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6.天竺王

  过了不久,就有美艳的婢女为萧衍尘等人送来了晚餐。

  可这时就发生奇怪的一幕了,只见这些美艳的婢女一个个美眸都望向帅气的萧衍尘,暗地里不知给了他抛了多少个媚眼,这顿时让萧衍尘感到很无语,难道这长的帅也是一种过错吗?

  她们可是听说了,这间屋子的主人身份不一般,她们可是有名的高等婢女,而之所以要她们做这种端盘的三等婢女的小活,主要是看她们有没有福气被这间屋子的主人相中留下过夜,做那种暖被窝的嗳味之事。

  “那个……你们可以向出去了,我们吃完饭的时候会让你们进来的。”看着放下盘子后一个个都没有要走的意思,萧衍尘开口对着她们道。

  看到萧衍尘并没有心怡她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那些美艳婢女眼中不由阵阵幽怨浮现,宛如像是久没被疼爱的深闺怨妇一般,那眼神宛如可以将萧衍尘杀死在温柔乡不知多少遍。

  不过她们最后还是乖乖的退下,毕竟十几人总不能都赖在这里不走吧?

  而就在她们刚退下不久,外边不知去到哪里的老头儿突然就闻着香味来到门口,他对着里边主位上的萧衍尘绕了绕头,随后眼神望向桌上的美味佳肴,脸上流露出了心动的神情。

  萧衍尘无语的对着他点了点头,老头儿当即没有丝毫犹豫,立刻的来到桌边,而后便开始往嘴里胡吃胡塞了起来。

  此时的萧衍尘才看见老头儿这奇葩的一面,他内心默默的感概说了句“人才”!

  顷刻间,桌上的美味佳肴立即就被老头儿给清扫掉一半。

  萧衍尘才刚刚想动一下手中的筷子,却感觉好像有些下不去手一样,也不知这是为什么。

  过了一会儿,寒泊从外边步入而进,只不过她的步伐走到距离桌边几步的距离后便停下身子,之后转身向外走去。

  萧衍尘全程都在看她的眼神,知道她是看到桌上寥寥无几的美味佳肴才向外走去的。

  他轻轻的叹了一声,果然是同为天涯沦落人啊!

  “那个…寒泊姐姐,紫姑娘为什么还没来啊?”就在寒泊刚要走出房门的那一刻,身后的萧衍尘开口询问道。

  寒泊侧头用眼角望向身后萧衍尘笑了笑:“她?她好像说屁股疼,不来吃饭了!”说完,她便没有理会萧衍尘,径直的离开了房门,然后不知所踪。

  屁股疼?刚才不还好好的吗?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就疼了呢?萧衍尘脑海中疑惑的想到。

  刹那之间,这位纯洁的世子殿下好像猜想出了这件事情的大概,最后的他只是扶头叹息了一句:“这美人何苦为难美人呢?”

  等到老头儿酒足饭饱后起身离开之后,萧衍尘就叫了那些美艳婢女进来,然后让她们重新端来两份略显清淡的佳肴。

  毕竟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也是需要一个过渡的。如今面对油腻的美味佳肴,萧衍尘内心有点提不起兴趣,就像是轻易得到手的美人没了征服感一样!

  很快,两份略显清淡的佳肴就送到萧衍尘面前。

  而之所以是两份不是一份,是因为寒泊她也还没有吃过晚餐,所以萧衍尘叫了两份佳肴。

  两份佳肴刚端进来没多久,寒泊便再次从外边走了进来,也没有跟萧衍尘打招呼,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吃起了那份清淡的美味佳肴。

  吃完之后她只是跟萧衍尘说句谢谢,就又向刚才那般走出房门,之随即不知所踪。

  萧衍尘站起身走出房门,招呼那些美艳女婢进去收拾一下,自己则一个人独自来到院落的中央下仰望北庭的星空。

  这还是他这几年来第一次这么酒足饭饱之后舒适惬意的仰望星空。

  北庭的夜色是磅礴的,夜空仿佛都低垂了几丈一般,让人可以格外的看清天上的星河,伸出手宛如可以触摸的到一般。

  “想不到这不毛之地竟然也有如此大气的风景,倒是与天府那温柔乡大有不同,看来这一趟本世子果真是没有白来。”

  就在萧衍尘自言自语的时候,一声空灵的嗓音在他身后响起:“萧…萧公子,不知在这里住的可还习惯?”

  萧衍尘转头一看,只见那个长相绝美的天竺王之女此时正站在他的身后,绝美的脸蛋上透露出些许的羞涩。

  萧衍尘没有犹豫,他当即对着她就是作了一揖:“见过小姐。”

  毕竟现在寄人篱下,该有的礼数自然是不能少的。

  绝美女子轻轻点了点头,她步伐向着萧衍尘走来,只是心思敏锐的萧衍尘当即就发现她的身躯好像有在微微的颤抖,不过频率很小,不细看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

  “萧公子,我父皇已在偏房等候,他想要跟你聊一聊。”绝美女子对着萧衍尘行了一个万福,而后道明来意。

  萧衍尘尴尬的绕了绕头:“小姐如此大礼,本世子可不敢接受啊!”

  绝美女子脸蛋当即羞红,她小声的说了一句:“公子请跟我来。”

  萧衍尘笑了笑,随后他便跟在绝美女子的身后,向那间候有贵客的偏房行去。

  绝美女子的父皇不用想当然是天竺的王了!

  萧衍尘也不知道这天竺王到底有何事来找他,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他老爹是南冠侯,相信这北庭一定不会是他这世子殿下的葬身之所。

  果然这穿越也是一个技术活啊!萧衍尘内心美滋滋的想到。

  偏房内,一名中年男子正在观赏挂在墙壁上一副磅礴大气的大漠风烟图,他脸色苍白,却眉间藏有英气,举手投足间都带有不俗。

  房门缓缓被推开,绝美女子宛如是一名婢女一般,她侧身让出进出的通道,身子随后稍稍低下。

  萧衍尘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随后便跨步进入那间偏房内,房门也被外边绝美女子给慢慢关上。

  萧衍尘礼数依旧的对着男子作了一揖道:“南冠侯之子萧衍尘,拜见天竺王。”

  男子听到声响转头望向萧衍尘,他苍白的脸上微微一笑的对着萧衍尘点了点头,随后他开口说道:“这副大漠风烟图画的不错,委实颇有一股大气意味啊!”

  萧衍尘闻言眼神稍微瞥了那副风烟图一眼,也没有开口附和或反驳些什么。

  “素闻萧公子的草书写的不错,可否给本王个面子,在这画上提上几句诗,不知意下如何啊?”

  萧衍尘闻言愣了一下,他想了想也没有拒绝,点头道:“那我就在天竺王面前献丑了!”

  随后外边便有美艳婢女为萧衍尘送来了笔墨。

  看着这副大漠风烟图,萧衍尘顿时有些不知该从何落笔。

  一旁的男子只是笑了笑:“萧公子想要题什么就题什么,无需忌惮什么。”

  “在北庭不比天府,没有那么多的烦人规矩,萧公子只需提出你看到这副风烟图的感受就好了。”

  萧衍尘沉思了一会儿后,他便开始题诗出来。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男子一看双眸不由一亮,随后赞叹了一声:“果然是好诗啊!”

  短短十个字,顷刻间便将这副大漠风烟图给描绘的淋漓尽致!

  “萧公子果然文采非凡啊!”

  萧衍尘脸上尴尬的笑了笑,内心想到:他要是能作出这样的好诗那祖坟上还不得冒青烟了!

  此时萧衍尘内心缓缓的祈祷着,王维老伯伯,还请你大发慈悲,不要怪我的窃诗之罪啊!

  随后男子目露那副风烟图,目光久久不移开分毫。

  过了一会儿,他对着萧衍尘问道:“不知这两句诗可有后续?”

  萧衍尘点了点头:“自然是有,后两句是: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男子目光突然陷入沉思,最后他才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道:“本王知晓了!”

  萧衍尘内心一想,随后也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内心自我反问了一句:这……是偶然吗?

  

16.天竺王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