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六章 被迫停止的战斗

  转身离开后,唐牧之丢掉已经结冰的外套,很快追上了黑管儿,他也只穿一件背心——前面就是洞穴的出口,冰湖的水哗哗地响,那是水从高处拍打在石块上地声音。

  困在山洞里还没有一晚上,现在也许正是深夜,一会儿只要让黑管儿和自己分开跑,唐牧之也就没什么顾虑了,直奔唐门就好。

  出了洞口,深蓝的天空上挂着一轮凄冷的月,下边是七八米高的悬崖,水汽氤氲,从底下冲上来,这里没有茂密的古老的丛林,周围只立着一片枯草,寒冬腊月的冷风吹进洞里,呜呜的响。

  唐牧之和黑管儿都打了个寒噤——裤子上衣都拧成了块,唐牧之裤兜里传出刺骨的冰寒,光邵送他的表已经彻底坏了……黑管儿的眉毛和短发上各结了一层霜。

  “唉,我真苦命。”黑管儿苦笑一声,抬了抬腿,纯棉的迷彩裤咔咔作响,“还要再下一次水。”

  “谁不是呢……”唐牧之接过他手里的步枪,“我原本就想好好回家过年来着……小心别跳石头上去。”

  ……

  二人从悬崖跳下,又上了岸,奇的是,这里的水明明从冰湖流下,现在却在一个正常的温度,若不是这里的湖水被野人尸骸浸泡过,现在的他们还真想在这里多待一会……这里景象真是同神农架大不相同,黑暗中显露一点陡峭的山脊,森林亦在这片荒草地远处,这里甚至还有几间矮矮的篷子,就用这边的茅草搭成。

  “坏了,这里有沼泽!”黑管儿面色凝重,“这要慢慢走哇,我有几个长辈那可能耐,战场杀得那些猴子抱头鼠窜,结果却差点在沼泽地里翻船……好在我们都是练炁士,但还是谨慎些为妙。”

  唐牧之点点头,沼泽地他也没走过,只是现在有阴阳炁和太极劲傍身,自己也无什么顾虑。

  噗通!

  水花溅越的声音响起,唐牧之脸色一变,“这么快?管儿兄,这枪能用了不?”

  黑管儿使劲甩甩手里的56式,咬牙道:“能打!还是瞄那个蛊师?”

  唐牧之赶忙摆手阻止:“别!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这人我正用着呢……把他盯好就行,不过要是他真对你出手了,你也别惯着他。”

  “唐牧之!”苑陶一上岸就大叫一声,“怎么不跑了?”

  唐牧之抬枪对准他,“苑陶,现在大家都出来了,我们俩手里还有枪,你还要继续下去吗?”说话间,他一直注意着赵遐思的踪迹,结果他一直潜水里没出来。

  “那一位呢?怎么不出来见见。”

  苑陶冷笑一声,“唐牧之,说实话吧,你别抖机灵了,如果你是一个人现在早转头跑了,现在带一个拖油瓶,就别想着好过了。”

  唐牧之无奈摇头,“苑陶,我这人思考问题的方式比较简单,这样吧,你放我这位朋友离开,我也不留枪,一对二!咱就在这里把事情了结掉算了。”

  苑陶咧嘴一笑,“哈哈,可以,够痛快!其实我们本来也没有要祸及别人的意思……那边的小战士,你现在就拿走唐牧之手上的枪离开,我保证不为难你!”

  “管儿兄!信我!”

  不等黑管儿反驳,唐牧之将手里的枪向黑管儿一扔,他不清楚黑管儿的实力如何,只是他知道不是人人都像他一样年纪轻轻就有和老一辈碰碰的水平。

  “小伙子,你放心地走,我也跟你讲清爽了,全性苑陶、赵遐思两人,这次专门追杀唐牧之来的,没危害到任何普通人,今后要想报仇的话……嘿嘿,我也不惧你。”苑陶甩出九龙子。

  黑管儿接过枪,也不恼,“行啊,唐牧之,我倒成为你的累赘了是吧,行,头七多少给你烧点。”而后他转身就往沼泽地走去,这片地里听不见虫鸣,他走路时裤子与草茎摩擦的声音十分明显。

  苑陶仔细听了一阵,完事招呼赵遐思上岸。

  “哈——妈的憋死我了!”老赵探出一个脑袋,“你别看着我啊,公平些么,一对一呗。”

  苑陶唾骂一句,手里的珠子却没有丝毫犹豫,急急向唐牧之飞去。

  九龙子的功能作用唐牧之也基本探清,真正对他有威胁的也就“嘲风”和“睚眦”,“嘲风”速度快又灵活,阻挠起行动来那可是一绝;“睚眦”威力大,爆发强,要是被打中要害就完蛋了。他摆好架势,预备着抵御将要到来的一切危难。

  苑陶正对上唐牧之的眼睛,一股清凉的感觉很快遍布全身,他心中一肃,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每次面对这个年轻人的时候,总有一种绕不开的宁静。他吞咽下一口涎水,如果唐牧之也是全性就好了,扼杀天才虽然是一件美事,但偶尔也有几个看对眼的……嘶,就像那个“三魔派”的年轻人,现在似乎惹火了不少门派?嘿嘿,一个人独自过活久了,总有一天要找个港湾和别人抱团取暖,但当这些人回过头看的时候,只有全性会对这种野狗也来之不拒。

  最常用的“霸下”珠这回苑陶都没用出来啊。

  共情开启,唐牧之这回还是老打法,耗!

  唐牧之踏着絮步周旋于四颗珠子之间,除了“睚眦”需要格外注意下,其他的龙子打在身上一两下对他没什么太大影响。苑陶的法器是很厉害啊,但是他的炁是有限的,像九龙子这样的法器必然极其消耗炁,只要苑陶自己不和唐牧之使劲碰,耗也能耗死他。

  “哼。”苑陶脸色一变,炁体的快速消耗让他不得不决定速战速决,他大呵一声:“去!”

  这下除了护身的“螭吻”珠,八颗龙子齐刷刷上阵,蓝色的炁光涌动,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道冰蓝的闪电。

  嗖——

  逆生炁化,唐牧之右手阴炁制住凶猛的霸下珠,而后左手手腕一翻,阳炁和太极劲在身周化作外柔内刚的漩涡,一下将剩下的七枚龙子阻挡在外。

  霸下珠的炁迅速萎靡下去,但被隔绝在太极劲外的睚眦珠却突然爆发,冲破阳炁的防御,直直向唐牧之胸口打来!

  唐牧之收回吞噬霸下的右手,全身劲力积聚,堪堪在睚眦珠打中他的前一刻砸在上面。

  轰!

  脚下的土地瞬间崩裂开。

  “给我死!”苑陶爆喝一声,睚眦珠就要打进唐牧之的掌骨随后废掉他整条右臂。

  唐牧之却不慌乱,他左手撤开防御,仍由龙子打在他身上,而后借着力道向后一甩!

  睚眦珠被甩在身后,而唐牧之则一个箭步上前,逆生成阳炁的左拳重重打在苑陶身上!

  “呃!”苑陶护身的螭吻珠发出炁光护住他,向后倒飞出去,但唐牧之却没给他歇息的实际,附着阴炁的右手已经扣住了苑陶的肩膀。

  “老赵!”

  苑陶大喊一句,同时招呼剩下的九龙子向唐牧之攻来。

  阴炁凶猛,在扣住苑陶肩膀的片刻,螭吻珠的炁光居然黯淡了不少!眼看再有几秒便能破掉他的防御,身边的威胁却逼他不得不松开右手。

  哒哒哒……

  就在这时,一串熟悉的枪声响起,老赵刚伸出去要释放蛊毒的右手正中一枪,蛊盒掉在地下。

  而后边激射过来的子弹打在苑陶那本来就黯淡法器上——唐牧之就要趁机发力,打碎螭吻珠的防御,正在这时,他却被一道巨力轰飞!

  “大慈大悲手!”

  除了远处继续瞄准的黑管儿,其余三人眼里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里居然还有其他人!

  唐牧之迅速起身摸摸后背,按理说九龙子的攻击应该已经打在他身上才是,他向原本站立的方向看去,不知何时,那里竟然立着一个形如槁木,低眉阖目的老人!

  这老人头顶不生一丁点头发,胡须和眉毛皆已花白,他身穿一件破旧的褐色海青,赤着脚站在地上,右手掐着一个拈花指,整个人像是一座庄严的佛像。那苑陶的九龙子和黑管儿射来的子弹居然都被吸住不动!

  在场的三人大惊,这老和尚是何时出的手,全然没人看得清,但只这一手眨眼制住苑陶和唐牧之的本事,便说明他手段之高已经远超旁人。

  “诸位少安毋躁……贫僧法号悯众,受困于此地已有多年。这才听到异响赶来,眼下诸位被困在这等死地,有何恩怨也无意义了,何必再争个你死我活?”

  苑陶转头看了唐牧之一眼,长出一口气,理了一下思路,而后起身问道:“这位……大师?可否说的详细一点,为何此处还是死地呢?”

  悯众收起拈花指,九龙子又回到苑陶手中,而远处的黑管儿也被唐牧之招呼一声,回来这里。

  “多谢你了。”

  黑管儿摆摆手,“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悯众对黑管儿道:“这位是军爷?可到过荒草地的尽头?”

  “欸,大师,我没到那边……还有,这华夏人民都解放多年了,没有军爷这一说。”

  悯众点点头,“诸位不如跟我们一观便知……放山——”

  这和尚声音雄浑,口齿微动,居然让四周回音不断。

  之前唐牧之看到的低矮草篷里,居然窜出一个黑色的身影,不一会儿便到了众人眼前。

  这人身材高大,污头垢面,面容粗犷,身披一块黑色的破布——他的身法如此了的,不料双脚却是残废,一根脚趾都不剩。

  “有人来?你们是谁!”这人瓮声瓮气道,语气里有掩不住的激动,而后他一看见苑陶的九龙子,瞳孔一缩,“你是全性的炼器师苑陶!”

  “哼,你又是哪个山头的鬼?”苑陶冷哼一声。

  悯众听见“全性”二字,撇了苑陶和赵遐思一眼。

  赵遐思取出手掌上的子弹,瞪了一眼黑管儿,“妈的,小崽子,你行啊……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这位大师,这地方真的出不去吗?难道是什么迷阵?”

  悯众摇摇头,而后一指唐牧之他们刚刚上来的湖水处,“这‘冷暖洞’下有一精灵,单名一个‘蟾’字,这‘百草洼’便是它的领地,此精灵借助天势,有天降怒雷的本事,我一人不是对手,不过它也只能将我困在这里……我和放山,还有你们都一样出不去。”

  “铁放山!你莫非就是铁放山!”苑陶再听见这个名字便想起来了,“你居然还活着!”

  铁放山冰冷的眼神注视着他,没说话。

  苑陶将眼神移到唐牧之身上,见他神色如常,心中也不免疑惑,“这唐牧之不认识铁放山可以理解,但不至于听都没听过吧,怪了!”

  唐牧之确实没听过铁放山这个名字,只觉得他刚才过来时的步伐跟絮步有点像。

  赵遐思也盯了眼铁放山和唐牧之,而后道:“大师,现下我们也误入这百草洼,能否合力将那精灵击退,逃出此地?”

  铁放山冷冷道:“我劝你还是不要抱有太大的信心,‘蟾’的天雷威力比天师府的完整的五雷正法更胜,你们要是那个觉得自己能抗的住雷法的,就跟我们走。”

  悯众道:“我也有此意……这位少年和炼器士可以同我们一试。”说罢指了指唐牧之,“这位施主怎么称呼?”

  唐牧之拱手道:“晚辈唐牧之。”没再过多言语。

  “哦!你姓唐?可是我唐门之人!”铁放山探头过来。

  唐牧之眼皮一跳,“我正是去年才来的唐门,您是?”

  铁放山又惊喜又叹息:“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门里的弟子!你是内门哪一脉的门人?”

  “我是唐震阳的外孙。”

  “啊……那就是——唐媛的儿子?”铁放山眼中异色流动,“要到这百草洼你必得过上面的冷洞,我这一双腿就冻废在那里,没想到啊,除了悯众和我还有人能到达这里。”

  悯众和尚点点头,“放山,能在此地遇见门人,也是缘分……只是这位小友的手段不似你们唐门,他所练者,是三一门的逆生三重,是道门正统的性命双修。你还是问清楚为妙。”

  “逆生三重!那不是陆瑾的手段么?唐牧之,你拿出观园来!”铁放山闻言,面色不善道。

  “这……铁爷,我这次不是出来执行任务的,观园并没有随身带着,我入唐门时间很短,只学了絮步这一门功夫,要不您给上上眼?”

  铁放山皱眉道:“絮步是速成的功夫,旁人要是知道方法,十天半月也能练出点样子,你要展示,便用炁毒就是!”

  唐牧之一下子犯了难。

  

第八十六章 被迫停止的战斗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