝老头儿的好意,两人宛如同种货色一般,一齐蹲在沙地上,就连同脸上的神情都一模一样。

  萧衍尘此时内心使劲的咒骂身旁的老头儿,这他娘的都被这个老不死给害惨了,也不知道这次小命还能不能保存!

  五十骑匪标很是整齐的停马俯视着下方的萧衍尘两人。

  他们中领头的是一名彪悍男子,此时他目光看着圆地内的两人流露出一抹沉思。

  他身旁一名男子低声对着他说道:“标长,这两人看着也不像啊?怎么办?要不要杀?”

  男子想了一会儿,语气随后阴沉的道:“他娘的,兄弟们跑了这么远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回去指不定要被怎么处罚!上头可是说过了,叫咱们宁肯错杀也不要放过,现如今有了他们两人的人头,咱们也算有了交代,这到手的保命符他娘的怎么能不收?”

  他话音刚落,一道道不善的目光便向萧衍尘两人投视而来,他们手腕转动,手中长刀刀花阵阵挥舞,脸上凶戾之色显露!

  萧衍尘全身冷汗直流,内心大喊着道:我命休矣!

  而在他的身旁,老头儿却依旧是一副咧嘴的模样,好像丝毫不担心待会他的小命不保。

  一人骑马朝萧衍尘两人呼啸而来,手中的长刀锋刃切割着风声,显得十分凌厉。

  而就在长刀即将砍在萧衍尘脖颈之时,一柄长剑忽然从远处黄沙内激射而来,速度奇快,而后刚好不偏不倚的击中在挥舞长刀的刀面上。

  “铿”!一声清响!

  男子手里长刀当即脱手而出,随后插在不远处的沙地上。

  彪悍男子眼眸望向长剑激射来时的方向微微眯了眯,他伸手勒了勒胯下大马的缰绳,安抚了一下感受到威胁气息的坐骑。

  远处,一名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走来,她脸上蒙着白纱,使人看不清她的容颜。

  大漠的风沙吹动她身上的衣裙和白纱,身形在风沙中隐隐约约,看起来觉得飘渺。

  “拒敌!”彪悍男子反应迅速的出声道。

  五十骑当即阵型从包围圈装换成扇形,每个人身上也陡然流露出一股军伍气息,他们手中长刀不再挥舞,而是紧紧的用手握住。

  主仆二人阴差阳错的躲过一劫,两人稍微一个眼神,言语都不用,四只脚丫子当即就跑了起来,随后躲在了刚才那个小沙丘的背面。

  “来者何人?”彪悍男子沉声问道。

  白纱女子停下脚步,她语气清冷的对着那名标长说道:“天府难道真要与我北漠开战不成?尔等竟然敢率兵到我北漠境地?难道就不怕触发两国大战吗?”

  彪悍男子内心顿时一紧,他知道身着白色衣裙的女子身份一定不简单,不然也不可能说出这一段话,他伸手抱拳的对着白纱女子语气恭敬的道:

  “姑娘请勿怪,我等也是奉命行事,如有得罪贵国之处,还请姑娘多多包涵,我等这就告辞!”

  说完,彪悍男子伸手比了一个手势,五十骑的军伍精锐斥候当即向来时的方向折返,步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不过却依旧保持着那个扇形阵型,很显然是为了防范白纱女子的突然袭击。

  事关两国的大事,他们只是区区的军伍斥候,就算到时候他们身上记着天大的军功,可若是两国伤了和气,触发大战,届时伏尸百万,到时他们就算有九条命也都不够砍!

  等到那些军伍斥候走远之后,白纱女子走到长剑插地处,她拔起长剑,随后便向远处走去。

  萧衍尘和老头伸头望着白纱女子的背影。

  只见萧衍尘不敢置信的对着老头儿说道:“老头儿,想不到这大漠居然还有如此清俗的女子,真是让我大饱眼福啊!只不过没有看清她的脸有点遗憾啊,也不知跟天府里的那些青楼花魁小娘子相比较起来,两者谁会更胜一筹?”

  老头儿咧嘴一笑,他没有言语,过了一会儿他大煞风景的对着萧衍尘说道:“少爷,咱们该赶路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