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拼接世界

拼接世界在线阅读

拼接世界

姐姐的新娘

轻小说·原生幻想·29.38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06-24 14:17

路仁出生于一个平凡的家庭。父亲是一位平平无奇的家庭煮夫。母亲是一名碌碌无为的上班族。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家庭…却因为一次意外被迫背上了千万债款,面临被暴力集团催债,还不上来就要面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结局。在这种绝境之下路仁得到了一个奇奇怪怪的‘电影剧本加载系统’。该系统的作用是…只要选择一个电影剧本与相应的扮演人物,那该电影剧本的剧情就会在现实中百分之百的还原。而现有的三个电影剧本选项是…一.《疾速追杀》二.《史密斯夫妇》三.《生化危机》路仁看着这三个电影剧本的选项陷入了漫长的沉思当中…========================PS:本书原本的名字打算叫《拼接世界》的,但在编辑的建议下还是先用这个书名作为开篇,因此除了简介上述的内容外,后续还会有更多有意思的剧情展开。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穿了又没穿

  痛…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疼的。

  路仁在迷迷糊糊之间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极其昏暗的环境当中。

  全身上下各处都传来近乎要摧毁路仁意识的痛楚。

  怎么回事?

  路仁记得自己刚才闭眼的时候,还在自己的房间里通宵排位练习,现在一睁眼一眨眼就来到了这个鬼地方?

  这是穿越了…不止是穿越了好像还被人绑架了。

  路仁的适应能力强到了堪比蛞蝓,以极快的速度冷静了下来,开始逐步确认自己现在的处境。

  首先路仁能确定自己现在应该被绑架了,双手被绳索绑住往后扣在了椅背后面,且绑匪应该还将原主给毒打了一顿。

  路仁的目光看向地面时能看见还未干枯的血迹…这些血迹里还混杂着一张学生证,似乎是这具身体原主的学生证。

  一个学生半路被人绑架了勒索钱财的戏码?等一下,这不是我的学生证吗?

  路仁看清了学生证上所写的名字与所属的学校,还有路仁的照片只是年轻版本的。

  ‘姓名:路仁

  ‘学校:固城第一高中·三年7班。’

  路仁所上的高中确实是固城第一高中没错,但路仁记得早就高中毕业,在电竞职业赛场上奋战好几年了。

  而且记忆中路仁上高中那会也没有被人绑架的经历。

  所以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重生…还是平行世界?

  路仁感觉平行世界的可能性大一些!

  只是路仁在推测这些时,一个极其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路仁的思绪。

  “所以小子你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什么?”

  路仁说着抬起了头,仔细的打量着眼前一众将其绑架的‘绑匪’们。

  这群绑匪的装束并非是路仁印象中的二流子,而是各個都身着黑西装光看的话就有一种奇怪的压迫感。

  “别装傻!当然是还钱!”

  但为首说话的那位‘绑匪’却有着掩盖不住的二流子气息,他的名字也颇有一种够烂俗的江湖感,在路仁破碎的记忆中记得这家伙似乎叫隼哥?

  隼哥在说话间拿着一叠厚厚的合同抽在了路仁的脸上,用这种方式让路仁能看清合同上的内容。

  “你小子一个月前借了我们公司十万的贷款,现在一个月过去了按照合同上写的,连本带利要还五百万!”

  十万块贷款一个月就要还五百万?这他妈的是什么丧心病狂的高利贷?!

  如果路仁现在还是一位职业选手,五百万不是还不起,可这个高利贷简直堪比诈骗抢劫,不…就是在明抢!所以…

  “你们…不怕我报警吗?”路仁从喉咙中卡着说出了这句话,在发丝阴影下的眼眸盯着眼前的一众‘绑匪’说“这个利率的高利贷是违法的吧?”

  当路仁从嘴中说出‘报警’这个近乎威胁的提醒时,这一群人的脸上并没有露出路仁预想中的恼怒,反而是在看一种天真孩童犯傻般的耻笑。

  为首的隼哥更是干笑了一两声,紧接着一击重拳打在了路仁的脸上。

  这一拳的力道让路仁的脑袋发晕,被绑在椅子上的身体无法控制的重重倒在了地上…

  然后隼哥抓起了路仁的头发,让视线模糊的路仁再次清醒了过来。

  “你想报警的话尽管去试试,但你敢这么做的话…到时候给你们家收尸的人就不是我们了,而是这地方的片警。”

  隼哥紧盯着路仁的眼睛说出了这段话,这让路仁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这一刻路仁意识到了这个世界,似乎不像是自己生活的那个世界那样和平。

  “给你两天的时间!回去跟你爸妈说!不管你们是卖家当还是去偷去抢,两天时间内给我凑齐五百万…要不然。”隼哥说到这里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后说“你们一家别想完整的走出固城!要么你少个爸,要么你少个妈,反正固城的孤儿那么多也不缺伱一个!”

  隼哥在放完了这段狠话之后,就命令手下给路仁松了绑,直接将路仁给扔出了这间码头旁的江边仓库。

  一同被扔出来的还有路仁的书包,有些可笑的是这个书包现在看起来比伤痕累累的路仁还要整洁。

  “这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路仁捏了捏散发着阵阵剧痛的下巴和脸颊,竭尽全力强压下了心里憋着的怒火,开始冷静分析起了自己的处境还有周围的环境。

  这附近的江边仓库道路路仁也很熟悉,于是路仁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顺着自己记忆中的路线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在这期间路仁拿出了这个身体原主的手机查看了一下上面的联系人。

  根据联系人的备注路仁基本能确定,原主的人际关系和自己高中时的一模一样,至少同班同学的名字全都是对得上号的。

  但表面上虽一样可内在却有极大的变化,这点路仁能从固城的街道推算得出来。

  记忆中路仁生活的固城街道不算整洁,但起码不会脏到垃圾四处可见,街上走几步能看见流浪汉的地步…而且临近深夜霓虹灯光的色彩也没那么惹眼。

  周围行人的眼神也极其冷漠,街道上也完全没有路仁记忆中那种热闹祥和的气氛,只有一种刺入骨髓的阴冷。

  我这到底是穿越到了哪个平行世界线的自己身上?

  好在路仁生活的小区没太大的变化,还是记忆中那个有些冷冷清清的外环线小区。

  但最关键的还是…自己的家是否还是那个家?父母是否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父母?

  路仁怀着这种忐忑的心情用钥匙打开了自家的房门,在开门之后映入路仁眼帘的是狭小却摆满了小物件的客厅。

  厨房里传来的香味一瞬间涌入了路仁的嗅觉当中,这一刻路仁明白这里确实是他所熟悉的家。

  虽然略显拥挤和陈旧,可这种拥挤感却有一种将他抱紧的安心感和温馨感。

  真正让路仁感觉放松的还是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的父亲。

  “路仁你回来了?晚饭快做好了…还有你这脸是怎么回事?”

  路仁的父亲路一城,在辞职前的职业是一位男幼师,在遇见自己那位工作强人母亲之后,就选择辞职在家全心全意的当起了家庭煮夫。

  此时从厨房中走出的路一城戴着一幅无框眼镜,身上穿着一身织着兔妈妈图案的围裙。

  如果不看他这一身打扮的话,完全是一位文雅系的帅哥,因为外表过于英俊的原因,哪怕年过了四十看起来也只有三十岁左右的样子。

  路一城见到路仁这一脸青红的惨状,立刻擦拭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清水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我们儿子怎么了?”

  路仁的母亲孙雅还在客厅里等着开饭,听见自己丈夫的担忧声立刻从沙发一路跑到了玄关门口。

  当孙雅看清自家宝贝儿子脸上的惨状,还有衣服上明显是被谁给打倒在地,然后被摁在地上揍过的淤泥痕迹之后,孙雅脸上的表情顿时扭曲成了一团。

  “小路你这身伤是怎么搞的?”孙雅的声音中带着出离的愤怒质问着路仁。

  面对来自自己母亲极具压迫力的质问,路仁想要将真相告诉自己的父母,但喉咙中突然被谁给锁住一样无法出声,这让路仁微微一怔,在挣扎了片刻后才只能尝试着换一种说法。

  “是…我自己摔的?”路仁试探性的说,在说话间路仁用手轻触了一下自己的喉间,那种被谁限制出声的感觉依然清晰无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自己摔的?!”

  孙雅的声音瞬间拔高了整整八度,大到了近乎刺耳的地步。

  “你摔能摔成这样?肯定是你学校里那个混小子打的吧?走!现在和我回学校理论去!我倒是要见见是那个没教养的小混账敢这样打我儿子!”

  孙雅在说话间就直接抓住了路仁的衣袖,准备把路仁往屋外扯…看自己母亲这架势,路仁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只要她去了学校,不把整个学校从里到外闹一遍是不会罢休的。

  就在这时路仁的父亲路一城拿着一个小医疗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还是别为难孩子了,路仁他说是摔的肯定就是摔的,现在要紧的还是带他去看医生。”

  路一城有些无语的拍掉了自己老婆扯在路仁衣袖上的手,然后拿出了医疗箱里的一些药物帮路仁细细的处理起了伤口。

  “到底怎么样才会摔成这样?!”孙雅现在看起来恨不得手撕了伤害路仁的元凶。

  但路一城还是用不紧不慢的语调压下了自己老婆的愤怒和冲动。

  “可能是走在路上滑了一跤,先带他去看医生,万一有什么内伤就不好了。”路一城安抚着自己的妻子说。

  路仁其实很清楚…自己的父亲知道自己是在说谎,再怎么摔也不能摔出这种伤势。

  但自己的父亲路一城并没有点破,他大概是在维护路仁的自尊心。

  如果真被自己的母亲像是这样拉去了学校,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找学校理论,这只是路仁的母亲孙雅在单方面的出气而已。

  作为高中生的路仁能得到的可能只有在学校里社死,还有同学们异样的目光和自尊心的受挫,进而对高中时的路仁造成二次伤害而已。

  路一城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会用这种配合路仁的方式,小心翼翼的维护路仁作为青春期男生好强的自尊心。

  可这不代表路一城不会再追究这件事了,根据路仁对自己父亲的了解,路一城在这之后应该会私下去找学校的老师了解相关的内情。

  这正是路仁所熟悉的那个含蓄心思细腻,但执行力极强的父亲,可现在的问题关乎于一家人的生死存亡,可和一个小朋友的自尊心没什么关系。

  “好吧,晚饭等会再吃…我开车带小路先去医院。”孙雅也压下了自己的火气不再闹了。

  而自己的母亲也是记忆中那个强势性格颇为泼辣,但意外的能听得进去劝的职场女性。

  路仁看着这两位熟悉的父母,脸上的苦笑在这时突然变成了有些抑制不住的泪水。

  “小路你怎么了?别哭啊!一城…果然不去学校找打我们儿子的小崽子父母理论,我咽不下这口气啊!”

  孙雅在和路仁说话时先是一脸慌乱,随后在面向自己丈夫时又切换成了那咬牙切齿的表情。

  “这事不能急,还有路仁你真不愿意把这事详细和爸妈说说吗?”

  路一城一边继续无奈的安抚着自己的妻子,一边试图找路仁谈谈心。

  “不…我没事。”路仁擦掉了眼角的泪水摇了摇头说。

  路仁哭的原因并不是自己身上的伤,而是在路仁自己生活的那个世界,自己生活的那个时间线。

  在路仁刚开始打职业的时候,得知了自己父亲在两年前就身患重病,这也是他辞职回家当家庭煮夫的原因,在这之后就因为病情恶化而住进了医院,最后哪怕路仁再怎么努力参加比赛赚钱,也没能救回自己的父亲。

  而母亲也因为工作途中…过于担心自己父亲的身体状况,而遭遇了车祸不幸离世了。

  路仁来到这个平行世界线,本以为再见到活着的父母后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人终究还是感情生物…

  父母当然是误以为路仁在学校里受了委屈,在去医院医治的途中安慰了许久路仁。

  最后在路仁的忐忑不安中,一家人用过了一顿还算温馨的晚餐。

  “怎么办?”

  路仁在自己房间中坐下的第一想法就是这个,好不容易能再见到自己的父母,路仁可不想前世的惨剧再发生一遍,甚至比前世更惨,可路仁尝试着用笔和纸将今天的遭遇写下,却发现是自己的意识在限制自己说出真相。

  而那个放高利贷的组织,路仁利用网络初步了解了一下这个世界的状况后,能确定他们不是在吓人。

  这个世界网络可以说是一片混沌,网络空间的管制极其严格,但只要路仁有心的话就能找到一大堆充斥着让人不适内容的网站。

  从这方面来看这个世界的治安非常的畸形,一方面大公司掌控着世界的规则,一些不法组织掌控着地底世界的规则,且这个世界深处似乎还有不少非人的东西。

  路仁如果不在三天内做些什么的话,那个高利贷组织绝对会毁了自己的家庭。

  可一个高中生能做什么?就算自己有一身顶尖的电竞天赋,还有其他学习天赋…在这个世界也没任何发挥的用途。

  就在路仁思考着破局之法时,一堆奇怪的文字出现在了路仁的眼前。

  「NO.7·电影剧本加载系统已激活」

  「本系统会给予您三个电影剧本进行选择,一旦您选择其中一个电影剧本与相应的扮演人物,那该电影剧本中的剧情将会在现实中百分之百还原!(理论上…根据参演角色能力与行动方式预测有小概率追加另一个附加剧本作为辅助补正。)」

  「您现在有三个可选剧本」

  「1.《疾速追杀》」

  「2.《史密斯夫妇》」

  「3.《生化危机》」

  路仁看着眼前突然弹出的一行字,还有这三个电影剧本选项…一瞬间陷入了极其漫长的沉思之中。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轻小说原生幻想小说

拼接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