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八章 蟾

  “牧之,这东西可不是说说就完了……”黑管儿楞了半晌,“没有潜水装备,甚至连潜水经验都没有——或许你的身体能抗住水下的压力,但是你怎么下去?花多长时间下去?下去之后肺里还剩多少氧气……你稍微考虑一下这些,就会发现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唐牧之点点头,“可是我们总不能一直困在这里,还是要试试。”他转头对着悯众问道:“大师,我是不会潜水的,以我的手段只下降到一半我就不行了……您还有办法的对吧?”

  铁放山在一旁说道:“这个你们放心,悯众会把你们带下去,下去活动之后一旦体力不支或者氧气不足就迅速示意,他也会送你上去的。”

  “啊……对了,悯众大师,您被困在这里这么多年,知晓氧气是什么意思吗?”

  “放山此前便对我解释过……我识字不多,只会抄背经书而已,更不懂这些道理。见笑了,呵呵……”悯众站在湖边,一股强力的势气席卷在场众人,唐牧之只觉得这股气势雄浑,其中有的是无边的威严与庄重,如同面对一座高大的佛像。

  “诸位,准备好了尽管下水一试,我会护你们周全。”

  闻言第一个下水的居然是苑陶!看来他刚刚他真是被悯众折服了!他摸了摸手里有些黯淡的螭吻珠,撇了唐牧之一眼,而后直直跳入水中。

  “管儿兄,你多加小心赵遐思。”唐牧之看了看赵遐思一直颤抖的手掌。对黑管儿说罢,深吸一口气,这口气几乎让他感到窒息的时候,阴阳炁开始自发运作起来改造身体,他便乘机跳下水。

  之前冻住的衣服早就化开,暖洞的水很暖和……他刚跳下,便看见悯众和铁放山也来了。

  冷暖洞水质复杂,而且水中的浮力比一般湖水要大,唐牧之沉住气向下沉了一阵便潜不动了,苑陶此时头颅向下,双脚踩住霸下珠借力潜——他居然还没用螭吻珠。

  悯众和铁放山两人速度很快,眨眼就潜到了下面,唐牧之甚至要通过肉眼神通才能看得清他们。

  正在唐牧之在水中不上不下之时,在他下方突然传出一股极强的吸力,仿佛有一双大手抓住他的腰向下拉——一时间他疯狂向下潜去,巨大的压力传来,唐牧之眼中精光一闪,黑色的炁焰从他身上燃起。

  逆生三重!

  逆生成阴炁的身体和光同尘,湖水的巨大压力被轻易化解、分崩离析……唐牧之顿时感到身体轻松不少。

  湖底到了,唐牧之定睛一看,悯众左手恰着手印,那巨大而稳定的引力便是从他手中发出,唐牧之借着这股引力在地下定住,苑陶也刚刚触地,身上的螭吻珠发着光亮。

  要速战速决……

  唐牧之估计自己在这里撑不了多久,巨大的压强时刻预备让他七窍流血而死。

  湖底空旷昏暗,依旧是静的出奇,唐牧之看到有细微的气泡连成一条线向上飘去,未到湖面便溶解在水中,而那条“线”的低端,正是一只五六米长的巨大蟾蜍,看上去正在沉睡。

  这蟾蜍的嘴大的出奇,几乎占据它三分之二的身体,它的皮肤呈灰白色,上面裂着大大小小的缝隙,那气泡便是从缝隙当中出来,像是粗糙的老树皮。

  唐牧之由悯众的手段带着来到蟾蜍附近,它居然一点没有动作,铁放山向唐牧之和苑陶示意一下,而后掏出被毒炁覆盖的手刺。

  二人会意,费力游到那蟾身后包围住它。唐牧之为了缓解水下的压力,用太极劲周旋出一股减压的漩涡。

  悯众首先动了,他右掌掌心向下一压,无数一人高的大手掌凭空出现,直直轰击在蟾蜍背上!

  大慈大悲手!

  嗡——

  唐牧之脑瓜子响个不停,他身体被巨大的浪裹挟着向后。他双脚发力扣住湖底,身体后曲,手腕发力,太极云手一承一甩,将这股巨力化解开来。

  “简直是炸弹!”唐牧之心惊,“大慈大悲千叶手,没想到他一手竟能打出千手的效果。”

  苑陶那边,霸下珠防住这股劲力,七枚龙子齐发,打的蟾蜍皮开肉绽。

  轰轰轰!

  蟾蜍仰头,它腹中传出雷鸣之声,而后张嘴一吐,一股金黄的雷浆如同熔岩一般迅速侵蚀着四周。

  雷浆之中的闪电忽地放大,四道巨大的闪电精准地劈在众人身上。

  唐牧之感到腹部一痛,五脏的炁衰微下来,这雷电居然穿透了他逆生的皮肤,伤到内脏。

  场中四人除了悯众以外的三人都受到些损伤,苑陶红着眼看向螭吻珠上的裂缝,铁放山身体焦黑。

  蟾蜍一击用罢就想退走,悯众浑身冒着金光,像是传说中的金身罗汉,他右手食指一伸,频频点向蟾蜍肢体,那力道穿过沉重的湖水,打在地面便成一个个大洞,逼得蟾蜍不敢动弹。

  蟾蜍身上又发出激烈的闪电,眼看就要发作。剩下的三人却没给他一点机会!

  铁放山脑袋憋红,冲进蟾蜍的雷电屏障,右手化作残影,手刺正以极高的频率刺在蟾蜍身上——这是瞬击!

  瞬击是唐门弟子近身遭遇强敌时使用的手段,先用密集平均的节奏与力道麻痹对手,最后再全力发动,辅以雷霆般的强击功在对手的破绽处,那时对手绝难防御这狠辣的一击!

  唐牧之抓住机会,土木流注发动,在铁放山刺出最后一击前,阳炁化的双手相扣,挥出一道纯白的匹练,狠狠砸在蟾蜍背后!

  像是手持长刀重重劈下,蟾蜍的身体几乎断成两节——这并不是唐牧之一个人的功劳,就在他砸中蟾蜍的一瞬间,铁放山发出最后一记瞬击,苑陶强撑着发出霸下珠轰在了蟾的嘴上,阻止它再吐雷浆。

  呜——

  蟾在水底发出痛苦的哀嚎,雷光闪动,铁放山和苑陶被劈中的同时氧气耗尽,脱力、几乎晕厥——他们已经退出战场。

  唐牧之顶住劈在身上的怒雷,阴阳转换,脚下甩出太极劲稳住身体,双手附着阴炁就抓住蟾的躯体。

  阴炁发力,蟾的雷电黯淡下来,唐牧之吐出一口鲜血,雷电击穿了他的防御,水底的压强瞬间让他口鼻流血,但他感到身体还在呼吸,阴阳炁运作大周天——他还能打!

  铁放山苑陶两人彻底晕厥,悯众法师左手向上一托,将他们送上暖洞的洞口。

  而后他右手一拧,一甩身上的海清,那布匹般的炁膨胀,就要将蟾蜍和唐牧之包裹在内,唐牧之右脚一蹬,逃离了这天罗地网。

  “布袋功——收!”

  悯众头顶青筋暴起,单手掐印,佛光闪烁,将黑暗的湖底照的一明一灭,唐牧之仰头看去,那炁化成的布袋将蟾紧紧包裹收缩,最终居然只剩下行李箱大小,被悯众抓在手里!

阳台上的灰·作家说

第八十八章 蟾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