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香心在线阅读

茉莉香心

现代言情 / 民国情缘

4.7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5-05 00:00

书籍摘要: 一场舞会,一枝花,一线香,她终于等到他主动从云端走下,却不知自己也早已沦陷其中,输得一败涂地。“亭姝,那个答案我希望你听的。”“我愿意做你的同志。”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她告诫江则延,“我没有收到过爱,所以实在不会爱人,若我关心一个人,也必定是虚情假意,可惜我不爱你,连虚情假意也不愿陪你做。这样,你可还愿意在我身上费时?”他咬开还带心的莲子,笑了笑:“可是连你不爱我的样子我都喜欢。”作者的话:剧里面有两条爱情线,女主略带疯病,两个男主都很聪明,女主爱与不爱的选择无关谁好谁坏,只是和女主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所以选择不同。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舞会

  这几天入了伏,一到八九点钟那沥青路上便升腾着一阵阵热气,路上的人像蒸笼里的螃蟹肚子里的油膏都从里浮到脸上,远远瞧着头发丝里都带着焦油气。趁着天将亮未亮,各家的阿妈、太太都赶来市场买菜,王月华挎着菜篮子蹲在地上挑拣糊着泥的莲藕有无烂眼儿,一旁认识的阿妈好奇道:“王家奶奶,怎么是你亲自来买菜?”王月华拍拍手上的泥屑道:“昨儿家里来电话,说是先生太太要回来住一段日子,我们家小姐也来。”那阿妈笑道:“原来是奶儿子回来了,怪不得乐的你亲来一趟。”王月华听这称呼心里称意,嘴上却不接话茬,道:“那我先走了,估摸着这会就到呢。”“这么早?别是出什么急事了。”王月华听这话有些不高兴,心里却也有几分担忧,面上却不显,打发道:“能有什么事,我真走了。”

  一面加快步子往家里走去。到了家门口正撞见王老爷的车开进去,她急忙跟上去,车开到后花园,王先生和太太并司机下了车,王亭正见是王月华穿着一身蓝色棉布衣裤,挎着菜篮子,道:“王妈怎么是你去买菜,其他人呢?”王月华道:“知道你们回来我高兴,乐得跑两脚。”王太太笑道:“您年纪大了,在这帮我们看房子就够了,跑那么远一会腿又该疼了。”王月华往车后看了看,道:“怎么没见小姐少爷,不是说一块来的吗?”王太太拉过她穿过草坪往前面大厅走去,一边道:“来了来了,他们车子路上坏了,停在码头上,过会就到。”

  王月华点点头,想起买菜时的话,有些担忧,往年都是过年他们才回一趟老宅,便问道:“家里都还好吧?”王太太道:“都好,都好,您别担心,都是梁远那孩子昨天跟他爸爸吵架,亭正气不过打了他,谁知道他不声不响地一个人跑了,我们打给他朋友才知道他半夜买的来南京的火车票,这才连夜开车赶来这里。”王月华笑道:“小孩子哪有不好折腾的,老爷年轻时候也没少被老太爷打,大了以后可再没动过他一个手指头,少爷大了,也该顾着他的脸皮才是。”王太太道:“可不是,老爷总说我慈母多败儿,回头我把您这话说给他听听去。不过梁远也确实该管教,您是不知道...”

  话音未落,便见王梁远戴着一顶香槟色长帽大步走来,道:“您又跟阿妈说我什么坏话呢?”王月华见他身后跟着一身洋装波浪大卷的女孩和一身西装的男孩子,笑得眼眯成一条缝,“没说您,小姐又长高了,这是?”王亭姝拉过身边的男孩道:“江家的江则延,您不记得了,以前暑假来过的。”王月华道:“记得记得,就是好久没见了,一时间没认出来。”

  一行人都到了家里,又打算常住,王太太记着晚上还有宋家的舞会应酬,吩咐下人采买后又亲自出门现买几套成衣。王月华见亭姝回来时神色便有些怏怏的,径自上楼关了房门,便剥了些莲蓬给她端上去。“小姐?”亭姝躺在被子里,转过身去,她摸了摸亭姝柔顺的头发,道:“谁惹小姐不开心了?给阿妈说说。”亭姝心里的委屈顿时被触发,把被子往上拉了拉盖住头,把自己包起来。王月华递了张帕子塞进被子里,过了一会亭姝便红着眼坐起身,道:“也没什么,有人来找大哥提亲。”“提亲不是正常吗,你不喜欢就告诉老爷拒掉就是。”亭姝道:“那个草包是什么东西也敢来找我提亲!我去哪他都在,阴魂不散,弄的他们都拿我们打趣,他也配!仗着家里当个破官就敢半夜爬我后院的墙,偏我还只有躲的份。”

  王月华听到这里也一惊:“小姐没出事吧?我就说这大半夜里回来准没什么好事,太太还藏着不叫我知道。”亭姝道:“现在没事了。”王月华知道王老爷最是个圆软性子,小姐从小就眼里不揉沙子,可到底亲兄妹不比亲父女,王老爷自然是叫自家妹子能忍就忍,只得安慰道:“老话说民不与官斗,还好小姐没事,那个爬坟压山的自然有现世报,小姐也大了,在学校有没有男朋友?”亭姝摇摇头,王月华道:“别说王妈又说这些老话,我说小姐还是要放亮眼睛找个人品端正的孩子嫁了,趁着少爷还没结婚一家人没有嫌隙,太太也要对你这个妹子上心些,可千万别学那些女孩子,讲什么独立谈什么爱呀的,这世上就是人世,庙里的和尚化缘还要找施主呢,世人谁不是你靠我我靠你,那些男人不也是靠着祖辈留下的东西在外面充体面,倒要叫女人独立。”她见亭姝不反驳,便继续道:“太太不是说晚上有蔡司令家的舞会吗,小姐打扮打扮也去跳个舞,主动些也没什么。”亭姝不愿与她谈这些,敷衍道:“知道了阿妈。”

  江则延和王梁远看过房间转到亭姝这里,道:“柳姨叫我们下去试衣服呢,晚上去跳舞。”亭姝不愿和王妈再啰嗦,便痛快下楼挑了件洋装,看着王太太对着镜子试来试去,心下无聊,便出去花园里荡秋千。

  这栋小洋楼以前是老式三进的宅子,她小时候总是在院子里站着背诗,父亲就坐在石凳上喝茶,父亲去世后大哥就把这里翻新成了西式建筑,从铁栅栏大门进来后便是一片草坪,中间一个双鱼跃空的喷泉,再往前走便是主楼,主楼之后便是花园,一进来便可看到远处的花架回廊上火红的杜鹃花。

  荡着荡着忽觉身后有人在推她,转头见是江则延,道:“怎么不在客厅喝茶?”江则延道:“自然是给你送礼来了。”亭姝停下转过身对着江则延坐下,他从口袋拿出一个黑丝绒盒子,拉过亭姝的手系上一条水晶手链。亭姝伸手在光下细细打量,随着手腕转动,水晶便折射出淡淡的柔光,链子的接口处刻着一串英文字,她慢慢念出声,“Liebe?也不像是我的名字。”

  江则延笑道:“当然不是你的名字,德国的牌子,生日快乐!”亭姝有些意外,“谢谢,你是今天第一个祝福我的人。”江则延转到她背后也坐在了秋千上道:“坐在这想什么呢?”亭姝道:“在想工作,毕业后也在家里待了一年了,脑子都要待笨了。”江则延道:“要不要来我这里上班?”亭姝道:“你不是昨天才回国的吗,就找到工作了?”江则延笑道:“怎么说我也是留过洋的。”亭姝道:“不去,我去医院能干什么?”江则延道:“也是,医院里病人多,也不好,等我上了班再给你留意留意。”亭姝道:“不过江叔也同意你去上班?”江则延道:“没看我带着行李箱么?我一下船就去了你家,我还没告诉他我回来的事呢。”亭姝摇摇头,叹道:“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亭姝~则延~出发了!”“哎,来了。”江则延听王太太叫,起身道:“走吧。”

  头顶的灯红蓝交错晃动着,晃得她发困,两个男孩跟着王先生去交际,她陪王太太见了几个太太小姐有些无聊,便坐在沙发上观察舞池里扭动的人群。眼前的视线蓦地被挡住,她抬头看是谁,一时间有些陌生,盯着来人那双眼睛一动不动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她试探道:“周文也?”周文也道:“认出来了?”亭姝见他额头渗了细细的汗,道:“这么热,怎么不脱掉外套?”周文也道:“跳舞时给人撞到,白衬衫上都是酒渍,难看得很。”亭姝笑了笑,请他坐下,周文也道:“坐着怪无聊的,出去走走?”

  亭姝望见舞池那头几个神情严肃的男人正在问些什么,猜又是来抓人的,心下厌烦,趁着他们还没往这边来,便应言起身出了门透气。刚出门,空气便清了不少,她吸一口气,道:“又是来抓乱党的,三天两头,我以为只BJ这样,到了这里还是一样。”周文也道:“正是乱的时候,可叫他们这些拿枪的威风了,我们也只有躲着的份了。”

  晚风飒飒吹来,伴着一阵蝉鸣声和树叶的婆娑声,吹散了堆得厚厚的空气。风也走后,只有亭姝走路的一哒一哒的高跟鞋响,两人都在想话茬,沉默间只剩下了走路这个动作。同行不好隔得太原,可关系又非亲密,便要彼此在不经意间维持一段距离以故作大方。亭姝想,什么关系就做什么事情属实不错,譬如散步,要关系亲密才散的舒服,否则不只耗费体力还损心费脑,譬如上级和下级,晚辈和长辈,老板和员工,还有关系暧昧的男女。有时不免轻碰到周文也的手臂,腰,或是擦过衣角,双方明明有些异样情绪,却又不好明说,依旧要保持一段不可明说的距离。

  亭姝呼吸间突觉一阵清甜的香气,香味虽重,却不腻,周围都是树,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味道。便继续往前走了段路,直至香气消失,她倒过来又有隐隐的气息,料想就是这棵树,毕竟此时四顾无树。她道:“这么香,又不开花,真奇怪。”周文也道:“这是女贞,不是不开花,是花太小,一丛丛藏在叶子里,晚上看不清而已。”亭姝道:“这名字难听得很,你居然连这也知道,在大学不会是学的农学吧?”周文也笑道:“我学的法学,以后要打官司尽管找我。”亭姝道:“那还是别常见的好。”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在树下的长椅上坐下,亭姝忽然听见身后有什么声音,吓了一跳,周文也道:“怎么了?”亭姝道:“树后面像有什么东西。”周文也道:“你在这等等,我去看看。”说完便钻进了树丛里,她听见一阵枝叶的响动,正要进去就见周文也拎着一只小猫的后脖颈出来,见亭姝没有接过的意思便自己抱在手上摸了摸,亭姝一向怕脏不愿碰这些动物,见它在周文也手里听话,便也忍不住去摸它的脑袋。周文也道:“你喜欢猫?”亭姝道:“还行,不过没养过。”周文也道:“对猫毛过敏吗?”亭姝又伸手去摸它搭在西装上的脚,一边道:“之前上学没空,买回来也是给家里的阿妈养,和我也不亲,何必费心。”周文也笑道:“这倒也是。”突然一声尖锐的哨响,明晃晃的手电朝两人照来,那猫受了惊吓在亭姝手上抓了一道,飞快跳下溜走了。

  周文也皱眉替亭姝挡着光,见是一队着军服的兵走来,问道:“有什么事么?”那人道:“检查请帖。”周文也从口袋拿出请帖递给那人,亭姝穿着裙子便道:“我没带包来,我叫王亭姝,你们回头核对一下名单就是了。”那人扫了她一眼道:“我们可没空,你到底有没有?”周文也握了握亭姝的手,对他们笑道:“那你们跟我们走一趟吧,应该是落在里面了。”于是两人便回了大厅里,找到包里的请柬检查完后,亭姝被弄得闷气,坐着喝了好几口水。周文也看出她生气,提议道:“我们也去跳一支?”亭姝见他微微挽起的衣袖,知道他在逗自己开心,也收敛了脾气,笑道:“我不会。”周文也知她是怕自己热出汗出糗,看向那对穿着全套西装洋裙的中年夫妇,道:“我想我还不算太怪。”亭姝则示意那对穿长衫旗袍的男女,“怪是不怪,只是我猜那位先生要更舒服些。”周文也笑着没做声,亭姝接道:“或许下次你穿长衫的时候我就会了。”

  周文也吃了口蛋糕,道:“你学过法文吗?”亭姝道:“会一点,但真要交际起来就不行了。”周文也道:“我来这是有个生意要和法国人谈,方不方便做一天的翻译?”见亭姝犹豫,又道:“其实只是陪他逛逛,会说你好再见,介绍几个菜名就够了。”亭姝道:“好吧,单子不成可别找我。”周文也道:“成不成都有薪水,放心吧。”一边从口袋拿出笔道:“到时怎么联系你?”亭姝接过笔,见他摸了摸口袋,又伸出手掌道:“平日总带只笔装饰,却没带纸来,先写这吧。”亭姝见他说得大方,也不好扭捏,只好用食指和拇指轻托着他手掌的边缘,一边写了现在的住址电话,不知是否是她脸太热的缘故,她觉得他的手心意外的冰凉,看他面色不佳,料想他身体也应该不太好。周文也待亭姝写完看了眼手表,道:“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再见。”

  亭姝向他摆摆手,此时王亭正一行人也朝这边过来,几人打了个照面,王梁远站着不动直直盯着他,直到江则延连个背影都没了,王太太道:“看什么呢?”“没什么。”亭姝道:“可以回家了?”王太太笑道:“是啊,总算叫你等到了,几个太太都想见见你,你倒一个人在这躲清闲,走走走,我给你说说那几个孩子的情况。”王太太拉着亭姝上车介绍着她物色的几家同龄男孩的情况。

  王梁远和江则延两人坐在后一辆车,江则延道:“柳姨还是这么风风火火的。”王梁远道:“今天是她,明天就该我了,还是你好,江叔可从来不管这些事。”江则延道:“轮到你挨他的揍你就不这么想了。”王梁远想了想小时候江行盛打好友的样子,江行盛军人出身那拳头可是实打实的落下去,江则延也是从小被他揍到大,扛出一身硬皮来,他想想就有些怵。

  他凑到江则延耳边道:“想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吗?”江则延看了一副神秘的表情,故意道:“不想。”王梁远嗤了一声,“得了吧你,我可提醒你,你再不主动,别人可就后来居上了。”

  江则延道:“什么意思?”王梁远搂过他的肩膀道:“还藏着呢,你喜欢王亭姝只要没瞎眼的都看得出来。”

  王太太下了车见两人迟迟不出来,拉着亭姝走过去敲了敲车窗:“怎么还坐着呢,大夏天的闷出痱子了,聊什么呢?”王梁远走出车门,意有所指道:“在说则延的心上人呢。”

  王太太八卦的心被点起,激动道:“是吗,是哪家小姐?哪天也带过来我们看看。”

  江则延笑着和王梁远对视了一眼,道:“她还不知道呢,等我们恋爱了再告诉您。”

  王太太道:“好,下次可要带来家里吃饭,你看中的人肯定没错的。王梁远成天在外面鬼混,他要有你半点省心,我就...”话未说完,王梁远便大步走进客厅上了二楼,王太太火气直冒,跟着追了上去:“王梁远!你现在是半句话都听不进了是吧,你给我等着…”

  柳唤云踏着高跟鞋噔噔噔上了楼,只剩下王亭姝和江则延两人,江则延道:“王叔呢?”“我看他直接找崔管家去了,不知道商量什么事。”江则延道:“听说今晚十二点点有流星,一起去看看?”

  亭姝一直记着给周文也做翻译的事,没听清便心不在焉应了,回房后找出封在书柜里的法语书写写画画,正看得入神,听见有人敲门。

  “谁啊?”

  “是我。”

  亭姝闻言开了门,道:“什么事啊?”江则延笑道:“你忘了?说好晚上去看流星的。”“去哪?”“当然是楼下。”亭姝这才想起来,道:“要不去楼上看吧,楼顶凉快,我其实快睡着了,现在好困。”江则延见她闪躲,道:“其实我有话跟你说。”亭姝道:“要不明天说,我真累了。”江则延见她一直站在门口不动,突然他转身自顾自下楼道:“我在花园等你。”

  亭姝见他真的要去花园,急忙跟了上去,走到园门口,忽见有个人躲在树后,前面围墙那头的树从里传来石头和铁触碰的声音和人的喘气声,亭姝拉住他道:“别去。”他回头紧张地捂住她的嘴,嘘了一声,但树后那人已警觉地发现了他们,是王妈!

书友还看过

民国情缘小说推荐

不夜城1931在线阅读
白薇箬不明白为什么易峥会看上自己,或是当初的惊鸿一瞥,亦或是求而不得的执念。  从上海到巴黎,跨越了整个大洋的追逐,她动了心,只是在感情的追逐中,谁先动了心,谁便输了一局。
米酒煮蛋
日更千字
民国情缘
日月相离在线阅读
战火纷飞的年代,残酷的现实中仍可找到宝贵的温情。如何才能守住这份温暖,即使为此拼尽全力,也愿意为此放手一搏!当自己一次次失去这样的温情,是否能够有勇气带着回忆生活下去?一个又一个逝去的身影或许我们的身心带来了阴影,但永远不要放弃在黑暗中前行!
单细胞遗传学家
日更千字
民国情缘
刁蛮新娘在线阅读
龙府刁蛮二千金龙莹莹大婚之日上错了花轿,嫁给了林秋寒,谁料林秋寒掀开盖头后……
独孤千寒
日更千字
民国情缘
累世今拾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作家C79R5z
日更千字
民国情缘
千金落幕在线阅读
一次偶然邂逅了上海滩孤傲的黑狼莫正议,两颗碰撞的心,就此点燃,而吴灵的出现彻底改变了莫正议的一生…… 当千金身份被一点点揭晓后,满怀期待的回杭州认亲,不料却被姐姐叶雪误以为她的出现是为了跟她争宠,两人发生争执,将她推向漆黑的大街。吴灵以为要丧命于此时,被上海商会的执行董事长莫正议所救,在他的细心照料下,吴灵感受到了莫正议的温软,刘晓莲告知吴灵是莫正议未婚妻这件事,她虽然震惊却没有怀疑,深信不疑的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决定留在他的身边……
熠翊公子
日更千字
民国情缘
寻亲情缘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黄芪党参当归
日更千字
民国情缘
花开花落不自知在线阅读
乱世爱情,你我遇见,幸与不幸,花开花落不自知
白残花
日更千字
民国情缘
金玉流年在线阅读
只是和弟弟溜出去买了个桂花糕,  再回家的时候一切都崩塌了。  她要好好活着!  只有活着才能保护好弟弟,也只有活着才能查明金家大火的真相。  他是梨园新秀,  在师父的精心教导下一战成名。  前程似锦的他无从得知一个天大的阴谋在等着他。  她与他,看似无关的两个人,却因为这阴谋紧紧系在了一起。  宁愿站着死!  不要藏着生!  本故事根据民国八大奇案《枪毙刘汉臣》改编。
狐狸大神
日更千字
民国情缘
我不是你说的妇人之仁在线阅读
一朝旧梦,
美丽动人的姐
日更千字
民国情缘
当前位置: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茉莉香心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