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须弥界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能刷诡异好感度在线阅读

我能刷诡异好感度

悬疑 / 诡秘悬疑

48.31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10-02 23:12

书籍摘要: 午夜时分,街道的路灯不停闪烁陷入黑暗,头颅被撕开的疼痛。“欢迎来到须弥界,汤碗持有者。”冰冷的声音响起,世界发生了巨变……散发腐臭味的肉块零星散落在下水道,旁边似有人头形状的物品滚来滚去。通道里脚步声咚咚,黑暗尽头似乎切割着什么东西。保鲜膜不断颤栗,一张张惨白的面孔不断逼近。“嘿,你们也要来碗鸡汤吗?”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负十三班.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2名:兰月婵.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书友20170116140112625.
    书友等级: 见习

书友还看过

诡秘悬疑小说推荐

非正常灵魂穿越史在线阅读
每一个不愿离开这个世界的亡灵,心里都有一个执念。 每一个执念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或是亲情友情,旷世爱情,理想未成,仇恨未报...... 亦或是老兵不死,家丑国恨;平凡生活,足见伟大...... 一名考古专业的毕业生,被迫成为了一家专门接纳亡灵酒店的经理。
疯狂的小芦苇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那些年,我参加过的竞赛在线阅读
这一篇汇集了我从本科到研究生再到博士参加过的所有比赛经历,有本科生电子设计大赛、研究生电子设计大赛、机器人大赛、挑战杯(大挑)、研究生数模竞赛等。其中有我个人的感悟,也有对比赛中一些注意事项的提醒。如果有想参加这些比赛的书友们,可以当个参考来看一看。
IAMU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异案调解:我当律师那些年在线阅读
简介:我叫徐敬业,我的职业是一名律师,我接过各种案件,也写过各种调解书,可从来没有给活人和死人调解过,更不可能给活人和死人写调解书,可就是这么一个诡异案例,让我和一个“民俗大师”有了交集,自此,我的人生发生了逆转,经手了一件件奇葩案例,见证了更多悲欢离合。 直到……
禾枝乐乐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事无不可对人言在线阅读
是斑驳陆离的幻觉,也是诡谲灵异的人心。  他不过是个平凡到尘埃里的小警察,唯一心愿不过是想要破解二十几年前母亲从这个世界消失的秘密,却一个踉跄撞进了多方共同织就的网里。  十字路口面目皆非的领路人,用时光碎片妆点全身,那是一个个扑朔迷离的刑事案件,却逐渐拼凑出掩埋于皑皑白雪下,先知者嘶哑无声的诅咒。  事已至此了,没什么不能说的。
洱深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忆道录在线阅读
【业内人士改编】 题记 贫道理睿,于栖霞山七真宫修行。 入道以来,我和无数人产生交集,结下因缘,经历各种故事。 我将这些经历汇聚成这本道门回忆录。 我已尽力描绘,但那些生命交汇的世界实在辉煌诡谲,我所知道的不过冰山一角。 初次写作,还望诸位不吝赐教。 福生无量天尊。
墨旖爱跪香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迷入局在线阅读
或许村子里只有耋耄老人,才能回忆起那件丑陋的事。1988年冬山东一个极度贫困偏僻的村子里,正值过年期间,往深处寻,越来越不正常。或许希望只能寄托在…………
嗜睡老人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人间访谈回忆录在线阅读
访谈你身边遇到的事情
秋闹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迷宫之尽在线阅读
顾林安弄丢了妹妹顾若棠,为了找到她,被拉进了一个诡秘迷宫,只有找到出口才能找到真相。 可到最后,顾林安突然发现,我有妹妹吗?
妖无二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盗墓:我家末代族长是小哥在线阅读
【铁三角+不无脑+系统+主剧情线贴坑延伸+无女主无CP】 盗墓笔记世界的后世,海外张家后人张杌寻在探索张家古楼时意外身亡,熟料绑定了自称是亿万稻米们意念造就的系统,身穿到笔记开始的时期。 张杌寻的任务除了探寻父亲留下的笔记里关于所谓终极的真相,还有完成稻米们最强烈的意愿——不留遗憾。 一路机关重重,迷雾叠加。 真相究竟是什么? 白慈破茧,长生勿寻—— 他能否破开阻碍,寻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铁三角中,木鱼对小哥是亲人、崇拜、关心;对吴小邪是弟弟、自家崽子、照顾;对胖子是损友、信任、并肩作战的伙伴。 对潘子是为其忠诚、重情重义的尊重。 他们都是木鱼想要纳入羽翼保护的人。〉
太白十九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当前位置: 悬疑 诡秘悬疑 我能刷诡异好感度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须弥界

  “小伙子,你们老师下班都这么晚的吗?这都二十三点了,早上也没见你上班啊。。”

  暗阳市,一家普通的百货商店里,老板娘正在和眼前结账的年轻人说话。

  她的手脚很是麻利,商店里这个时候也就只有一个年轻人,她一边将年轻人买的东西装袋,一边和年轻人唠叨。

  年轻人看着二十岁左右,穿搭很随意,有些胡渣,头发凌乱,让人看起来就觉得像是忧郁的艺术家一样。

  “是啊,早上七点上班,晚上十点半下班。”

  “那走夜路要小心点,以前我这家店刚开不久的时候,最尽头的那个货架的最上面的那一排,不管摆放什么货物,那些货物都会莫名其妙的掉下来。”

  “而且每天都是固定在零点的时候,一排的货物好像被人推下来一样,有一次有一个客人经过那里,差点被砸到了头。”

  “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再往那里摆上货物。”

  “你家是住在那个方向吧,我看你每次离开店后都会走到那边去。”

  老板娘的话很多,年轻人每次过来买东西都会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所以老板娘对年轻人很是热心,她已经把年轻人的商品包装好,示意年轻人结账。

  “我租房在那边,那边的房租比较便宜。”年轻人拿出手机扫了老板娘的二维码这才把一袋子的零食拿过来。

  对老板娘讲的事情他没有很在意,上了一天的班,他实在是很累,没有太多的心思去管这个。

  “上一个月,有很多个年轻女人在你回家的那一段路失踪,至今都没有找到,你可要小心一些。”看见年轻人付款后,老板娘提醒了一声,看着年轻人离开。

  “这段路我常走,不会有事的,放心吧,老板娘!”

  拎着一袋子零食,程暖阳朝着自己的出租屋走去。

  离开商店将近四百米的距离时,街道上的路灯突然发出一声电流声,嗞的一声响起,路灯猛地一暗。

  “真是倒霉啊,这里的路灯居然坏了!”程暖阳抬起头想要看看突然熄灭的路灯。

  这一抬头立刻把他吓住了,一个碗在路灯熄灭后突然从半空之中出现,由远及近的落到程暖阳的头上。

  没等程暖阳躲开,碗在他的瞳孔之中越来越大,直接砸在他的额头上。

  一种像是头颅被撕开的疼痛传来,程暖阳倒在地上死死的抱着头,一直过了一分多钟,那种疼痛感才消失。

  他猛地摸向自己的头,头上什么伤都没有,他看向四周,四周根本就没有碗的碎片。

  这让本来想要破口大骂的他失去了骂的对象,“邪门了,难道我因为太过努力工作,出现幻觉了?”

  他朝着四周看了一眼,电灯变得一闪闪的,其它的地方没有任何变化。

  电流声不时从电灯里传播出来,这电灯闪得让他有一种恐怖片的既视感。

  诡异的感觉让他心头一寒,这种恐怖片的既视感让他现在就想离开,他迅速站了起来,想要逃离这里。

  在他的脚步迈出去的一瞬间,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欢迎来到须弥界,汤碗持有者。”

  “作为汤碗持有者,你每天都会进入须弥界,而且你每天能在须弥界活动五个小时,超过五个小时后,你将会彻底消失。”

  “重要提示,须弥界随时随地都会发生致命危险,请宿主好好的活下去。”

  “你必须完成至少一个任务才可以离开须弥界。”

  “每次完成任务都能获得不同的奖励。”

  “你随时都可以用意识召唤汤碗,鸡汤每天能在汤碗之中自动生成一碗,随着汤碗升级,生成的次数会增多。”

  “你可以让周围的任意对象喝下汤碗生成的鸡汤,喝下鸡汤的人会增加一点对你的好感度。”

  “当他的好感度达到十点的时候,你每天将能使用他的能力十秒钟!”

  “你获得了新手任务,请她喝一碗鸡汤。”

  “任务描述,她在地下等待很多天,到现在都没有人把她救出来。”

  “须弥界?我穿越了?”四周的景物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路灯已经不亮了,整个空间都是灰蒙蒙的,像是有一团迷雾笼罩在这里一样。

  程暖阳此时站在路灯的附近,路灯旁边的绿化道路的树木全部变成了焦黑状,旁边的房子更是显得老旧,一条条死掉的藤蔓把这些房子缠绕了起来,地上到处都是脱落的瓷砖。

  “我是被汤碗带进来这里的?”他心中无比震惊,这个场景妥妥的恐怖片现场。

  “先看看汤碗能不能带我离开!”他把手摊开,嘴巴默念汤碗二字,在他念出汤碗两个字的时候,汤碗好像变魔术一样瞬间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上。

  “这汤碗感觉就像是游戏系统一样,该不会是它把我拖进了一个恐怖游戏吧?”

  “还是说我已经被它给砸死了?”

  程暖阳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痛让他的脸都变形了。

  “还觉得疼,我还没死。”

  确认自己没事后,他把目光放到了汤碗之上。

  仔细的端详,汤碗之中有着一道道复杂的纹路,程暖阳不知道这些纹路有什么作用,他轻轻的点了点汤碗的内部。

  一个界面在他的面前打开,但是这个界面显示得并不完整,他只看到了“退出”两个字,只不过这两个字是暗的,不管他怎么点都没有反应。

  “看来真的要完成任务才行。”

  收起汤碗,程暖阳朝着前面看了过去。

  地面上全是废纸和尘土,垃圾凌乱的丢弃,一阵阵臭味在街道上飘散,两排斑驳的房子铺在街道两边,大多数的窗户已经破碎,漆黑的泊油路向着四周散发黑暗,显得极为阴森可怖。

  “根据任务的描述,我的任务对象应该是个女的。”

  “她现在到底在哪?”

  程暖阳推了一下眼前充满锈迹的金属大门,这扇门已经上了锁,他无法打开。

  “她在地下等待……”

  想到这句话,程暖阳的内心有些害怕,他怎么想都觉得这句话是在让他请一个死人喝鸡汤。

  他后退了两三步,脚下传出踩到铁盖上的声音。

  这时候,他才踩着一个下水道的井盖。

  井盖已经被锈蚀,但是还能承受住一个人的重量。

  他蹲下身去,看到井盖上有一片片黑褐色的痕迹,井盖的周围也有着些许的黑褐色的痕迹。

  “这些黑褐色的痕迹怎么看着有点像干掉的血迹?”

  中学生有时玩闹受伤,一些血液滴落在宿舍之中,程暖阳作为班主任有幸见过这些干掉的黑褐色血迹。

  “该不会在地下指的是在下水道里面吧?”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