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吃鬼食神

吃鬼食神在线阅读

吃鬼食神

乌鸡丁

悬疑·奇妙世界·4.3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3-06 10:50

经历了N次重生的宁音庄少爷,仍然一无是处。这第N+1次,他要怎样一改悲催的过去,咸鱼翻身呢?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回 初降世从来非初降世 了回天到底是了回天

  徐清感觉自己坠入了一口扣盖的砂锅。一片漆黑,一片空白。

  砂锅?为何是砂锅?

  意识如泡泡一样吹大,仿佛自己刚脱离母体,却被逼着瞬间成人。混沌中难免胀痛、撕裂。

  想起来龙去脉前,他须先搞清自己是谁。

  等等,他竟先认出了砂锅,而非自己?也许认得自己,本就要比认得一个叫什么砂锅的玩意儿难一些吧。

  待到可以差使眼皮,他艰难地撑开双眼。

  ……

  为何仍是一片漆黑!

  瞎子?那可太糟糕了。

  所幸未过多时,黑暗里现出了一点泛红的光明。不知大小,也难辨远近。

  那里究竟有些什么?他迫不及待想要知道。

  然而良久,周围依旧漆黑如故,好像井底观天,管中窥豹。

  但那亮点确实在缓缓放大,慢慢靠近。他所需的,无非一些耐心而已。

  ……

  可是真的太特么慢了!

  终于,朦胧之中他辨认出了,有一双大眼盯着自己。

  只有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越来越清晰,令他呼吸急促。

  不错,他已察觉到了呼吸。正与心跳竞速。

  “哥,他醒了!”

  女童的声音,料想不过六岁。

  时间推移,总算要与之对焦相视,那双眼睛却倏地闪到一边,逃出他的视线。

  后来整个闯进光明世界,徐清首先看见的却是一个男孩。

  男孩神色冷峻,右手握着一根三尺枝条,合着板眼敲打左手手心。枝条每次落下,徐清的心都为之震颤,仿佛鞭鞭抽在他的身上。

  男孩忽然歇手,而后用枝尖戳了戳徐清的胸口。

  “嘶—”一阵刺痛,徐清找到了身体。随之立刻感到凉风穿过,打了个寒颤。

  正值夕阳西照。

  他环顾左右,自己身处一片血色荒坟。树叶稀疏,枯草遍地。也不知从何得知,不远便有一座山庄,叫做“宁音”。想起这个名字,他寒毛直竖,却比刚才更冷。

  一个女童站在身侧,暖笑着望他。那双唯一熟悉的眼睛,便在她浑圆的脸上闪烁。

  徐清一扭身子,仍然动弹不得。

  ……

  自己竟被捆在一棵树上。像红柳肉串。

  “放开我!”

  男孩闻声面露喜色,好似听见了什么天大的佳讯,与女童相视点头,而后朝着徐清竖起拇指。

  “认得我吗?”男孩狞笑,歪头贴近徐清的脸问。

  “娃儿,管你是谁,游戏不该这样玩!”徐清拔高气势,瞪牢男孩。却因与他四目不齐,不慎显出了斗鸡眼。

  “答错。”少年突然撤回脖子,转身坐在地上,静候徐清修正回答。

  “啵!”怒火在徐清头脑中点亮一盏明灯。

  他得知,这个男孩今年十二,因单亲老爹一直在庄园打杂,得以出入无阻。

  “贱鄙小儿,再不解开我,你的麻烦不小!”

  男孩摇头。脸上的不屑让徐清牙根发痒。

  成串灯火相继点亮,万千音画灌入徐清脑海。桩桩件件,尽是男孩恶搞整人的儿戏,徐清也没少遭他的罪。

  可笑这顽童,自觉骨骼惊奇,今日里自称千里眼,明日里叫嚣顺风耳,都是些说书演义里听来的天马行空、异想天开。还曾一度怀疑自己有穿墙遁地的本事,最后只撞得鼻青脸肿才饮恨罢休。

  可叹自己竟长年被这个杂役家的毛头欺负,怎么混的?

  “林东有!”

  “答对了!”一旁女童抢着拍手叫好。是这林东有的妹妹,林西怀。

  “解开罢,保证不因此打你!”徐清长舒口气,心中有了指望。以为刚一降临,就要重回天国了,还好一场虚惊。孩子玩耍而已,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考验尚未结束。还不能放你。”林东有干脆躺平在地。

  认出他来还不算结束?徐清忍不住翻个白眼。

  “趁我闲暇,快考快验。”

  东有直起身子,认真地问:“谁绑的你?”

  徐清一惊。

  难道另有其人?到底还有几人参与了这游戏?

  ……

  “好玩吗?”

  徐清的茫然,被一个二十出头,五大三粗的壮小伙子打断。

  林东有应是听声便认得此人,压根不正眼瞧他,斜眼扁嘴道:“哟,刚得高升的大忙人,难为你抽空来这里闲逛!”

  这小伙儿竟也不回话,自顾走到徐清身旁,摩挲他身上的麻绳说:“倒是新奇的玩法。”

  “咱们若是相熟,休要说笑,替我解开。”

  “这有何难?”马当牛挑衅眼神望向东有。

  徐清希望重燃,愁眉稍展。

  谁知,小伙儿刚要去解,或是瞥见了东有手上的枝条,又突然收了手说:

  “我看你衣服完整,也没伤痕,似乎还未玩到尽兴。这就贸然解开,岂不坏了这有趣的游戏?”

  徐清顿觉冷水浇背,这是什么不正的世道,还有好人吗?

  “啵!”他想起此人,是良牧蕃育的马当牛。

  所谓良牧蕃育,专门负责养些猪羊鸡鸭等畜禽,种些桃李蒜茄类果蔬,要地位没地位,要油水没油水,是庄里最卑微的部门。

  这个马当牛一直在那里混日子,最近才被调到杂役处抵用,其实也是个难当大任的。此前他和林东有,不顾年纪,纠住徐清,经常玩在一处。两人多半时在吵架斗嘴,单要从中调停,已叫徐清精疲力竭。也是最近,不知怎的突然疏离了,好几日没来打诨。

  徐清望向林东有,试探地问:“他绑的我?”

  马当牛不等东有评断,抢着摇头否认:“纯属构陷,我怎敢这般对待少爷?”

  语气却略带奚落。

  “啪啪啪!”徐清脑中火星迸发。自己是这山庄的少爷,匪夷所思!

  “胡闹够了!马当牛,你还不来救我!”

  马当牛冲林东有一笑,走近徐清,再度伸手要去解那绳结。

  蓦地,林东有冲将过去,一把推开马当牛。

  “危机尚未解除,劝你少管闲事!”

  “我偏要解!”马当牛本来不甚坚决,这下倒不解不快。

  林东有咬牙,自马当牛身后跃起,悬空挂在他的脖颈上。

  马当牛一时不备,撑持不住。两人滚在枯草堆里,撕巴起来。

  还有个西怀,宛若奓毛的野猫,窜来揪住马当牛辫子,一双大眼已红得不似刚才清澈。

  徐清见他们绕在自己左右,你来我往,忽上忽下,一时难分难解。担心马当牛败下阵来,大喊:“可别制不服两个娃娃!”

  ……

  “你站住!”路边传来女人话音。

  余人皆未留意。只有马当牛突然惊恐起来,拼死站直。任凭东有、西怀扯脖拽腿,纹丝不动。经得一番撕扯,还能大气不喘,足见体魄非凡。只是脸上憋得猩红,露了些马脚。

  “放手,我非取那小贼性命不可!”那边又有男人说话。

  徐清、东有闻言,都惊兽般伸直脖子不敢出声。

  西怀收得最慢,此时一口咬在马当牛腿上。

  “啊呜——”马当牛再坚韧也终究难忍,疼得狼嚎出来。

  “什么人?”话音未落,一对双十男女已从天而降。白袍折扇书生相,紫衫短剑侠女风。

  徐清盯着他们看了半晌,头脑中照不亮半点关于此二人的记忆,一时不敢说话。

  男子将在场每人各看一眼,似乎毫无兴趣,转身要走。

  女子一把将他拉住,说:“别去!”

  原来无仇。

  徐清这才放胆轻声请求:“可否为我解开?”

  二人充耳不闻,兀自对话。

  “我绝不给他活路!”

  “敢伤他一根汗毛,你我不再是兄妹!”

  “你……他这么对你,你不恨他,反倒来威胁我?”

  “我的事,不用你管!”

  “二位,何不先助我解围,再聊家常?”徐清忍不住插嘴。

  女子料想唬住了兄长,甩下他的手臂,娇哼一声,走去松绑。温热纤手沿着绳索,划去搜找绳结,磨得徐清全身酥麻。

  “快快快!”徐清大喜。

  林东有、马当牛异口同声叫道:“住手!”

  女子朝着声音望去,从大到小几人皆是披头散发,凌乱狼藉。举拳呵斥:“适可而止!”

  忽而眉头微抬,望着马当牛问:“你有几分面熟,咱们见过么?”

  马当牛慌张低头,拨拉乱发盖脸,连叫:“不是我!不是我……”

  男子冷笑:“亏你生得虎背熊腰,拗不过两个孩子?”

  马当牛遮不完的脸颊,一时通红。

  徐清叹息:“可说呢,中看不中用!”

  马当牛抬头挺胸喝道:“徐清,人前说话注意分寸!你也十七八了,不比我狼狈?”说完瞄那女子一眼,又颔首偻背,缩了回去。

  徐清一吸鼻子,望天撇嘴。

  “你就是徐清?”男女两人皆是一震,瞠目转身。

  “不知……该是不该?”徐清觉察到不安,两眼直转。

  “纳命来!”男子一抖折扇,扇骨里顶出一排寸长钢针,齐刷刷发出冽冽寒光。刹那,屈膝纵至徐清眼前。

  结论下早了,看来还不是一般的小仇!

  马当牛见状窜逃进了坟堆。东有也护住西怀,退避三舍。

  徐清大惊失色,紧闭双眼,张嘴大喊。

  喊了很久,未感伤痛,只听得“锵锵”声在耳边响起,脸上不时拂过阵阵香风。眯眼察看,原来是那女子挡在了自己身前,正与男子短兵相接。

  徐清死里逃生,呼唤东有:“别玩了,这是真要命,快来放了我!”

  只见女子短剑狂舞,将男子逼退。

  东有皱眉摇头,叫问徐清:“谁绑的你?”

  再看男子纸扇翻飞,向徐清压境。

  徐清仰天长嚎:“救命!”

  女子斜跃而起,抱住树干,在徐清头顶飞绕一圈,挺剑刺出。

  衣摆撩过徐清后颈,他觉得冰冷刺骨,吓得缩起脖子,如惊弓之鸟,瑟瑟发抖。

  东有遮眼回嚷:“谁绑的你,快想!”

  男子后退几步,合扇挑开剑尖,闪身扼住女子手臂,借势将其重摔在地。立刻转身,抖出钢针,衣摆飞扬,直指徐清袭来。

  女子起身不及,只能干瞪双眼。

  徐清咬牙埋头,想到满头大汗,头脑中始终只有这几人而已。到底是谁绑了自己,为什么?

  努力无果,惊恐抬头。

  男子眼里的杀气推着针尖的寒光,已到眼前。

  徐清意冷,闭上眼睛等死。

  日头收起了光芒,落下山去。

  这一生,何其短暂!

  “你逼我自尽吗?”女子双膝跪地,短剑架在自己肩上。

  男子慌忙按下手臂,衣摆垂落。刚才身形卷起的风势,随后扑在徐清脸上。

  徐清瞪大双眼。男子缩小的瞳孔,贴在眼前。

  自尽?

  “砰!”他头脑中瞬间灯火通明。

  “是我……”徐清力竭,昏厥之前喃语,“是我下令,绑住自己!”

  滚滚面条河,从煎饼湖发源,向东绵延几千里,流到一座馒头山。

  馒头山上有间迟归筑。四十多年前,筑中办了一场祭天宴,严筛名庖佳厨献技,满邀达官显贵品尝。

  据说迟归筑里有一食神,那些庖厨经他指点,个个厨艺一飞冲天。席上但凡尝过一筷半匙的,人人赞不绝口,念念难忘。

  迟归筑一举成为美食的胜地。

  此后每过七载,依旧在此,仅设一宴。天下豪客无不趋之若鹜,乡野村夫有则奔走相告。宴席仍要层层选拔火炊,却只许入选的庖厨各举一人,成为坐上之宾。任你多大的官,多富的商,若想另辟新径、投机取巧,吃到的只有闭门羹。

  因此,有实力的,反过来四处寻觅发掘有潜力的厨师,再令其参加选拔,一旦成功,便可双双打包进场;没能耐的,只好绕着山脚游历嗟叹,再在周遭找个饭馆点几道菜,东施效颦,自我安慰一番。

  渐渐地,十里八乡的厨师培训、庖丁拍卖光怪陆离,但个个门庭若市;围绕着馒头山一圈圈建起的食府酒家鳞次栉比,却家家热火朝天。

  既然如此,还有一个团体,自然不可或缺。各条道路上,都有繁忙的运输车队经过。押运的人穿着统一的红色衣服,胸口绣着白色的“威远”二字。车上装着的,是天下云集而来的生鲜野味,百样食材。有些车上,笼子里关着飞禽走兽,种类繁多却个个恐惧暴躁。一旦踏进馒头山的地界,同样配置的人马,却换成了黑色绣金字的衣服。

  这倒不足为奇,怪的是笼中的那些奇珍异宝,眼神里恐惧依旧,却显得有些些飘忽,仿佛突然多了重重心事。

  这里也有秋去春来,此时腐朽里蕴藏着生机。鲜有人想起,那些枯黄的,也都曾是嫩芽。

  深夜,一位身姿飒爽的女镖师,带领着一支黑衣车队,所到之处道路都被压出深深的沟壑。他们经过一面黑玉般的湖泊,进了馒头山脚下的宁音庄。

  半月后的一个凌晨,月亮已经下工,太阳却还没来得及赶来应卯。宁音庄里,借着排排灯笼,隐约可见人头攒动。全庄上下,都在忙着准备今日的济民会。

  说是全庄,大概有点太过绝对了。总有些位高权重的,用不着劳碌,也该有些黄发垂髫的,担不得事情,还有些……

  “如何?”

  即便五步一个灯笼,庄子里多的是照不亮的角落。就在某个暗处,两个黑影背靠背站着。

  “人带到了。”

  “我教你的话,都说给他听了吗?”

  “是,一字不差。”

  “好,那咱们就等着看戏吧。”

  听不出整的什么幺蛾子,可无论如何,这一座庄园怕是再难太平了。

  “哥,昨晚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什么声音?”

  “我也说不好,就是听起来浑身发冷的那种……嗷嗷的……吓得我整夜没敢去茅房……”

  “门后那摊尿你撒的?”

  听不出说的什么鬼东西,可无论如何,这两个活宝怕是整不出什么幺蛾子。

  “嘘……”二人像是听到了动静,收住了声。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奇妙世界小说

吃鬼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