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诞生于世的美丽花朵

诞生于世的美丽花朵在线阅读

诞生于世的美丽花朵

宿梦姬

玄幻言情·西方奇幻·22.63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13 12:53

这是一个神明崇拜的村庄。神明阿尔法在村庄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运用他的力量,保佑着村庄的丰收和富饶。而阿尔法的代言人,神父布莱特,虽然看上去冷酷无情,却一直都能细致耐心地倾听着人们的烦恼。然而,违背阿尔法神明的戒律,是要受到严厉而残酷的处罚的。阿尔法神对邪恶的人,向来不留情。莉莉丝被指控为女巫,施行巫术、邪术、不敬神者,在经过了残酷的刑法后,遍体鳞伤,被绑在火刑柱上烧死。在死前,她背弃神明,发誓要将一切献给恶魔,此身此心永坠无间,以完成对这残酷村庄的报复。像是听到了祈求,她在奇异的空间中醒来,获得了一次又一次的重生机会。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1. 死而复生

  <本故事纯属虚构,与一切宗教、人物、企事业团体无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在神明崇拜的村庄中,

  阿尔法神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神明运用他慈悲的力量,

  保佑着村庄的丰收和人民的富饶。

  然而,一旦违背阿尔法神的戒律,

  必将遭受严厉、残酷的刑罚。

  阿尔法神会以雷霆之怒,

  夺走此人所珍视的一切。

  阿尔法神戒律之一:

  通奸、淫乱、与他人苟合者;

  施行巫术、邪术、不敬神者;

  将被施以火刑,用四散的骨灰净化其恶。

  哦,神明阿尔法

  哦,神明阿尔法

  愿您保佑

  请您赐福

  ——阿门。

  ---

  偏僻的村庄,下午三时。

  明明还没到傍晚,天空堆积着层层叠叠的阴云,将天色映得堪比傍晚。

  “……是,要下雨了吗?”

  莉莉丝抬头望着沉甸甸的天色。

  她被绑在火刑柱上,滚烫的风干燥地吹过她的身体。

  “烧死她!烧死这个女巫!”

  “哦,神明阿尔法,保佑我们,愿这女巫在火中化做灰烬,愿那灰烬净化她的罪恶!”

  “神明阿尔法保佑!阿门!”

  “阿门!”

  众人围绕着火堆咒骂着、祈祷着、吟唱着。他们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原本安宁祥和的空间挤满了乱糟糟的杂音。

  莉莉丝的目光从天空移到脚下堆积的干柴,又从干柴移到周围哄闹的人群上。

  这些人的脸上有兴奋、有恐惧、有憎恨,惟独没有怜悯与同情。

  ——她不是女巫,她也没有巫术。她只是懂得些草药知识,并且并它们救人罢了。

  她不想死。她也不应该死……

  莉莉丝又开始挣扎着,动作僵硬、无力,没有人敢相信,她仍然还有生的渴望。

  ——她已受了太久的酷刑了。

  很多女巫走到这一步,心中惟一渴望的,只有那甘美的死亡,仁慈的地母。

  莉莉丝被绑在火刑堆数日,没有进食一粒米,一滴水,在烈日的暴晒下,数次失去意识。

  不仅如此。在绑上火刑堆之前,她还遭受了刑具的折磨。

  她的手指全是伤口、血痂,脸颊和身体上遍布着鞭子留下的血痕,嘴唇和舌头被灼热的烙铁烫过不止一次,伤口尽数溃烂。

  若不是下午神明怜悯,终止了连续数日的艳阳天,在被火焰灼烧之前,她连最后的片刻阴凉都要失去。

  ——神明怜悯……?

  莉莉丝意识到自己刚才想了什么,干裂带血的唇轻微颤动,绿宝石的眼珠望向远方,心中充满自嘲和憎恨。

  若是在那不可知之处,在那无上之处,真的有神明存在——

  若是真的有阿尔法神的保佑——

  她根本不会面临错误的指控、非人的折磨,最终还被绑在火刑堆上。

  这些残酷的、违背人性的手段,这些冷酷的、无情的人间恶魔……

  莉莉丝望着聚集在火刑堆周围的人们,眼眸深处灼烧着熊熊火焰。

  就在这时,远远地,一个身影踱步而来。他神情高贵,沉静,眼镜的金色链条在空中微微震荡着。

  无形之中,他的一举一动都带着无可比拟的权威。

  “……是布莱特神父。”

  随着他越走越近,有人恭敬地低语,原本喧嚣的人群渐渐变得安静下来。

  他将手半握拳放在胸前,那是向阿尔法神祈祷的姿势,也是莉莉丝行刑之时的祷钟。

  接到了信号,早就迫不及待的几人急步上前,一下子将刺鼻的沥青和油浇在了莉莉丝身上。

  伤痕累累的身体再次疼痛起来。恶心的,令人反胃的,死亡的味道充塞着莉莉丝的鼻孔。

  数人欢呼着点燃了她脚下的火堆,干燥的木柴欢欣地腾起耀眼的火焰。

  浓烟冲天而起,火光蔓爬上莉莉丝洒满可燃物质的皮肤上,像烹饪中的上等佳肴,皮肉之中的油脂被灼烤得滋滋作响。

  莉莉丝以为自己早就麻木了,却仍然忍不住张开嘴巴,发出不成声的嘶鸣。

  如果不是嗓子早被烙铁毁掉,她一定会发出可耻的求饶声。

  莉莉丝在火焰中扭曲着,挣扎着,却根本无法挣脱开束缚,最后的力气也不过是回光返照。

  很快,火焰袭卷她的咽喉,她眼中崩溃、祈求的目光渐渐消褪——

  是啊,都到了这一步,怎么会有人救她呢?

  她的目光终于变得绝望,变得憎恨。

  那双碧绿色的眼睛扫射出滔滔仇恨,莽莽杀机。

  血泪从眼眶中滑落,又在高温中蒸腾,她高高在上地凝视着喜悦欢呼的人群。

  ——这火无法毁灭她的心。

  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刻,身体上的痛苦都轻飘飘地消散了,她惟一感受到的,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憎恨。

  这憎恨占据她的身心,让她的心成长为野兽的心,恶魔的心。

  我诅咒你们。

  她瞪大着眼睛。

  撕裂流血的喉咙间发出可怖、断续的声音。

  我诅咒你们。

  我诅咒你们这些恶毒的村民。

  我诅咒这个假仁假义的村庄。

  我诅咒这个所谓的阿尔法神明——

  如果这世间有恶魔存在的话,

  我愿将一切奉献给恶魔。

  我愿此身此心永坠无间。

  也要让流血、瘟疫、战争和离别

  尽情肆虐在这片土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村民们围绕着火焰载歌载舞时,忽然,一道闪电划过,隆隆的雷声如同战车驶过天际,压抑许久的大雨倾盆而下,劈哩叭啦地浇灌着这片干涸的土地,熄灭了熊熊燃烧的火焰。

  空气中充满水和泥土混合在一起的腥气,风接踵而来,抚慰着火焰余留下来湿掉的残屑。

  望着天降甘霖,村民面露恐惧的神色。

  他们不由得将惴惴不安的目光投向那个男人。

  布莱特神父立在风雨之中,从始至终一动不动,保持着半握拳在胸前的姿势,镜片上纵横着水珠。

  人们无法在昏暗之中看清镜片后深绿色的眼珠,但只要看到他凛然而立的姿态,心便渐渐地安定了。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

  在莉莉丝的遗骸旁,不知何时站着一个男子。他不像是其他村民那般,为这次火刑而欢欣,也似乎并没有为这次雨水而不安。他低着头,注视着那在雨中糊成四散结块的灰烬,其中隐约可见几块没能烧完的人骨。

  雨水淌过他眼角的一道伤疤,看上去就像一道眼泪。

  在遗骸远处,另一位男子遥遥地望向火刑堆。

  他金黄色的,仿佛麦浪一般耀眼的长发被雨水打湿,湿淋淋地贴在颈部和肩膀。一双桃花眼在雨中像是蒙着雾。

  莉莉丝……

  ——对不起。

  谁的心中回荡着沉声低语。

  “呼——!”

  莉莉丝猛地睁开眼睛。

  她这是……在哪里?

  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奇怪的异空间。这个空间就像是由无数条断续闪耀的蓝光编织而成的。

  这些蓝光时而黯淡,时而亮起,就像有电流从中流过。

  而她,正飘浮在这个异空间之中。她的身体也被无数条蓝光包裹着。

  ——她不是……被活活烧死了吗?

  身体似乎还能回忆起那绝望的痛意,莉莉丝用萦满电光的双手去摸自己的身体,却发现她的手轻而易举地穿过了胸口——

  “这不是你真正的身体,只是你意识的投影。”

  空间中响起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宏亮、机械,每个字的间隔、每个字的音高,都像是精心编排过地毫无区别。

  莉莉丝吓了一跳。是谁?是神明吗?

  ——不。她在死前已经彻底背弃了神明。

  是恶魔吗?听到她的祈求的恶魔?

  莉莉丝四处眺望着,然而,眼前除了茫茫无际的蓝光,毫无一人。

  “这里是空无之境,我是此处的意识主宰,并没有实体存在。所以,你无法直接见到我。”

  “……意识……主宰?”

  “是的,你死之前强烈地求生欲和仇恨将你带到了这里。这里是空无之境,也是万物之初、万物之始,是你重新踏上旅程的开端。”

  空无之境?重新踏上旅程?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重新活一次?”

  莉莉丝睁大了眼睛,一种战栗和喜悦从心底升起。

  只要能重活一次……她必定实现她的誓言,要他们以眼泪、鲜血、哀嚎和血肉偿还!

  “那么,我要付出什么?”

  经历过太多的磨难,狂喜并没有冲昏她的头脑。她很快冷静下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从脑海中掠过。

  “如果能重生,我愿意奉上一切。”

  “不,我并不需要你付出任何事物。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你需要付出你的记忆。但是,这并不是因为我需要你的记忆,而是将你再次投入世界的后遗症。同时,我必须要纠正一下,你不是重新活一次,而是重新活数次,直到你在数个世界中寻找的各种线索,得以拼凑出真相。”

  “重活数次,数个世界,寻找真相?”

  “是的。我会将你投入到合适的时间线之中,你将忘记现在所有的记忆,融合进这条时间线中,与当时的‘你’合二为一,并在其中寻找导致你死亡的真相。

  “一般而言,你无法在一次世界穿梭中寻找到全部真相的任务,只能找到部分真相碎片。一旦你在这次时间线中死去,你的意识投影将带着找到的碎片,重新回到空无之境。

  “在空无之境,你将恢复记忆,直到再次丧失记忆踏入新的世界,重新开始旅程。

  “这些世界都有所不同,但是,都会隐藏着类似的、不随世界不同而改变的本质部分,那就是真相的碎片。当你在不同世界中成功收集真相碎片,最终得出完整的真相后,你就能完成梦寐以求的‘复仇’。”

  意识主宰用毫无感情的声调解释着,同时,在莉莉丝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圆筒状的物品。

  物品的表面绘着漂亮的绘画,似乎是有着洁白翅膀的天使与有着漆黑翅膀的恶魔之间的对决。

  圆筒状内部有着三角形的长管。圆筒两端都是空的。

  “这是真相万花筒。此时,它的镜片已经全部碎裂。每当你重新回到空无之境,寻找到一片真相碎片,它的镜片就会被相应修复。这只万花筒将告诉你,你距离完整的真相还有多远。”

  莉莉丝沉默着注视着万花筒,无意识地咬着嘴唇。

  也就是说,她要想复仇,就要不断地在丧失记忆的情况下,一次又一次地在不同的世界中死去又重生,带着真相碎片回到空无之境,修复一部分万花筒镜片,直到最终……

  这也就意味着,她这次临死之前所经历的折磨,很可能要一次又一次地,在失去记忆的情况下重新体会……

  “这并不是强制性的。”仿佛意识到她的犹豫,意识主宰继续道,“你也可以选择就此消散,归于虚无。”

  “——不,我要做。”

  莉莉丝打断了意识主宰。

  我要抓住这次机会。

  我要让那些欺辱、折磨我的恶魔,以加倍的痛苦偿还。

  为此,我愿无数次地在世界中穿梭,失忆,遭受折磨,死亡,重生。

  “好的。”意识主宰的声音仍是平淡机械,“既然如此,我即将把你投入到第一个世界的时间线之中。另外,虽然你进入时间线后会丧失记忆,为了帮助你尽快地获得真相,你可以保留一个暗示。”

  “暗示?”

  莉莉丝注视着无限的虚空。

  “是的。在空无之境,我将帮助你,留下一个有用的‘暗示’给你。并且,我会帮助你,让这个暗示在时间穿梭中保留。”

  “这次,我给你的暗示为,‘不要相信任何人’。”意识主宰平淡地重复着,“记住,‘不要相信任何人’。”就在这一刻,它的声音近在咫尺,好像从莉莉丝的耳边响起。

  “传送开始。”

  它的话音刚落,随着耀眼的蓝光,原本飘浮在虚空之中的莉莉丝一点一点地溶解为无数的光点。直到这个空间重归虚无,再也没有一丝她存在的痕迹。

  “祝你好运,莉莉丝。”

  它说,布满整个空间的蓝色光芒像群星般一阵阵地闪耀。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言情小说西方奇幻小说

诞生于世的美丽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