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后三国演义:隋唐的诞生

后三国演义:隋唐的诞生在线阅读

后三国演义:隋唐的诞生

怒而飞孤鸿影

历史·两晋隋唐·95.68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06 13:20

三国统一后很快就陷入300年的分裂,而后三国统一却迎来了隋唐盛世。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打砸抢烧事件

  北魏首都,京城洛阳,张宅。

  1.火烧张宅

  “给我滚出来,姓张的!”

  “对,滚出来!”

  张宅门口已经围满了两千鲜卑羽林军,他们咬牙切齿,个个脸上青筋暴起,双手攥紧拳头。

  为首的朝禁闭的大门喊道:“凭什么不让我们当兵的入朝为官?咱们鲜卑人在外面流血流汗,你们这些汉族官僚占居高位吃香喝辣的,老子忍你们很久了!滚出来!今天必须给个说法!”

  “出来,出来······”士兵们群情激奋,目眦尽裂。大门内,家丁们早就乱成一团,有用身体顶着房门的,有拿着棍棒颤抖着,征西将军张彝背着手在大堂内来回踱着步,长子张始均、次子张仲瑀不停地问父亲该如何是好。

  “老爷,咱们出不去了,他们把前后门都堵死了。”一个下人气喘吁吁地跑来对张彝说道。

  这时候,砸门声越来越大了,不时还有士兵们扔进来的石头落在大堂内,险些砸到张彝。

  张彝长叹一声,说:“如今只得听天由命。老二呀,当初是为父让你上奏天子,向朝廷建议排抑武人。看来现在是要还债了,我这把老骨头得丢在这里死不足惜。”他的白胡须随着几声咳嗽而抖动着。

  张仲瑀义正辞严地说:“我不后悔,如今朝廷人满为患,咱们汉家大臣拖家带口那么多子弟都没有官职,那些粗鲁的鲜卑莽夫就是没资格当官,父亲,儿子不后悔!”

  “多说无益,你们赶紧翻墙逃跑吧!赶紧去报告给皇上。”张彝一边唉声叹气,一边对两个儿子挥手。

  两个儿子说什么也不肯走,非要留下来陪父亲度过劫难,还是被下人强行拽到围墙边。

  还没等张始均、张仲瑀和父亲道别,愤怒的士兵已经撞开了大门,并对家丁们拳打脚踢,操着石头和棍棒两步并作一步走,径直往大堂冲过去。

  这时候老头子闭着眼睛,头朝着大堂正前方,家丁们战战兢兢地把张彝围在里面。

  “兄弟们,断了我们前程的就是这个汉族老狗,给我打!”军头一声令下,士兵们如饿虎扑食一般飞过去,把张老爷子拖到堂下拳打脚踢,家丁们被痛打地不停哀嚎求饶。

  此刻,张始均、张仲瑀两兄弟已经骑到墙上。看到父亲遭此羞辱,张始均抹着眼泪对张仲瑀说:“老二,你去尽忠,我来尽孝!”

  不等张仲瑀答话,一把就他推向墙外,然后跳下墙来,怒喝道:“休得对我父无礼,你们有本事冲我来!”

  “哎哟,父子情深呀,我们正找你呢,狗东西!”士兵们看到回来的张始均就像鲨鱼闻到血腥味一样,丢开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张彝,跑过来对着张始均就是木石俱下。

  士兵们已经兽性大发,完全控制不住怒火,开始往房屋里扔火把,不一会儿,那火焰如无头苍蝇似的,不顾一切向天空窜去,只想把北魏的天空撕开一个口子,而那被夕阳烤得通红的天空正在流血。

  张始均当场死亡,张彝倒在血泊中,士兵们像是开闸的洪水,尽情地洗劫着张家的财物和女人。

  张宅外,早已聚集了许多百姓围观,他们议论纷纷。人群不远处,站立一位身材高挑、目光炯炯的男子,他一言不发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嘴角有一丝轻微的血迹,一股藏不住的英雄气从双眼之间迸发出来,他叫高欢。

  2.破落贵族

  这一年是公元519年,高欢23岁,他是一名快递小哥,负责怀朔镇到洛阳的公文专线,今天也是负责送信来到洛阳,刚办完差事,路过此地。

  高欢出身渤海高氏,是世家大族,因祖父犯了罪被流放到怀朔镇守边,生活、语言、服饰等已经完全鲜卑化。

  怀朔镇是北魏朝廷设置的六个军镇之一,是抵御北方少数民族南下的前沿阵地,以前是鲜卑军人的荣耀,自从孝文帝改革迁都洛阳以来,六镇地位直转急下,变成了蛮荒之地的代名词。

  这次京城张宅的打砸抢烧事件,也是鲜卑军人不满自己身份下滑的一种表达。

  高欢的父亲因为顶着罪犯家属的帽子,成天醉生梦死,家产完全耗尽,高欢算是从小康之家坠入了贫困,家境贫寒,龙入浅滩,从小由怀朔镇的狱警姐夫尉景一家带大,但家族曾经的辉煌让高欢骨子里依旧散发着高贵气。

  高欢嘴角的血迹就来自上一次的公干。

  在洛阳,每次负责和高欢碰头的令史麻翔,虽是芝麻小吏,但麻翔和其他官吏一样,从来不正眼瞧这些北方边境的鲜卑大兵。那次正值麻翔心情好,他一边啃着猪蹄一边扔了一块肉给高欢:“小高呀,今天辛苦了,来,爷赏你块肉吃。”

  即便是破落贵族,高欢仍然对自己有礼节要求,他从不站着吃东西,觉得那样有伤体面,致谢后找了张桌子坐下,准备好刀具开始享用美味。正在用手胡乱擦嘴的麻翔看到了这一幕,勃然大怒:“混账东西,谁让你坐的?你有什么资格!”

  高欢来不及任何回应,周围的人立刻围上来,麻翔随即抽出腰间的鞭子,暴风骤雨一样砸在高欢身上,对方人多,弓马娴熟的高欢只得忍气吞声。

  “别以为穿了丝绸就真以为自己是贵族了,什么玩意儿!呸!”麻翔朝躺在地上的高欢吐了一口,正在滴油的嘴角朝门外努了努,示意属下把他抬出去,扔在大门外。高欢灰头土脸地爬起来,握紧了拳头,眼神坚毅地朝着北方走去。

  六年了,六年来日复一日地重复快递小哥的工作,每一次到首都都会受到这些底层汉族官吏的冷眼和奚落,那洛阳的繁华和奢靡似乎和他绝缘。他是强撑着身体骑马回到的怀朔,他不愿意在洛阳歇歇脚,仿佛那会正面他的软弱和妥协一般。

  娄昭君一开门,高欢便倒在了她怀里。“啊,怎么了,高郎!”高欢没有力气回答,娄昭君赶紧叫人来把高欢搀扶进了屋。在妻子的悉心照料下,高欢逐渐恢复了意识,想到这些年妻子无微不至的关怀,自己却一事无成不禁悲从中来。

  高欢正要开口对妻子说些什么,娄昭君却先开口了:“高郎,别说话,好好休息,你永远是我的骄傲。”高欢强忍着泪水,闭上了眼睛,他知道直到现在此生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见了妻子娄昭君。

  3.郎才女貌

  他想起了相遇的那个下午。17岁的高欢已经是器宇轩昂,正和刘贵、侯景、韩轨、蔡俊、司马子如、可朱浑元、贾显度、孙腾等朋友一起打猎,哥们几个有说有笑的骑着马朝着树林深处走去。

  老哥几个在一起难免聊聊女人的事儿。跛脚的侯景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欢哥,你和韩智辉发展的怎么样了?”“对呀,对呀,发展怎么样了?”大家开始起哄。

  韩智辉是韩轨的妹妹,韩氏一家在当地也是名门望族。高欢苦笑着开口了:“哎,我上次不是去老韩他们家了么,老头子把我给赶出来了。还骂我是穷小子!”

  韩轨接话了:“欢哥,我可真做不了妹妹的主,家里都是我父亲说了算。哥们儿对不住你,改天给你物色一个更好的。”生性豪爽的蔡俊拍着高欢的肩膀说:“行吧,欢哥,咱有的是妹子,慢慢找。”

  在这群热血青年谈论爱情的时候,不远处的高楼上,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早就被高欢不凡的气度吸引住了,她叫娄昭君,她家从祖父那辈就已经封侯拜相,家里牛羊无数,早已实现财务自由。

  “他就是我的夫君!”娄昭君斩钉截铁地对婢女说道,眼里涌出强烈的归属感。娄昭君一直是一个意志坚定的女人,之前有好多当地的土豪来求婚都被拒绝了,因为她看不上那些酒囊饭袋。

  这一次她选择了主动出击,第六感告诉她,高欢才是生命中的The one,她赶紧叫婢女下楼并带来一些礼物去传达爱意。

  不一会儿,一个举止得体的女生就来到众人面前,面向高欢说:“嘿,那个白袍高个子哥哥,我家女主人想请你一叙,这是女主人的一点心意。”说完就把礼物递了过去,众兄弟好久才缓过神来,哈哈大笑。

  高欢内心激动万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爱情,高欢硬生生地压住了内心的喜悦,他一直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掉价。司马子如早察觉到高欢的小心思,云淡风轻地对婢女说:“你回去吧,咱们兄弟几个正打猎呢,待会儿欢哥就来。”

  “可以呀,欢哥,刚刚咱们还在说,这桃花运就来了!”孙腾抚掌大笑道。“是呀是呀,我可了解他们家,他们家贼有钱。”可朱浑元胸有成竹地补充道,他的曾祖父担任过怀朔镇镇将,他对这些豪门如数家珍。刘贵等人也开始兴奋起来:“追她,追她!”

  “好啦,兄弟们,咱们猎完这一圈再说,行不?”高欢露出了那洁白的牙齿,散发出从容不迫的笑容,和大家一起走进了树林深处,他当然知道娄昭君这个人,他更知道和娄昭君谈恋爱意味着什么,那简直是人生的拐点。

  哎,没办法,爱情来了,挡都挡不住。

  在北魏那种注重身份地位的年代,阶层固化牢不可破,像高欢这种破落子弟想要翻身,必须抓住一切机会。他骑那匹打猎的马,还是贾显度送的,贾显度他爹是沃野镇的长史,而自己又是怀朔镇的别将。

  在高欢这些朋友中,就高欢混得最差。羯人侯景、鲜卑人孙腾都是怀朔镇的公务员,匈奴人刘贵、皇族后裔司马子如、蔡俊三人家里世代为官。但高欢为人洒脱,喜欢交朋友,哪怕自己最穷也要摸出身上最后一个铜板给朋友应急。所以,大家都推他为大哥。

  傍晚时分,高欢在婢女的指引下,在娄家大院见到了娄昭君。一个是英俊帅气,一个是温柔端庄;一个是豪气万丈,一个是落落大方。这是郎才女貌,二人一见如故。长此以往,情愫渐生。

  每次约会完,娄昭君都会拿出许多财物给高欢,并嘱咐高欢道:“高郎,我知道你是虎落平阳,我一眼就看出你是能干大事的人,赶紧拿这些东西去向我爹提亲。”娄昭君每次都处理得极其自然,丝毫不敢让高欢觉得自己在吃软饭。

  高欢拿锐利的目光,直勾勾看着娄昭君:“君,从来没有一个女生这么看重我、肯定我,我一定要娶你······”还不等高欢说完,娄昭君的嘴唇就迎了上去,那种浪漫时分,高欢将铭记一辈子。

  尽管岳父娄内干并瞧不起高欢,但无奈女儿就是看中了他,娄内干只得听从了掌上明珠的心意。

  喜结连理后,高欢得到了娄家支助的百匹马,他才有了资格去求官,镇将段长看到前来拜访的高欢,一下子就被他的仪表迷住了,赞不绝口说他有出息,并任命他为队长,手下管理100余人。

  高欢从此正式成为北魏边境的一名在编军官。后来段长又让他担任到洛阳的信使,这是个肥缺,而且能够有机会接触洛阳的达官贵人。

  这一干就是六年,他不停穿梭于边境和帝都之间,饱尝风霜雨雪,虽然是吃穿不愁,但始终没有仕途上更大的长进。眼看自己都奔三的人了,却依然不得志。还好他有个知己一样的妻子,娄昭君总是任劳任怨,在背后默默鼓励他·····

  高欢摸着嘴角的瘀血,想到了妻子那肯定的眼神,想到了麻翔的那副不可一世的嘴脸,又把视线转移到熊烟滚滚的张宅,尖刀一样的目光似乎要把北魏帝国这个大厦给刺穿一样。

  在太平盛世里,高欢这样的枭雄是无法出头的,但亲历张彝事件之后,他知道,他的机会就快来了。

  高欢的嘴角突然扬起了微笑,接着就远离了人群,朝驿站走去。他在等,他在等朝廷对这件事情的处理。

  4.处理意见

  第二天,侥幸逃过一劫的张仲瑀把打砸抢烧事件向小皇帝元诩详细报告了,5岁的小皇帝眨巴着眼睛扭头看看身边的母亲,胡太后。

  胡太后重重地拍了龙椅:“反了,简直是反了他们!”堂下的大臣也开始评头论足,开始骂那些鲜羽林军。

  胡太后是孝文帝元宏的儿媳妇,宣武帝元恪的皇后。自从元恪死后,她在武将于忠、太监刘腾、大臣崔光以及皇族元雍等多方势力的博弈之下,被推出来执掌朝政。

  这时,正在朝廷上的武卫将军于景(于忠之弟)咳嗽了两声,似乎在向胡太后传递什么信号。

  作为一个弱女子,胡太后要处理协调好鲜卑军人和汉族大臣之间的关系,这难度类似于在针尖上行走,动辄得咎,谁也得罪不起。一想到背后这些军政大佬,胡太后脸上的怒气即刻就消了。

  “那好吧,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只追究首恶,其他士兵就不予追究了。厚葬张彝一家,相应爵位和官职由张仲瑀继承。”胡太后说完后,长出一口气,两眼快速扫向于景、崔光、刘腾、张仲瑀等人,似乎在等着他们点头认可。

  于景等人只是默不作声,高声齐呼:“太后英明,圣上英明。”

  高欢得知朝廷的最终处理办法后,在房间里仰天大笑,健步如飞地骑上了马往怀朔赶去,路上只留下了他坚如磐石的身影······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两晋隋唐小说

后三国演义:隋唐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