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借年之喜庆 展文之新篇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16岁的余振生离开山西来到天津。从千里迢迢的回乡路到如今时代的巨变,生活习惯,人文水土,子女教育,老人赡养各种问题纠结这普通的家庭。和那些为了谋生,发展,诗和远方的人们一样,他们定居他乡。百年沧桑,国泰民安,心安之处即是吾乡。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芸渔歌.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飞儿0000.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书友20170203230313092.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人间百态小说推荐

山野神农在线阅读
【2020年全新金手指种田文】 李天因一次豪赌,惨遭破产后,意外收到一纸书信 ,独自回老家寻千金 ,想要东山再起 。 无意间在乡下祖屋获得天地奇宝玲珑塔,荒草一摸变灵药 ,猛兽一拍成保镖 ,从此开启悠闲的开挂人生 。 没事种种莱,养养鱼,山村逍遥,乡野轶事,轻松惬意的小日子,千金不换。
秦风汉水山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中心主任在线阅读
理工男韩路立志投身于商品经济大潮,成就自我,为了解决编制问题,为了逃离蛮不讲理的父亲,考到离家千里的事业单位,阴错阳差成了文艺机关的管理人员。 性格豪爽理性思维的韩路掉进一众把日子过得风花雪月,见花流泪对月伤心的文青们丛中,显得格格不入。 而这个时候,单位面临着改制,改事业编为企业。小韩同志大惊:“我这不是白考了吗?” 而在网络时代的冲击下,市文化艺术中心也是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破产。 堂堂小镇做题家,考试机器,自然不甘心就此沉沦,韩路时刻想着如何逃离这艘沉船。 无奈造化弄人,他不但不能离开,反成为这家单位的大家长,肩负着为这几百口子不食人间烟火的艺术家找口饭吃的重任。 “什么,宏扬传统文化?宏扬啥,没饭吃唱饿龙岗啊?” “市财政欠我们中心的绩效什么时候发,我谢谢你,我谢谢你八辈儿祖宗!” “什么,可以解决老婆问题……在这群不疯魔不成活的神经病里挑……我这是请尊菩萨回家供着?” “我不干了,不干了,调我去乡镇吧,哪怕是干个小科员。呜呜呜,这地儿就是一片苦海啊!” 市文化中心主任韩路韩老板要撂挑子。
衣山尽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王牌大记者在线阅读
有位前辈告诉我:做记者简单,做一名好记者太难,难在有没有良心。  一开始,我还不懂,甚至嗤之以鼻。  但,采访过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之后,我懂了,在这个物欲横流、人情冷漠的社会中,良心是多么的可贵。  我叫卓峰,我没有那么高尚,没有那么无私,但我还是有点良心,甚至还有点冲动,有点疯狂,这就是我的故事。  一个疯子记者的职业生涯。
大果子精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我是农民在线阅读
一位农民的奋斗史!  一座村庄的建设史!
Mr默默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橘尼尔在线阅读
本文篮球成分很高,经得起推敲。(现实走向) —— 「我不会区分感情的种类,我只在乎它的重量。 不管是亲情也好、友情也好、爱情也好, 只要到了足够的份量,那都会是一辈子难忘的。 而你……」 ——谨以此故事献给这辈子最好的那位朋友。
荼萧荣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在线阅读
综艺节目?没劲! 前些年,一水的参赛选手卖惨,不是死爹的、就是没娘的,最“幸福”的那个也是“全村最穷”的。 这几年,嘉宾又来劲了,表情那叫一个丰富,都跟痔疮“晚期”一样,呲牙咧嘴、一会哭一会笑的。 既然没劲,那就自己做一个综艺节目好了…… ……………… 注:本书中提到的演艺工作者姓名皆为虚构,如果您能通过那些名字联想到谁,与笔者无关。咔嚓!轰隆隆!诶?怎么打雷了?
小帅猫王仲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老黑猫在线阅读
路上偶遇一只猫,然后决定带它回家,一路上寻找自我的过程。
雷老雷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我在繁花深处等你在线阅读
她在二十五岁那年,将所有积蓄投资创业,历经好友的背叛与算计,第一次创业失败,破产。 在她处于人生低谷时,她没有被困难吓退,而是迎难而上,直面重重困难,最终赢回了属于她的一切。 且看她是如何东山再起的。
橙夏小语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终于出走在线阅读
一个年轻的生命,开始去面对生活,死亡,和爱的命题
崔槐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当前位置: 现实 人间百态 国泰民安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借年之喜庆 展文之新篇

  1936年初山西

  山西,因据太行山而得名。传说,女娲在这里补过天,后羿在这里射过日。绵延四百多公里的太行山,形成了黄土高坡和东部边界。它横亘在中国的东部,像是一道屏障,迈过他变可以从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到富饶肥沃的华北平原。静静的汾水,在这片崖壁夹持,峡谷毗连的山谷中流过,滋润孕育了一片晋中盆地。东南为阳,西北为阴,于是在这片东依太行,西接吕梁,断层山崖与山地相接地方,便有了汾阳城。

  汾阳城东,汾水分出一个枝杈,绵延着向东流去。沿着这条叫古文水,零星的散落这大大小小的村庄。在距离汾阳城二十里左右,文水经过一个安平的村庄。在这里,百十户人家明明白白的被划分成三种人,有钱人,普通人和穷人。

  有钱人家便是村中寥寥的几套深宅大院,其中雷家的院子最深,院前一大片平整的空地。

  传说,雷家祖上是豁得出的,倒腾土烟,开娼馆,开赌坊,凡事为人不齿的大抵都做过。却不知道怎么个时运,家出了个正经商人,忽的就该换了门庭,置了房置了地,还在城里经营起了布庄,染坊和酒楼的生意。原本雷家是打算举家搬到县城,但雷家老太爷不愿意挪动,就爱守着这村里的几百亩地。每天他最乐得的事,便是背手走在田间,监工着他家劳作的佃农;或是站住自己门前那开阔的门前空地,看着他的“江山”。

  普通人家是环绕雷家附近的一片瓦房,砖土的瓦房低矮的院墙在雷家大院的辉映下,显得的有些残旧和破败。这里住的多半是在雷家做了几年工的农户,攒了些闲钱置办的宅院。大抵是雷家人发迹时候做了太多亏心事,所以对乡里的这些还算有些照顾,加上现如今雷家当家人在城里的生意招揽伙计,也都是用乡里这些长工的家子女,便让这些人也多了收入,日子也还算宽筹。

  至于穷人,则是散落在村边沿河边茅草屋或是山脚破败的土窑里。他们有的是不愿雷家做工的人,有的甚至家里没什么像样的劳力。他们破衣烂衫,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活在这片土地上。

  但无论是哪种人,都会在同一时间变成一种人。那时间就是过年!

  一进腊月,那些在县城里做事,或者远走他乡的村民都陆续回到村里。不管是披星戴月走得头发黏在一起,衣着破烂,崴着脚上冻疮的叫回来的花子;还是在城里做事,衣着整齐大包小包回来的后生,甚至是外出做些小生意,担着扁担的商贩,还是抬着家伙什,或是肩头蹲着个猴子的卖艺人。

  他们被村口的孩子哄嚷着,孩子们奔跑喊着谁家的回来了,然后被家人迎进家门。不论是他们家人满载而回还是铩羽而归,都会过上一个快乐的新年。即便是那些不能回来的人,也想方设法给家里人捎信,让家里人知道,他们还活着。

  这里是他们的家,他们的根!

  过年了,村口再没有等盼着大人的那些,跺着脚冻得流鼻涕脸上都是椿儿的娃子。心灵手巧的妇人,用大红纸剪上窗贴,灶上蒸起花馍,孩子们穿上新衣。就连贫苦的人家,也都在旧棉袄上缀上了新补丁。家家户户的房子上冒气炊烟,和着落下的大雪,各家各户演绎着人间的悲喜。

  正月十五这天,也是这个年最后的一天,过了这一天,外出的人背着行李再次踏上他们的启程之路,村里便会恢复之前的宁静。当太阳已经上冻的文水折刺拉拉的白光,白雪覆盖的大地上一片星星点点的红色格外醒目。这红色除了各家的窗花对联,最耀眼的是雷家大院那片红火的张灯结彩。

  余振生从自家的院子走出来,朝那片张灯结彩走去。这个春节安平村有着不同一般的热闹了。年正月十四是雷老太的八十大寿,雷家除了要给老太爷做了大寿,还要在正月十五连同村里的老少一起掏秧歌祈福,早早的雷家就平整好院子前的那片空地,那片正是这片雪白莽莽中最红火的一处。

  此刻的余振生既有些兴奋,今天的武秧歌他第一次要武在重头戏狄青出场的队伍里。这个是作为已经年满十六岁的成年人才会有的仪式感,而这仪式感又让他茫然。十六岁,有钱人家的孩子还在读书,没钱人家的孩子也已经开始帮着家里干农户或者外出做工了。而他还赖着在家里,靠着父亲微薄的收入越发觉得自己像个村里的懒汉。可他有什么办法,家里是没地可种。即便有,自己也不会。余振生也想像村里的年轻人一样自己出去闯,余二河只是淡淡一句:“过了年!”

  现在年马上就过完了,看着前面的那片空场上人头攒动,几杆旗子迎风舞动,周围是喧嚣热闹,还有男人们招呼着约着结伴出发。余振生轻轻的叹了口气,他的目光在远离人群的那片斜坡上停留了一下。那里也有红色,一个红袄的女人正在斜坡上眺望着和雷家相反的方向,她的名字和她的人模样一样叫杏花。

  杏花是在等林二吧,想到林二余振生有点怅然了。

  村中普通人家里读过初中的只有林二和余振生,林二在雷家做事,听说还被派去到天津雷家的分号学徒。

  天津啊,南上海,北天津,在县城上过学的余振生知道,这可是如今中国最繁华的地方。那地方有多繁华,比县城还热闹吗?他多希望能走出这村,这县这太行山,到天津去看看。

  然而今年春节,林二却没从天津回来。余振生听过年来家拜年的人闲谈,林二也死了。传闻只是悄悄的,说是林二被抓紧了死背手。想到死背手三个字,余振生的后背一阵发凉。这令人山里人谈之色变的地方就是著名的黑窑,死背手顾名思义,下去就上不来,不死不罢休,死了还要捆着手脚,扔到万人坑。

  而这谣言在村里人似乎达成了默契,但凡知道传闻的也不会在林家人面前提起。现在余振生看到看着那被红棉袄裹得略显臃肿的身影,心里又泛起几分同情。

  随着走上通向雷家大院的土坡,离雷家大院越近,越能听清那锣鼓声,余振生感觉自己被人一拽紧着朝那片空场走,转头一看正是和他年岁相当已经帮家里务农多年的栓子。他正用他冻得发红的钳子般的手抓着余振生的胳膊,粗声粗气的说着:“振生,快点,今天雷老爷扮狄青呢,我们莫去晚了。”

  雷家大院空地上中央空出个舞台,周围里三圈外三圈挤满了人。雷家的当家人雷霆,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即承袭了雷家那种精壮又带着几分儒商的睿智,此刻已经披挂上阵。余振生则和几个村中十六到二十岁的小伙手持着棒围着雷霆一圈。

  雷霆一扬手举起手中棒,一个亮相鼓声咚咚,锵声起。装扮成武生的男人们,在场中用着带着武术动作与舞蹈动作柔和而成的武秧歌,在场中翻腾跳跃同时舞动击打中手中锣鼓。

  雷霆的亮相场边便是一阵喝彩,锣鼓点声紧凑起来,雷霆用手,臂,肘翻飞着棒,接下来一个踢腿转身,棒脱手飞起,鼓点暂停只等棒落。

  忽然一个女人凄凉尖锐的叫声,在这短短的空隙中,在场中传来格外刺耳。

  “雷老爷!林二是不是出事了?!”

  所有人都征了一下,这就像一层没被戳开的窗户纸,一旦戳开便能看到里面残乱破败。所有人中也包括雷霆,

  那个出落的像朵杏花般的女子正饱含眼泪的望着他。人们心仿佛在胸腔打起了结,又被揪着朝喉咙拽,打镲的村民干张着擎这两片大镲的手臂,似乎也忘记将两片镲合在一起。周围都静了。所有人屏住呼吸看着那棒落下,时间似乎凝滞了一般。

  不知道人群中谁喊了声不好,人们的目光立刻回到雷霆抛起的棒上,此时它正迅速的下落。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