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壹回 前世今生两渺茫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曹操穿越武大郎在线阅读

曹操穿越武大郎

暂无评分/0人评过

历史 / 两宋元明

32.2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正月里的一天,曹操正自昏沉,忽听见耳边有个妇人声音:“大郎,起来吃药了……”故事就此拉开大幕——“汝这等契丹、女真野人,可知一汉能当五胡吗?”“赵家这等天子,如何配受万民奉养?”“宋江小儿,凭你也配自比刘备?”“吴用,你是孤见过的最无用的军师了。”“林教头,孤的虎豹骑以后就交给你了!”“吾旗所指,皆为中华,若不臣服,便为尘土!”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幻羽.
    粉丝等级:
  • 粉丝第2名:看书从不充钱.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3名:少喝热水多喝酒.
    粉丝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我在明末有套房在线阅读
明末乱世,天灾人祸,遍地烽火,血流成河。 这是一个尸山血海血火交织的年代。 这是一个人命贱如蝼蚁的时代。 然而,对于全旭来说,明末却是他的天堂。 且看一个可以穿越两个时空的全旭,如何打造一个横跨现世与明末的超级帝国。 普通书群:617604339(所有人可以进) VIP书群:732577450(两千以上粉丝值可进)
tx程志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1625冰封帝国在线阅读
新书《明末流贼模拟器》发布! 这是一片广袤无垠的土地 白桦、雪松、冷杉,鳞次栉比 草原、森林、苔原,星罗棋布 大河、湖泊、沼泽,人之所在 紫貂、灰狼、黑熊,出没其里 黑油、黑铁、黑煤,密密匝匝 使狗、使鹿、使马,随心所欲 狩猎、渔猎、游牧,不亦快哉 鄂温克、鄂伦春、达斡尔, 雅库特、乞儿吉斯、哈萨克, 俄罗斯、哥萨克、喀尔喀, 女真、科尔沁、察哈尔, 纵横其间, 一个汉商之子,横空出世, 在这片广袤无垠的土地上, 他能有什么作为? 一段惊心动魄的传奇, 即将上演!
龙吟森森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工程师在线阅读
二十一世纪的工业设计师李植穿越到明末。没有钱?搞个飞梭织布机来,立刻赚到盆满钵满。不习惯明末的差劲卫生?发明个肥皂牙膏来让明朝洗得焕然一新!农民起义?乱世人命贱如狗?水泥混凝土的棱堡保护您的生命安全!全订书友群:596450118
米酿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回到明朝当王爷在线阅读
【由蒋劲夫、袁冰妍主演的历史剧《回到明朝当王爷之杨凌传》正在热播】  阴差阳错间,乌龙九世善人郑少鹏回到了大明正德年间。  那是一个多姿多彩的时代,既有京师八虎的邪恶,又有江南四大才子的风流,还有大儒王阳明的心学,再加上荒诞不经的正德皇帝朱厚照。浑浑噩噩中踏进这个世界的主角,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命运,周旋在这形形色色的人物之中。  东厂、西厂、内厂、外廷之间的纷争;代天巡狩清除贪官的故事;剿倭寇、驱鞑靼、灭都掌蛮、大战佛郎机;开海禁、移民西伯利亚……,精彩的故事纷至沓来……  国家和个人的命运,就象历史长河中的一条船,因为他的意外出现,这艘原本注定驶向没落的巨轮,会不会偏移它的方向呢?
月关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双枪皇帝在线阅读
1279,厓山断魂,十万蹈海,神州陆沉。  华夏薪火摇摇欲熄。左手左轮,右手黑星,杀出个黎明!  黑枪救国,七子逆战,五百条枪抗蒙元。  这是一条地狱级难度的反攻之路。1279,绝地反击,开启!  ~~~~~~~~~~~~~~~~~~~~~~~  书友群:196152028。欢迎加入,共同探讨。
寇十五郎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全球战国在线阅读
穿越者真正的对手只能是穿越者。 七个不同国家不同职业的现代人,集体穿越回了西元1600年,托生于这个时代不同的国家和王室。七个人之中,谁才是真正的穿越者之雄? 新书《中医指导修仙》已发布。请各位新老书友收藏、推荐、支持!谢谢大家!
混吃等死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灭奴在线阅读
建奴,退出边墙,否则灭尔族类! 贼首、士绅,雨露之恩你们不屑,那就尝尝雷霆之威吧! 在座的听好了,祖宗流干鲜血才恢复的华夏衣冠,崖山之难绝不允许再现! 大明再烂!也只能由我来灭!
鹅货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成了仁宗之子在线阅读
帝王的软弱,造成了后苑的肮脏,导致了朝堂的混乱,纵容了嚣张的邻邦。 言必行,行必果,杀伐决断,才是一个帝王该有的素养。 且看吾登基,如何治国安邦。 新书《苟个富贵盈门》上传,敬请鉴阅。
布袋外的麦芒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最狠总兵在线阅读
崇祯十五年,松锦之战惨败后的大明,满目疮痍。 一个现代人灵魂穿越而来,取代大同总兵姜镶,面对的是棘手的问题,是病入膏肓、积重难返的大明。 “乱世用重典,沉疴下猛药”,为了挽救天下,姜镶不得不狠起来。 欢迎加入读者QQ群:1083957162
轻风千里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曹操穿越武大郎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壹回 前世今生两渺茫

  却说东汉末年,一场黄巾起义,揭开了汉朝最后一层遮羞面纱。

  从此后,龙蛇四起,群雄逐鹿,一番征战杀伐,只剩得三家诸侯争霸。

  哪三家?北方曹魏,西蜀刘汉,江南孙吴也。

  有道是:岁月无情英雄老,流年暗换笑谈中。

  建安二十五年,也就是公元二二零年,正月里的一天,曹魏政权的创立者曹操曹孟德,率军回到了洛阳。

  就在不久前,他刚刚亲征襄樊,联合孙吴打败了刘汉北伐的大军,并以诸侯之礼,埋葬了自己最欣赏的大将关羽的人头。

  这一战,孙吴夺了刘汉的荆州,两家联盟彻底破裂,刘汉再欲北伐,便只能自汉中攻击雍凉,从此难成气候。

  至于孙吴,呵呵,禀赋不足,从来便不足为虑。荆州在他们手上,可比在刘备手上让人安心的多。

  病榻上,年迈的曹操回溯着自己的一生,他想起自己少年时的志气,那时他想做个郡守耕牧一方,教化百姓,又想做个将军讨贼立功,建功封侯,死时在墓碑上刻着“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便足慰平生。

  可……怎么就一步一步,走到了如今这个可以随时代汉自立的地步呢?

  许多人都劝他当皇帝。曹操知道,那些跟随他征战的人,已经形成了庞大的势力集团,只有自己当皇帝,这个集团的利益才能得到最大化。

  可曹操还是不愿意,大家都苦苦相劝:“这是天命呀,天命不可违。”曹操只能说:“如果这是天命,那就让我当周文王吧。”

  自我安慰也好,自欺欺人也好,要立皇帝,你们立我儿子去吧,我曹操这一生,生为汉臣,死为汉鬼,算是给初心一个交代。

  回到洛阳没几天,曹操病逝,享寿六十六岁。

  人世间的纷争,并没有因这位“奸雄”的离去而消弭。

  蜀伐吴,蜀伐魏,吴伐魏,曹丕篡汉自立,伐蜀,伐吴,司马篡曹立晋,晋灭蜀,晋灭吴,天下一统,八王之乱,五胡乱华,衣冠南渡,十六国纷立,南北朝混战,隋国一统,开凿大运河,三伐高句丽,瓦岗起义,大唐鼎定,灭东西突厥,武周夺权,安史之乱,吐蕃之战,黄巢之乱,五代十国,契丹建国,交趾独立,宋朝立国,西夏立国,宋辽之战,宋夏之战……

  一幕幕乱世如烟,生民如野草般一茬茬生长,又被人无情践踏,转眼,时间来到了公元1116年。

  这一年,是宋政和六年,辽天庆六年,金太祖完颜阿骨打收国二年,夏雍宁元年。

  距曹操逝世,已计896年矣。

  正月里的一天,曹操正自昏沉,忽然听见耳边有個妇人声音叫道:“大郎,起来吃药了。”

  “吾不是死了么?难道又活转来了?”曹操懵懵懂懂间不由一喜,将两眼一睁,啊呀,入目惨淡淡一盏孤灯,床畔坐着一个颜色好的妙龄少妇,手中托着一盏热腾腾汤药,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大郎,吃了这药,你心便不疼了。”

  心疼?曹操只觉莫名其妙,心想我乃是头风病,何尝有过心疼?再一看这少妇,眉目生疏,并不是自己的侍妾。

  他本是疑心极重的奸雄,当初太医吉平反叛,险些用毒药将他毒死,对这些入口之物最是小心,哪里便肯轻易吃药。

  伸头往四下看去,床榻桌椅,室中摆设,无一认识,自己的魏王宫何等堂皇,这里却分明是市井人家的宅邸。

  不由皱眉道:“汝是何人?将孤弄到这里,意欲何为?许褚何在?”

  那妇人见他面沉如水,先是一阵惊慌,听到他自称“孤”,又问“许褚”何在,倒是又沉着下来,冷笑道:“你这厮失心疯了么?叫什么许褚,怎么不叫关公?”

  曹操一听吃惊非小,一下坐起身道:“汝是关羽同党?你要为他报仇?”

  那妇人不耐烦起来,道:“武大!与你几分好脸,你倒卖傻装疯起来,道老娘有许多心情伺候你么?快快喝药!”

  曹操见状越发不肯喝,冷笑道:“贱妇欲毒杀孤乎?汝先喝上几口,孤再喝之未迟。”

  那妇人本在盏中调入许多砒霜,要趁半夜取他性命,见遭叫破,不由惶急,心中一横,一手去拽耳朵,一手端着药盏便灌。

  曹操暗叫苦也,心说孤也不知被他们劫到了哪里,许褚等人不在身边,孤又久病无力,难道孤一世英雄,竟亡于贱妇之手?

  这般一想终究不甘,一边将牙关死死咬住,一边奋力一拳砸向那少妇脸庞。

  他本来以为自己老迈病弱,谁知这一拳竟然颇有力道,那少妇惨叫一声,当即从床上翻下,在地上打了一个滚。

  “却是古怪!吾哪里来的气力?”曹操先惊后喜,连忙跳起身——作怪了,身体倒是利索得紧,仿佛回到了年轻时候一般。

  他一时无暇细思,只道天命保佑,双目圆睁,大喝道:“贱妇竟欲害孤?孤先取汝性命。”

  利索的跳下床,那妇人正待爬起,被曹操飞起一脚踢中心窝,又滚一跤,还待挣扎,曹操一脚踏住背心,左手扯住头发拎起,右手捡起一块破碎的瓷盏碎片,伸手就往那妇人白皙修长的颈项划去。

  那妇人见曹操要下死手,吓得几乎失禁,浑然颤抖道:“大郎饶我!纵奴家千万般错,好歹与大郎结发夫妻一场,大郎饶奴这遭,奴此生此世再不敢有丝毫他想。”

  曹操手中瓷片已经割到妇人颈边,闻听此言蓦然一停,心道这妇人莫非是疯的?若论吾之正室,先娶丁氏后娶卞氏,何尝认识这个贱妇了?若她当真是疯子,吾却正好诈她一诈,查出幕后主使之人也好。

  想罢,脚上力道加重,喝道:“贱妇,既然孤是你亲夫,你缘何胆敢加害?说出主使之人,孤看在夫妻情面,饶你不死。”

  潘金莲不过是个婢女出身,容貌身姿虽然不凡,见识却是浅薄,如今生死只在顷刻,哪敢有丝毫隐瞒,便将自己怎么掉落叉杆打中西门庆,怎么被王婆请去做衣服时再次相逢,怎么被他勾搭成奸,武大郎怎么捉奸被一脚踢中心口重伤,西门庆怎么担心武松归来报复,王婆怎么定计害死武大郎让自己和西门庆“长做夫妻”,怎么得来砒霜混入药物等等,一一细说分明。

  曹操越听越是疑惑,心想若这女人发疯,这番话倒是条理分明,严丝合缝。

  若是不发疯,我堂堂魏王,怎么成了卖什么炊饼的武大?而且连女人都被人偷了,捉奸还险些被打死,岂不是个窝囊废?

  他正百思不得其解,忽然楼下有个打更报晓的头陀走过,手中捧着铁木鱼敲得噔噔有声,口中高诵着劝人向善的佛偈:“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请看剃头者,人亦剃其头。”

  那声音空悠灵幻,和以声声木鱼,真有发人深省之感,曹操想起一生功过得失,心中不由痴了,暗思:“此人所言大有深意,我当请他入府攀谈。”正欲唤人去请,才想起此非魏王府中,看着脚下踏着的妇人,心中猛地跳出个念头来——

  “前世因,今生果,莫不是我前世杀人造孽太多,今生便成了个受人欺凌的武大郎?我前世专好夺人妻子,于是今生妻子与人私通?多半是了,若不是忽然醒觉了前世记忆,只怕我这武大郎,已被奸夫淫妇加害也。”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