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青狐幻记

青狐幻记在线阅读

青狐幻记

凉夏清秋

玄幻言情·异族恋情·3786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05-22 16:29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狐守坟

  三月十四,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爷爷走在林木前面,回头道:”今年清明倒是没下雨呢,阿木啊,今天是爷爷第一次带你去扫墓,你可要老实点,切莫惊扰了先祖!”

  后方是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踩着爷爷走过的地方仰头拍拍胸脯:“放心吧爷爷,我会很乘的。”

  乌云却聚了起来,压了压不高的天空。

  ”快些走吧,这天气真是奇怪。“爷爷挠挠头不满的嘟囔。

  墓地在长安西郊,听老一辈的人说曾经在那里发生过多次战争,因此充满一股肃杀之气,爷孙俩脚力不慢,不多时便赶到了,二人稍作休整确保身上都还算干净后,爷爷便让林木开始清除杂草来,还说了一句让林木模不着头脑的话:“无论看到什么都要装作没看到。”

  过程很顺利,林木除了感觉脑子昏昏沉沉外并没有看到什么,最后爷爷去旁边折了几枝绿的柳条插在坟前祭祀到这里便结束了,林木揉了揉眼睛最后向那看了一眼却发现那坟顶有一只白色的狐狸,目露凶光正死死的盯着爷爷,林木心中一惊正欲出声却想起爷爷说的话,便紧闭口鼻,爷爷却浑然不觉已经转身叫林木跟上,林水最后回头看了那白孤一眼,转身离去。

  风云变幻,世事无常。

  林木二十四岁那年,爷爷突发恶疾,多方救治无果,林木望着床上身形削瘦的老人心中万心俱灰,不禁潸然泪下,恍忽间他似乎又看见了那只白狐“一身毛发如银似雪,两眼含情勾魂摄魄。”老人颤颤巍的伸出双手,手上抓着一个奇怪的物件像烛台般“阿木啊!这个东西你要时刻戴在身上…”话音未落老人举起的双手又掉了下来,伴了林木数十年的亲人再没了呼吸林木泪流满面,但己知无力回天,烛台入手温热。

  次日清晨,林木将老人埋葬在西郊祖地,又塔了一个棚子,运来些书籍,这一守就是三年。每日就是诵读些诗书空荡荡的地界上,倒是多了一丝生气奇怪的是这野外很少什么动物之类,只偶尔听过几次狐鸣,夜晚更是萧瑟,总能看见狐火飘荡。

  三年期满

  林木叩首离去,欲进京赶考,为林家添个书生气。

  大道朝天,林木却踌躇不前,因为他迷路了,毕竟三年没走,犹豫再三,他毅然决然走上了其中的一条,只是这路越走越凄凉,好在前方看到一间小小的客——六合九州,小小的客代也敢叫这名字,林木不禁暗想。

  走进客栈倒是简洁大方,林木便上前向掌柜的问起路来,却被掌柜的告知自己走反了,这里距离长安还有至少五十公里,且如今天色已晚,便要了一间客房,就去歇息了。

  子夜时分,林木房门被敲响,哀怨的起身打开房门却没有看到人,不满的抱怨了一声又躺下了,脑子一整个昏沉。

  一袭白衣裹身,双脚轻盈似雀,缓缓来到林前,低身嗅了嗅,嘴角微扬”你是死了,可是你孙子还在呀。”,说罢便伸手向林木心口抓去,玲珑的的心烛飘起,一下子就将那人轰飞,摔倒在侧,林木只绝胸口更闷了。

  竖日,林木醒来,睁开双眼,印入眼中的是雪白的肌肤和精致完美的面容,再往下林木只觉耳根发热,撑起身子,摇醒了那人,林木问道:”姑娘是何人?为何会出现我的床上?难道是贪我身子不成?”

  那人站起身来,不禁恼怒非常,嗲了他一眼,脆生生道:“小女名叫白灵儿,承受林老爷恩惠,近日听闻己仙去,所以想去祭奠怀思一二,昨日实在困顿无意间走错了房间,还望公子见谅”说完掩面轻泣起来,丰满的身子也随之摇晃,更是美颜动人。

  林木也不多想,轻声道:“不知你口中这位林老爷名讳?“

  “林锋,家住长安~~”

  “原来是我的祖父,姑娘莫再哭了,老爷子也算过了八十余年,去的也是体面,我可以带你去祖地。“林安安慰道。

  白灵儿止住泣声,放下衣袖,红红的眼眶平添为其了几分妖媚,更让林木的心颤了颤,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二人一路相伴,你侬我依,好不快活,林木都忘记了此去的目的,终于在看过林老爷子后,女子提出离开。

  虽然心中不舍,林木还是设下晚宴,做出拿手好菜——八珍醉鸡,此鸡由八种材料做成,白灵儿只觉美味非常不由的多吃了些这也让她更面色红润异常,林木也没想到她会如此不胜酒力,便笑着摇了摇头送她回房歌息去了。

  入夜时分,林木忽然感觉有人抱住自己,惊醒过来便发现鲜艳欲满的白灵儿,一把吻住自己,林木尽管极力克制自己,但心中瘙痒难耐,白灵儿更是蠢蠢欲动,之后便是一夜娱,不足为道。

  清晨,白灵儿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在林木床上衣衫不整,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羞恼却又不可奈何“老娘身子都没了,一定要找机会把你给办了!!”

  转眼间到四月中旬,这天林木林门出门来到镇上,街边坐着一个老道微眯双眼,身旁摆上一行字样“吴良天,凡世仙。”

  待林木走过时,老道只觉眼前闪过一抹光亮,便看到挂在林木胸前的心烛,这可是宝贝啊,又察觉此人周身有妖气弥漫,当下心生一计喝住林木:“阁下最近是否总是感觉脚步虚浮?”

  林木一听便停下脚步看向老道略作思考并不言语,见状老道摸了摸胡子又是笑道:“想必阁下身近之人会不时的问起你胸前这心烛吧?”他用枯瘦的手指指了指林木胸前。

  林木心中一突,总问起心烛的不正是白灵儿吗?于是问道:“道长可是看出了什么?”老道则是微微一笑:“老朽观阁下周身有妖气浮现,必是经常接触妖物所致,若不是有你这心烛护身,阁下恐怕已遭其害”

  “妖!世间当真有妖吗!”作为读书人的林木实在难以相信。

  “万物皆有灵性,所谓妖也不过是灵性稍强上一些的,阁下若是不信,可在今夜子时用此镜照向那人,届时自会相信老朽所言。“老道拿出一个铜镜,递给林木。

  是夜子时,心中充满疑惑的林木起身看旁边边熟睡中的白灵儿,安详美好,心中一阵踌躇,稳了稳心神,他还是拿出了铜镜,照向了白灵儿。

  镜中是一只白狐,如银似雪,林木又想起了那天在坟顶看到的白狐,目光冰冷,充满仇恨,一股寒意涌上心头,“坟无头,子孙穷;孤守坟,富三辈,”爷爷生前是乡里有名的猎人,父亲年轻时也跟着来去打错,有了林木后便与之分开,一年饥荒时,林木父母双双饿死死,待爷爷赶到时,只剩下年幼的林木,想必是灵儿便是在那之后被爷爷抓住囚禁在那里,只是爷爷没想到这白狐早已通灵,“爷爷啊!这不是守,是囚啊!”林长长叹息。

  次日,仍像往常一样,只是做饭时林木主动和白灵儿一齐准备,饭后还带着她外出游玩,共看夕阳,二人很是尽兴,到了晚上,林木坐前床前轻轻哄着白灵儿入睡,如此过了几天后,白灵儿问林木“你…是不是知道了?”。“我…我已经知道了“林木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答道。

  白灵儿猛地窜起来,目霸凶光。“是我林家有愧于你,我愿意赎罪。”林木摘下心烛,放在一旁。

  “赎罪!你们人类当真可笑,那老头囚我守坟十余年,若不是那里灵气顶盛,我只怕到现在还被锁在那里!“说罢白灵儿化作白孤就向林木咬去。林木并不躲闭,只是温柔的看着她,白抓狠很咬在林木肩膀上林木虽然痛苦但仍然轻轻的扶模着白抓:“对不起,对不起…”眼前渐渐渐暗下,只觉天旋地转。

  往事回首,待林木睁开眼时已是正午许,他扒开衣衫肩上的伤口己经不见,只留下齿痕,心烛也不知何处,林木哭笑着摇摇头:“灵儿,你这又是何苦?”

  五月初,街上热闹非常,那凡仙老道不停挠头:“奇怪,这都多少天了怎么还没来”,正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旋即眉眼笑“想必阁下现在相信我所言非虚了吧!我可以出手帮阁下除去此妖,只要将心烛赠于我”眼角余光扫过却看见他胸口的心烛己不见,正欲开口询问却被林木打断:“我并未见到什么妖物,至于心烛前段时间也不小心弄丟了,多谢道长好意,这个铜镜还给道长”林木将铜镜递还给老道。

  “木郁相思,太息不止,小子你编这些鬼话哄老道我?“老道冷笑道,自己怎么说也是凡仙一个怎会连这也看不出来。

  “道长料事如神,小子还有要事,便先退了”林木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五月五日,长安西郊冲起一道火光,那火光烛天,内蕴光明,神秘非凡,林木心中一惊,因为那火光与心烛之光极为相以,便立马向西郊赶去。与此同时,老道也看到了那火光,暗道真是天助我也。

  西郊深处,一个衣着黑衫的男子柃起奄奄一息的白抓,冷笑道:就你这些道行也想炼化这心烛,真是痴心妄想。”白狐愤怒嘶吼:“黑泽!若不是你从中作梗我又怎会失败!”

  林木越过枯树一眼便看到那黑衣男子手中的自狐,急忙道:阁下可否放了手中的白狐,她是我的亲人。”

  黑衣人看了林木一眼笑道“人类也会与妖为伍?再说我又为何要让与你?莫说是她你要是再不走我不介意把你一起杀了。”说完便径直离去。

  林木赶快拦住他的去路“阁下要如何才能放了她?”黑衣人并不回答,白狐叫道:“林木你快走!”。

  黑衣人目光微动哈哈大笑,“真是没想到,今天就让你们一起死在这里。”话音刚落便化作一条十余丈的大蛇张开血盘大口便攻去,林木祖上就是捕猎的好手本人手功夫也是不差,林木与它斗的有来有回,不过大蛇毕竟是有些道行,林木也渐渐落入下风,抓住机会,一尾抽在林木身上将林木打飞在地不停咳血。

  正欲痛下杀手,老道赶了过来”黑泽,你一个刚化的的小妖还想害人性命,老道我今天就收了你。”

  黑泽面色剧变,看下白狐转身就逃,显然对老道惧怕非常,不料老道早有准备,一个古朴厚重的珠子立即飞起将黑泽收入其中,林木松了一口气,抱起白狐狐向老道称谢,并将心烛奉上”还请道长放白灵一马,她并未伤人。”

  老道则是郎声笑道:“万物有灵,皆有生的权利,我又怎会肆意杀生。”

  “倒是你,你不会不知道人妖殊途这个道理吧?”

  “不知……”

  “哈哈哈,你小子真是,我也不白拿你的心烛,这珠子就送你了”老道将刚才收服黑泽的东西拿出。

  林木本想拒绝,白灵儿悄悄出声:“这珠子叫峰木对你我二人都有莫大的好处。”

  “多谢道长”林木接过恭敬道,再抬起头时老道已经消失不见,悠扬的声音传来“人生不过百年,所求皆我所愿。”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言情小说异族恋情小说

青狐幻记