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局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国师大人一动不动在线阅读

国师大人一动不动

仙侠 / 幻想修仙

52.39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能坐着就不站着,能御剑就不动腿,能一剑杀之,就绝不出第二剑。虽看透天命,却不喜掌棋算计,亦不过问天下事,独爱卧于府中的躺椅上,看一庭花影风动,听帘后伊人抚琴。宁可纵剑千万里,不愿踏地半步行。这就是咱们大虞的新任国师。瞧,国师大人又一动不动了,这就说明天下太平着呢。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天青色De烟雨.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当胖子连跪50把.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微小的十九.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在线阅读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 顾旭带着三个天赋,穿越到妖魔横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通小吏。 他本只想默默修行,寻求长生。 然而一不小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书友群:877093715
布丁三分甜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一念永恒在线阅读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  唯我念……永恒  这是耳根继《仙逆》《求魔》《我欲封天》后,创作的第四部长篇小说《一念永恒》
耳根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星空最强大圣在线阅读
夜晚的星空多美好。  那颗水蓝色的大星总也看不够。  何时才能再次踏上那方土地啊!  超脱、唯有超脱!  修仙世界多繁华,  怎比家乡情味浓。  为了回家,  我要超脱!
紫雨哥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在西游开创娱乐时代在线阅读
穿越西游,重生成为黑熊精。 本想过悠闲的山大王生活的杜飞,忽然发现取经人即将到来! 为了摆脱给观音菩萨当保安的命运。 杜飞决定成为娱乐教父! …… 《三界好声音》现场。 主持人:“有请牛魔王夫妇上台表演!” 台下掌声雷动。 牛魔王和铁扇公主现身鞠躬,“见过各位评委老师,我们这次带来的歌曲是《最炫民族风》,欢迎指教。” 狮驼岭,斗熊直播间。 青毛狮子拿着手机,大嘴咧开。 “老铁们,点点关注啊。” “关注破十万,就给大家表演一个生吞孙悟空!” “哎!感谢铁扇妹子送的火箭!” 凌霄宝殿。 一众年迈仙家齐名上书,要求关闭网络游戏。 玉帝点点头,“众卿言之有理。” 嘀嘀! “王母娘娘邀请您加入队列。” 玉帝拿出手机,“众卿稍待,等寡人和王母打完这把游戏。”
桑渔非晚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在线阅读
陆景穿越到一个神似宋朝的时代,原本以为这里只是多了一个江湖,却没曾想江湖下还隐藏着另一个不可知的神秘世界。 为了解决身体里内力越来越多的困扰,陆景毅然踏入那扇门,结果却发现问题非但没解决,反而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又名《我有万剑破一法》、《当炉鼎我是认真的》、《不能再练了》
小呆昭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重生文才在线阅读
夭寿! 怎么穿越成文才了! 且看一个丑男如何在满是妖魔鬼怪的世界纵横披靡,成为一代天师!
东方孤鹰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梦里有大佬在线阅读
穿越武道世界,有房有车,姐妹双全,日子马马虎虎还过得去。 直到那一天……林易做了一个梦。 记者:林先生,有人举报您修仙。 林易:荒谬,无稽之谈,大家要相信科学,咱们这是武道世界,怎么可能会有修仙的欺负练武之人。 书友群: 278301623
西瓜炒哈密瓜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公子你的马甲又掉了在线阅读
白止穿越了,貌似是穿越到了战国时期,但是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对。  这和他印象中的战国不一样!  你见过一拳碎山撼岳,直欲摘星镇江的武将?  你见过一口浩然气如银河倒挂三千里的儒生?  不过还好,自己有个爹叫白仲,而自己老爹的老爹叫白起。  当一个混吃等死的三代似乎也挺不错。  “公子,那个一剑仙人跪的大剑仙的剑怎么和你的剑一样啊?”  “哦,应该是同一家店铺打折促销的时候买的吧”  “公子,那这个一言敕令四十万冤魂,定一朝国运的大儒怎么声音和你这么像啊?”  ”因为我们都是帅哥,可能是因为帅的雷同吧!“  ”。。。公子,你衣服都没换.“  ”啊,这,那我回头换个马甲“  聊天群号:229667337
南柯醉梦一场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左道问仙在线阅读
这里,仙佛满天,神鬼遍地,妖魔天下。 …… …… …… “何方妖孽,可敢报上名来?” “吾乃黑风山墨鳞大王是也!” “墨鳞妖王?” “正是本王!” 话音刚落,青年腰间葫芦玄光闪动……
歪十三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国师大人一动不动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终局

  厚重的铅灰色云层无边无际,铺满了视线内的整个苍穹,似乎在缓缓下压,让人间变得越发晦暗。

  他坐在天台边缘,抬着右手,借着稀薄的天光,仔细端详着手背上还在渗着鲜血的伤口,眼神有些复杂。

  “就是今天吗?”

  半晌,他才放下手,微微闭上眼睛,仰头感受着略带湿意的微风拂面,嗅着风儿带来的新鲜空气,缓解着身后那浓烈血腥味带来的不适。

  “预言家……”

  忽然,他听到身后响起了一个透着虚弱的低沉女声。

  他缓缓转头看去。

  天台上一片血腥惊悚的场面,地面上横七竖八地倒着一具具尸体,几乎都是中枪身亡,到处都能看到血泊和弹孔。

  显然这里才爆发过一场惨烈的枪战。

  而在一具具尸体之中,一个脸色惨白的短发女人挣扎着从血泊中爬了起来。

  她身上原本精致昂贵的白色西装,几乎被血液完全染红,胸口和腹部上的伤势仍然在不断渗出鲜血。

  但短发女人依然颤抖着直起上身,跪坐在地面上,双手费力地举着枪,将枪口对准他。

  血染的天台上,唯有他干干净净地坐在天台边缘,与这片猩红格格不入。

  他注视着那重伤的短发女人,脸上无悲无喜,似乎没有在意那漆黑的枪口,只是开口道:“你还活着啊。”

  “这要多谢你的提醒。”

  短发女人握着枪,双眼死死地盯着他,眼神中充斥着难言的震撼。

  半晌,她才低沉道:“我终于明白了……难怪你被我们包围之后,明明无路可逃,外面也无法支援,你还能这么平静……难怪你说我们所有人都会死在枪弹下,原来你早就知道我们是两伙人,还会同归于尽……”

  “难怪他们这么渴望杀你,还要你的尸体和大脑……”她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原来,‘预言家’不止是绰号那么简单,你……你居然真的能预测未来?”

  他沉默着没有回答。

  有些问题的答案早已注定,是否回答都没有意义。

  “但是啊……”

  短发女人深吸一口气,忽然用指尖扣住了扳机,冷笑道:“预言家,我该说你是狂妄,还是太相信自己的预测呢?你居然提前透露了我会被子弹爆头而死的预测,我试着戴上头盔,反而让我逃过了一劫……”

  他依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但眼神中,却多了一丝怜悯。

  短发女人被他平静的眼神看得有些心里发毛,但她手中有枪,而眼前这个男人手中没有任何武器,更没有拿出或者捡起武器的机会,这也让她多出了几分信心。

  “伱预测的未来已经改变了。”她强自镇定地冷声道:“既然我还活着,那死的就是你了。”

  而他还是沉默地坐在那里看着她。

  似乎在等待命运的来临,又像是不想和死人多说话。

  “临死前,你不想说点什么吗?比如收买我?”短发女人的指尖缓缓扣紧了扳机,“还是说,你已经预测到了你会被我枪杀的未来,放弃抵抗了?”

  “唉……”

  他叹了口气,终于开口了。

  “纠正你两个错误。”他缓缓道:“第一,我的确‘看到’了我会在今天死亡的结局,但不是被你枪杀,而是死于电击。”

  “电击?”短发女人一愣,随即嗤笑道:“难怪你最近突然住到了这种鸟不拉屎的偏僻地方,整栋楼都不允许通电,甚至还拆掉了所有电线,活得像個古代人,原来你也怕死?”

  她扣住扳机的指尖开始用力:“不用担心,我会帮你改变未来的,你不会死于电击,而是死在我的枪下……”

  “改变未来?”

  他闻言却是笑了,讥诮的笑容像是在笑她,又像是在讽刺自己,“这就是第二个错误……我看到的,不是未来,而是……天命。”

  “有什么区别吗?”短发女人眯起眼睛。

  “天命,是无法改变的,我只是提前看到了你的‘结局’而已。”他怜悯地看着女人。

  “是吗?”

  或许是被他眼神中的怜悯所激怒,短发女人心中无名火起,在莫名不安感的驱使下,冷笑一声,便扣动了扳机。

  就在这一刻——

  似乎是流血过度的缘故,她陡然感觉眼前一黑,强烈的眩晕感直冲头皮,让她本就有些虚弱的身子摇晃了一下,瞄准对方的枪口也是一偏。

  “砰!”

  一声枪响后,子弹打中了天台边缘的水泥墙壁上,溅起一点火星的同时,子弹也被弹开了。

  而她才刚恢复清醒,就感觉额头猛的一痛,仿佛被重锤敲中了一般,鲜血迅速从额头上流了下来,模糊了视线。

  “我……怎么……”

  短发女人勉力支撑着身子,颤抖着抬起手摸向额头的伤口。

  “谁……谁开的枪?”

  随即她瞬间就反应过来——刚才她这一枪,打中墙壁之后,子弹反弹过来的流弹,恰好击中了她自己的额头!

  “怎么可能……”短发女人浑身都在颤抖,近乎呆滞地看着他,随即无力地朝着地面倒去。

  在失去意识前,她听到了他的叹息,脑海中豁然回想起了对方所说的预测——

  ‘你会被子弹爆头而死。’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他所说的‘天命’是什么意思了。

  旋即,她的意识便陷入了永久的黑暗,一头栽倒在了地面上。

  天台上,彻底安静了下来。

  “这就是你的结局,你的命……”

  他微微摇头,看着天台上这片犹如修罗炼狱般的场景,不禁让他心中愈发怅惘。

  这与他所预见的未来,完全一致。

  “包括我,也逃不过……”

  闭上眼睛,他的脑海中缓缓浮现出了一小段记忆。

  ——浑身在电流的麻痹感中不断抽搐,眼前的一切都在不断变得模糊,他似乎倒在了地面上,只能看到自己近在咫尺的右手,手背上的伤口还在渗出鲜血,只是短短数秒,画面就彻底陷入了黑暗。

  这是他在前些天所接收到的记忆。

  所以,当他发现右手在敌袭中受伤,看到手背上出现了同样的伤口时,就明白了——

  自己将会在不久后死于电击。

  从数年前的一次意外之后,他就发现自己时常会看到别人的死亡结局,而且他预见的未来,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

  朋友的绝症,同事的破产,家人的意外……

  他的人生经历就像是一部电影,无意间翻到了其他人剧本的最后一页,提前看到了这些人在他人生经历中的结局,却无法做出任何改变。

  犹如不可违的天命。

  他称这能力为“预见终局”。

  几天前,他也预见了自己的最终结局。

  ——死于电击。

  尽管他知道,他所预见的结局从未出错,但没有人会甘心等死,所以他就试着杜绝了一切有可能被电死的威胁,想要试试能否躲过这一劫。

  然而……

  这次遇袭的时候,他已经试着改变未来了,明明将所有情况都提前告知了敌人,但最终结果依然没有逃出他所预见的结局。

  “真的无法改变么……”

  “既然结局早已注定,你让我提前知道又有什么意义?这么喜欢给我剧透吗?”

  他叹了口气,仰头看着这片似乎快要压迫下来的灰暗天穹,心中愈发无奈。

  而头顶上的这片天,自然不会对他心中的愤懑有丝毫回应。

  “我就不信了。”

  他眼神逐渐冰冷,“整栋楼的电路都被拆了,五百米范围内也没有通电,一切有可能形成电流的潜在威胁都掐灭了,就算增援到了我也不下楼,直接乘直升机离开,这样还能电死我?”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电死的,但这次袭击的敌人是从楼下突击上来的,或许敌人还在楼道中设有电网之类的手段?

  一切存在威胁的可能性,他都会避开。

  忽然,一滴冰凉的雨珠从天空坠落,落入了他的眼睛里。

  “下雨了?”

  他下意识闭上了被雨滴打中的那只眼睛,心中却是忽然升起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雨天?

  等等……该不会是……

  这一刻,他望着阴云滚滚的苍穹,看到乌云间那一丝丝闪动游离的电芒时,陡然惊醒一般,猛地站起身,就朝着天台入口奔去。

  就在这时——

  “轰咔——!!”

  乌云涌动间,一道虬龙般的煌煌电光骤然撕裂长空,伴随着滚滚雷鸣,自天穹深处劈斩而下,只是瞬间就击中了他的后背!

  他只听到耳边有雷鸣炸响,刚走到天台入口,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栽倒在地面上,浑身在电流中疯狂抽搐了起来。

  他艰难地伸出手想撑住地面,重新站起来,却无能为力,眼前不断模糊,只能隐约看到手背上那个正在渗出鲜血的伤口,眼前的一切迅速变得黑暗。

  与他接收到的未来记忆,完全一致。

  “草,玩不起是不是?附近没电,就直接天打雷劈?天气预报也没说有雷雨啊!”

  强烈的麻痹中,他忍不住在心中怒骂起来。

  在意识泯灭的最后时刻,他忽然感觉脑海中一阵恍惚,福至心灵般接收到了一小段略显虚幻的记忆画面。

  朦胧的画面中,他隐隐‘看到’一个身穿古朴道袍,长发披散,打扮犹如古人的男子,像是抱着婴儿一般,小心翼翼地将他抱在怀里,一脸欣喜地打量着他,口中还在说着:

  “好,好,好!我林家后继有人,我的儿子,你叫林澜,知道吗?”

  恍惚间,他忽然明白这段来自未来的记忆,代表着什么意思了。

  “这是……穿越了?等等,我特么看到的应该是结局啊,该不会刚出生就死了吧……”

  他在心中最后吐槽了一句,意识便完全陷入了黑暗。

  只是……似乎有隐隐约约的叹息声回荡。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